第7章 林若甫的礼物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570字
  • 2021-08-04 12:59:30

想来想去的林婉儿也没有想明白,当初自己在星空跃下草地里阔别范闲的时候,心情是那样的悸动,而后来他只身北齐,自己的心情变成了忐忑不安,再加上担忧,更是身体衰弱了许多。

而在终于得到了范闲回来的消息之时,她又气又忧。

气是因为那首已经传遍天下的诗词,庆国诗神远上北齐,为北齐圣女作下一首家国天下,儿女爱恨的诗词,就此被传承远洋,不远万里到了庆国,硬生生被说成了定情诗词,并且从那时候开始,庆国上下但凡有些诗才的人,就会以这首诗为表白所用。

自那以后,林婉儿但凡看到这首词,气的脑袋瓜子嗡嗡的。

忧则是因为范闲受了重伤,她听到的传闻版本是范闲身中十八箭,最后一箭射穿了脖颈,并且整个人被北齐的野人插了起来,钉在了一根大柱子上面,不过范提司大人不畏艰难,挺着千疮百孔的身体,将四万名外敌全部斩杀殆尽。

虽然不知道这个消息靠谱的信息有多少,担心还是免不了的。

到今天,林婉儿彻底蒙在了家里,她万万没有想到,为什么第一个来自范闲的消息,会是和自己大婚?

圣旨就摆在面前……

十八个洞唉!

冥婚吗?

不是说没死吗?

和莲藕结婚吗?

不过是范闲啊……

莲藕范闲……

林婉儿一度陷入了沉思之中,她也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总之感觉非常的难受。

林若甫敲开房间门的时候,她脸色变得难看。

“父亲大人。”林婉儿的作了礼,给父亲拉开椅子,倒了杯茶。

“嗯。”林若甫脸上喜出望外,他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女儿,笑道,“婉儿啊,准备好了吗?三日之后,那范家的小子,便来迎娶你了,方才范大人来和我交换了喜帖,这事儿啊,算是定下来了。”

林婉儿愁容,焦急得问道,“可见到范闲了?”

“那小子没来,听说是到监察院去了,刚回来再加上马上要春闱,准备的事宜定然是要繁琐无比,怎么?”林若甫看着林婉儿,他自然是了解自己的孩子,不会如此着急的见范闲。

“听闻他的伤势……”林婉儿欲言又止。

“不必担心那些。”林若甫道,“生龙活虎的,前几日在御书房门口看到了,还蹦蹦跳跳的呢,叶灵儿的传言就不要听了,看你一天提心吊胆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林婉儿略带羞愧的低下了头,“那……那……自然是好的。”

“婉儿啊。”林若甫语重心长的叹息了一声。

“啊?”林婉儿抬起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林若甫迟疑了片刻,才缓缓说道,“如今也到了你要嫁人的时候,为父有些话,也要和你说,你坐下吧。”

坐在林若甫对面,她也是第一次这么正式和自己的父亲对话,提了一口气,平静的看去。

“范闲是一个可造之材,这一点毋庸置疑,陛下如今对他的宠爱也是独一无二的,他的未来不可限量,所以这样的人迎娶你,我也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林若甫顿了顿,“林珙还是死了。即便是陛下将这件事情归于东夷城,可是我的疑心却从来都没有放下。”

林婉儿痴痴地看着父亲。

“虽然对于范闲全部是我的猜测,也曾试探了一次,可是仍然没有什么确切的结果,他的身边到底有没有那个神秘的人,不得而知。”林若甫道,“东夷城杀了林珙这件事情,是官面上的事情,可是珙儿之死,一直是为父的心病,他不会这么简单的就过去,你入了范府,一定要将这件事情查清楚,若是和范闲无关,那我林家必然能够保住他成为朝中第一重臣,婉儿你的日子,也会好过许多。”

这件事情一直是林若甫的心病,林婉儿明白。林家唯一的寄托就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即便是林婉儿也始终无法走出那个阴霾,她虽然深爱着范闲,可是这并不是蒙蔽她双眼,让她放下的理由,相比放下,她更希望找出真相,来让父亲彻彻底底的信任范闲。

毕竟,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亲人,和唯一的爱人。

林婉儿点了点头。

“婉儿啊,你入了皇室,成亲之日为父也无法陪同,为父送你一件礼物。”说着,林若甫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锦盒,递到了林婉儿的面前。

接过锦盒将其打开,是一块令牌。

“这是……”林婉儿抬头看着父亲。

“这是中院令,虽然大理寺现在的势力和能力逊色了许多,但是陛下还是给了大理寺卿一些实权在手里,并且保证实权施行,由我直接领导,这中院令就是领导大理寺的关键,你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拿出来。”林若甫道。

林婉儿不解的看着林若甫,眼睛里面升起了一阵阴霾。

她明白的是,可能从嫁给范闲开始,这朝堂,这庆国,这天下,和自己已经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

“哟!大人!”王启年迎上来的时候,面带笑意,勾着腰的同时,还将范闲手里的杂物接了过来,“怎么没早说啊?我去府上接你!”

范闲拍了拍手,“得了吧你,怎么样?这几日我不在,院里面有什么大事儿发生?”

“没什么大事儿,你不在哪儿来的大事儿啊。”王启年憨憨一笑,“到是今日你来了,才要有大事儿发生。”

“什么事儿?”范闲一边踱步进入了监察院,一边问道。

“言冰云回来了,今日和你一同到了院里,院长要开会,连光头都来了。”王启年压着嗓子说道。

范闲皱了皱眉,回忆起光头是谁。

二处的主办,行事非常的低调,范闲来到监察院这么久的时间唯一没有见过的两个人之一,二处的主办光头,五处的主办荆戈。

荆戈自然是见不到的,他在黑骑之中担任教校官,负责的就是黑骑的整体调度和行军作战,以及训练等日常。

二处则是监察院的参谋处,负责各处情报的归纳、笼络分析以及为庆国陛下出谋划策,他的神秘可想而知,见过的人也只知道他是一个光头,连真名真姓都没有,听说他有直接越过陈萍萍向庆帝汇报的权力,但是从未使用过。

范闲笑了笑,像这样的权力若是使用过了,以陈萍萍的为人,起码要再换一个长头发的。

进了正厅,王启年驻足在外面等候,范闲则是跨步进入。

这里不是一般人能到的地方。

刚一进门,范闲就感觉面前一个大汉将自己一把搂住,一股窒息的感觉随之而来,不过当他嗅到对方身上的兰花香味的时候,便咧嘴笑开,随后将对方也一把抱住,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自己的老师,费介。

费介松开范闲之后一脸大笑,“我就说你小子没事儿,看,真没事儿。”

“还是拖了老师的鸿富。”范闲侧耳低声道,“你的东西真好用,要不是你的药,根本不可能瞒天过海。”

“那个小子给了你一剑?”费介撇了撇眼睛,看了一眼站在言若海身边的言冰云,“我找个机会给他弄死?”

“别了吧?”范闲说道,“我和他都能活着回来,老师还看不出来?”

“自然是看出来了,天下旁人不知,我还能不知?恐怕是连院长都没有猜到。”费介笑嘻嘻。

范闲并不认为陈萍萍没有猜到,甚至他认为虎卫能够第一时间出现在场上,和陈萍萍有莫大的关系,这个老谋深算的男人,不会让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

随着地板上坚硬的摩擦声,几个人都闭上了嘴。

陈萍萍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