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背叛还是忠诚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805字
  • 2021-09-13 19:36:38

寒芒穿下的瞬间,范闲向一旁翻滚了过去。

一支箭失生生砸入了地下,箭身抹去了约么三分之一。

这箭的力道极大!

此地不宜久留,范闲咬唇,一跺脚,左手从背身之后拿出了两个铁质的弹丸,直接砸入了地下。

这一砸,地上立刻出现了烟雾笼罩在了山间的过道之中,一时之间烟雾弥漫,根本看不清楚踪迹。

过了许久,烟雾才缓缓散去,可是这时候的山间过道已经没有了人影,显然范闲已经不在这里了。

“师兄!”一个声音从上方传了出来,说话的人,正是之前的密林之中射杀高达和史阐立的神秘人的师弟。

神秘人缓缓地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还带着一个人,那人背着弓。

这一次只来了三个人,而那神秘人就未曾出手,仅仅是两个人就压制住了范闲的行动。

这密林之中的袭击战役,他们只要占据了暗地里那些绝佳的位置之后,范闲只不过是粘板上的肉了,而现在他们居然被范闲找到了一个逃跑的契机!直接跑了。

神秘人看着面前范闲消失了的地方,深吸了一口气,“这范闲命真硬。”

“我去找找,他不一定能跑太远!”那师弟赶忙说道。

“不急。”神秘人冷冷的笑道,“他还会来的。”

“师兄?”师弟似乎并不是很理解他的话,“那范闲怎么会还敢来,如此一战,他定然畏畏缩缩,不敢出现才对!”

神秘人看着师弟,他的眉目异常冷静,他想着范闲,这个京都城监察院的提司,杀伐决断的人,到底会怎么做。

可是就在他还在思考的时候,忽然一个气息让他异常的震惊!

他立刻回头!

那方才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师弟,已经消失不见了。

“小三呢?”神秘人震惊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师弟!

那师弟慌乱之下看了几眼,忽然,直接背后抽出了弓箭,拉满了弓,直指远方的树上!

而那树上,小三的身体摇摇晃晃的坐在树梢上面,他的脖颈之处,有一把匕首,银光闪烁,照着月光,而在他的身后坐着的人,正是范闲。

范闲坐在那人的身后,将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的隐藏在了后方,并且这个人是直接坐在树杈之上的,而自己是跪在他的身后,这样可以反应非常的迅速。

“我给你三声,不放下弓,他就死了。”范闲看着那神秘人的师弟,说道。

瞥了瞥眉毛的师弟,脸上写满了倔强,可是他又不敢如何作为,当即死死的咬着牙,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神秘人带着斗笠,站在树下,二人相距的位置并不是很远,互相看了一眼,神秘人才看向了范闲,“早知道范提司手段好,若是换了旁人此时应该已经回到安全的地方了,没想到啊,没想到。”

“你是什么人?”范闲看着下方的神秘人问道,“我的耐心有限,且只问一次。”

神秘人看着范闲,正要说话,被范闲再次打断了。

“而且下一句如果你的话不是回答我的问题,这个人也会死。”范闲继续说道。

“你敢!”那徒弟想要举弓箭,可是又怕范闲抢先一步,才迟迟没有拉弓。

反倒是神秘人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范闲,他忽然一笑,“那你动手吧。”

“啊……”

痛苦的叫声在神秘人话音刚落下的瞬间就撕裂开来,那人并没有死在范闲的手里,而是直接挂在了树上,范闲用一根树杈直接插断了那人的左手,歪着头看着下方的神秘人,“你刚才说什么?”

“你不敢杀?”神秘人语气之中带着笑意,他忽然从袖中直接甩出了一把匕首,“我帮你杀!”

范闲一惊,连忙向后跳去,翻身向下落。

而方才的人被那匕首一剑封喉,随后那人身躯倒下的瞬间,师弟的箭穿了过来,幸亏范闲跑的快,不然这一次就可能凶多吉少!

等到二人走入密林,范闲已经消失在丛林之中。

那师弟将小三的尸体抱了起来,他的面容异常的安静,看着小三还没有来得及闭上的眼睛,师弟跪在了他的面前。

“你把他埋了吧。”神秘人说完正准备走。

“师兄。”师弟忽然说话了,他指着小三的胳膊,那里并没有断裂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只是被树杈划破了一道口子,口子上面有范闲掐过的痕迹,他只是在这个年轻的孩子身上,掐了一下。

而面前的人,直接杀了小三。

师弟吞了口口水问道,“师兄,如果他抓的人,是我呢?”

“埋了。”神秘人丢下了两个字,离开了。

没有答案。

没有如果。

师弟面目冰冷地看着面前的人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

夜晚如歌,静谧且充满了无限可能。

烛光打在微风吹拂着的帐子下面,格外的明亮。

修长洁白的腿慵懒的搭在了一张席子上,长公主李云睿悠然地点着面前的糕点,似乎没有考虑清楚吃哪一块才好。

轻薄的纱衣挂在她的身上,细柔又充满了弹性。

“信阳这些日子的天气真的很好,夜里都不会很寒冷。”长公主微微笑道,“我早说你该来坐一坐,这毕竟是我的封地,这里养老,当然会比别处好的多呢。”

她在说话,而听她说话的人,站在纱帘的外面,里面的人,只是有她自己。

外面的人哆哆嗦嗦地说道,“长公主殿下,下臣还不敢高攀您的好处,随处找个野地过完这一生便可……”

说话的人声音很粗,能听的出来,哆哆嗦嗦的话语之中充满了胆怯和惧怕,他似乎在担心着什么,又似乎在隐藏着什么,不过这些逃不过那一双精致的桃花眼。

李云睿看着面前的那一盘糕点,笑容挂在脸上,笑着说道,“你说这儋州的玉米糕好吃些,还是沙洲的兰花杏点好吃些?”

“回长公主殿下,下臣不曾用过这些点心,这都是皇室才能享用的东西。”略显苍老的声音战战兢兢的,他立刻跪在了地上,说道,“长公主殿下,您可是承诺过下臣,只要下臣做这一件事情……”

“况且……况且现在……”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云睿打断了。

“哎……可不能如此说。”李云睿笑道,她细嫩的手轻扶在最近的一个绿色的糕点上,笑道,“还是绿豆糕好吃些。”

说着将一个绿豆糕拿了起来,放在了嘴里,咀嚼了几口之后,拿起了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才将剩下的绿豆糕放在了盘子之中,擦了擦手,说道,“既然是君臣之称,那就应该有君臣之礼。”

“君臣之礼……”下方的人重复了一声,甚至不敢再多说任何的话。

李云睿站了起来,拨开了纱帘。

那人的面容,赫然出现。

不是旁人,正是林若甫的谋士,袁宏道!

袁宏道苍老的脸上一抽一抽的左眼,他呲着那两颗略显黄色的牙,尴尬地低着头笑着。

“君臣之礼,以忠为首,以尊待之。”李云睿双手从外向内揽回袖子,端正了衣物,这才缓缓地向下走去。

她款款下来,一步一步最后站在了袁宏道的身旁,她歪着头看着袁宏道,低声的说道,“你说我说的对吗?”

袁宏道吞了口口水,牙根被冷气吸得作响,他连忙说道,“长公主殿下所言极是。”

“你在京都城也有几十年了,想来京都城之内的官,你都认识吧?”长公主微微一笑,问道。

“当……当当当然……基本都认识。”袁宏道颤巍巍地说道,他根本不知道长公主要让他做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把他从相爷身边直接抓了过来。

“你可认识他?”李云睿笑着指了指袁宏道的身后。

身后是一面墙,方才袁宏道走进来的时候,可是什么都没有,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此时后面站了七八个人,而最中间,则是用木制的架子,挂着一个已经遍体鳞伤的囚犯了。

袁宏道看着这个人,他低着头,但是似乎非常的熟悉。

“去看看。”李云睿说道。

袁宏道不敢违抗命令,谨慎的走了过去,他将那奄奄一息的人下颚抓住,向上抬了起来。

“怎么会是你!”

他彻底怔住了!

袁宏道震惊地退了数步,站在了后方的庭院之前不足几步的地方,他险些摔倒,可是仍然还是颤抖着站住了身形。

“郭……郭尚书……”袁宏道退了几步,郭攸之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喊他,虚弱的想要抬头,可是袁宏道这才看到,他的眼睛似乎已经被针戳瞎了,他什么都看不到,晃晃悠悠转了几下,又将头低下了。

“你说人啊,好好地在牢里死了不好么?”李云睿挥了挥手,身后那些人将郭攸之带了下去。

这一次,袁宏道彻底震惊了,郭攸之是什么人?礼部尚书!而且是立了大功之后直接被罢免了死囚身份的人,而且是不是会官复原职还说不定,这长公主李云睿坐镇信阳竟然直接能从京都城之中把人抓到这里来!

这是何等的手段!

“是……是啊……”袁宏道震惊的看着面前的李云睿,吞吞吐吐地说道。

“袁先生应该不会像他一样的不识抬举吧?”李云睿走到了袁宏道的身旁,手指轻柔地搭在他的肩膀上,问道,“你说,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是忠诚的,又有多少人是不忠诚的?”

“这……这个……下臣不知道。”袁宏道不敢说话了,他低着头,显然这就是要拉拢自己的。

“当日里,你说要不是袁先生把林相背后的肮脏事情告诉我,我还找不到借口去和刑部说这些事情。”李云睿笑着说道,“你说忠诚这件事情,是按次算的,还是按时间算的,还是……按命算的呢?”

袁宏道低着头说道,“我定然……”

话还没有说完,李云睿打断了袁宏道的慷慨陈词,她对着袁宏道坐在了台子上,左腿划了一个巨大的半圆,搭在了右腿上面,微微一笑,问道,“如果这件事情,我告诉林相,你还会怎么送他呢?或者说,你还怎么在京都城里面继续待着呢?”

这直接打断了袁宏道的所有退路。

一个背叛了自己跟了一辈子的主子,袁宏道回到京都城,谁还会留他?这是被死死抓住的人,这就是命脉,他没有任何的办法抵抗,只能顺从!

“范闲这一次北上,要经过很多的地方,这一件事情也着实非常有趣,我的人也去保护他北上的路了,若是袁先生有兴趣,你再来和我谈谈,若是没有兴趣,就早些回到林相身旁吧。”李云睿的话已经说到了尽了,她不能说破,袁宏道也不是傻子,当然能够听得清楚她话里面的内容。

范闲是李云睿的执念,这个人必须死才能拔掉李云睿肉里的那根刺,不然没日没夜的刺痛会让李云睿非常的难受!

袁宏道看着李云睿那副模样,自己根本无法对抗她开出来的任何威胁,自己只能坦然接受,冷冷地说道,“还请长公主殿下给下臣一些时间,待我回去整理行李,和林相道别。”

“哟。”李云睿笑了笑,“还真是忠仆啊,好,我差人送你回去。”

“谢……谢殿下。”袁宏道死死的咬紧牙关,在李云睿的面前,磕了一个头,这才转身,走出了后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