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代价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968字
  • 2021-09-12 07:17:27

林婉儿和范若若带着柳如玉出门逛街了,身后跟着他们不知道的一大帮护卫,几乎把半个儋州城范府的护卫都带出去了。

这样一来范闲也算是放心了下来,今天闲来无事,坐在后厅里面陪着老夫人聊着天,

“闲儿,在京都城如何了?”老夫人还是最为担心范闲在京都城的生活。

范闲肯定不会告诉老夫人牛栏街刺杀,北齐送肖恩这样恐怖的事情,而是告诉了她自己在太学府学习的事迹,还有春闱舞弊案的成绩,为了不让老夫人担心,范闲也是遮遮掩掩的说了半天。

但是老夫人是多么精明的人,当然能明白范闲不想让她担心所说的这些,笑了笑,“皇帝那几个儿子对你如何?”

范闲听到这句话,当然猜测到了老夫人明白了自己和二皇子对打的事情,当即深吸了一口气,“大皇子进京,没有多少交际,并不知道对方的态势,而二皇子……”

“他和我有些合不来。”范闲挠了挠头,笑了笑,“三皇子和太子则是没有什么交集,索性也没有什么过节,还算是平稳。”

老夫人点了点头,“京都水深,切记不要过于贪心,凡事点到为止,莫急功近利。”

听到这句话,范闲牢记在心,他深吸了一口气,“奶奶,你知道关于我娘的事情吗?”

“你娘啊。”老夫人摇了摇头,“你娘是个好人,闲儿啊,要记住,无论将来发生了什么,你要分辨清楚是非,亲情并不是捆绑住一个人或是一个家族的锁链,而是一种油然而生的感情,它不仅仅是存在在血缘之中,血缘不代表亲情。”

范闲知道老夫人这句话的意思,范闲也知道,自己并不是范建的儿子,也不是面前老夫人的孙儿,而是当今庆国皇帝陛下的儿子,可是他对于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没有任何的感情,相反在范家之中,范闲体会到了真挚的亲情。

这并不是任何血缘关系能够替代的,自己对于奶奶的感情,奶奶对于自己的恩情,都是任何东西都换不了也取代不了的,无论是不是亲生的孩子,都无可取代。

范闲和范思辙是明摆着的亲兄弟,和范若若也是一辈子的兄妹,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抛弃他们或者和他们疏远,这些人都是他的骨肉至亲,手足兄弟。

“孩儿谨记。”范闲说道。

又谈了一会儿,范闲这才从后厅里面走了出来。

“大人!”王启年跟了过来,范闲立刻伸出手竖在唇上,示意对方小声,低声说道,“奶奶休息了,跟我来。”

说着,范闲带着王启年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也就是东厢房的地界,这才敞开了嗓门,说道,“怎么了?”

王启年认认真真的说了一下昨夜的情形,和范闲交代了几乎所有他看到详细的东西。

听到王启年的说法之后,范闲眯了咪眼睛,他推断出了一个结果,“这个山匪的背后还有人。”

“我也是这样以为,那箭手不像是普通的人,手法非常的凌厉,甚至箭术也超群,不是等闲之人。”王启年说道,“我认为若是昨日那人下死手,史阐立他们都不一定能回得来。”

范闲点了点头,“他们一会儿要杀一会儿又不要杀,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这个二当家的,他带人来这么一出戏,又是什么意思。”

忽然范闲想起了什么,他看着王启年,“交代了回家的地址,并且这个地址还是错误的,那这个地方有什么?”

“现在我们已经跟了过去,对方应该也是算准了我们还会继续跟踪,所以在当日并没有再给他们二人机会。”王启年说道,“按照大人所说,那么很可能对方给我们那个假的地址,是对方的一个圈套。”

“他们设下圈套是为了什么呢?”范闲皱眉,对方的目的并没有明确,所以范闲不知道对方设下圈套是为了什么,既然目的没有明确那么范闲就不能够轻举妄动,若是让对方抓住自己的破绽,那么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缓缓地坐在了躺椅上,皱了皱眉。

山匪的目的,和背后人的目的……

对方一开始冲上马车来,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杀人,他们肯定不会真如那些被抓起来的人所说的那般,削弱我方战斗力而为之,他们刺杀的都是马车之中的人,马车之中的人能有战斗力?这显然就是对方之前已经安排好的话了。

京都城出来的护卫军可是穿着军队的衣服的,他们不会不认识,而且如此成建制的军队,一般的山匪是根本不敢动手的。

他们的目标是林婉儿还是范若若?

范闲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如果再这样被动下去,很可能会出大事。毕竟山匪的背后是谁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弄清楚对方的意图,就相当于站在对方的面前,不知道对方要攻击哪里,无论反应再怎么快,都会吃了大亏。

就在范闲还在思考的时候,此时的林婉儿和范若若带着柳如玉已经在儋州城的闹市之中逛了起来。

“哇!这个好漂亮。”林婉儿虽然是大家闺秀,身居后宫之中,花不完的家产,可是她并没有进入过这些市井之地,又因为身体的原因,成年之后也是在府中长居,不得以出门。

和范闲结婚,费介从东夷城找来了名贵的药材之后,身体才有了一些好转,范闲如今才能放心的让她出来。

柳如玉笑着看着林婉儿,“婉儿,你以后还要多出来逛逛,别一直在家里待着。”

林婉儿嬉笑着对柳如玉点了点头,而一旁的范若若则是赶紧拉过林婉儿,“嫂嫂你看这个。”

“哎呀!姑娘好眼力!”

“…………”

“…………”

就在乱市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几个诡异的身影已经悄然的跟在了她们的身后……

身影在闹市之中攒动,互相交错出现了四五个人的身影,他们的穿着非常不容易辨认,行走的速度非常之快快。

人群众多,而此时的林婉儿正在摆弄着手中的配饰,她似乎还没有适应讨价还价这个过程,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悄然靠近了她的身后。林婉儿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仍然专注在手中的配饰之上。

匕首出现!

她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对方的刀非常的凌厉,丝毫没有任何的迟疑,似乎就在出刀的那一瞬间,就直接刺来,丝毫没有给任何反应的机会!

刀入体!鲜血四溅!

而最后,那只手,轻柔的放在了林婉儿的肩膀之上。

林婉儿一惊,立刻回头,她的笑容立刻洋溢了起来,“你不是陪奶奶聊天吗?怎么出来了?”

范闲!

范闲抓住林婉儿的胳膊,不让她看向自己的身后,而身后监察院的史阐立已经将方才那袭击林婉儿的人一把向后拉了回去,范闲向上看去,上方屋顶上两个拿着弓箭的护卫军向后一撤,跳下了屋檐。

周身出现的十几个人都缓缓散了。

没人注意到。

“我这不是看你们二人对着儋州城也不是很熟悉,带着姨娘到处乱跑,我就来带带路,带你们看看这儋州城里面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范闲笑着直接将林婉儿的身体转了过来。

而此时方才那袭击之人的血已经流在了他的脚下,范闲向前走了几步,带着林婉儿等人,离开了这里。

柳如玉冷静地回头,看到了地上的那一滩血,心惊肉跳的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范闲的背影,跟了上去。

带着几人出了闹市的范闲,虽然一脸笑意,但是他现在心中充满了怒火,林婉儿和范若若、柳如玉都是他的家人,都是他最亲近的人,对方选择在对他们身上下手,无疑是彻底激怒了范闲。

这一次,无论是刀山还是火海,范闲都要进去和他们玩一玩了,他们能把手伸在这里,范闲就笃定他们还会如此。

这肯定不是唯一的一次,也不可能只有一次。

既然对面要这么玩,范闲不介意直接和对方开始生死的肉搏。

他并没有很着急,毕竟是要给林婉儿和范若若一个儋州城是安全的印象,他不想自己的家乡被林婉儿看得非常危险,并且也不想她第一次进入儋州城,就对这个自己的家乡产生任何的阴影。

陪着三女逛的差不多了,范闲这才带着她们走回了范府之中,儋州城的城区并不是很大,现在的范闲也不怕对方跟着自己,看见自己住在哪儿了。

回到了家中,范闲安顿了林婉儿和范若若之后,正要出门的时候,被柳如玉拦了下来,她神情有些恍惚的看着范闲,低声的问道,“今天在集市之中,发生了什么事情?”

范闲看着柳如玉的面容,猜到她应该是看到了什么,从嘴角挤出了一抹微笑的范闲,低着头说道,“姨娘不必担心,只是些山匪而已,我去处理便可。”

“闲儿……”就在范闲又要擦肩而过的时候,柳如玉叫住了范闲,她看着没有转过来身子的范闲,“你……要小心。”

范闲一怔,他转过身看着柳如玉,点了点头,“放心吧姨娘,没什么事。”

柳如玉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但是只得安静的点了点头。

这个女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范闲背影的时候她忽然感觉,这个少年,似乎能扛起来一定的担子了,那结实的肩膀,已经能够成为范家的依靠了。

范闲走到后院的柴房之时,王启年立刻将门拉开,范闲脚都没有停顿,步伐非常的快,走到了柴房之中,王启年立刻关门,而此时的范闲已经到了墙壁旁边。

四个人被挂在墙上,那之前被范闲捅了一刀的人奄奄一息。

范闲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对着那人的腹部就是一拳!

这一拳,几乎要了那人的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那人晃晃悠悠的看着范闲,范闲根本不想搭理他,直接抓住了那人的头,扯到了自己的最旁边,对着他的耳朵说,“你没机会活了。”

那人冷冷的一笑,“范闲,你以为你能保她们多久?咳咳……迟早,她们都要死!”

范闲没有搭理他的话,而是看着一旁的第一个人,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看着范闲,一句话都不说,目光死死的盯着,愤怒从目光之中喷射而出,直接打在了范闲的脸上。

他没有回答,范闲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匕首直接刺入了一旁人的胸膛之中,那人立刻毙命,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对付这样的人,范闲没有任何的心思和他们玩耍,他们不像是山匪,他们的心底没有一丝的人性,范闲从对方的实力和之前对于林婉儿的袭击之中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杀手,没有一丁点情感的东西。

“我再问你一遍,是谁派你们来的?”范闲冷着面容,仍然问这第一个人。

第一个人的眼睛都瞪红了,他挣扎着想要杀了范闲,可是根本无法挣脱束缚,被死死的绑在墙上。

范闲没有和他废话,拿着他的衣服,擦干了匕首,见对方仍然没有任何的回复,他也不作任何的迟疑和威胁,直接一刀杀了第三个人!

再次回过头看来这第一个人,范闲问道,“最后一遍,是谁,派你们,来的。”

第一个人面色坦然的看着范闲,他似乎放弃了抵抗,吞了一口口水,“你会死的很惨。”

“或许吧。”范闲这一次,冷冷的将匕首划破了面前人的脖颈。

最后他走向了第四个人。

第四个人看着范闲,面如死灰,“动手吧,说了我的家人也没命了。”

“好。”

范闲没有任何的留手。

既然你敢动我心中的挚爱,那么我会让你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