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野战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013字
  • 2021-09-09 12:33:34

儋州是出了京都城境内的第一个海港城市,这里按理来说应该是发展旅游业和海边产业最为发达的地区,但是奈何光是从京都走道儋州就足足三个月,范闲就放弃了旅游这种念头。

毕竟,他干不出来一列高铁。

儋州具备了这个时代海港最为标志性的几个特点,雨水繁多,物产丰富,强盗盛行。

在经过两次大雨之后,范闲的车队才入了儋州境内。

进入儋州境内和进入儋州城是两个概念,儋州城的占地面积并不是非常的大,但是儋州的境内却占地辽阔,儋州境内基本上都是些渔村和内陆的村落,这里的人们都以打渔为生,但是儋州和沙洲一样,还有一个非常著名且非常赚钱的行当。

拦路抢劫。

这个事儿人尽皆知。

柳如玉也知道,范若若也知道,并且高达也知道。

疾行了几段路,队伍的行军速度放缓了下来,高达走到了范闲的身旁,“大人,距离儋州城不过二十里路了,抓紧时间还可以进入,不然这附近的山匪异常的多,若是遇上,怕是不好对付。”

高达虽然没有来过儋州,但是他做足了功课,这一席话像是一个老练的车夫。

虽然范闲的身后仍然有皇家的护卫军在护送林婉儿,但是货物非常多,很容易就成为了目不识丁的盗贼下手的目标,他看着面前的一切,深吸了一口气,下令立刻继续前进。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真正的山匪和电视剧、小说里面的山匪是不一样的,可没有从路中间跳出来大喝一声然后和你讲道理,拼人脉最后讪讪逃跑的山匪。

真正的山匪是根本不管你三七二十一,下来拿着刀就是抢劫杀戮,总之护卫军走的再快,也不可能第一时间保护所有货物的安全。

若是再出现什么毒烟毒雨之类的,他没事儿,整个一个队伍的人恐怕就要遭了殃。

范闲下令。

护卫军走形于车队两旁,保护货物为主。

泥泞的雨水铺撒在道路上,淋漓的雨似乎在诉说着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越走,范闲越是感觉非常的不好。

他安静的坐在马车前方的避雨檐下驾驶着马车,身旁的王启年冷静的看着前方。

马蹄踩在泥土里面,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就在此时范闲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在他的耳蜗之中。

安静的听着周遭的响声,范闲忽然皱了皱眉。

声音慢了下来,连从空中掉落的雨滴都慢了下来。

马蹄扬起,落下的时间变得悠长,也就是这一瞬间,似乎时间暂停了,范闲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风声,雨声,还有一个杂乱无章的……

不!

是一群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还有一个破风而来的箭穿破一切的声音!

范闲的眼睛猛然睁开的那一瞬间,他左手直接将王启年一把推入了马车之中,而右手忽的上抬,这一抓竟然是生生将那支飞来的弓箭抓在了手中!

登时,马惊了!向后一个趔趄,停在了原地。

高达见势立刻大步向前,按住受惊的马儿的同时回头看去,大喝一声,“防御!”

声音喝起,直冲上天,瞬间惊动了丛林里面万千鸟叫,整个树林攒动,鸟儿升天飞走,而剩下的,只是寒冷的气息,和周遭林里出现的阵阵杀气。

范闲冷漠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压低声音说道,“除了护卫,其他人贴近马车。”

“除了护卫!”高达厉声喝道,“所有人贴紧马车!不要乱跑,保证安全!”

瞬间,整个车队都安排的紧致有序,不愧是真正护卫军出身的人,当即第一时间就使用肉体将整个车厢围绕的严严实实,范闲算是放下了心,但是面前的敌人仍然在暗处,现在的形势仍然不容乐观。

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一箭之后安静了下来,范闲不知道即将会发生什么,但是他能够预料到,绝对不会简单。

想到这里,范闲对着王启年使了个眼色,王启年立刻点了点头,他向左边一跳,就在人群之中,消失了。

范闲并不着急,既然敌人在暗他在明,他正好能够在这里坐着看,对方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是自己,还是身后的某个人,亦或者是背后马车上的货物。

无论是什么,范闲都不会让对方得逞。

不过根据方才那一箭来看,范闲似乎知道对方的目的,并不是旁人和货物,或许是自己。

王启年已经走了约么一炷香的时间,周围仍然没有任何的动静,范闲纳闷的看了看周围,他也不愿意再等而是说道,“启程!”

高达当即说道,“启程!”

声音从前传到后方,大家听的一清二楚,虽然觉得疑惑,但是也没有多问,毕竟是范闲在那里发号施令。

林婉儿和范若若还有柳如玉就在范闲身后的车厢里面,三人都非常的震惊,这行刺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真抓到了什么人,当然直接是送到监察院之中大刑伺候,用不了几天就能问出是身后的人。

这可是郡主,皇帝的侄女儿,谁到皇帝头上动土,是真的嫌命长了。

所以袭击的人不出来,是非常明智的。

车队继续开始行动,范闲没有说话,马车里面方才还有说有笑的三个人当然也不敢说话了。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向前走,不出四五里的路,才算走过了这一片密林围绕的地界,可是这一次范闲有点心中慌神。

王启年还没有回来!

按照道理来说,王启年的身手,不应该纠缠这么长的时间,况且就算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启年也不可能恋战,他不是一个好战的人,这一点范闲清楚。

还在疑惑的时候,车队已经走到了一方田野之上,田野之中水稻更迭,周遭的山慢慢出现,梯田一步一步的盘踞而下,水流声和农忙之声传来传去,竟然还有山歌响起,一时之间,似乎轻松了起来。

“大人!”王启年忽然出现在范闲身旁的时候,生生给范闲吓了一跳。

范闲一巴掌拍在王启年的肩膀上,愤怒的说到,“你能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吗?”

“哇!”王启年一脸的不忿,看着范闲。

“说吧。”范闲舒了口气,这才问道。

王启年低声对着范闲说道,“大人,方才我们三人到了丛林之中,只是发现了几个人的踪影,看脚步只有三个人,深浅判断,一个人身材壮硕,另外一个人似乎有些脚跛,而最后一个人的年纪不超过二十岁,身材矮小。”

监察院之中的追踪高手确实有王启年这么一号人物,他的判断,定然不会有什么错误,范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光却看着一旁正在农忙之中的人们,范闲看着他们,忽然直接面色正紧了起来。

一个跛子……

范闲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画面……

仿佛刚才他看到了这样的一个人,一个跛子,穿着务农的衣服,一步一步趔趄的走在田野之中,他的脚好像丝毫不心疼下方的水稻,将那泥泞的脚踩在了里面。

泥泞……

范闲眉头皱了皱,正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正好停留在了面前不远处,也就不过十个身位的地方,一个轮着锄头的人,正在农忙,可是他的脚下的靴子上,是漫过膝盖的泥土,这可是农忙的人,他们不需要跑步,是不会出现泥土到了膝盖上呈现出飞溅状态的样子。

而且这个人的肩膀上,有落叶。

四目相对!

范闲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他的手慢慢的向后划去,那是他藏起来的长剑,而对方似乎也在缓缓地动,手死死的抓紧了锄头。

马车缓缓的向前走,二人的目光没有丝毫想要分开的意思,双方都死死的盯着对方,没有一丁点的懈怠,就在双方几乎要交错开来的最后一个平行线的时候,范闲先出手了!

范闲直接跃起的瞬间,长剑直接对着地上的那壮汉刺了过去,没有人能反映的过来,就算是高达也都只是坐在马上,转头看了过去,这一看,非同小可!

周遭的水稻田中,隐藏着根本不止是个位数的人,忽然一跃而起的敌人们几乎有几十个人!他们全部伪装成了务农的农民,他们瞬间出现的一刻发动了奇袭!

范闲一剑刺入了最近的那人身躯,可是那人似乎并没有任何想要攻击范闲的意思!他的剑,直直刺入了面前的马车!

还好范闲的手非常的快,根本没有给对方一丁点攻击马车的机会,也没有任何给对方可以还手的机会!

一击必杀。

接下来的情形,呈现了一边倒的态势,范闲回头的时候,已经有三个人爬到了马车的上方,抬起长刀就向下戳去。

范闲抓住手中的剑直接扔了出去,直接插入了最近的一人胸膛!可是只倒下了一个人!

就在长刀就要落下的瞬间,破空而来的声音打破了对方的图谋,两把箭正是不远处的守卫军发出的!

守卫军涌向了最前面范闲所在的马车,将几乎所有的外敌,全部隔绝了出去,虎卫更是全部现身,直接冲杀而出!

尽然有序的将整个马车周遭的那些家丁、侍女全部保护在了里面。

外面的人则是在不断的杀掉进来的人。

那些人冲了一次范闲所在的车队,眼看冲不下来,反而是死伤殆尽,当即萌生退意。

范闲回头一眼看到了在水稻田之中的一个带着帽子的人,那人蹲坐在水稻田里面,看到了这一幕,他立刻拿出了一个类似哨子的东西,站了起来,用力吹出了声。

也就是这个声音响起之后,那些伪装成务农人员的人,当即向后撤离,此时他们已经不到二十个人了。

范闲当即跑了起来,他直奔那戴着帽子的人而去。

戴帽子的人冷眼避了一眼范闲,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立刻一个转身,向后奔驰而去!

他的手下四散而逃,可是那戴帽之人路线非常的考究,直接向梯田的上方冲了过去,范闲也不怠慢,就在这黄灿灿的田野之中,追了上去,日光打下,金黄四射。

梯田向上,每一层的高度都快要有一人之高,可是那戴帽之人身形异常的矫健,看来对此处应当是非常的熟悉,不然以这个速度,非九品以下能比,范闲丝毫感觉不出对方强大的气息,断定对方的实力不足九品,但是凭借着对山田之中的熟悉程度,才将他甩在了身后。

范闲穷追不舍,不但踩了一裤子的泥,还越追越远,眼看追不上了的时候,他已经到达了梯田的最顶端,而戴帽之人则是翻过了上方,再次从另一个方向飞驰了下去,可是范闲此时向后看去,这才明白,心慌了一阵,更是止步不前。

后方的王启年也赶了上来,当站到范闲一旁的时候,被范闲一把拉住。

王启年回头看去,跟着不由得心一惊,这山体一侧是梯田,而另外一侧竟然是相当陡立的坡度,而下方戴帽之人手中抓着一条绳索,绳索是被固定在下方不远处的山体之上。

范闲手中也有钩锁,但是他现在下山无异于是羊入虎穴,下面有什么机关暗道那就是死路一条。

“大人,车队脱离危险了。”王启年向后走了几步,这才对范闲说道。

范闲向下看去,此时那戴帽之人已经到了下方,绳子摇摇欲坠,那人站在下方,叉着腰看着上方的范闲,比出了一个手势,范闲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面容,但是能看得出来,对方的身手了得,此时成功脱逃,是在笑话自己。

“他们是山匪。”王启年说道,“抓了几个人,大人,等你亲自审问。”

“好!”范闲此时并没有任何的猜想,他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向山下走了过去,此时的车队之处远远可以看到,有几个人已经被护卫抓住,牢牢地按在了地上。

此时的范闲,望着一片金黄色的水稻田,脸上升起了一片疑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