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只欠东风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751字
  • 2021-09-07 10:27:58

再一次来到太平别院的范闲,第一眼就瞥到了湖中心。

那里的秘密就是庆帝和陈萍萍想要的,殊不知他们找了整个天下,结果答案就在自己的脚下。

“咳咳”咳嗽的声音从一旁传了出来,范闲吓了一跳,向后一闪,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了过去。

“下臣范闲,参见陛下。”范闲立刻作礼。

就在他作礼的时候,庆帝偷偷瞄了他一眼,随后立刻转头看向窗外,面色正襟,双手扶于身前,藏在了长长的袖子之下。

这个庆国权力的最高行使者低了下头,将冗长的裙摆踢了一脚,大步迈开,颇有懒散的步伐走了三步,这才到了一旁的香炉前,手中拿起一旁的香,又拿了个火折子,将香薰好,插在了香炉里面,这才开口说道,“又要走了。”

“回陛下,是的。”范闲想,这不是你的圣旨吗?你问我?意思我还能跑了不成?

“这次走和上次走,心中可有不妥?”庆帝站在香炉面前,缓缓的抬起头,向上看去。

范闲立刻回答道,“并未有不妥之处,圣上之意,臣记在心。”

“哦?”庆帝似乎来了兴趣,他立刻转身向后,看向站在门口的范闲,范闲仍然弓着身子向前作礼,没有陛下的‘平身’二字,他可不能坏了规矩。

只见庆帝款款几步走到了范闲的面前,身上肆意的香气扑鼻而来,一股帝王的气势压到了范闲的面前,范闲似乎能感觉到那强大的气势在一步一步的靠近,深吸了一口气,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弹。

庆帝看着范闲问道,“圣上之意?你来讲讲朕是何意?”

范闲试探性的向上看了庆帝几眼,威严之色毕露,他平静的看着范闲,并没有任何的生气或者喜悦的表情在脸上挂着,相反是如同深不见底的泥潭,看不清楚里面发生着什么东西。

既然庆帝要你说,总不能不说,范闲讪讪得笑了笑,“陛下是要下臣一路沿途到北齐,从儋州开始,调查途径内库所出现的问题,还有走私的情况。”

“是你要接手内库,不是朕!”庆帝摆了手,立刻向一旁走了过去,范闲听到了怒意,但是范闲并没看到庆帝背对着他所露出来了一抹笑容,庆帝随后继续保持着非常愤怒的语气,正色道,“这就是言冰云和你在京都城调查出来的结果?”

果然,没有这个老头子不知道的事情,范闲对之嗤之以鼻,你是啥不知道你就没有安全感吗?

死老头子!

“嗯?”庆帝鼻子哼了一声,好像是听到了范闲说话一样,范闲立刻一个机灵,说道,“下臣不解,望陛下提点一二。”

“自行体会吧。”庆帝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他将手放在了香炉的边上,轻柔的将散落出来的香灰向里面刮了刮,但是他的语气仍然是那般僵硬,头都没有转回去,冷冷的说道,“以现在的你,想要掌握监察院,还差得很远。”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骂我一顿?范闲一挑眉,不解的看着庆帝的背影,他只得说,“下臣明白。”

庆帝回过头,看着面前的范闲,他像是有很多话不能说出,目光轻飘飘的放在范闲的身上之后,才说道,“你娘和后母,生前关系非常的好,当初也是为了保护后母,你娘才会把她带到儋州居住,这一住,就住到了现在。”

范闲看着庆帝,其口中的后母,应该就是自己的奶奶,这也听范建说过的,之所以自己的奶奶连太后都非常的敬重,就是因为他是如今庆国庆帝陛下的乳娘,而且不要分文,不要名分,离开了京都城。

范闲则是安安静静的听庆帝要说的话,可是庆帝并没有继续向下说了,而是说道,“陈萍萍叫你去过北齐,你没有带回来肖恩的秘密。”

这庆帝说话一波三折,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搞得范闲是晕晕乎乎的,不过这也符合庆帝说话的方式,他要是什么事情都和自己说的明明白白的,他也不是庆帝了。

看着庆帝的样子,范闲说道,“下臣办事不利,请陛下责罚。”

“朕是要责罚你办事不利呢?”庆帝缓缓地走向了范闲,看着他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道,“还是要责罚你欺君呢?”

范闲身躯一震,但是他的目光没有丝毫的躲闪,他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对劲,反而是微微一笑,面色没有一丁点迟疑的说道,“下臣何来欺君之罪?下臣将所知所遇之事,全部告诉了陈院长,不知哪有冒犯到陛下。”

看到范闲的表现,庆帝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再次背对着范闲,向后走了几步,“此次去北齐之后,快些回京,接管内库之事已经提上了日程。”

“臣遵旨。”范闲的汗已经浸湿了整个后背。

庆帝忽然又慢悠悠的说道,“你可知道苦荷又要开山收徒的事情?”

范闲喜从心起,却又喃喃道,“下臣并不知道。”

“一行北上,范若若若是同行,不妨去见见。”庆帝说道。

晚上的范闲有些难以入眠,身旁的林婉儿安静的躺在他的身旁,映着月光,眨巴着她的大眼睛,看着范闲的侧脸,“睡不着啊?”

“嗯……”范闲长出了一口气,他还在想着下午的时候,庆帝陛下说的那些话,那些话听着就非常的渗人。

首先是肖恩的事情,这件事情被拿出来之后,范闲才明白,他以为过去了的事情,只是庆帝想让他以为过去了,只要庆帝想,那这件事情随时可以被提出来,随时可以去查,甚至可以抓了他。

暂且范闲认定庆帝不知道范闲得知了肖恩口中神庙的秘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出事情,想来范闲也明白,之前的那一次北齐一行不光是陈萍萍冥思苦想的计策,这件事情看来和庆帝有不可脱离的关系,况且对方既然亲口来问了自己,并且观察了自己的反应,就说明,这件事情很可能是庆帝安排的。

这一局棋很大,不像是陈萍萍自己的手笔,况且陈萍萍对待自己的态度,范闲能够看得出来,黑骑的撤离到现在都是一个谜,陈萍萍即便是试探范闲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决定,而另一方面,王启年则一直在自己的身旁,并没有任何的变故。

想到这里范闲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蹊跷,他想成为一个破局的人,现在所掌握的东西还并不是非常的全面,况且新的局又已经慢慢的打开了。

庆帝的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东西其实并不是很多,范闲能够分析出来的东西,就是这一路上似乎对于每个地方的探查,并不是庆帝的主要目的。

这一路上的地界并不经过信阳,和长公主并没有什么交集,而江南在西南方向,也不会经过,所以和明家也没有什么瓜葛,想来想去范闲都没有想到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索性也不去想了,走一步看一步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范闲将林婉儿拥入了怀中,无奈的说道,“有些事情,总是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水到桥头自然直。相公不必想那么多。”林婉儿说完这句话噗嗤一笑,将头埋在了范闲的胸膛之下。

范闲奇怪,“怎么了?突然如此开心。”

“我以为相公是要见到海棠朵朵,这才如此辗转反侧,想来还是我多虑了。”林婉儿抿了抿嘴。

“哪里啊。”范闲说道,“我对于海棠朵朵,说白了则是他乡遇故知,互相都有那般对于世俗不平的认知,所以相处下来非常舒服,想来算是知己而已。”

“是吗?”林婉儿睁着大眼睛,看着范闲,一眨一眨,仿佛像是星空。

范闲一阵坏笑,抱紧了林婉儿。

……

第二天的范尚书府大包小包的装在车上,范建一大早从宫里又调来了两辆马车这才算是将贺礼和三个女人的行李放好了,范闲原本就只拿了一个布卷的行李,可是又被林婉儿塞了整整五个布卷的衣服,这才算完。

庆帝陛下和太后等后宫的贺礼自然不需要他们去带,他们只要带上尚书府的东西就行,不过就算如此不加人坐的马车,已经有了整整八车的货物在上面了。

也就是后来范建拿出了规章制度说事,不然九辆马车都不够这三个女人装的。

来送别的人里面没有什么品阶高的,但是贵重的东西就很多,比如大皇子居然差人送来了四个侍女,这四个范闲都见过,就是抱月楼里面的那四个姑娘。

范闲也只能欣然接受。

最后九辆马车浩浩荡荡的驶出了京都城,高达坐在马上低声对驾马车范闲低声的说,“我上一次看到这种行头出门的人,是西凉到庆国进贡的商队,而且是带着货物的商队。”

范闲白了他一眼,而坐在范闲身旁的王启年则是乐得不行,最后被范若若把耳朵都揪红了。

“这女人……怎么都爱揪耳朵?”王启年低声的念了几句,不敢再说话。

并没有过程之中的休息,车队一路向东,目的地就是儋州港,范闲驾着马车行驶,倒是也乐乎乐哉,期间林婉儿和范若若也来过了一把瘾,毕竟在京都城可没有驾马车这么潇洒的行为可以让她们做,大小姐的日子有好有坏,范闲也都能理解。

这一路上都是范府的家丁,还有京都城的护卫,这些护卫只是送林婉儿郡主到达儋州,并且接回来的人,他们并没有去北齐的任务。

范闲让高达把手下的虎卫都隐藏在了家丁之中,跟着家丁吃住,倒也不会暴露身份,毕竟京都城的护卫之中谁知道有谁的眼线。

而邓子越和史阐立倒是堂而皇之的坐在马车上驾着马车,用邓子越的话说,他们脱了监察院的官服,谁也不认识他们到底是谁了。

就如此这样,踏上了浩浩荡荡前往儋州港的路。

也就在与此同时的庆国另一方,一个优雅的女人正坐在信阳穆王宫的寝宫之中。

长公主李云睿是庆国庆帝陛下的亲妹妹,这样的关系致使这个权力欲望异常强烈的女人,在庆帝登基之初就做通了太后和皇后的手段,让自己以王封名,这才有了信阳的这片封地,和一个王号。

这也算是当世第一个女王爷了,只不过后来庆帝仍然觉得不妥,这才以长公主加身,让她再进了一步,其实当初的庆帝并没有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妥。

李云睿躺在寝宫之中,修长且洁白的腿肆意的伸展开来,万条细沙扑在身上,微风摆动之下,婀娜多姿,她面容祥和,看着面前池塘之中漆黑的鱼正在捕食一条血红色的锦鲤。

那黑色的鱼一动不动在角落之中,正当那锦鲤缓慢的游到面前的时候,黑鱼立刻出击!一口咬死了锦鲤,血瞬间染红了池塘。

就在这个时候,急匆匆的脚步声从后面响起,李云睿没有回头,而是听得后面一个女子轻柔的声音说道,“殿下,范闲出京了!”

“好。”李云睿的嘴角,划开了一道优美的弧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