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特别的早朝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7063字
  • 2021-09-01 13:38:05

范闲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范尚书府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可是尚书府仍然是灯火通明,范若若带着柳如玉在庭院之中来回的踱步,此时的柳如玉双目无神,这件事情对于她的打击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大,她看着面前的地板,无论范若若在旁说什么,她都没有任何的回复。

“姨娘。”范闲在一旁轻轻地叫喊着。

柳如玉忽的一抬头,看到了范闲,她下意识地向范闲身后张望了一下,然后苦笑了几声,无奈地摇了摇头。紧接着一声叹息,“哎……这……这这这孩子啊……”

终于是忍不住了,柳如玉哭了起来。

范闲对于这个姨娘,从很久以前的仇视,到了后面的井水不犯河水,再到现在的亲人之感,他也不想让柳如玉如此难过,走了几步,到了柳如玉的面前,“姨娘。”

柳如玉头都抬不起来了,她看到范闲的瞬间,心几乎都碎了。

范闲就像是她的儿子一样,她原本有两个活蹦乱跳的儿子,可是现在,身边只剩下这一个了。

就这样静静地,兄妹二人看着面前的柳如玉,不知道如何安慰,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二人只是无声的陪伴着这个女人。

……………

……………

第二天的清晨,似乎是近几年来庆国朝堂之上火药味最为浓郁的早朝。

今天上早朝的人格外的多,按照惯例来说,六部之中每部尚书之职必须到场,然后要带最少二人协同,可是今日无论是户部还是礼部,甚至是平日里只来三个人的兵部,这次都是满满一横排站了过去。

二皇子和太子位列当头,二皇子在右,太子在左。

破天荒的事情有很多,例如今日的监察院密使一大早入宫,将密函第一时间递到了侯公公的手里,例如禁足的太子,被陛下宣到了殿前。

早朝的第一件事情,侯公公就将密函递了上去。

谁都没有来得及说话,因为按照庆国的惯例,监察院的要务,通常是第一个呈报上来的,并且如果有密函的话,皇帝第一时间处理。

这封密函拿上来的时候,二皇子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但是他仍然忍住了,他必须要等陛下看完这一封密函,这是规矩。

庆国的皇帝陛下拿出了密函,上面是邓子越加班加点写出来送给陈萍萍的,陈萍萍做了多少的修改,谁都不知道,最后呈到庆帝面前的样子,影响可能会很大。

拿着密函的庆帝,目光有些懒散,看下去他面容出现了一定的变化,直到看完的那一刻,直接是将密函扔到了面前的地板上,皇帝扔的很准,但是他并没有扔到二皇子的脚下,而是扔到了太子的脚下!

这一瞬间,二皇子的面容之上抖动了一下,他有些惊讶,但是并没有表露的特别明显,而是想要看出发生了什么,毕竟一件事情的本质是那样的,可是经过了陈萍萍这样的人加工,变成什么样谁都不知道。

看着面前的情形,太子一惊,他慌忙上前走了几步,正要将地上的密函捡起来,皇帝语气冰冷地说道,“侯公公,去帮太子殿下读一读。”

太子迟疑了几下,并没有立刻去捡,而一旁的侯公公等待太子直立起来身体之后,这才走上去将地上的密函捡了起来,他看了一眼皇帝陛下,弯下了身体,说道,“陛下,开始了。”

“嗯。”皇帝陛下用鼻孔嗯了一声。

“臣监察院院长陈萍萍,特以密函上奏,此密函事关重大,臣以无能为力,妄请陛下圣裁。”

“于昨日夜间,监察院一处以监察院提司之命,恢弘之下,率监察院一处明探一百七十二名,暗探三名,监察院六处二十七名,监察院三处十三名,进入京都城西市抱月楼处。”

“监察之下,搜查出私狱两间,占地三十七亩,私狱之中私自押解的囚犯七十名,已死之人二百八十七人,狱卒十三人,抓捕之中杀死了七名狱卒。”

“抱月楼背后之人已经调查清楚,分别为吾皇三皇子殿下以及户部尚书范建之子,范思辙,二人执掌抱月楼已达一年之久,期间共杀害平民约三百人,官员二人,监察院被俘一人。”

“抱月楼处发现三部账本,其中两部为假,一部为真,经过监察院八处查阅,发现与一石居的掌柜有关,在捉拿曹氏之后,经调查发现,曹氏之子与江南内库有密切联系,并且与江南……”

“好了。”皇帝半闭着眼睛,打断了侯公公的话语,他看着面前的太子,平淡地说道,“给朕一个解释。”

太子看着皇帝,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皇帝只是随便找一个由头将这个话题拉开,这个由头找的非常好,毕竟三皇子是由东宫指教的,三皇子出了问题,找太子是肯定没错的,况且谁都知道,凭他一个户部尚书的儿子范思辙,定然是不可能拉着三皇子做这样的事情,只能是皇子去拉着他去做。

范思辙就算有多大的罪过,都得是三皇子去顶,三皇子顶多少,再加倍处理范思辙才是对的,而三皇子的年纪不满十岁,怎么可能有这些想法,必然是有人在他的背后做一些歪门邪道的事情,这人到底是谁,必须要问出来。

“父皇,儿臣当有话要讲。”太子淡然的说道。

皇帝抬了抬下颚,示意他说。

太子这才说道,“太学府乃是负责皇子的教导,儿臣前些时日禁足之时,便是进入太学府学习,但是在此之间并没有看到三弟的身影,询问之下,才得出结果,便是二哥,带着三弟,出门学习教导,这件事情恐怕要询问二哥了。”

话音落下,满朝文武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二皇子的身上。

……

范闲和林婉儿起床之后,他就在庭院之中慢跑了几圈,这才站在凉亭附近舒展身体,昨夜连夜写了一封信,递交给了暗线,估计用不了几天的时间就能传到范思辙的手上。

林婉儿款款从房间之中走出来,从后面将范闲抱住。

“怕什么?”范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双手放下来,抓紧林婉儿的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前面,轻柔的抚摸着问道。

林婉儿叹息了一声,喃喃道,“你可没有看到今日一大早,姨娘不是昨夜睡得晚,今天都没有起来,父亲大人自己出门的时候,在范思辙的门前停留好久,又在咱们院子门口停留了好久,我估计他也心有不安,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放的下心来?我二哥真的是太……”

“没事儿。”范闲打断了林婉儿说的话,而是淡然地说道,“你放心吧,婉儿。”

忽的,一个脚步声传了过来,到了院子门口之后立刻停驻,然后消失不见了,范闲笑了笑,赶忙松开了林婉儿,对着院子门口的拱形门道,“出来吧,别躲了。”

“哥……”门后一声娇羞的喊声,范若若从侧面的墙壁之后走了出来,有些略带怒意的说道,“本来还担心的不行,一大早跑来看看,结果看到了这么一幕,怎么感觉现在该被担心的人是我啊!”

二人笑着走向了范若若,林婉儿则是一把抓住了范若若的手,“你哥说让我放心,让你放心,若若,你快问问你哥,他也不跟我老实交代,你的话或许他还能听一听。”

“你们……”正在这个时候,三人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范闲张目看了过去,正是柳如玉。

此时的柳如玉似乎并没有很细致的梳妆打扮,可能是起来的晚了,慌忙收拾了一下这就过来找范闲,她面容十分的憔悴,和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相比,脸上少了些雍容华贵的气息,多了一丝担忧和怜惜,让人看上去十分的可怜。

范闲赶忙走了几步,将面前的柳如玉搀扶好,这一夜她似乎老了很多。

“姨娘,你怎么……”范闲看着柳如玉,不由得觉得有些心疼了起来,她平日里就对范思辙时而溺爱时而严厉,喜爱疼爱的不得了,如今这一杆子打到了北齐,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反应不过来,伤感了许多是应该的,但是这么早跑出来找自己,范闲并不知道是为什么。

“哎,你父亲起床也没有叫我,想来是担心我没有休息好,可是我睡觉轻,他一起来,我便起身来找你,他的脸色不是很好,定是昨夜也没有休息好,今日早朝,事情肯定要被昭告天下,他能应付的来么?”柳如玉的担心很正常,但是接下来的话,让范闲有些意想不到,“你呢?你怎么样?思辙说走就走了,就算没人理他,他在北齐也肯定不会饿死,可是你呢?这件事情是你督办查案的,若是上面的人怪罪下来,你可怎么办啊,我的儿哟。”

这句话直接触动了范闲心最底的那根筋,范闲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底颤了一颤,他看着柳如玉,没有想那些多余的想法,他吸了一口气说道,“姨娘,不必担心。”

“这怎么能不担心呢?”柳如玉似乎都要急的哭出来了,“那些人是什么啊,是皇子啊,是太子啊,是皇帝陛下的儿子们啊,闲儿,你从小长在儋州,不知道京都城里面的凶险,不要说这些皇子了,就算是三品以上官员的儿子,手里不可能没有一张护身符的,你爹虽然和当今圣上是故交,暗地里咱们可以保命,但是你这一路仕途可就算是毁了啊!闲儿!”

自己的儿子已经送到了北齐,面前的柳如玉居然担心到了自己的仕途,范闲彻彻底底的震惊了,他知道柳如玉自从他因为范思辙的事情,和父亲大人谈过一次之后,她对于范闲的看法就有了巨大的改观,再加上之后自己享誉诗仙之名那一日,燕小乙来到了范府之时,柳如玉也是尽了家门的义务。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一个好妻子,好母亲,她是配得上范尚书府主母的位置,而现在她让范闲彻底的触动了。

“姨娘,你来。”范闲微笑了起来,“我本不愿意多和你们说这些事情的,事情若是过去,就过去了,可是你们这都担心的睡都睡不着,那我就好好地和你们讲一讲这件事情。”

搀扶着柳如玉坐到了凉亭的下面,范若若按照范闲的意思,端来了一壶茶水和四个杯子,四人围圈而坐,范闲这才给几个人都斟茶,三个人快急的冒烟了,看着范闲如此的慢条斯理,最终还是林婉儿忍不住了,催促道,“你还要卖关子啊,赶紧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今日的早朝,不会有结果的。”范闲微微一笑,“而且如果我现在有任何的轻举妄动,都是错的,我只有在家里坐着,才是对的。”

众人面面相觑,范若若问道,“怎么会没有结果,案情不都已经查清楚了吗?”

“哪里清楚了?”范闲将一个茶杯递到了范若若的面前。

范若若皱眉想到,“抱月楼里面发现了尸体,还有设立的私狱,就可以直接问责了啊,上面的人,问上去就可以了!”

“上面是谁?”范闲反问道。

“上面……是三皇子和范……”范若若看了一眼柳如玉,低声地说到,“思辙啊。”

“皇帝定然不会让这件事情变成如此的,三皇子不满十岁,帽子全扣在他身上,你会如此?”范闲笑道,“一定要问责,无论是太子还是二皇子,都可以,但是最好就是将这件事情推在一个外人的身上。”

“这个外人不可以是范思辙,因为他没有指使三皇子做任何事情的能力和权力。”范闲说道。

“那……”范若若不解。

“所以,今日早朝的结果……”范闲狐疑的笑了起来。

……

“你说。”皇帝半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下方的二皇子。

二皇子点了点头,“回父皇,儿臣对于这件事情并不知情,三弟是因为和儿臣亲近,这才时常和儿臣在一起,儿臣也会将自己的学识多多少少教导给三弟,可是最近这些时间,并不经常在一起,所有对于他的所作所为不知情。”

“嗯。”皇帝陛下点了点头,他直起了身子,指着一旁的刑部尚书问道,“立刻去核实这件事情。”

“臣领旨。”

“父皇。”二皇子继续说道,“儿臣以为,应当立刻先和范尚书联系,将范思辙带到刑部问话,这件事情之中,三弟仍然年纪尚浅,若是被他人诱导,迷失了心智,也不是……”

话还没有说完,皇帝立刻打断了二皇子的话,“户部尚书。”

此时的二皇子一怔,这才预料到了自己的言多必失之处,三皇子就算再怎么年幼,也是皇室血脉,自己说被他人迷了心智,这不是就是和别人说自己的兄弟,皇帝陛下的儿子是个心智不全的傻子么?

此等大逆不道之词还多亏了皇帝打断,他这才后知后觉,不由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臣在!”户部尚书正是范建,他横跨一步,面色淡然的说道。

“配合刑部,将范思辙带回审问,不得有误!”皇帝喝了一口茶,说道。

“臣领旨!”范建没有任何的反抗。

皇帝斜着一点靠在了椅把上,问道,“昨夜你可见到范思辙?”

“回陛下,臣未曾见到,不只是昨夜,这几日范思辙都不在府上。”范建回答道。

“不在府上?”皇帝皱眉,“这不在府上,你竟然没有任何的怀疑吗?”

“回陛下,前些日子在家中晚宴,臣的家眷都在家中,那一日臣子范思辙便说过要在他在京都城开设的澹泊书局之中居住几日,因为新的书刊需要印制,所以较为繁忙,臣子喜爱经商之道,所以臣也没有太在意,不料竟然做出如此人神共愤之事!罪不可恕!臣一定配合刑部,捉拿臣子,全凭圣上发落!”范建直接跪在了殿上,没有丝毫的护犊之意,更是直接说全凭圣上发落,一副根本不在乎范思辙死活的样子,让旁人都是一惊。

想来这范建范大人可能是因为范闲太过于出色,范思辙死活都无所谓,旁人心底暗笑。

这一次,范家恐怕面临大难!

所有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去看着范建这一家子会面临什么样的遭遇,这可是和三皇子挂钩的事情,要是重罪,三皇子无事,他范建一家可是要背着三皇子的罪。

可是范建的面容之上没有丝毫的惊慌。

皇帝听到如此的话,当然心中有了一笔账,这笔账是台下的人都不知道的。他心中也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立刻说道,“刑部尚书。”

“臣在。”

“立刻捉拿范思辙!”

“臣!”刑部尚书直接跪在了地上,厉声道,“领旨!”

说完,三拜之后,径直走出了大殿。

而二皇子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

“为什么不会有结果?”林婉儿不解,“这么大的事情,闹到了皇帝舅舅的手里,难道他们还敢拖着不办?怎么会一上午都没有一个结果呢?”

“正因为事情大,大到了天上,这才不好办。”范闲笑道,“你知道为什么陈院长会在第一时间,并且是刚好早朝的时候,把密函送入宫中,并且启动监察院密令的通道,跨过了十几层的筛查,直接递到了陛下的面前么?”

“不知道。”三人摇头。

“皇帝陛下心中有一杆称,这一杆秤的倾斜就是如此,这件事情有两个发展的方向,一个方向就是皇室,谁都不会第一时间往这个方向去走,所以第二个方向才是要主动出击,并且立刻去办的方向。”

“咱们家?”范若若果然聪明,她当即说道。

“对,范府。”范闲笑道,“范府就是第一个要抓的方向,而此时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坐在这里喝着茶,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若若不知道,婉儿不知道,姨娘更不知道,而知道的人只有我一个人。”

“因为昨夜,范思辙是被监察院的人带走的,所以他们检查完范府之后,就会进入监察院,而进入监察院,才是重头戏的开始。”

“什么重头戏啊?”范若若惊讶的看着范闲。

范闲会心一笑,正在这个时候,外面的传令高呼。

“刑部尚书大人到!”

几人慌忙站了起来,而此时的刑部官兵,已经进入了范府。

范闲没有丝毫的惊慌,站了起来看着走过来的刑部尚书,鞠躬道,“尚书大人。”

“范夫人,郡主,小范大人。”刑部尚书并没有凶神恶煞的冲了进来,范闲知道这个人虽然有意投靠二皇子,但是他脑子里还是聪明的,现在并没有直接倒戈,而是仍然忠于当今圣上,知道这一点,也是多亏了言冰云的调查。

所以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忠肝义胆的人,范闲才会如此的顺利。

“大人借一步说话……”范闲说着,走了一步,和那刑部尚书走过了小桥,到了另外的一边,“为了昨夜的事情?”

“正是。”刑部尚书看到范闲没有任何假装的意思,便也直接挑明了来意,“圣上已经下旨,彻底搜查范府,捉拿范思辙归案。”

“那我不打扰尚书大人做事。”范闲笑道,“只是你们搜查即可,这三位可不知道昨夜的事情,而且大人在府上不会有结果,昨夜监察院已经将人抓获,但是具体的事情因为避险,我并没有参与,是三处的费介督办的。”

“多谢小范大人!”刑部尚书说道,“我且带人走过场,这范府还是必须要搜查的,况且范思辙的房间或许有些证物,我定然不会惊扰到夫人,还请小范大人帮忙稳住。”

“请便。”范闲伸手。

“多谢。”刑部尚书作礼,转身离开。

看着刑部尚书走开的范闲,明白了自己的想法被印证了。

他想的没有一丁点的错。

陈萍萍之所以一大早就将密函递交到了皇帝陛下的手里是别有用意的,他走的是直接省略过十几道工序检查的监察院密令专道,这条道路是皇帝陛下专门给陈萍萍设立的密道,这条密道的信息传递之快是不可想象的。

曾经有人说过,若是皇帝陛下要杀一个京都城内的贪官污吏,他同时给刑部十三衙门和监察院下旨,十三衙门接到的是圣旨,而给监察院下的是利用通道的密令,那么当十三衙门带着人到贪官污吏的府邸门前之时,监察院烧房子的大火已经灭了,那贪官的坟头草已经齐腰。

虽然是夸张的比喻,但是形容速度非常之快是确实的。

陈萍萍利用这一条暗道,不早不晚的将密函送到了皇帝陛下的手上,就是要让皇帝陛下利用今天的早朝,在二皇子之前公布这件事情,要的就是一个先发制人的作用,果不其然这件事情发挥了他的作用。

陈萍萍这一招不仅是在气势上直接打压了二皇子,还是在权力上让监察院占据了主动,毕竟说白了昨夜晚上范闲不仅和京都守备军发生了冲突,也和二皇子发生了冲突,所以陈萍萍要占据到主动的位置。

而这个主动位置有一个更大的好处,就是给了范建一个信息,这个信息非常的重要,就是告诉范建,他占据了一个主动的位置,那么就说明范建可以无所畏惧的在朝堂上直接将范思辙展露出来,让他们去寻找就行了,因为监察院这个主动的权利,那么范闲对于范思辙的保护定然已经做到了详尽,范建没有理由不相信范闲。

范闲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他的局,那么每一个人的每一步都会在他的掌握之中,到现在为止陈萍萍和范建,不可一世的二皇子,甚至那阴暗之中却又装傻充愣的太子,还有高高在上的庆帝,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既然如此,那就继续回去品茶论道,讲经给三个女人听,也不违一个好事。

范闲坐回了他的座位上,微笑着看着面前三个震惊的女人。

“你确定都安排好了么?”柳如玉还是有些不放心,“他们不会在思辙的屋里搜出什么证据吗?”

“姨娘,你觉得监察院搜过的地方,还有证据吗?”范闲看着柳如玉说道。

是的,范思辙的房间,范闲已经搜过不止一次了,里面能够搜出来的东西几乎都已经全部看过一遍了,但是范闲并不会让他们空手而来空手而归,定然是在里面准备了一些惊喜给刑部尚书大人。

姨娘恍然大悟,她对着范闲点了点头。

“那之后呢?他们会抓到思辙吗?”范若若仍然有些担心的问道。

范闲摇了摇头,“无论范思辙在哪儿,他们都不会找得到,首先进入监察院可能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虽然我是如此的客气,但是监察院的人似乎不会这么客气。”

“况且,此时的范思辙,已经在去北齐的路上了,若是不出意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庆国最北部的地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