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月下封楼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722字
  • 2021-08-29 18:24:22

范闲走过了京都城最静谧的那一条街道之后,并没有选择去往抱月楼,而是选择了回家,回到范尚书府才是他去送行三皇子最重要的一个目的。

借此机会,他才能够断定,他即将做的事情,是往哪一条路走的。

当他看到那灯火通明的府邸,心中开始慌神了。

大门口的家丁面色严峻,刚刚进门的范闲听到了杀猪般的惨叫声,而源头正是那父亲范建的书房位置。

此时的范闲心神不宁,他猜想到了这个结果的那一刻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而他一直都没有想过这个结果真的出现的时候,他会做什么。

而在走过这长长的过道之时,范闲似乎想起了什么,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暗自做下了决定。

痛苦的叫声越来越近,范闲走到后庭院的时候,不光是王启年在,柳如玉和范若若还有自己的妻子林婉儿,她们都在后庭院的凉亭之中,几个人焦急的看着面前的一切,柳如玉更是满面的泪水。

“哥哥!”范若若第一眼就看到了范闲,她立刻拉着林婉儿跑了过去。

柳如玉也跟了过来。

几人面面相觑,还是林婉儿第一个打破了僵硬的场面,“到底是什么回事儿啊相公,这……这父亲大人何至于此?”

“就是啊!这样下去,要出人命了!”柳如玉似乎有些气愤,她看着范闲,一脸的央求。

范闲看着一旁的王启年,原来他并没有把事情都告诉面前的三个人。

叹息了一声,这个事情,只得他来做了。

将事情的始末交代了一遍,范闲彻彻底底的和盘托出,并且将其中涉及到的命案,还有抱月楼其中的私狱只是笼统的交代了一下,并没有详细的说明具体的情况,这是一来免得他们担心,二来是他不确定这些事情是不是范思辙做的,若是旁人做的,那未免有些添油加醋之嫌。

这些事情交代完毕之后,三人的面色之上均是震惊之色,她们似乎根本无法将面前范闲所说的人和范思辙来联想起来。

“抱月楼的事情定然是如此无疑了,并且还可能有很多我没有发现的事情,那些都可能会隐藏在这楼之下。”范闲说道,“而抱月楼的掌柜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范思辙,另一个是我刚刚送回皇宫的三皇子。”

“三皇子?”显然林婉儿也没有想到,可是范闲是不会骗她的,所以她才如此的惊讶,在她的想法之中,那个弟弟平日里也非常的乖巧,怎么会做出如此的事情来?

可是这是真的,没有一个人会活在过去的认知里面。

林婉儿的不理解和柳如玉一样,柳如玉也同样不理解,为什么自己的乖儿子会做出如此恐怖的事情,就算是她一个旁系的皇室都感觉到了胆寒!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超越了所有人的认知。

现在几人看向房间里面,就连柳如玉都没有觉得现在的范建非常过分。

“姨娘……”林婉儿抓着柳如玉的胳膊,她非常的贴心看着柳如玉,生怕她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相反柳如玉的目光则落在了范闲的身上,“闲儿……不……不管怎么样。”

“他终究是我弟弟。”范闲看着柳如玉的脸色,她满目虚弱,可他却不能在这个时候给她什么样的安慰,而是说道,“姨娘,这件事情的处理,我可能只是能够留住他的命。”

柳如玉惊愕的看着范闲,吭哧吭哧的说不出来一句话,最终死死地抓住范闲的手,不再说一句话。

毕竟是这样的事情,毕竟犯了这么大的错,柳如玉也知道,这里是京都城,范闲就算是监察院的提司,不可能把这么大的事情压下来,不要说范闲,就算是户部尚书范建,似乎也没有如此通天的本事。

就在这个时候,里面的声音似乎小了。

范闲看了三人一眼,这才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范建的书房外面,轻轻的扣了扣门,里面传出了冷冷的声音,“进来。”

这才开门走入了房间之中,此时可以看到范建手持家法站在书房的正中央,而范思辙本人则已经异常虚弱的躺在了一旁,他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前的情形,脸上身上的伤痕无数,胳膊甚至已经被打的脱臼,扶都扶不起来。

他的脸上全部是血迹,看来被扇了不少的耳光。

此时的范思辙似乎将所有充满希望的眼神,都看向了范闲。

可是范闲并没有管他,而是直接走向了范建先是一拱手,对范建说道,“父亲大人。”

“交给你了。”范建什么都没有再说,背向范闲。

此时的范闲明白,范思辙彻彻底底的伤了范建的心,这一次,他罪无可赦。

可是终究,那是自己的弟弟,是骨肉相连的弟弟,范建既然把范思辙交给了范闲,他定然是没有任何的后悔,并且也知道范闲肯定也不会直接把范思辙上缴。

这件事情,他不能去做任何的动作,毕竟牵连颇为巨大,一不小心,可能范家的声誉就会就此落败。

他不可能拿着整个家族的名誉和生死陪着范思辙去玩,这一场豪赌,范建终究没有选择下注,而真正要去执子行棋的人,是范闲,这所有的一切都要范闲去掌握了。

范闲点了点头,对范建的背影说道,“是,父亲大人。”

说着他向外面挥了挥手,王启年立刻走到了房间门口,他们看着范闲。

“押出城!”范闲说道。

这句话丢下,范闲看都没有看地上的范思辙,转身向屋外走了出去。此时的他一腔的怒火,但是他不能对院子里面的三个女人发泄,他也不能对已经如此的范思辙发泄,所以他发泄的怒火。

走出了家门的范闲一路之上走到了西区抱月楼所在的地方。

正在这个时候,身旁跑过来了一个人。

范闲看到他就知道这是监察院一处的暗探,当是潜伏在抱月楼附近收集情报的人,他并没有暴露自己,而是直接从范闲身旁跑了过去,这一跑似乎一个趔趄没站稳,当即就要摔倒。

范闲赶忙一手扶了上去,谁料那人怒喝,“啥……啥玩意……你你你,拍我……拍我干哈玩意!”

一身酒气,一罢手,这才站稳,向后走去。

范闲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人,他也不敢招惹这一个喝多了酒的醉汉。

走过之后,手上多了一个纸条。第一时间范闲并没有直接打开它,反而是等了一会儿,直到那纸条在手中有了温度之后,确定周围再没有人了,范闲才将纸条打开。

看着纸条上面的内容,陷入了沉思。

“敌已动,谨慎应对。”

这应该不是一个暗探递给范闲的纸条,范闲能够猜得到,这个纸条背后的人应该就是那个坐在轮椅上却能监察天下的人。

陈萍萍。

此时范闲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多了一双眼睛,那双老奸巨猾的眼睛,那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让范闲非常的不自在。

范闲看了看身后,其实他并不在意眼睛在哪儿,只是他此时觉得,他不应该被这只眼睛盯着,被这只大手掌握着。

也正因为如此,范闲往后面扫视了一眼之后,向抱月楼走了过去。

“让一下啊!你这堵在门口,我们怎么做生意啊?”老妈子显然已经在处理这件事情了,门口的杂乱让几乎所有路过的人和抱月楼之中的客人都围观了过来。

范闲凑到了面前,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他一开始并没有掺和这些事情,反倒是监察院的众人赶紧到了范闲的身侧保护他的安全。

“小娘们儿,叽叽歪歪的跟我说什么?你不接?青楼里面你说你不接?啊?”一个穿着华贵的公子,带着四五个手下站在老妈子的面前,那其中的一个手下手里面抓着一个小姑娘,那小姑娘定然能看出来,是抱月楼里面的人。

按照之前的那个纸条,范闲也能猜得到,面前的这一出戏,就是对方拿出来耽搁时间用的,看来二皇子似乎已经派了人,在楼里面做一些事情,似乎是要清扫干净一些能够影响到自己的罪状。

范闲思索着,想来想去,他只能想到一个有关系的东西。

现在想来,整个抱月楼和二皇子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关联,除了那条北齐内库的暗线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牵扯到二皇子的身上,而这里一旦出了事,被拿出来顶包的人很可能就是自己的弟弟范思辙,看来二皇子是将自己隐藏在了三皇子的身后。

即便深挖,也只能抓到三皇子。

保护的非常好。

范闲笑着,面前这一出戏明显就是在说,二皇子心虚了,他拖延的是什么,范闲不想管,但是现在此时此刻,抱月楼要真正被监察院接手了,你们这些演戏的,还是一边去吧。

“想得美,这件事儿要是这么过去了,小爷的脸往哪儿搁,我告诉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你的抱月楼也别……”那贵公子话还没有说完,一个身影直接挡在了老妈子和他的中间。

身影不是旁人,正是范闲。

看到莫名其妙出现的范闲,前后二人顿时都是一惊,老妈子当然是认识面前的这位‘陈公子’,所以第一时间不敢说话了,她也知道她在做什么,可是后面的人,并不知道范闲,也不知道‘陈公子’是谁,当即有些恼怒。

贵公子直接走上前去,一把手搭在了范闲的肩膀之上,厉声道,“小子,你他奶奶的是什么东西?小爷在做事,你明白吗?还不快滚?!”

因为自己的弟弟范思辙的缘故,范闲已经怒火冲天了,现在的他根本懒得和面前的这些人废话连篇,当即回头,一脚踹在了那贵公子的肚子上,公子一个趔趄没站稳,倒在了地上,气都喘不匀了。

见此情形,监察院众人当然也知道范闲要做什么了,身后潜伏在抱月楼大门口的监察院一处的官差,当即全部出现,一拥而入。

整个一处的人在向抱月楼里面冲到。

范闲则是被身后的大汉抓住了肩膀,一处的人想要上来帮忙,被范闲拦住了。

“你……你你……你是谁!”那躺在地上的贵公子冷声问道。

抓住范闲肩膀的大汉,更是眉目横气,随时可能动手,只要自己主子说话而已。

范闲看着面前的贵公子,问道:“可是京都府尹的公子?”

见对方一句话就道破了自己的身份,那京都府府尹的儿子当即一愣,他皱着眉,仍然强作镇定的喊道,“你知道老子爹是京都府尹,还敢如此猖……猖狂,你是哪儿的衙门,这官差服我怎么没见过?”

“你刚进京不足百日,当然不知道。”范闲冷漠的说道,此时的他脸上一点玩味的兴趣都没有了,对于这一天他准备了太久,他一字一句道,“在这京都城内,还有一个能抓京都府尹的地方,叫。”

“监察院!”

三字一出,群众震慑!

赫然,沐铁拿出一道令牌,厉声道。

“监察院提司在此,封楼!”

周遭一片哗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