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一步震皇子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082字
  • 2021-08-28 19:49:52

冷风似乎透过墙壁吹到了监牢里面。

胜券在握的石青儿看着像是发疯了的范闲,没有说话。

“既然你们的掌柜是范闲,为何还要抓监察院的人呢?”范闲指着一旁的牢房问道。

“他啊。”石青儿瞥了一眼已经虚弱不堪的那个人,这才说道,“本以为他可以为我所用,现在看来,监察院的人真的是油盐不进,我本以为他的骨头很硬,谁知道刚刚不到两个月,就已经成了如此的样子,真是不堪一击。”

“你呢?”石青儿看着范闲,“你以为你能熬多久?”

“我啊。”范闲看着一旁的护卫,“你打算让我出去么?她肯定是拦不住我的。”

“你在做梦。”护卫嗤之以鼻。

“大内禁军三十万,银刀卫实力是最强的,想必你在宫典手下已经待了很久了,也经过很长时间的培训才能出来你这样一个实力到达八品的高手,陛下既然让你跟着三皇子,为什么不好好教导他?”范闲问道。

“你知道的太多了。”护卫手中的长刀抽了出来,“我可以废了你的舌头,让你再也说不出话来。”

“因为你知道,你已经犯了死罪,陛下不可能对三皇子如何,只能杀了你泄愤。”范闲并没有慌乱,而是平静得说道。

护卫的手迟疑了片刻,没有砍向范闲,他的眼神飘忽了片刻,“这种事情,即便是三省六部都不知道的排序,禁军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你对殿下,威胁很大。”护卫说道,“我不打算留着你的命了。”

范闲抬起头说道,“你方才已经错过了你最好的出手机会。”

护卫眉目一紧,长刀直接刺向范闲。

可是这下一刻,时间似乎停止了。

长刀就在范闲的脖颈之前,可是长刀的主人,却再也没有办法杀了范闲,他的手臂已经断了,以一个非常刁钻的角度弯曲到了自己的胯骨位置。

猛然向后一撤,回头看去,根本没有一个人!

他满头大汗,死死得按着自己的右手,大口大口地呼吸着,“谁!出来!”

“你已然是八品了。”范闲坐在原地,“原来实力的差距,竟然还有如此之大,他出手,你仍然看不到。”

“谁!”

无声!

无息!

无论袭击自己的人是谁,护卫都明白了一个道理。

“大宗师!”护卫厉声喝出。

“啊!啊!……”石清儿惊讶的跌倒在了一旁,她惊恐的看着护卫……的身后……她手臂哆哆嗦嗦的指了过去。

黑袍。

黑衣。

一道黑布,遮挡住了眼睛。

护卫感受到对方气息的那一瞬间,左手直接向后扣去。

可是,下一瞬穿破他手臂的是一根漆黑的铁棒。

不可能!

“不可能!”护卫厉声道。

他曾经和大宗师叶流云交手,对方的气息和实力都没有达到如此恐怖的地步,不可能压制到自己根本无法抵抗的地步!这根本不可能!

这不是真的!

护卫的眼神之中充斥着恐惧和不甘,他死命回头,转身看去,茫然道,“你……是谁!”

五竹的平静,超乎任何人的想想,他的铁棒毫无顾忌刺穿了护卫的胸膛,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一句话。

护卫倒在地上的时候,还在抽搐,他伸出手探向五竹,“你……是不……是……大……宗师……”

没有回复。

只有冷漠和肃杀。

所有的人在面对强者的时候,第一时间软弱下来不是因为实力的差距,而是因为对方身上那威严霸气的压迫感,石青儿即便没有学过武,也知道这是一个自己根本惹不起的人。

那可是禁军啊!

京都城之内数一数二的高手啊!

竟然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在这个黑衣人的面前,他甚至连求生的欲望都没有了。

五竹伸出手,将范闲从地上拉了起来,范闲看向地上的石青儿,她似乎已经吓怕了,长裙胡乱瘫在地上,整个身躯卷缩起来,两条洁白的腿紧贴着身体。

“我希望我说什么,你做什么。”范闲道。

石青儿懵了,她不住的点头,抓住范闲的胳膊,“你……你到底……到底是谁。”

“正如你说的那样。”范闲微微一笑,“我就是这京都城……”

石青儿呆住了,随后眼泪如决堤,涌出眼眶。

范闲站了起来,走出了牢房,丢下了一句话,“如果我十步之内没有你,那以后这天下,便没有你了。”

石青儿像狗一样爬了出去,跟上了范闲的脚步。

监察院一处的暗探被关押在最里面的房间,一路之上的护卫在五竹的面前就像是纸一样。

这是范闲的安排,在这种危机的时候,只有五竹叔才能保护他的周全,毕竟他要面对的是整个庆国权力最高顶点,他们手下人的实力不知道是如何强大,但凡有一丁点的疏忽,范闲都可能葬身在这里。

“解开。”范闲说道。

石青儿立刻走上去,将那人松绑。

暗探跪在了地上,虚弱无力,但是他还是能凭借着意识抬起头,看向范闲。

“你……是……”

“监察院提司。”范闲直接拿出了提司腰牌,这块腰牌在监察院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就是这一瞬间,石青儿差点昏厥过去,她万万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人,就是范闲。

“大人!”那暗探似乎竭尽全力喊出了这两个字,“我……我有抱月楼……这一年内……杀人……贪污……勾结……的……证据……”

范闲给暗探吃下了一颗药丸,拍了拍他的背顺了下去,问道,“你叫什么?”

“小的……名……叫……史……阐立……”

身后的叫喊声和杂乱的脚步传来,随着高达的一声大人,面前的史阐立,彻彻底底的昏迷了。

范闲站了起来,对着高达说道,“让监察院的人带他们回去。”

“是!”高达说道,“上方开始动手了。”

“我去看看。”

一把抓起了一旁的石青儿,范闲大步走出了私牢。

他需要调查的事情已经全部调查完毕,最重要的不是谁的罪状,而是背后的人!

范闲的感觉没有错,这件事情,二皇子的布局更加微妙,而范思辙头上的刀,已经架好了!他不能有半点的懈怠,必须第一时间找到他!

可是刚走了三步,两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人留下,你滚。”说话的并不是站着的那位公子,而是他身边的禁卫。

范闲的目光虽然在那位公子的身上,可是禁卫说完话之后,范闲在缓缓地将目光移到了那禁卫的身上,此时的禁卫一脸的傲气凌人,他似乎并不觉得他做出了什么事情,而只是在对一个监察院的人说话而已。

“这是监察院的人犯。”范闲冷冷的看向那禁卫。

而一旁站着的公子,丝毫没有打断双方谈话的意思,他只是默默的在那里站着,看着面前的一切。

“走出去之后是,而走出去之前,不是。”禁卫看着范闲,缓缓的抽出了手中的长剑。

这一句话落地的时候,第一个动的人,并不是范闲,也不是禁卫,而是五竹,可是范闲似乎早就有所预料,他立刻拦住了想要动手的五竹。

他不是怕,他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五竹叔会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反应如此的强烈,很明显他们理应是第一次见面才对,可是现在五竹的反应,丝毫不像是二人第一次见面所能做出来的反应,而更像是一个多年不见的敌人。

范闲当即脑海之中快速的思索了起来。

此人是禁卫,同样也是银刀卫,可是如此行事,显然不是一个禁卫能够做出来的事情,他不过只是保护着三皇子的安全而已,可是现在对方的表现,更像是一个安插在三皇子身旁的人,指示着他做一切事情。

而这个人,和五竹显然有着一些他不知道的过往,按道理来讲,五竹在自己出生的时候就随着自己前往了儋州港,居住一直到自己成年之后来到京都城,这才算完,这一段时间之内,五竹不可能和京都皇城之内的任何人起冲突,那么这一段的恩怨,定然是在自己母亲还活着的时候发生的。

这个人,和后宫有关系。

范闲看着面前的人,“你觉得我走不出去?”

此时的范闲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要拖出水,不介意多面前这人一个,他在范闲的心里,不过是后宫养的一条狗而已。

而且这个人,和自己母亲的死,一定有关系。

既然有关系,这条狗范闲定然不可能放跑了。

“你可以试试。”禁卫长剑到了范闲的面前,剑锋直抵范闲的脖颈。

也就是这一瞬间,五竹动了。

他的速度非常之快,范闲当然知道五竹会做什么,他立刻向后一仰,左脚后移一步,站定身形看着面前的二人,此时的五竹已经利用手中铁棒将对方手中的长剑挑在了空中。

而五竹则是一步走到了范闲的面前,他看着禁卫,一言不发。

禁卫倒是冷冷的一笑,“你……是曾经……”

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忽然震惊的看着五竹,缓缓的笑了出来,“你是叶轻眉身边的那个护卫。”

五竹一愣,抬起了头。

双方似乎在较什么劲,范闲看不出,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冷冷的说道,“叔,你在京都城的事情,别人不能知道。”

说道这里的时候,范闲看向了那个被斗笠照在下面的三皇子,“知道的人,不留活口。”

五竹当然明白了范闲的意思,可是那禁卫却笑了笑,“我乃是皇室禁军,你敢伤我,不怕皇……”

话还没有说完的禁卫,不可置疑的向下看了下去。

五竹的手,非常的快,还没有等那禁卫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漆黑的铁棒已经刺入了对方的腹部,这一刺,二人均没有想到!

禁卫没有想到,三皇子更是没有想到!

“你……真的……敢!”禁卫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如此蔑视皇室,根本不管不顾自己的身份,直接就给他了致命的一击。

五竹的面色之上面无表情,他似乎并没有那种大仇得报的快感,也没有得偿所愿的舒适,反而是恢复了平静,那种他独有的平静,那种平静让范闲思绪更加的纠结。

“你……范闲!”三皇子怒了,这可是他的禁卫,范闲如此杀害了他的禁卫,他怎么可能忍!

这是对于皇室的蔑视,这是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虽然自己从来没出过皇宫,但是现在他依然已经进入了京都城之中,他的所见所闻,都已经对他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影响,他喜欢了走到哪儿都被人俯首称臣的样子,可是现在的范闲无疑给了他一个巨大的反差。

三皇子还未满十岁,范闲当然知道他只是一个傀儡,他并不是一个什么决定性的人,他之所以出现在抱月楼之中不过是在帮二皇子敛财,找他就是因为他现在的年纪,足够蠢,但是身份,又足够唬得住人。

看来二皇子并没有怎么把他这个弟弟,当做自己人。

范闲心中暗自笑了笑,脸上却又表现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说道,“你知道我是范闲?”

“我当然知道!”三皇子愤怒的看着范闲,他一把扯掉了自己头上的斗笠,恶狠狠的目光似乎要把范闲吃掉一般,他攥着粉嫩的拳头,身体阵阵发抖。

范闲看着三皇子的模样,虽然好笑,但是他并没有笑,而是对他说道,“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三皇子歪着头对范闲恶狠狠的说道,“你有资格来质问我?你一个小小的监察院提司,你竟然敢来……”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直接被范闲提着后背拉了起来,对方的身材矮小,只到范闲的腰间,所以被他轻轻松松的提了起来,到了面前,三皇子威风尽失,他根本没有想到范闲会如此对待自己。

他张牙舞爪的想要脱离范闲的掌控,可是范闲并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右手将他的两只手抓住,往背后一放,低声的说道,“三皇子殿下,你可要看清楚了,现在如果把你的尸体放在他旁边,没人想得到是我。”

三皇子震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