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范闲的忌惮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525字
  • 2021-08-28 18:29:44

倒是知道,那个监察院的院长大人啊,可是个姓陈的狠人,听他们说,这个陈院长,就像是黑暗之中的魔鬼,就像是阴影之中的王,是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角色呢。”石清儿面露狐疑之色,又单手收在胸前,面露胆怯之色,“若您是这个人,我还是真的害怕,可是我又听闻陈院长并没有子嗣,而且您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应该……不会……是吧?”

她似乎在求证。

范闲又不是傻子,岂会看不出她在说什么。

整个监察院我石清儿都摸得透透的,你姓陈,想在我面前装什么监察院里面的高管还是省省吧,上至陈萍萍,下至沐铁我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你是哪儿来的我不知道,别装这些。

范闲倒是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和监察院的陈院长并没有什么来往,所以……”

话还没有说完的范闲,忽然脑袋一昏,迷迷糊糊的向后倒了下去。

“陈公子?”看到范闲双眼一闭躺了下去,石清儿倒是笑了笑,站了起来,侧着身子又呼喊了一声,“陈公子?”

看到范闲没有反应,还是不放心的石清儿又推了推范闲,范闲仍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她再次喊了一声,“陈公子?”

没有回复。

石清儿面色大变,她缓缓的站了起来,方才的笑意早就已经消失不见,而此时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和愤恨。

她举起了手旁的茶杯,摔在了地上,气愤不已的她,这才将门打开。

老妈子率先走了进来,她看着已经躺在床上的陈公子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将目光放在了石清儿的脸上,她有些警惕的看着石清儿,低声问道,“这么做没事吗?万一要是掌柜的问起来……”

“掌柜的只是担心此人是否和监察院有关系,可是现在他落在我手里,有关系没关系又能如何?从此这个人,就不会再出现在京都城之内了!”石清儿说话非常的坚定,她似乎已经在心中宣判了范闲的死刑。

转身对着身后的人说道,“把他带下去。”

几个打手一样的人这才走了过来,三两下架起了范闲,这就带了出去。

“旁边的那二人如何处置?”老妈子问道。

“杀了便是。”石清儿冷漠的对身后剩下的打手挥了挥手。

下方的人立刻走了出去,石清儿站在房间里面,“我不管他到底是谁,他终究都要死在我的手里!”

冷漠的声音,回荡在房间之中,忽然急匆匆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石清儿皱着眉回头看了过去,那几个打手其中的一个的跑了回来,对石清儿说道,“掌柜的,那二人已经不见了!”

石清儿一皱眉,也不说其他,直接从房间之中走了出去.

范闲眯着眼睛,没有睁开,周围的两个人架着他向前走,已经从抱月楼的暗道进入了私狱。

石清儿的迷药在范闲面前就像是小孩玩的东西一样,并没有任何的效用,反而是让范闲知道了石清儿的用意,既然对方想要出这么一招,范闲当然直接将计就计。

毕竟范闲已经猜到了石清儿对于自己的杀意、

过道并不是非常的狭窄,确实和高达所说的一样,可以有三个人并排通行。

范闲一路看来,这路上确实有许许多多的尸体,全部关押的都是男人,这里的男人似乎已经苦不堪言了,身上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他们都在被极度的摧残着。

范闲一路看了过来,尸横无数,这里根本就没有安排给人吃饭的东西,也没有巡查的狱卒,就只有几个人进来将你关在里面,就任你随意生死了。

到了最后的牢狱之中,范闲被直接丢了进去。

他们将大牢锁好,范闲这才缓缓地坐起来,他按着头,似乎刚刚苏醒的样子,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他们虽然看到范闲醒来了,也没有管他,直接掉头就走了。

看着二人离去,范闲不觉得奇怪,并且直接安稳的坐在地上,等待着石清儿的到来,在他心中的那个计划依然紧密的展开了。

……

过了约么半个时辰,一串脚步声传了过来,范闲侧耳倾听,能够听到一个实力强劲的人,还有一个基本不会什么武功的人。

微微一笑看去,不是旁人,正是石青儿,而她的身侧还站着一个人。

石清儿冷漠的笑了笑,面对着范闲,她冷哼了一声,“死到临头了,你还能笑得出来,陈公子,有意思得很呐。”

直接将牢笼打开,石青儿将长裙一摆,蹲在了范闲的面前,“说吧,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重要嘛?”范闲问道,“告诉你我是谁,你能把我放走?还是说,你现在就敢杀了我?”

“不不不。”石青儿胸有成竹的笑道,“我不会杀了你,你说得对,你是谁根本不重要,因为你会在这个牢里长久的住下去,没有一个人来救你。就是因为你,我被掌柜的打,被掌柜的骂,这一切,我都要你用命来偿还!”

“我不会急着杀你,我要慢慢地折磨你,一寸一寸的把你身上的肉割下来喂狗,让蛆虫和老鼠啃食你的身体,我保证,你至少还有一年的命。”

范闲审视了一下信誓旦旦的石青儿,女人总是记仇的,不过他并不担心面前的女人记仇发,反而语气平静得问道,“我以为你就是掌柜的了,看来你背后还有人啊。”

“哈哈哈哈。”石青儿笑的很妖娆,将手轻柔地划过范闲的下颚,挑衅道,“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来抱月楼作威作福,还敢假冒监察院的人,你知道我们的掌柜是谁吗?”

范闲眯着眼睛,“是谁啊?”

“是天。”石青儿说道,“是这京都城最大的天。”

“庆国的皇帝?”范闲不解。

“哈哈哈哈,对于官员来说,皇帝自然是最大的,可是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对于京都城的百姓来说,最大的是监察院,京都府衙门抓人都要将证据,可是监察院说杀了你,就可以杀了你,说杀你全家,狗都跑不出去。”石青儿说道。

“你的掌柜,是监察院的人?”

“监察院一处主办,掌管京都城内全部事宜,现监察院提司大人,范闲!”石青儿自信道,“二掌柜的,则是这当朝皇子!”

“又何必和他说这么多。”一旁那功力深厚的人冷漠得说道。

这一刻,范闲怔住了。

他几乎明白了一切!

因为这个声音,他确确实实听过。

就是那个少年身边的护卫!

再看面前的人,银盔银甲,配有弯刀,腰间挂着一块皇宫的令牌。

二掌柜的……是皇子!

三皇子!

那个九岁的皇子!

范闲满脸狰狞!

这就是整个布局么?这就是陈萍萍一直没有出面的理由?

“哈哈哈……哈哈哈哈!”范闲大笑着说道,“好计谋!好算计!”

这抱月楼的掌柜,果然好算计!

李承泽!

真正在抱月楼担当掌柜的人,并非是范闲,而是他的弟弟,范思辙!

……

抱月楼的外面仍然是一片的祥和,欢闹声此起彼伏,大家伙仍然都在开心的转悠在四周,有吃有喝,又玩又闹。

欢声笑语在抱月楼的前方,没有人知道这里即将发生什么事情。

王启年和邓子越站在不远处的茶摊,手底下的人都已经潜伏在了周围。

“王大人,您觉得今日大人会怎么做啊?”邓子越问道。

王启年论年长当然是比邓子越要大的多,况且王启年和范闲的关系可是非常的不一般,再加上在监察院一处任职的职位就是主办的协查,这可比自己这出使的职位大了很多,所以邓子越尊称一声王大人也是无可厚非的。

回过头来的王启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看范大人的意思,今日这抱月楼恐怕是凶多吉少,据我对范大人的了解,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如此孤身犯险的。”

说到这里,王启年想起了曾经在从南庆向北齐走的路上,范闲担任南庆使团的领队之时,做出来让肖恩被劫走的样子,此时此刻的计策于那一次并没有什么区别,仍然是以身犯险,仍然是瞒天过海,仍然是如此以一个人的生命为诱饵,引出旁边的众人。

他塑造的这一个陈公子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也只有这个陈公子有如此大的疑云密布,让抱月楼的人全部暴露出来,都想要知道他是谁。

所以范闲在之前和抱月楼的交涉之中,故布疑阵,让对方感觉自己非常的可疑,并且还撒泼打诨,不仅是赎走了一个头牌,还惹是生非,带走了对方的人。

这一系列给抱月楼造成的想法就是这个人一定是哪个方面派来的人,这样抱月楼就会开始针对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陈公子,展开一定的调查,可是调查调查他们会渐渐发现根本没什么可以调查的,不仅如此,自己派出去的人都像是进入汪洋大海之中的沙粒,根本看不到回头。

这无疑是让抱月楼里面的人变得暴躁和不安了起来,这是范闲的技巧,也是唯有他会的技巧,毕竟这样的办法不是现在的人能够想得出来的,他们即使再攻于心计也要遵循三教九流,也要遵守这个时代的法则,可是范闲不需要,他所要做的就是这样的让人捉摸不透,让人大惊失色,让人出乎意料。

在这个技巧的运营之下,抱月楼最终必须要把范闲控制在自己的手中,因为范闲已经触碰到了他们最敏感的那条神经。

监察院!

之所以对监察院敏感,就是因为这个机构的特殊,抱月楼纵使再如何强大,它都不可能把人渗透到监察院的里面,而且无论是谁,只要是在京都城之中,最惧怕的,都应该是监察院。

可是范闲这一次,似乎有所忌惮,之所以要考虑整整一个晚上的原因,并不是这些事情,而是抱月楼背后的老板,既然能够牵扯这一切的事情到自己的身上,并且能够让这些人相信,想来这个人一定是和自己有联系的,他现在还能稳稳的坐在地牢里面的原因也是这个,他需要证实!

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马虎,都可以推测,都可以按照自己的设计和计划,一步一步的下棋,他不在乎局里面任何一个人的死活,他在乎的只有这一个人,到底是谁!

唯独这一个人他不可以马虎一丁点,他也不会去马虎,他必须亲眼看到他,才能安排后面的事情。

范思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