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皇子对峙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896字
  • 2021-08-02 16:03:26

陈萍萍看着面前的两个皇室子弟,在他的眼中对方做出的这些事情和显得滔天的计谋,都不可掩盖发出一阵稚嫩的气息,目光轻轻瞟过二人,似乎在他看来,这两个人的想法,早已经暴露在那双如同深渊的眸子里,像是个笑话。

想必身边庆帝陛下的想法,也是一样的。

“昨日朕收到了一份举证。”庆帝忽然说道。

二皇子的面色竟要比太子还平静。

这个房间里面的两个长辈都已经知道剧本的走向了,现在看的莫不过就是二人这场戏怎么演。

“陈院长,你来说吧。”庆帝道。

陈萍萍一笑,“是,陛下。”

随后面色正视前方的二人,轻声道,“虎卫表明袭击使团的人是谢必安,此人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方才陛下所说的举证,乃是在使团被袭击之时,个中士卒身上发现的一些证据,又有举者亲笔书信,上文书明确,谢必安受人指使,做了这件事。”

“后经过监察院调查谢必安在京都城内的住所,找到了许多的东西,其中有一副字画。”陈萍萍从背后将字画拿了出来,展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也就是这张字画出现之后,太子的脸色大变。

“画?”庆帝问道。

“回父皇陛下,此乃是眉山落红图,前朝著名的画作,出自东夷巨匠之手,价值黄金万两。”二皇子抢先一步回答道,眉宇飘忽了几下,轻声道,“根据儿臣了解,之前见到过一次这幅画,是在宫典大人的府上,不过那是很早的一件事了。至于为何会在谢必安的家中,这一点还确实不清楚。”

“谢必安是你的门客,你不清楚?”庆帝问道。

“回禀父皇,谢必安自然是我的门客无疑,可是他的行踪儿臣并非是时时刻刻掌握的,现在根据举者书文,显然是有人抓准了他的贪念在做一些勾当,这种事情,即便是儿臣,也防不胜防。”二皇子赶忙解释道。

陈萍萍当然知道他想表达的意思,但是陛下不发话,他也懒得去陪这父子三人继续演戏,乖坐在一旁,吃瓜看戏。

“既然在宫典的手上见过这幅画,将他宣来。”庆帝道。

候公公疾步跑了出去,过了半晌,一身盔甲的宫典快步走入,跪在地上。

庆帝使了个眼色,让宫典去看,转头看去的宫典一副平然之色,禀报道,“启禀圣上,此画是两年前太子殿下赠与卑职,卑职还当面和太子殿下做了解释,旁人谣传卑职喜爱字画书法,其实卑职对此一窍不通,所以还给了太子殿下。”

“是么?”庆帝看向太子。

饶了一个大圈,二皇子也算是平稳过度,将手中那危险的火炬具有史诗感的传递到了太子的手上,太子接过火炬,满脸愕然的看着自己的父皇陛下,一时语塞,只得安分的点点头,“是的。”

“所以在谢必安的房间里面发现的那幅画,也是殿下转赠的?”二皇子忽然一句添油加醋道,“看来殿下对我手下的人喜爱之物还是了解颇深,我只是听闻他和我探讨几句,我对书画之物也没用什么研究,所以并没有关切太深。”

太子现在已经明白了二皇子的意思,这就是设下了一个套让自己往里钻,他没有任何准备,如今骑虎难下,眼神略带委屈的看向自己的父亲,跪着往前走了几步,大声道,“父皇!儿臣根本没有送过什么字画给那谢必安,儿臣和他并无交集!倒是这件事本部就应该是二哥所要操心的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谢必安是你的门客,难不成他还会听我的?”

这句话说完太子就发现不对劲了,还想弥补的时候,被二皇子率先一步。

“殿下也知道是门客而已,并非是我的心腹,他有什么问题,我自然是不知情,并且这件事情影响重大,若是我亲自计划这件事情,我会用谢必安吗?”二皇子道,“我与范闲相交甚欢,一见如故,亲如手足,难不成还会加害与他?”

“当然是他在北齐调查出了诸多不利于你的事情,这些证据如若是带到京都城内,你必然万劫不复!”太子冷冷的看向了二皇子,“我记得,在上京城,也是有我们内库的银号吧?”

等的就是这一句!

二皇子跪在地上,脸埋在下方,谁都没有看到那充满弧度的笑容,是多么的灿烂。

“内库一直是长公主殿下执掌,儿臣怎么会动用里面的东西,莫非……”二皇子抬起头,看向了太子。

太子忽然,一身冷汗。

这句话将长公主直接带入了坑里面。

内库的银子去哪儿,庆帝手里都有一笔账,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皇子世子都在瓜分里面的油水?说法很重要,自己如此将长公主直接带进来,确实做的欠考虑,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他只能想办法挽回。

二皇子等的就是这个契机,他可以做到的更多,比如将长公主归属到太子阵营里面,这样才能将自己摘得干净,并且在父皇眼里坐实,这样他就可以高枕无忧,就会有更大的空间来运筹帷幄。索性直言道,“父皇陛下,儿臣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并且谁都知道长公主和儿臣并无交集,内库的事情,儿臣更是无法染指,也不知道北齐内库的问题。”

庆帝的眼神再次放到了太子的身上。

太子汗颜,跪在地上发疯般思考着如何回应,可是迟迟没有说话。

庆帝站了起来,打开了观潮亭的门,背着手淡漠道,“拿出来吧。”

陈萍萍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一张信笺拿了出来,向前滑动轮椅,交了过去。

太子接过信笺,阅读了起来。

里面不仅有太子令谢必安如何截杀范闲,如何威胁范闲,并且将谢必安如何调动私军的办法,写的清清楚楚。

太子跪着爬到了庆帝的身后,“父皇!父皇!儿臣是被陷害了!有人图谋不轨!”

稚嫩。

陈萍萍不知道为什么太子会想到祈求这样的办法,他只是平静的看着。

“父皇!”二皇子插嘴道,“仅凭借一封信笺,就断定太子殿下如此行径,确实也太过武断了,谢必安做出这样的事情虽然出乎儿臣意料,但是他这个人儿臣还是了解的,心性极高,不是轻易可以驯服的,这里面可能有些隐情,还需要调查。”

太子看向二皇子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利剑。

“出去吧。”庆帝冷漠得说道。

这句话宣告太子落败。

“儿臣告退。”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二皇子是获胜的一方,他推着陈萍萍的轮椅,走出了御书房。

而御书房之中,只剩下了庆帝和太子二人。

“父皇!”太子悲愤道,“儿臣不解!”

“不解?”庆帝冷哼了一声,“你不解之事多如牛毛,要朕给你解释?”

太子深吸了口气,“儿臣在东宫之中居住一月之久,到现在……”

“你的眼界,只是东宫罢了!”庆帝勃然大怒,他威严无比的目光凝视着太子,“你居然还有脸来问朕!这天下是你的东宫?还是这庆国!”

太子愕然。

出了天大的事情,你一个太子居然只在东宫之中养尊处优?

别人准备了许久来陷害你的事情,你居然整整一日不曾而知?

事情砸到了你的头上,你居然只会哭喊父皇!

“滚吧。”庆帝冷漠的说道。

…………

天大的消息像是纸里面的火。

包也包不住,索性就放开。

第一件事情,太子莫名其妙被禁足,时长达到六个月之久,这件事情可谓是轰动一时,满堂朝臣纷纷不解太子殿下和使团被截杀有什么关系,后来索性有人放出话来,是在御书房商讨此事的时候,太子出言有误,酿成祸事,才导致禁足事件。

当然也只有范闲和坐在他面前的范若若知道,太子被二皇子成功构陷,起码在这一局,他输得彻彻底底。

第二件事也不难理解,那就是范闲加官进爵的事儿,这件事情其实也很好理解,整个北齐过程就是范闲的升官之路,任务也完成的非常完美,并且将言冰云也接了回来,算是大功一件,皇帝也没吝啬,直接封了良田、美玉、珠宝、黄金等各种各样的赏赐,再加上男爵的称号,基本上算是坐着火箭攀升了。

朝中人也明白的很,这男爵一加上,显然太学奉正这个噱头就稍显低下了很多,恐怕是皇帝要等范闲病好了之后,直接再来一把提携,这件事情才算是圆满。

第三件事,庆帝赐婚,二皇子与京都守备叶重之女,叶灵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