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袭击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609字
  • 2021-08-24 11:08:12

范闲看着桑文,他一言不发,是在试探。

可是桑文的表情根本不像是能装出来的,范闲隐隐透过纱衣向里面看去,她的膝盖,大腿,胳膊之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

这些新旧不一的伤痕都不是一时半会儿伪装出来的,应该是日积月累所致。

范闲欣喜这桑文很可能是自己打开抱月楼缺口的一个捷径,他深吸了一口气,连忙上前,将桑文搀扶了起来,“你莫慌,什么事情,说来听听。”

桑文这就差点要哭出来了,她死死的抓着范闲的胳膊,似乎这个机会会立刻从自己的身旁溜走一般,她不愿意放手,她也不能放手!

坐在了床上之后,桑文这才说道,“小女子名叫桑文,原本是流晶河畔醉仙居的乐师,后来……您也知道。”

范闲点了点头,拿起了茶杯饮了一口这才继续听到。

“后来在抱月楼初成的时候,这里的掌柜大肆从流晶河畔挖人,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以前的孙掌柜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然后连同我在内许多人的身契就被这抱月楼拿了过来,我就成了抱月楼的人了。”桑文说着,满面梨花带雨,显得委屈。

范闲明白桑文说的事情,抱月楼想要开门做生意,自然是要委屈了别家的营生,现在范闲对于抱月楼的后台了解的并不是很明白,所以他也推测不出来是什么情况。

“抱月楼的老板是谁?”范闲问道,

桑文思索了一下,“每一次进来都是从北边的侧门进入抱月楼的,我有几次都恰巧看到了那副轿子,轿子上面并没有标识,看不出来是哪户人家,哪个身份的人,倒是抬轿的人穿着不像是一般的家丁,应当是皇宫贵族里面的人。”

范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这掌事儿的是谁?”

“掌事儿的有三个,还都是姑娘,不过前些日子里面一个掌事儿的死了,死的不明不白的。”只见桑文叹息了一声,“说起来,死人这种事情在这也已经见怪不怪了,抱月楼从我进入直到现在,死了不知道有多少人了,这里面人命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还剩下两个掌事儿,一个姓袁,应当是我们京都城的人士,以前在流晶河畔也见过她,另一个姓石,年纪不是很大,但是为人狠毒,手段也非常的毒辣,手下有一票人,专干杀人放火的勾当。”桑文说道。

姓袁?范闲当即会意,流晶河畔姓袁的掌柜就那么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靖王世子李弘成的手下袁梦,以前还是打过几次照面的,后来范闲从北齐回来,和靖王世子还有二皇子彻底划清界限之后,就再没有见过这个人了,想不到此人现在就在抱月楼之中。

“姑娘心思缜密,可以为我做事了。”范闲笑了笑,他很难见到一个女子能够有如此的观察力和记忆力,桑文是一个不错的人选,毕竟现在监察院范闲手下的人还是太少了,他点了点头,“放心吧,这几日之内,我就帮你赎身。”

听到了范闲这句话,桑文大喜所望,这就要跪下再次道谢,而范闲这是一把抓住了桑文,“且不必如此,我来问你一件事。”

“大人但说无妨。”桑文既然已经收到了范闲的承诺,自认这条命就是范闲的了,他想说什么,自己根本没有多想,一定会去做的,这才直接说道。

“你可愿意进入我监察院?”范闲一挑眉。

桑文大惊,连忙转为喜色,“若是大人不介意,小女子为大人肝脑涂地,以示衷心。”

“好。”范闲微微一笑,这才站起身来。

按道理来说,现在的范闲应该是危险重重才对,可是他不仅丝毫没有任何的担忧,反而在桑文出现之后,更加稳重了起来。

此时的他断定了一件事情。

抱月楼如此目无法纪,在背后的人一定是监察院里面至少是主办位置上的人,而且现在他掌握的信息来看,背后的老板应该不只是一个。因为掌事儿的安排三个人,那么最多一人只能代替两个老板,既然死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所有背后至少是两个掌柜的在运营这件事情。

想来其中的一个人,应该是二皇子或者是李弘成无二,毕竟袁梦这个人的出现,就意味着抱月楼和靖王世子李弘成脱不了干系,再想来就是监察院内部的事情,这一个主办的位置,思前想后范闲也不知道是谁。

首先言冰云和费介是一定排除在外的,费介不是一个二皇子或者一个靖王世子能够请得动的人,况且如此贪赃枉法,视人命于无物的事情,自己的老师可是做不出来的。而言冰云如若做了这件事情,那么肯定自己知道的会比二皇子或者靖王世子要早得多。

到底是谁,范闲现在还不想去琢磨得清楚,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范闲就没有了后退的余地,要打就要打得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自己直接跳出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

想到这里,范闲直接向外走去,一脚将门踹开了。

老妈子不在这一层,但是这一层的人还是比较多的,当看到范闲从大房之中出来,这里的姑娘也都知道这人不是一般人,能住的了这个房子的人,起码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所以当即下楼去叫老妈子。

而范闲则是晃晃悠悠走了出来,桑文赶忙跟了出来,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这不是桑文?”

“正是啊!”

“小子,你在这儿干嘛呢!”

几声胡乱的叫喊声吼了过来,四五个人瞬间将范闲和桑文围了起来。

看到桑文这般模样,为首的大汉有些慌神儿,“你哭了?”

桑文别过脸去,不想搭理这些人。

显然,这些人应该是桑文牡丹花下的鬼,今日看见桑文受辱,范闲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是些麻烦人啊。

“动手!”怒喝声一响,七八个手掌,就已经拍了过来。

范闲当然轻巧地躲开了对方的攻击,虽然对方人多势众,可是终究都是四品多的水平,哪里能够得上成为范闲的对手,范闲纵身一跃而起,带着桑文就跳出了对方的攻势之中。

向后退了三步的范闲,左手轻柔地将桑文推到了一旁,右手则异常敏捷的向前一顶,正好顶在来人的左手胳肢窝。

对方身材及其壮硕,这一劈砍之下看似瘦弱的范闲就这要交代在这里,可是范闲的身形向下一压之后,这一顶,力达千金,竟是直接将这个大汉顶了个人仰马翻,这第一个大汉就此倒在了地上,疼痛的叫喊了起来。

第二个大汉没有丝毫的迟疑,对着范闲右拳直挥而来,范闲反应相当的迅速,这一拳的力道十足,如若是中了,自己定然吃瘪,可是他的速度对于范闲来说,太慢了。

范闲大步向前一迈,原本下潜的身形,再次降低,这就拉伸了对方拳到自己身体的距离,后脚一踹地面,整个人自下而上,从正面向后一个空翻,左手向背身一压,单手按到了那大汉的背上,灵巧的范闲直接站在了大汉双肩。

大汉哪儿见过这招式,当即一个列前,往前走了三步,范闲没有管他,双脚发力,腾空而起,左右腿同时拉弓,一个双腿的回旋踢,将最后的两个大汉直接放倒!

再次回头看向身后的大汉之时,那大汉已经傻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老妈子才带着人走上楼梯来。张牙舞爪的叫喊着,“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此行凶!”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抱月楼!”一个冷漠的声音传出,也就在这个时候,下方传来了恭敬的声音。

“大当家。”

“大当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