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公子,我们私下聊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692字
  • 2021-08-21 22:37:28

范闲并没有掺和竞价的事情,这种出风头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就好了,他需要的是一些更多的线索。

丢下了两个陪伴了他两次的姑娘,叫老鸨安排了一个房间。

“公子,想要个什么样的姑娘啊?”老鸨问道。

“除了头牌之外最好的姑娘。”范闲说道。

“好咧,公子稍等,一会儿就来。”老鸨说着退出了房间。

范闲一个人在这个硕大的屋子里面,细心看了去,这屋子算不上最顶级的豪华房间,但是较比流晶河畔的那些地方,可算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三门三房不说,中间的屏风隔断做的也是非常考究,山水肆意,颇有望看风月之感,就算是不懂这些文绉绉东西的粗大款来了,也会不忍破坏。

再看床榻,那可是纱帘包裹,绫罗镶嵌,锦缎环绕,每一寸每一饰的料子都是上好的染缎房里的上品,看来这抱月楼幕后的老板,对这里可是下了苦功夫了,定不是一般人。

再看食盒之中的瓜果,竟少有庆国土生土长的东西,要不是北齐才能吃到的蜜瓜、葡萄干。要不就是其他国家的海树果、香梨这种进贡的时候才能看到的东西,而就算是零星不多的庆国产物,也基本都来自江南。

这个地方对于范闲来说是非常敏感的,他知道明家的根基就在江南,所以他每每遇到有关于江南的东西,都是要留心的,这抱月楼和江南的关系,通过这么一盘水果,显然已经进了范闲的眼中。看来这抱月楼的主人,和江南的关系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才仅仅是一个房间,如果每个房间都是这般陈设,那光是水果,就价格不菲了。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范闲转头看了过去,这才看到一个倩影,他轻轻的嗯了一声,倩影攒动,这才推门走了进来。

“公子。”少女媚色显露,娇柔的身躯微微一弯,这一颦一笑之间带给人十分较弱的保护之欲,再加上落腰的长发,举手投足之中就让人想要扑上去将其抱在怀中。

少女赤足进入,皙白的皮肤在烛光的照射下显得红玉动人,脚腕上面有一个类似花环的东西,走起路来叮铃作响,无疑为现在这弥漫着暧昧气息的房间增添了几分情趣。

少女的气质和司理理不同,少了那份傲人的气息,则是多了一份妖娆在其中,这没有一个男子能受得了如此可人的尤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况且还是以这样的身份。

不过范闲可是一个例外,毕竟家中的那一位比面前这个强的太多,况且他并不是一个沉迷美色的人,他来此抱月楼的目的就是试探,当然不会做出出阁的事情,所以此时的范闲稳坐床榻,看着少女,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公子,小女子名为妍儿。”那妍儿仍然低着头,并没有改变姿势,惹人怜爱的招数,范闲并不吃这一套,他点了点头。

妍儿就站在那里,她心理也犯嘀咕,这今天的客人怎么这么奇怪,平时那些人猴急猴急的,她还没有说话就已经又搂又抱上来了,她也就逆来顺受,毕竟能消费的起她一夜春宵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和好招呼的人,所以她也不敢做什么。

第一次遇到范闲这样的客人,她竟然也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的范闲,思来想去,这才去找了几个亮着烛台的地方,将蜡烛全部熄灭了,点燃了香炉旁边的香料之后,只留下了范闲身旁那幽暗的烛光,

蜡烛蒙在一个烛罩之中,映出了漫天的星光点点,很有意境。

妍儿乖巧的坐到了范闲的身旁,她轻柔的手正要搭向范闲的肩膀,可是对方一个健步站了起来,站到了床的旁边,范闲看着妍儿,忽然向前一探,这一动作速度极快,范闲单手顶着床框,中间呈出来一个坏,而妍儿,这就是在这坏之中,只要范闲轻轻向前一寸,二人的肌肤就会接触。

可是范闲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妍儿不慌不忙的看着范闲,面容之中露出了些许的羞涩,她侧颜低着头,娇羞道,“公子你这是做什么,别样的乐趣吗?”

“说吧,什么目的?”范闲看着妍儿,目光没有一丝躲闪。

范闲是什么人?是一个从小在药罐子里面泡出来的人,想要在范闲面前玩毒,不被他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一进入房间的第一件事情,范闲其实就在察觉了。

这个房间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关于毒的迹象,可是范闲的嗅觉非常的敏锐,他进入房间就感觉到了一股香料存在,这股香料并不是一种寻常的香料,而且产地不是庆国,若不是老师费介经常云游四方,他也不至于会见过这个东西。

这个香料的特殊在于它不点燃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问题,谁也看不出来它的作用,而只要是点燃了之后,这香就会有异样,先是让人神志不清,甚至会出现幻觉,之后就是昏迷不醒。

香还没有点燃的时候,范闲已经调配好了对抗的药物,这香料虽然罕见,但是功效并没有多么的强大,更是对于范闲这样的人来说,服用了抵抗的药物之后,这香料其实也就没什么用了。

范闲对于这些迷魂的药,吃了不知道有多少,早就有了抵抗的效果,现在这般,稳稳的坐在这里,让妍儿更是意想不到。

妍儿看着范闲,面容之色丝毫没有任何的改变,若不是范闲亲眼看到她点了这根香,就会被她骗过去了,这女子伪装的能力丝毫不差司理理。为了以防万一,范闲第二部就是直接用手将妍儿逼退到了床的旁边。

妍儿从容淡定的程度,已经完全表明了她是一个有实力在身的人,至少五品的实力,范闲的速度非常的快,若是一般醉酒的客人来此一招,当然不会注意到妍儿从容的步伐,还有快速向后退的身形。

可是范闲注意到了,范闲也就是为了这么一试,才有这般行径。

“公子……你……你在说什么?”睁着她天真可爱的眼睛,妍儿惊讶的看着范闲,眸子里透露出来的天真烂漫,可能丝毫让人联想不到是要来做什么的。

“我问你,是给你机会活下去,我如果不问你,把现在房间里面和房门外面的人叫进来,你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因为你知道的,他们也知道。”范闲将脸贴到了妍儿的耳畔,轻声的说道。

妍儿听完了这句话,面色果然一变,她的声音也从方才那细软柔弱的声音,变得不再伪装,轻声道,“公子果然好手段,让妍儿刮目相看。”

“你什么目的,说吧。”范闲冷笑道。

“公子唐突而来,张口就是头牌,这一夜一千两银子的客人,当然要小心了,若是别家做生意的人找上门来,做一些不好的事情,妍儿还不能力求自保了么?”妍儿一字一句悄声的说道,随后抬起头看着范闲,“公子,你说是么?”

这是一个不错的借口,但是范闲并不相信,他笑了笑,“你继续跟我打这些没有用的呛,我真的有可能杀了你。”

范闲右腿向床榻上一抬,靴子里面的匕首露出了一个刀把,这是示威,范闲虽然不会杀她,但是一定要吓唬住她,气势上赢了,那才能真正的镇住这个妍儿。

妍儿吞了吞口水,人不会不怕死,她并不是什么死士,更不是什么他国的暗探,只是为了生存,有口饭吃而已,所以看到范闲如此的样子,当即也不敢和范闲继续来硬的了,赶紧怀抱住范闲,叫道,“哎呦公子,你做什么啊。”

她的声音极大,这是一个保命的措施,也是在一定程度上和范闲达成了共识,接着一转身立刻将范闲压在了床上,身形一侧,左腿压住了范闲的匕首,做好了所有的防备之后,才低声的说道,“公子莫急,我们私下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