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桑文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087字
  • 2021-08-20 23:41:54

这种事情,皇帝说告一段落了,那就告一段落了。

今日的范闲起了个大早,倒不是监察院有事,而是后花园有事。

昨日下午吃饭的时候,一道圣旨突然到了范府。

这一次户部赈灾有功,以范建为首的计划,在林若甫丞相的督办之下,解决了三万多口灾民的口粮问题,实在是天大的功绩,因此户部侍郎范建提升为户部尚书,立尚书府,增设门头。

封银子、头衔又是一大堆,而范闲似乎对这些确实没有什么兴趣,而是对自己的后院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里本来是柳如玉打算兴建一些观赏性的建筑,可是硬生生被范闲软磨硬泡了过来,倒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一个茅草屋。

“叔,就一个茅草屋?”范闲看着面前起码五百平的空地中间一个孤零零的茅草屋问道,“真的……不弄点别的?”

从尚书府出行到这里,步行也要将近小半个时辰,有林荫绿树还有洞庭花园,但即便如此,也太光秃秃的了,谁料五竹只是点了点头,“如此便可。”

“我还是……找人给你种点树吧。”范闲道。

“也好。”五竹平静的对着那空地,似乎他能看到一样。

“再修个庭院吧。”范闲试探性的问道。

“也好。”五竹道。

“再弄几个小鸡仔陶冶一下情操?”范闲用手圈了圈可以被院子笼罩起来的空地,“这里还大得很,还可以再弄点小木头块,种点别的蔬菜之类的……”

“我记得北齐苦荷的小徒弟也是这样。”五竹说道。

“叔我去忙了,再见!”范闲落荒而逃。

五竹的事情算是安定下来,范闲找了几个工匠入了尚书府后院,这些人还是比较靠谱的,监察院都调查过,算是知根知底没什么问题,当然五竹也不可能和他们见面,只是为了万无一失罢了。

高达在院子里坐着,看到范闲的时候站了起来,迎面走来。

“大人。”高达低声的说道。

范闲知道高达有事儿,点了点头,带着高达进入了自己上班儿路上用的轿子里面,驾马车的也是虎卫,扬鞭之后,二人在车上开始交谈了起来。

“基本上已经有眉目了,最大的一条线,就在抱月楼里面。”高达说道,“北齐内库进入京都城之后,一石居的现在已经滞留,并且随着一石居出售,现在全部的银子都进入了抱月楼之中,而且他们似乎并不担心什么,有些明目张胆。”

“前几日大理寺的人也是这样明目张胆的。”范闲的言下之意很明确,在我面前装逼者,只有死路一条。

高达说道,“大人,这条线索不放的话,我建议我可以继续跟进,但是我们出面的话,若是……”

“我明白。”范闲说道。

他们是虎卫,即便是帮助自己做事,但是根儿上还是陛下的人,对于这些朝野之事,他们出现的次数当然是越少越好,若是让陛下发现了虎卫在替自己打工,即便范闲没事儿,高达等人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春闱的事情做的就很好,你们故意让开了一条路,让那杀手进入,到最后也没有任何人发现你们的身影,在京都城之内不比北齐上京城,凡事儿都要小心为上。”范闲道。

高达点了点头。

范闲踏步入监察院的时候,王启年咧个大嘴在一旁惊讶着。

“吃屎了?”范闲问道。

“不是啊大人,影子受伤了。”王启年说道。

范闲惊讶地看着王启年,“影子受伤和你吃什么有关系?”

“大人,我没吃东西。”王启年撇了撇嘴,“影子受了重伤,像是被高手打的。”

当然是五竹干的,影子也是吃饱了撑的去和五竹打架,范闲懒得搭理他,不过想了想,转头看着王启年,“会不会暴露什么?”

王启年深思熟虑了片刻,摇了摇头,“不会,也就我知道这件事情,还是因为天没亮的时候,影子遇到了我,其他的人不可能知道的。”

范闲平静的看着王启年,片刻之后才长出了一口气,“抱月楼那边有进展了。”

……

对于抱月楼的姑娘们来讲,每日都似乎是一样的,起床,梳妆打扮,吃饭喝水,然后就开始陪客人,一晚上过后,喝的昏天黑地,就此睡了,第二日又是一样的流程。

日复一日。

倒也快活,毕竟这样的特种工作行列,银子来的快,和客人越是熟悉,银子就来的越稳定,越快,所以他们热衷于对各种客人进行各种的谄媚工作,来稳定自己的收入。

所以当范闲第二次看到上一回陪自己的两个姑娘的时候,也是倍感亲切。

“公子你可不知道,你不来就没人要我们姐妹。”标志性的突出消费者所用的言论,范闲自然是不会上当,不过这种感觉还是非常好的。

范闲打了个哈欠,瘫软的躺在靠座上,这里的道路错综复杂,进来了就是弯弯绕,一时之间几乎找不到路,不过王启年在这里已经探访了好几次,他对这里早已经了如指掌,想来现在已经潜入了这里。

今日范闲已然是做好了准备,之前没有和这里发生什么冲突是因为虽然知道这里有问题,可终究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但是现在已经是证据确凿了,所以他可不介意在这里出什么岔子,即便是找事儿,也得和抱月楼背后的人见上一见了。

暗自等待了许久之后,又开始了每日的刷礼物环节,范闲看着下方的三个头牌,无聊的打着哈欠。

此时一旁走来了一个人,他低着头在范闲耳畔窃窃私语,“大人,门外接应的人都安排好了。”

范闲点了点头,正要示意他走开,忽然眉头一紧,感觉这个声音好像在哪儿听过,猛然回头,是邓子越。

“你怎么在这?”范闲一愣。

“我……不是……我……”邓子越也被问懵了。

“哦对,你去王启年手下了,他人呢?”范闲问道。

邓子越突然老脸一红,尴尬的看着面前范闲,想了又想一个屁也没说出来。范闲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正当此时,下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第三花儿,桑文登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