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郭宝坤,现在是你欠我的了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755字
  • 2021-08-18 19:22:36

春闱舞弊案的调查,陛下只给了三日,今日便是第三日。

范闲看起来并不慌张,他从容地坐在早茶摊位上吃早点,他的对面坐着一个落魄的少年人。

范闲要了四碗面,面端上来之后范闲倒是率先不好意思的说到,“你别见外,我平日里可就是吃两大碗。”

邓子越心中忽然一阵暖意,他感动的不行,这便是范闲的为人处世之道,他能吃了两碗?定然是不行,但他知道,邓子越是吃不起饭却又能吃两大碗的人。

所以范闲面前的一碗和邓子越那里的两碗,都是给邓子越准备的。

“找我什么事?”范闲拿起了筷子,拉起几根面条,看着往下滴的汤汁,问道。

邓子越乖巧的坐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倒不是面不够诱人,范闲看得出,是他的心里似乎装着一件很大的事情,已经压得这个年轻人动弹不得了。

只见少年揉了揉自己破烂不堪的胳膊肘露出来的皮肤,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做好了什么准备,这才缓缓地吐露了出来,“范大人,我是第一次参加春闱。”

范闲点了点头,“看来你准备的非常充分啊,见你作答,下笔有神,运筹帷幄,见解独到。”

“大人,我并不是准备充分,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已经上报礼部和大理寺,我自愿退出春闱,成绩作废。”邓子越一字一句的说道。

范闲不解的看着邓子越,但是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这个头他不能先开,若是他先说起来,再来询问邓子越的话,可能会错过很多的关键却又容易被忽略的事情,所以他选择什么都不说,只是顺着邓子越的话向下说下去,“为什么?你是有可能高中的。”

邓子越苦笑道,“大人,先让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范闲点点头,他是个喜欢听故事的人。

在邓子越的家乡,今年大旱是人人皆知的事情,大旱让本来就不富裕的邓子越家更加的雪上加霜,如范闲所料,他去衙门求粮,当地的父母官开出了一两银子一勺粥的价格来,这让邓子越愤怒,可是他却无能为力。

为了今年的春闱,邓子越家里的父母已经几乎变卖了整个家产,这才攒够了路费,让邓子越能够上京赶考,可是难就难在了这里,这路费不能动的情况之下,邓子越就要饿死了。

逼得邓子越没有任何办法之后,他只好去求自己从小长大的儿时玩伴,如今当地的父母官,新到任的县令。不来还好,一来邓子越才发现,其实县令的生活也不像是他想象的那般。

县令因为买官,买通上面春闱的人帮助自己舞弊,从而高中,欠下了大额的债,不得已用这样的方式来敛财,如果他不愿意或者不愿意敛财,身后盯着他的人就会让他死的不明不白。

当时的邓子越万念俱灰,不料在县令的话中听到了今年春闱试题已经泄露出来了,不仅是乡试,省试,更是连春闱的试题都有人得知。这件事情让邓子越诧异。

他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可作为天下最底层的人,命如草芥的贱民,这样一个天大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这可是金榜题名的机会!这是一步登天的机会!

邓子越跟上了其中将这个消息带来的人,并且在其熟睡的时候,将整个试题全部记在了脑海之中,再次回家的时候邓子越已经变了,他变成了一个决定要高中的人,他要高中来换取功名,改变这个家乡,改变这个庆国,改变整个世界。

但是仍然吃不饱,这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在离开家的时候,邓子越的父母,饿死在了自己的家里,没有吃到一口饭,而邓子越几乎已经花光了身上准备上京用的盘缠。但是仍然没有留住自己的父母,而自己也几近昏厥。

就在这个时候,林若甫丞相救治灾民的计划才开始生效,家乡的人们,在极致的痛苦之中得以熬过这一段几乎绝望的灾难,之后就是乡试开始。

邓子越一路披荆斩棘,凭借着对于试题的了解,结合自己的才华,走到了春闱的试场,都是因为他乡试、省试全部都是第一,这无人能够撼动的地位,才保证让他走到了京都城,无论是舞弊还是泄题,谁都不敢动这个第一,毕竟以后要是翻看起来,会出现很大的纰漏。

故事讲完了,邓子越苦笑道。

“当我递交给您最后一份答卷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我错了。”

范闲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便随口问道,“你有什么错?”

“通过这样的方式,我就算高中,我的心里也会惶恐不安,一生都在悔恨之中度过。”

范闲看向邓子越的目光,变了。

……

“没睡?”范闲踏步入。

王启年摇了摇头,“郭尚书一个字都没写,大人,今日可是最后一天了。”

对于范闲来说郭攸之能提供的帮助事半功倍,所以整个环节之上,他的作用至关重要。不过现在的范闲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毛头小子了,他不会将所有的事情孤注一掷到一个外人身上,他有后招,只不过没有必要现在就用。

走到了房间之中,范闲审视了一下郭攸之,周围的守卫已经换了三班岗,而郭攸之似乎一直都没有合眼,他满脸的疲惫再加上空洞的眼神,这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也有一副令人怜悯的样子。

这个决定对于他来说事关重大,不仅影响了他的生死,还有他儿子的生死,他整个家族的存亡。可即便如此他仍在担心,他在担心如果归顺范闲,看起来表面没有任何的事情,可是这信上的事情一旦失败,自己的下场一样的会很惨。

他只能赌,谁可以赢,风险太大了。

“出去吧。”范闲走了进来,对着周围的人摆了摆手。

几个监察院的护卫离开了,剩下的只有他和郭攸之两个人。

“想的怎么样?郭大人。”范闲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问道。

郭攸之看着范闲,“你并没有给我选择,这上面的路在我看来无论如何走,都是死路。”

范闲笑了笑,看着郭攸之。他说的没错,范闲已经把他放到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地步,无论是向着谁,那么一旦失败,自己面临的局面,终将是万劫不复。

“就算是你赢了,二殿下也是不会倒的,陛下不会因为任何原因杀了他。”郭攸之说道,“那是陛下自己的孩子,虎毒不食子,只要不是大错,陛下都不会对二殿下动手。”

“你错了。”范闲微微一笑,心中早已有了想法:“是有的。”

郭攸之摇了摇头,“不可能的,当今陛下并不是糊涂的昏君,他的强大之处你根本不得而知,切莫因为你在这里走的舒舒服服,平平坦坦,就忽略了陛下的心思,老夫我在庆国当朝几十余载,怎么会不了解?况且你不为人父不会知道,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做父亲的不会因为任何一个理由去杀了他。”

“你或许不会,但是皇帝会。”范闲说的平淡至极,冷漠地看着郭攸之。

郭攸之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皇帝陛下若是要杀了二殿下,除非他……”

话说到一半,就不能往下说了,他忽然睁开了眼睛,“你有什么证据?”

“会找到的。”范闲笑了笑,“既然郭大人口口声声为了庆国,可是我看到的是大人和长公主有所联系,并且帮她做了为非作歹的事情,除此之外,并没有看到大人为了庆国做什么。”

出卖庆国暗探给北齐这件事情,郭攸之是百口莫辩,可是谁又真的是否了解,他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内情,他到底知不知道长公主出卖了言冰云呢?这就是一个死结,谁都不可能明白的死结,所以范闲也不从这个地方入手和他谈,直接上升高度。无论他知道不知道,我愿意相信你,对于一个犯人来讲,旁人的信任恐怕就是最大的慰藉了。

“我于庆国无愧于心,庆国之业是我的终生之业,这件事情,我无需向你解释。”郭攸之说道。

范闲一挑眉,惊道,“郭大人,你为了庆国,往年四次春闱,录了多少从卑鄙之人手下进来的人?现在庆国那些地区的父母官之中又有多少人是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坐上的?前些日子西北地区大旱,一年的收成颗粒无果,多少人饿死在那里,而那里的父母官,那个本该第一时间上报的人,在做什么?”

范闲站了起来,走到了郭攸之的面前,他指着天说道,“他在敛财,他还在敛财,衙门口的大米粥,一勺一两银子!我的礼部尚书郭大人!这就是你放进来的父母官,这就是你给他们掌控一个乡、一个县、一个郡的权力!而他们在草菅人命!”

“延误了的灾情,让几乎整个西北地区死了近几千人!几千人啊!郭尚书大人!几千人因为没有一勺一两银子的粥喝,死了!”范闲面红耳赤的说道,“你告诉我,这是你为了庆国?”

“我……”郭攸之显然被范闲这样的气势镇住了,他吭哧了几声,才缓缓说道,“那是皇室,我还有家人,我要保护他们。”

“你为了庆国大业的礼部尚书家里的人是人,那几千个饿死的灾民他们是什么?他们是不是庆国人?他们是不是也有家人?他们凭什么要因为你们的懦弱,死在自己家中?”范闲彻彻底底的愤怒了。

为了庆国?可笑至极。

“你的冠冕堂皇我可以不管,你继续沽名钓誉做你的忠臣,我不揭露你任何的行为,我也可以直接了当的告诉你,郭宝坤的命就在我手里,今天晚上你从这间房走出去,无论以后我输也好,赢也好,郭宝坤的命只有我一个人能保着他!”范闲厉声道,“我不管你想的怎么样了,郭大人,我只告诉你一点。”

“你造成的遗患,如果要我来替你清洗,那么你一样跑不了。”范闲冷冷地说完了最后的一句话,大步就要向外面走去。

就差一步迈出房门的时候,郭攸之颤巍巍的开口了。

“你……你……你要我……做什么?”他站了起来。

这一夜他似乎老了很多,两鬓之间也有了些雪白,他看着范闲,颤抖的站在原地,抓着那封信的手有些晃动,他的目光似乎在哀求,也似乎在用尽全身的力气攀爬住最后的希望。

范闲推开了门。

当阳光再次从正前方照入这间房子的时候,郭攸之觉得有些刺眼,他抬起手臂遮了遮面前的光芒,退了几步,呆呆的站在原地,显得无助,显得悲惨。

范闲不是一个喜欢同情的人,至少他不同情这样的人,郭攸之能走到今天全是他咎由自取,还记得曾经那站在祈年殿夜宴之上的他,还在范闲的身上落井下石,可是现在他的命运完完全全的落在了自己的手里。

“你只需要说实话。”

范闲再也没有回头,扬长而去,房门吱呀一声关闭了。

起码我范闲言出必行,郭宝坤,现在是你欠我的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