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戏的主角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258字
  • 2021-08-02 15:13:23

早朝。

金碧辉煌的城墙之内,满朝文武面露怯色,今日对于朝臣来说都不是一个好过的时节,个个面色奇差无比不说,还有些甚至连早饭都吃不下,大多数都是穿着盔甲夹着头盔的将士,他们的眼神不亚于兵临城下时投身于战场之上的毅然决然。

宣武门东西侧门齐开,早朝升起,二皇子率以右觐见,太子率以左觐见,二人只是凭空对望了一眼,二皇子愁容满面,太子神采飞扬,二人弓腰进太禾殿,满朝文武紧随其后。

天下权势最高的皇帝陛下缓步入朝的时候,满堂朝臣行礼。

陛下端坐,候公公吊着嗓子喝道,“平身。”

“圣上旨意,依次觐见。”

话音一落,便有将士步入殿中,跪拜在地。

“臣兵部夏卿,有事起奏。”

“臣有一奏,事关北齐回京使团被截一案,调查始末。”

“念。”这是庆帝坐下以来,说的第一个字,光凭这一个字就能听的出来,龙颜已怒。

兵部夏卿跪在地上,拿出了奏章。

“今以北监军回报,使团共一百三十八人,全部安全回京。截杀使团共三十六名,全部阵亡,从穿着断定非庆国之人,不知是否为北齐乔装。”

“臣启奏!”另一旁穿着盔甲的将领走了出来。

“臣得到快报,北齐锦衣卫叛乱,以锦衣卫指挥使沈重为首叛军杀出过上京城,下落不明,只得到沈重在上京城之内街道被杀,其他的人不知去向,臣以为可能是锦衣卫叛军所致。”

“臣启奏!”

不一会的功夫,矛头全部指向了北齐。

不是因为推卸责任,而正是因为这是陛下所想,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不能是庆国的人所做。

所以即便是看到了谢必安的尸体,他们也不可能拿到朝堂上面来说,谁说,谁都走不出太禾殿的大门。

禀报的事情告一段落,庆帝俯视众人。

“去信北齐究其原因,若属实,兵部夏卿,朕命你择日缉拿叛军。”

“臣领旨!”

太子和二皇子平静的站在堂前,各自一言不发。

庆帝站了起来,“传。”

只丢下了一句话,便从殿后离开。

而候公公才说道,“传,太子殿下,二皇子殿下,监察院院长陈萍萍,入御书房。”

陈萍萍并不在朝上,他早就在御书房里面了,此时正烹茶等着陛下,待到陛下回到御书房的时候,才将热茶递去,转而推着黑铁轮椅到了一旁,静坐等待。

不一会儿二人便到了。

御书房的气息似乎凝固了,在二人行李之后,便悄无声息。

谁也没有先说话,谁也没有急。

“今日的奏折。”候公公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早朝的奏折递了过来。

庆帝随手拿起一本翻看了起来。

空气,再次凝固。

…………

…………

“身体好些了没?”范建走入房间的时候,只有范闲一个人。昨夜他和范若若聊的很晚,她已经去休息了。

“父亲。”范闲坐直了身子。

范建走到了床榻旁坐下,“不必起身。”

“好些了。”范闲说道,“听说父亲今日上朝了?”

“猜你就要问。”

“自然是要关心一些的。”

“其他的没什么可说的,退朝的时候,太子和二皇子被叫去了御书房,同行的还有陈萍萍。”范建直奔主题。

“我自始至终没有想明白,众目睽睽之下,二皇子凭什么敢截杀使团?”范闲不假思索道。

范建则是笑了笑,“你凭什么说二皇子截杀了使团?”

先是一愣,随后范闲笑道,“不是二皇子,是谢必安。”

“还不够。”范建道。

皱了皱眉,范闲喃喃道,“事实是什么?”

“事实重要吗?”

吸了口气的范闲才明白父亲想要表达什么,于是才笑了笑,“原来如此。”

“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你会出此下策。”

“父亲能看得出来?”范闲问道。

“若是以旁人来看,自然是看不出来的。”范建说道,“不过毕竟是你的父亲,再加上听到了一些事情,从而推断了出来。”

“想必父亲已经见过高达了。”范闲说道,“这一招数其实我并没有想到,但自北齐而出,沈重给我做了个表率,他用这个办法保护了自己的妹妹,我便以这个办法,照葫芦画瓢,才演了这么一出戏,其实在路上的时候,我便已经明白,二皇子是不会那么容易让我回到京都城的,事实证明,我猜对了,只是没有想到他能留下谢必安这么一个证据,他想要坐稳,这个证据必须处理好。”

“谢必安已经不在了。”范建道。

范闲面色一紧。

“二皇子可不是傻子。”范建说道,“恐怕这件事情的结果会出乎你的意料。”

“二皇子当然不是傻子,这种天下人若是知道内情便能看得穿的勾当,他自然不会做的这么简单,想来这一次他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只是他这双黑手到底伸向何处,我确实是无法得知。”范闲叹道,“好在我还可以釜底抽薪,到时候若是真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二皇子也不会好过。”

“放心吧。”范建给范闲倒了一杯茶,“这一场戏的主角,并不是你,而对于你,他的手段恐怕还会放在你回到京都城之后的日子里,这一段时间,你不必惊慌。”

范闲豁然开朗。

“多谢父亲答疑解惑。”

范建再次询问几句身体上的事情,便离开了。

坐在床榻上的范闲,不禁汗颜。若真的是依照父亲所说,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才是有趣的很。

自己已经稳稳地将言冰云从北齐送到了二皇子的怀抱之中,他所想要达成的事情,已经完美达成,除了自己还活着这一条之外,几乎全部是按照他的剧本编排下去,只不过他暂时根本不可能想到言冰云是自己的人,当然,这件事情还需要过一段时间给他一个强大的定心丸才可以。

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最危险的人,正跪在二皇子的身边,他根本没有想到这场戏的下场是什么,三英战吕布的结果死的不是刘关张也不是吕布,而是旁边看戏的人。

确实狠。

他抓住了一个天下人都容易忽略的点,若非是范闲亲身经历了当朝丞相林若甫的长子林珙之死,他也不可能想到这一点。

庆帝要的根本不是那个所有人都想要的结果,他在乎的并非是谁截杀了使团。

而是……

谁才是最后的失败者。

那个深宫之中权力最大的行使者,从来不会在乎事情的真相,唯有能够让他真正去做主的,无非是权力的大小,还有在争斗之中的成功,在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睛之中,只有胜利者才是真相的书写者。

而真正的真相。

见鬼去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