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女人心海底针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957字
  • 2021-08-17 16:20:46

范闲回到了房间之中,此时他已经得到了消息,而回到家之后的房间桌子上,果然摆着一封信,但是这封信的旁边,还坐着一个人。

范闲突然一想到,坏了!这才赶忙跑进了房门,并且在嘴里骂了王启年一万遍。

“我就知道相公要回来。”林婉儿的语气虽然温和,但是声音异常的僵硬,甚至脸上都写满了不悦。

范闲尴尬的看着林婉儿,桌上的那个范闲亲启的信封显然虽然没有被拆开过,可是海棠朵朵亲笔六个大字非常的明显,写的比范闲还要大。

一脸黑线的范闲赶紧走到了林婉儿的身侧。

“不是我拆的。”林婉儿说道,“我可没有喜欢翻看相公情书的习惯。”

“这不是情书啊。”范闲赶忙一把抓过了信封,到了林婉儿的面前。

“怎么?收到了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妪书信,这波澜不惊叱咤风云的小范大人居然会紧张。”林婉儿嘟了嘟嘴,这当然是知道了范闲算好今天的信会来,“看来你们通信都是掐着日子的,想来你在北齐待了半年之久,我还没有收到过你一封亲笔。”

“婉儿,不是你想得那般,我这就给你打开信封,看上一看。”范闲连忙解释。

“不必了,我累了,相公还要忙公事,你先回去吧。”林婉儿直接走到了窗边,气的躺下了。

范闲没羞没臊的样子算是发挥出来了,他也不管林婉儿愿不愿意听,直接拿起信封拆开,将信纸全部扯出,这便开始念了起来。

“范大人亲启。”

“收到你来信之后,不免赞叹庆国之密信往来果然速度奇快无比,不足半个月信件就已经送到了我的手上,更是赞叹范大人从小到大各个……各个……各个方面都优异无比,可是……”范闲看到这里,竟然是实在念不下去了。

林婉儿当即浮想联翩,立刻站了起来,抓走了范闲手中的信,“可是这字迹竟然是如此飘逸潦草,不知是范大人心境浮夸,还是手中有伤。噗嗤……哈哈哈哈哈。”

林婉儿忽然笑了出来。

范闲赶忙走过去准备拿走信,这样没面子的事情,他实在不想让林婉儿看到,可是林婉儿一躲闪,继续念叨。

“来信已阅,皇帝陛下收到你的‘更新’,大喜过望,随赠与那郭宝坤一处大宅子,郭已安定,以便我们沟通。”林婉儿嘴撇的和八万一样,继续醋意浓郁的说了下去。

可是越说,她的脸色越不对劲。

信中后面便是正事。

原来在曾经范闲寄出的信中,说出了范若若当今大婚,马上要面临被迫嫁人的地步,而范闲则是利用和海棠朵朵二人关系求助对方的援助,硬生生是让那苦荷大师将海棠朵朵这个最后的关门弟子名头取消,并且准备再收一个徒弟,而这个徒弟就是范若若。

再来说到了明家势力的影响力,为了保证范闲成功接手内库之后和北齐的往来全盘落入庆国皇帝陛下的手中,海棠朵朵不仅担当双面间谍,更是将太后门下和皇帝陛下门下知道明家商贸往来的所有人的底细都已经提交给了监察院,现在这份名单,将通过绝密的通道,进入到了言冰云的手里。

言冰云虽然没有在信中明确写出,但是林婉儿当然猜到信中所言那从北齐救回去的暗探是谁,她浑身一惊。

再来就是范闲也在暗中调查明家的所作所为,已经在京都城中的一石居崔掌柜身上调查出,北齐的一大笔走私竟然直接进入信阳,而另一大笔走私则是分了三条线路,一条流入京都城一石居,一条进入二皇子府中,最后一条则是江南。

太子并没有在名单之上。

所以这长公主到底还是偏向了二皇子一方。

林婉儿看到最后,甚至是闭口不再念了下去,这时候的她才惊恐的看向了范闲。

“你在调查我哥哥?”林婉儿惊讶的看着范闲。

而此时的范闲也明白这件事情被林婉儿知道之后的后果,可是,她不得不知道!

同床共枕,耳边风,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自己瞒下去,那就是欺骗,他不想再次欺骗林婉儿一次了,所以这一次,他选择的是直面问题,点了点头回答道,“是的。”

“走私?我娘?”林婉儿再次问道。

“他们的钱,足以养一只装备精良的部队了。”范闲说道。

林婉儿懵了,她回想起曾经长公主离别时候,她问的那些话。

“你究竟还干了什么!”她问过这句话,可是她的母亲,庆国皇帝陛下的妹妹长公主,她的回答是。

“你不要再问,你也没必要知道,未来岁月,你活你的人生,当我是一只洪水猛兽,躲着就好。”

“那范闲呢?”她继续问。“我跟你说过我心里有他,你害他还是为了我好?”

而长公主的所有回答,和现在的所有她明白的一切,如若是联系起来的话……

当时的长公主说过……

“陛下把他叫来京都,是为什么,掌管内库?掌控皇室财权?除了这些呢?范闲如今和监察院走得那么近,谁看不出来?”

“是!好多人会说他少年得志,未来前途似锦,可你就没有想过,太子和二皇子相争,这内库和监察院都是风口浪尖!是大家死死盯住的位置!而他范闲站了上去,就是大家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朝堂里,藏着的是一只只洪水猛兽,而他范闲就是陷阱上的饵,他现在有多风光,将来就会有多惨淡,巨兽扑食,他除了粉身碎骨,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林婉儿第一次知道了范闲现在所做的一切,并不是在朝堂之上打打闹闹的事情,他已经开始涉及到皇室的争夺,涉及到了权力,涉及到了整个天下最危险的事情。

她怔怔的看着范闲。

一句话说不出来。

这是她知道的事情,而她不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就算是饵,似乎也得有绝对实力的猛兽,才能吃得到,不然只会被钓上岸来,杀了吃肉。

而范闲,显然是后者。

“相公……”林婉儿似乎知道自己知道了这些事情之后,只会给范闲徒增烦恼,当即有些感觉力不从心,面露愧疚的和范闲说道。

范闲倒是并没有想要怪林婉儿的意思,但是他并不知道林婉儿会不会责怪自己,毕竟二皇子和太子,都是林婉儿的哥哥,她出身皇室,可是范闲不然,他并不能理解皇室之间的亲情和关系,固然不能做出任何的判断。

二人沉默了许久,还是范闲率先打破了这个沉默的局面,范闲摸了摸林婉儿的头发,低声的问道,“你会怪我么?”

林婉儿则是惊讶的目光看着范闲,“你不怪我干涉了你的事情?”

“这样也好,你我朝夕相处,我其实一直在考虑如何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可是一直没有很好的机会,现在你虽然知道了,可是我仍然担心。”范闲站了起来,“我逼走长公主,是因为她要杀我,我针对二皇子,是因为他在对我下手,这些你能否理解的了。”

林婉儿听到范闲这么说,当即松了一口气,她从后面抱住了范闲,将精致的面容靠在了范闲的身后,双目紧闭说道,“我已经嫁入了范家,就不是什么皇室宗亲了,我首先是范府的人,是你范闲的……的人……,之后我是相府外嫁之女,我的父亲是林若甫,后面才是皇帝舅舅的外甥女,才是长公主的女儿,才是二皇子的妹妹,太子的妹妹。”

范闲转过身来看着林婉儿,林婉儿睁开了她闪烁着深爱之情的眼眸,坚定的看着范闲,“我是范家的人,不会更改,剩下的那些事情,你一定明白,我爱你,所以对你有害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容忍,如若你是一个不堪如此的人,你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实力,那我也会进宫面圣,和舅舅把一切都讲清楚!”

“可是现在你有,你就大可按照你的想法去做,不必忌惮我。”林婉儿看着范闲,“因为这个世界上,我没有了任何的东西,都只会伤心难过,可是如若是没有了你,我不可能苟活于世,那我就连伤心难过的资格都没有了。”

看着林婉儿一字一句的说完之后,范闲心中的大石头这才缓缓地落了下去。

皇室之中如果聊起了感情,那么范闲对这件事情是真的不太理解,所以他不会贸然的断定林婉儿的想法,毕竟林婉儿在他的心中太过重要,他不会做任何让林婉儿哪怕悲伤的事情,尽可能的能够避免是最好的。

而此时的林婉儿也明白了当日成婚之时父亲说过的话。

她也明白,她不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妇人,只有辅佐范闲这一条路可以走。

她愿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