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礼部尚书郭攸之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341字
  • 2021-08-16 20:27:50

啪!

玻璃碎裂的声音。

“这就是你办的事情!”二皇子说道。

“奴才该死!”谢必安低着头,“这件事情本来已经胜券在握了,谁知道就偏偏因为那一场大火,范闲临时调换了考室!”

“那把火是谁的主意!”二皇子问道。

言冰云坐在不远处的桌子上,品着杯中的茶,没有说话。

谢必安叹息了一声,“是……是我的主意。”

“如果没有那场火,这一切发生的就会悄无声息。”言冰云说道,“但是那场火会让任何一个人警惕,暂且不能判断范闲是在防火的同时调换了考室,还是在防火之前,如果是之前的话,一切都因为那个突然暴毙在考室之中的学生。”

“那个人到底是谁?”二皇子问道,“死状听说非常惨。”

“现在范闲带着卷宗回到了监察院,明日我就能给你一个答案。”言冰云说道。

二皇子只是点了点头,“好。”

……

言冰云回到监察院的时候,范闲在他的房间翘着腿等待着。

“下次我要锁门。”言冰云说道。

范闲只是笑了笑,“怎么样?老二和你说什么了?”

“让我来搞清楚为什么你会调换考室的顺序。”言冰云说道,“这件事情其实想让他消除疑惑很简单,随便编造一个就可以完美无缺的躲过了,怎么编?第一日的那屠杀性质很严重的,死状那么惨的猪,你打算怎么解释。”

“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范闲说道,“这个时候他已经溃败,如果再给他灌输一系列你没问题的想法,那么你收到的也不会是信任,多半都是猜疑。”

言冰云笑了笑,“你对于人心研究的确实透彻。”

“老二喜欢猜,我偏偏不让他猜。”范闲笑道,“你就说没有调查到案卷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

言冰云狐疑的看了一眼范闲,“你到底做了些什么?”

“一头猪,你也知道了。”范闲道。

“为什么要如此?”

“就是为了理所应当的更换学室,而且那一间本来就是加设的,但就因为是最后一排,所以中间多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学室,一般的人也不会看得出来,才有了这一出。”

“秦羽呢?”言冰云问道,“你为什么要让他死?他的死只能徒生二皇子对我的怀疑。”

“你错了。”范闲说道,“秦羽必须死,只有他死了才有更多的事情会被挖出来,不过这件事情确实对你造成了许多困扰,所以这件事情必须被弄成其他人有意而为之。”

“你的意思?”言冰云皱眉。

“太子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帮手。”范闲说道。

“他还在禁足呢。”

“并不影响他背锅。”范闲笑着走出了房间。

……

当天夜里,春闱贡院杀人案的罪魁祸首在监察院地牢之中暴毙,死因是毒杀,经过三处诊断发现,毒药已经在尸体之中藏了四日之久,也就是说杀手在进入贡院杀人的时候,已经服下了毒药。

线索整个断开,刑部和大理寺手握大量的证据,但是没有递交,监察院更是像个冬眠的野兽一样,根本不去上门索要,一众准备为难监察院的官员们也都傻呵呵的站在门口等着。

最后案件也就无疾而终了。

这年头办事儿,只要上面不催,下面的人不动都没有事儿,毕竟监察院的主业根本不是查案,所以范闲不动,他的顶头上司也就是皇帝陛下也没催促,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结算了罢了。

可是范闲就是一个京都城里面的定时炸弹。

全城上下和春闱舞弊有关系的官员,每天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生怕哪一日上朝直接就把头砍下来了。

庆国律法森严,再加上监察院这个地方就是有进无出的地狱,谁都知道如果被监察院的人盯上了,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即便是最后能出来,能落个完整身躯就不错了。

最恐怖的就是这种事。

谁都知道他在干什么,谁都不敢去干涉。

即便是东宫之中的那个储君,也是观望状态。

“其实我可以去找范闲谈谈。”说话的人,是一个书生,若是现在范闲在场也会无比惊讶,贺宗纬这种水平的人,为何会进入东宫之中。

太子摇了摇头,“这件事情与我们无害,不必多加干涉。”

“殿下!”贺宗纬说道,“这是我们反击的好时候!现在二殿下的人可是死了的,范闲已经挑明了要调查春闱舞弊的案子,能够牵扯出来的东西非常多,我们若是不先手做一步准备,我担心范闲调查出来之后,二殿下会将事情关键的东西全引入我们这里,到时候殿下就被动了。”

“本宫足不出户,会有什么问题。”太子道。

“殿下自然是足不出户没有问题,可是殿下手中的人呢?想必之前范闲也和方大人有过交涉,若是方大人从旁提点的时候不知道范闲是否是我们的人,说出了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岂不是……”

“那也是他说的,与我何干?”太子冷冷道。

贺宗纬没有再说话。

……

安静的等待总算是值得的,当范闲踱步入门的时候,就能感觉到房间里面已经有人了,他自然知道是谁。

礼部尚书郭攸之。

“郭大人。”里面有四个看守,郭攸之在宾客的座位上,这是范闲的安排,所以那四个看守也没有为难郭攸之,倒好了茶水,让郭攸之安心的等待范闲。此时范闲进门,似乎打破了某种寂静。

郭攸之站了起来,看着现在的范闲,似乎有些不认识了。

他不明白的事情有很多,例如为什么监察院就来了自己,而找上来的人会是范闲,还有就是,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的从刑部大牢之中走出来。

疑问固然是有的,但是他并没有着急,而是轻柔的作礼,“范……范大人。”

“不必多礼了郭大人。”范闲走到了房间正中的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去,对周围的人挥了挥手,周围的人一点头,立刻走了出去。

“想必郭大人有很多的疑问,不妨一一讲出来。”范闲一挑眉,看着郭攸之。

显然和他较量要比和郭宝坤来的有意思的多,毕竟现在的范闲对于朝堂之内的掌控还是很少,他不介意多一个盟友。

郭攸之看着范闲,此时的他至少认为范闲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他知道对方的身份是即将接管内库的人,林若甫若是全心全意辅助他,那么以后在庆国之中年轻一辈再难出其右,若是真的跟着他,未来的路必定会好走的多。

范闲一句话说出,郭攸之更是有些惊叹,这个小子在自己的面前,丝毫没有任何的破绽可言,他的心境似乎已经超过了他的年纪,再想想自己那儿子,也不知道如今身在何处。

所以郭攸之的第一个问题便是,“范大人可知道犬子现在何处?”

“北齐。”范闲微笑着看着郭攸之说道。

郭攸之面色大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