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深夜大火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025字
  • 2021-08-13 23:48:50

中午时分。

几个贡院里面监管春闱的大人们坐在房间正厅里面吃饭。

吏部、礼部、监察院、太学院四方围着一张桌子。

范闲坐在太学院院士一旁,院士正边看着今日的考卷,一边吃着饭。

“院士大人果然是鞠躬尽瘁。”礼部方大人笑道,“如此废寝忘食,实在是我庆国之幸。”

孙院士和范闲是同门同生,算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互相虽然有学术上的高下,但是对于这些官员来说,他们是一伙人,范闲本就有庆国诗仙的名号,太学院的院士们对他颇有好感,再加上那一车庄墨韩的书籍直接送入太学院,现在范闲在院中人缘极好的。

院士这种人,一来是太子师或者是皇子师,本就自身清高,具有文人那种独有的傲慢,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听到了这种浅显的吹捧,孙院士只是微微一点头,既没有失了礼节,也表达了我不愿意搭理你的想法。

“大人,昨夜那事儿诡异的很,今日我看外面加派了许多守卫,是不是就没事儿了?”王启年忽然问道。

范闲摇了摇头,“被炸成那种模样了,怎么会是外面来的人?”

几人面面相觑,没有想到监察院的人会在饭桌上直接聊起来案件的细枝末节。

“大人的意思,不是外面大人?”王启年问道。

“刑部的人自然是不知道案件细节的,所以他们才会以为是外来人所为,其实就是考场之中的考生做的。”范闲边巴拉饭边说道。

孙院士有些不解,“怎么会是如此?我听闻现场非常惨烈,为何范大人会断定是内部作案?难不成会有人越出考间作案?如果是这样的话,内部护卫就太松散了。”

“并非是如此。”范闲解释道,“孙院士有所不知,昨夜子时时分我曾经巡视过一次,那个时候这里是没有问题的,所以也就是在昨夜子时之后发生的事情,那时候贡院之中的守卫会到围墙附近,而死尸那里正好是一个死角,有接近半个时辰无人看管,犯人也就是抓住了这个时间,犯下了案子。”

“你可以确定,当时没有任何一个人翻墙而入?”孙院士问道。

范闲点点头,“除非将监察院的人都杀了,不然没有一个地方是可以进入的。”

孙院士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就是说是考生作案。”

“不一定。”范闲将最后一口饭吃完,拍了拍年过半百的孙院士肩膀,“你看着,我先过去巡视了。”

孙院士点了点头。

带着王启年离开,饭桌上的人形态各异,面面相觑之间,各怀鬼胎。

这个消息是范闲专门放出来的,自然是说给他们听的,范闲的想法也很简单,就是让他们把所有的矛头都甩到内部来,这样杜绝了外面入内的外人,犯人的矛头自然是能够集中在一处。

谁身上都好,无所谓。

只要目光能够盯进来,范闲的手段就会更多。

……

悬月高挂。

一切的计划都在等待着今日的夜晚,这一夜似乎就是约定好的不眠夜,几乎每个人都在暗自盯着这一夜。

言冰云站在客栈里面,望着贡院的方向,手中摆弄着一个杯子。

“你的把握大么?”身后的银面人问道。

“看你人的身手了。”言冰云笑了笑,“这种事情,计谋远远要少于武力。”

银面人不屑道,“计划还没有开始,就将自己摘清楚了?你这样的人,怎么配让旁人相信?怎么能让旁人为了你的计划卖命?”

“现在出门去找二殿下还来得及。”言冰云说道,“距离开始,还有些时间。”

“你!”银面人厉声道。

言冰云打了个响指,转身过来看着银面人,“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我是范闲的人?还是陈萍萍的人?”

“你自己心里清楚。”银面人道。

“你从没有想过,如果我是他们的人,你还会在这里站这么?”言冰云转过身,看向街道之上,“嗯?谢必安。”

银面人一怔,“你知道我是谁?”

“我在保护你,你在怀疑我,那我如果不想保护你的时候,你还有机会怀疑我么?”言冰云问道,“如果监察院或者其他的任何一个势力知道谢必安还在二殿下的身边,虽然毁去了容颜,声线也变了一些,傍身的武器也从剑换成了刀,可是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刻意了?”

“你在晃我。”谢必安说道。

“无论怎么样,我得到了我要的结果。”言冰云道。

谢必安冷笑了一声,“既然如此,我愿意相信你。”

“那就好。”言冰云道,“你的人安排好了么?”

“自然是没问题,你手中的茶杯落地,就开始行动了。”谢必安说道。

言冰云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其他的。

贡院西侧大火燃起的时候,是子时。

无数学子冲出来的时候,也是子时。

范闲到达当场的时候,是子时三刻。

他看到的是一片狼藉。

整个房屋全部被烧毁不说,还伤了八个学子。

“大人,火源找到了,是直接丢进来的油火,烧到了考间。”王启年道。

“人找到了吗?”范闲问道。

“找到了。”王启年回复道,“已经带入监察院的暗室了,现在应该已经在审问之中了。”

范闲点了点头,“去把所有的人都召集过来,先搭设临时的学室,治疗受伤的学子,看看是否还能继续参加考试。”

“是。”王启年领命离开。

所有的人都集中在贡院的西侧,周围的把守和侍卫全部都在西侧,现在邓子越所在的东侧根本没有一个人,不光如此,即便是贡院外侧的守卫都已经大部分来到了这里,为的就是快速修建学室,供明日的考试。

也就是说,此时的东侧,已经没有什么防备的力量了。

而所有人的目标,都在东侧。

范闲就这样着急的投入了修建学室的工作之中去了,完全没有管礼部的方大人身在何处,当然吏部的人,还在死死的盯着他。

这一夜,暗流汹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