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钓鱼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075字
  • 2021-08-12 23:46:46

事情传遍了整个京都城。

说来人们也见怪不怪了。

去年贡院里面光是上吊自杀的就有十八个考生,入场的时候仇杀一人,第二日会试当天下午饿死一个,晚上冻死两个,这些事情频繁出现,人们早也就见怪不怪了,倒反而是今年第一天才死了一个,吃瓜群众有点纳闷。

可是参议院和督查院的人早就坐不住了。

之前二皇子和他们打过招呼,但是并没有明白讲出来到底是什么事情,会不会死人,所以他们收到的信息就是贡院里面只要出了事情,就夸大其词,直接上去和稀泥,将事情搞得复杂起来,随便编造范闲的理由,只要能让陛下指挥刑部去查,那么这件案子就相当于直接送给二皇子。

所以还没等接到二皇子的指令,事发突然,他们就已经排排坐在太禾殿前,等着状告范闲了。

庆国的皇帝陛下满头雾水的坐在殿上,听着下面的人一字一句振振有词道。

“陛下,监察院玩忽职守,此事事关重大,整个贡院的安全是监察院负责,可是在会试刚开始第一门的时候,就出了如此骇人听闻之事,实在是罕见!”

候公公也是一头雾水,去年不是还见了好几次,怎么就实属罕见了?

“春闱会试乃是我庆国学术之根本,文化底蕴昌盛之基,邻国颜面之旺,一笔一墨更是未来可期,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庆国春闱贡院,乃是奇耻大辱,下臣恳请陛下严加拷问,责令范闲!”

“臣附议!”

“臣附议!”

一大堆参议院的人上来一通乱说,给午觉刚睡醒的庆帝说蒙了。

歪着头看着候公公。

候公公立刻走到了陛下的身旁低声的说道,“没有收到监察院的密信啊,陈院长没动静。”

“……”庆帝坐稳了,咳嗽了几声,“朕知道了!”

说着就转身离开太禾殿,根本不管身后的那帮老头一顿呼喊。

回到了太禾殿,陈萍萍也被传了过来。

这也是个从中午觉里被拉起来的主,不过就算陈萍萍有起床气,也没办法和庆帝撒,他闷着头被推入了御书房里面,庆帝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他也一脸疑惑的看着庆帝。

二人对视良久。

“贡院死了人?”庆帝问道。

“没有啊。”陈萍萍说道。

“范闲瞒报?”庆帝问道。

“嘶……”陈萍萍一愣,“不会啊。”

庆帝会意点了点头,“贡院死人……是大事儿?”

“嘶……”陈萍萍又吸了一口气,“是……大事儿吧。”

“去查查。”庆帝道。

“是。”陈萍萍一头雾水又走了出去。

……

庆帝是不会管死不死人这种事情的,这要真的是个大事儿,这皇帝也不用做了,完完全全会成为一个判官,再加上之前大家对贡院出事儿的想法判定,这确实不是一个大事儿。

皇帝不管的事儿,陈萍萍更是懒得管,所以他回到了监察院之后更是压根没问这件事情,这不仅是对范闲绝对的信任,还给了他一定的空间和权力,毕竟这种事情如果真要自己出面,也不是现在。

监察院的人肯定会明白这是什么事儿。

就比如王启年和范闲。

“大人,你真厉害。”王启年赞叹道。

现在考生正在考试,范闲和王启年正在巡视。

其他的大人们都躲了起来,如今谁还敢瞎转悠?给你炸了。

“厉害什么啊。”范闲笑了笑。

“现在外面可都传开了,贡院里死了人,你是首要责任!”王启年一脸坏笑。

范闲心中也是喜悦,“这样陛下就会有所防范了,他们叫的越欢,才是我们越想看到的。”

“现在刑部带着人已经将外围全部包围了。”王启年说道,“我们的计划还照常事实嘛?”

“自然是要继续的。”范闲说道,“刑部到底哪一部分是二皇子的所属,这一次就能弄得清清楚楚了。”

“舞弊的事情,还要查吗?”王启年又问道。

“这件事情,要暗地里面查,现在矛头都已经指向我了,他们肯定会放松警惕,甚至开始打压我,这才是我们收拢证据最好的时机,趁虚而入,才会得到我们想要的。”范闲说道,“只需要等着就行了。现在他们正是大肆敛财,大肆操办学子过考的事情最佳良机,蛛丝马迹也就是这个时候才能抓的到。”

“范大人深谋远虑,佩服。”王启年说道。

范闲已经习惯了他的彩虹屁,到也没觉得过分。

……

围墙外面的刑部已经联合京都城守备军把四周全部把守的严严实实的,可谓是真的一个苍蝇都飞不出来,站在不远处酒楼之上的二皇子此时脸上阴云密布。

“死的人到底是谁弄清楚了没有?”他厉声问道。

“没有,说是尸体被炸成了碎片,根本无法辨认,而且范闲在第一时间为了保证学子的安全,将他们的考室全部更换并且新录了考生顺序,一下我们的计划就全被大乱了。”隐面人解释道,“我安排进去的两个考生现如今也不知道在何处,不过二殿下放心,他们是训练多年的人,自然不会失手,一定会将那人杀了!”

二皇子的疑心病又犯了,如今这件事情一出,他满头包不说,心里更加烦躁了起来,对着一旁的银面人道,“无论你用什么办法,今日入夜,那个人必须得死!”

“是!”银面人转身离开。

露出了后方正在沏茶的言冰云。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二皇子冷冷的问道。

“从未参与,不解其中疑惑。”言冰云很好的将自己摘了出来,他一句我不知道你的计划就可以完全将自己置身事外,就算是二皇子也明白,言冰云并没有参与整个事件,自然不知道其中的秘密。

怀疑根本无从而来。

“如果我让你去杀这个人呢?”二皇子忽然阴着脸问道。

言冰云笑了笑,“那此时此刻,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殿下莫要忘了,我可是在出使北齐之前,要被安插到六处的人。”

“现在呢?”二皇子问道。

“现在略有难处,不过……”言冰云站了起来,望着春闱的贡院。

“还是有可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