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春闱会试开考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196字
  • 2021-08-10 21:56:35

范闲总是有一个后手,在这件事情上,范闲已经习惯了运筹帷幄,他现在思考所有的事情都会事无巨细,这样的成长对他来说虽然带来了好处,可是也十分残酷。

残酷在于今日一早林婉儿说的话。

“他一定会死的。”林婉儿一边梳妆打扮,一边对范闲说道。

“哎……”范闲只是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他有二哥和李宏成的所有秘密,手里抓着绝对的证据,他一定会被他们抓起来或者杀害。”林婉儿道,“相公做好准备了?若是这一条证据没有了,你就没有对抗他们的办法了。”

“你怎么想起来掺和这些事情,那可是你二哥啊。”范闲笑道。

“我姓范哦。”林婉儿说道,“我是范家的人,我自然要帮着我的相公。”

范闲走到了林婉儿身侧亲吻了她一下,“不必担心,我就是让他们主动切断这条线的。”

“啊?”林婉儿不解。

“这条线的深层我已经在挖掘了,过不了多久整个内库的过程我都会知道,但是我无法撼动他们二人任何一个人,别看李宏成就是一个靖王世子,可是靖王若是出面,我依然无法做到让李宏成下水,所以还不如不整他们,让他们认为自己很强大,这样在我抓到陛下无法容忍的事情出来之后,才可能一击致命。”范闲解释道,“而一石居这条线,简简单单的结束就好了。”

林婉儿这才恍然大悟,“借刀杀人?”

“这世界就是这样。”范闲不知道是在安慰林婉儿还是安慰自己,“我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然范闲也不会想让那两个人死。

只是他们的死换来的代价,微乎其微。

他没有去监察院,而是直接到了春闱的会试场,明日就是春闱正式开始的日子,上午就要考生入场,所以今天他来做最后的检查。

王启年和高达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大人。”二人迎了上来。

“怎么样了?”范闲问道,“差过一遍?”

“没什么问题。”王启年说道,“但是之前的线报提供,对方很可能会在今夜或者是明晚潜入来杀害考生,以此嫁祸到大人头上,我们不得不防啊!不如安排人彻夜巡逻?”

“那样和把言冰云放在这里帮咱们看着有什么区别呢?”范闲问道。

王启年憨憨一笑。

“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的情况之下,我们做的最好的办法,已经有了,所以不用着急。”范闲说道,“再说了,考场里面死几个人不是很正常的?哪年不死人?”

高达点了点头,“大人说的对!”

王启年疑惑的看着高达,“高兄,你现在的功夫可是越来越到家了。”

“那是自然,还是王兄指导有方,不然我也无法进步神速啊。”高达笑道。

范闲看着打趣的二人,又将目光放在了春闱会场之中。

其实二皇子的计谋如果自己在没有言冰云的情况之下,可谓是真正的万无一失,春闱会试每年都会死上几个,这种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没有人借题发挥,而且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但是这一次若是死了一个省考的状元,再是被旁人所杀,监察院就说不清了。

殿前添油加醋,肯定会将皇帝陛下弄得骑虎难下,自己若是再上去辩解,就一定会落得下风,范闲深知庆帝最讨厌的就是听旁人解释,这算是一个大忌,他自然不会去触庆帝的眉头。

所以这件事情,范闲早就做好了准备。

只需要等到春闱开始,一切就绪。

……

春暖花开是一年的必经之路,就像是人生的大起大落,你总要在一条路上经历些什么,不会平平淡淡的了结了一生,也总要有那么一段路,是终将被铭记的路程,可能是美丽的花草,可能是大江的流逝,也可能是一次决定命运的考试。

这几日的京都,格外的热闹,有偶遇老友同乡的考生喝的烂醉,也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几个人坐在一起大谈国事见解的,更有的直接住在了流晶河畔之上,开始了没日没夜的消遣。

总的来说,学子进京都也算是一个热热闹闹的事情,当然这时节的监察院是最忙的。每一年的监察院都会在春闱的时候进行管理外围的秩序和对于考生在考场的一切监管,所以他们要早早的部署好。

监察院监管春闱的差事,自然而然地落在了一处,而范闲这时候是主考,当然不可能全盘都在监察院指挥一处的动作,所以他纵观好了大局之后,就将具体的行动部署给了王启年。

王启年很谨慎,这也是他第一次接受监察院对于春闱的监管的任务,所以他今日便早早地带着监察院一处的所有人都到了春闱所在的地方,部署好了一切之后,才大马阔步进入了考试的地方。

范闲早早就在堂厅里面坐着了,还有不到半个时辰,考生们就要入场了,此时在他身边的人,不止是监察院的人,还有礼部的人。礼部的人负责春闱这件事情是必然的,所以出现礼部的人,范闲并不意外。

他作为主考,需要负责的事情有很多,首先就是整个春闱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和他有关系,细分的话,可以分出很多的地方。首先考生作答完毕的试卷,都会贴上封条,这件事情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没人敢在这个上面做文章,而自己则是需要登记成绩,当然登记成绩全程都在监察院的监督之下进行,以往都是礼部尚书来执行这个任务。

现在轮到了范闲。

“范大人?范大人?”看到正在闭目养神的范闲,一个鬼魅的声音又出现了。

范闲像是做噩梦一样被惊醒了,他看着一旁的人,是礼部负责监考的人,他的官品应该在六品或者七品左右,范闲看着他,点了点头,“怎么了?”

“范大人,事情都准备好了么?”那监考嬉笑着问道。

范闲眨了眨眼睛,他似乎第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问的是什么,便开口询问道,“大人你是说……”

“太子的那些考生啊。”监考笑嘻嘻的说道。

如果说范闲之前对太子没什么反感之处,现在也有了,他门下的门生,为什么都如此着急不说,还丝毫的不避讳,不过思来想去范闲也能得出个一二三了,这是太子啊,庆国的储君高调一点也是正常的。

范闲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眼神,对方当即会意,匆匆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