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暗度陈仓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283字
  • 2021-08-09 23:01:10

一石居的老板姓曹,膝下有一个儿子。

这种事情特别难办,难办的地方在于,范闲不能够直接以贪污或者是贿赂皇子这种罪名把二人抓起来,更不可能以内库走私的罪名把他们抓起来,不管什么都会牵扯到内库或者是皇室,对于陛下那边他定然是不好交代的。

而这两个父子也没有犯什么别的案子,想要以其他的借口将他们抓起来也不可能,所以范闲想了个招,一个非常损的损招。

一石居是个做生意的地方,每个月三万两银子也不会进他们的腰包,所以这父子二人的主要收入来源还是做生意,那么只要让他们做不了生意就好了。

一大早,一石居刚刚开门,一行二十八人监察院一处的实名暗探早早地就坐在了大厅一楼的桌子面前,他们就点了一壶茶,无限续杯的一壶茶,也不吃菜,也不聊天,唯一的工作就是死死的盯着进来吃饭的客人。

二十八个人,一张桌子四个人。

七张桌子坐得满满当当。

谁敢进来?

平民老百姓连京都府的捕快都怕的要死,看到这阵仗早就跑的远远的了,更有趣的是,监察院这样的机构,越有钱的人,越有权的人,越是害怕,到了一定级别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一石居得罪了范闲,人们也不会趟这滩浑水,早就走的远远的了。

曹老板愁眉苦脸的看着这些人坐了一上午,自己的账簿收入了七文钱,焦头烂额,又不敢上去搭茬,只能在旁边干等。

自己的儿子已经去搬救兵了。

巡视完考场的范闲,在场内安排了几个暗哨之后,才晃晃悠悠从考场出来,王启年就在外面等着。

“大人!”

“怎么样?”范闲问道。

“一上午了,曹掌柜那里没什么动静,他儿子跑的很勤快。”王启年说道。

“跟到了吗?”范闲问道。

“跟着了。”王启年思索了片刻,“一石居后门口有一个祥源茶楼,里面的小伙计直接去了城北,手下的人跟了许久,确定了是二皇子的人,然后那曹老板的儿子还去了隔壁街道的铁匠铺,铁匠铺的伙计是我亲自跟的,他去了靖王世子那里。”

“李宏成。”范闲呢喃道。

王启年点了点头,“正是。而且世子殿下身在抱月楼之中,现在应该已经赶往一石居了,估摸时间也快到了,大人你是要出面?还是暂避风头。”

范闲问道,“高达回来了吗?”

“还没有。”王启年道,“天不亮就出了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带着六名虎卫一起去了,这件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

“二皇子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的反应是什么?”范闲问道。

“和大人预料的不错,那个通风报信的茶楼伙计并没有回到茶楼,而是去了一个赌坊,随后便不知所踪,手下并没有进去找,听从大人的吩咐,没有暴露行踪。”王启年道。

范闲点了点头,“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一个时辰之久,老二这个人心思极深,有仇必报,我给他这么大的一个见面礼,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想必现在周围已经有人在看着我们的表情,老王,你的演技如何?”

“跟随大人良久,耳濡目染,早已炉火纯青。”王启年憨憨一笑。

二人回到监察院,站在大门口的时候,就有火急火燎的暗探跑了出来,大声喊道,“大人!大人!不好了!”

范闲立刻神色凝重,“怎么了?”

“城外!城外!出大事了!”那暗探撕心裂肺得吼道。

范闲满脸震惊!

几个字如同刀锤斧凿,砸入了范闲的心脏!

快马扬鞭出城的时候,范闲双目通红,他愤怒的表情,人人都看得见。

“这是监察院提司!你不要命了!”守城门的老早就看到了这二人快马出城,立刻对另外一个新来的准备阻拦范闲的人说道。

那人识趣儿退到了一旁。

一路之上,范闲心中忐忑无比,就在靠近那三岔路口宅院之时,他的心,彻底的凉了。

马缓缓地驻足,范闲直接一跃而下,奔跑到了那草房的门口,此时可见火光冲天!茅草房早已经烧成了废墟!

他惊愕的站在门前,脑海之中回想的是曾经这里摆放着的那一方长桌,还有木马之上,吃着糖葫芦的孩子。

地上的木马仍然被大火洗礼着,可是此时的范闲,似乎根本压抑不住心中的疼痛,不由分说,直接向火光之中冲了进去。

“大人!大人!”王启年拔起腿来直接一个熊抱,从后面牢牢地抱住了范闲,大声叫道,“大人,大人!你可万万不能进去,里面可能还有暗箭啊,大人!”

“大人,事已至此,千万不要上了对方的当啊!”王启年哪儿能拦得住范闲,当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死死的抓着范闲的双腿。

范闲束手无策,倒在了草门之前,他跪了下来,深深的将头埋在了地上,用力的捶打着地面。

无奈,无力的感觉油然而生。

缓缓地松开了范闲,二人望着这一片的火海,心中不免唏嘘。

“滕子京!我对不起你!”范闲奋力的嘶喊着,将心中的绝望撕心裂肺的喊出,他似乎想让九泉之下的滕子京感受到自己的自责,是自己的保护不周才导致了他们母女俩如此就去了,是自己的疏忽,才让这对母子,含恨去九泉之下和他见面。

他愧对滕子京。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气息从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瞬间打了过来。王启年方才还痛苦不已,如今面色直接变得轻松了起来,他转身一接,将那道气息之中蕴藏着的东西接了过来。

是一张包裹着石子的纸团,将纸团缓缓打开,上面写着潦草的三个字。

“人已走。”

王启年立刻弯下来身子,到了范闲的身旁,“大人。”

“滕子京啊,对不……”

“人走了。”王启年满脸正经的看着范闲。

“啊?”范闲一转头。

“嗯,根据我多年追踪的经验断定,只是西北角上方有一个人,南山旁道,有三个人,此时已经退去!”王启年镇定的说道。

范闲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咳嗽了几声。

现场陷入了一阵尴尬。

……

大火最终还是灭了,二人信步走了进去,原本的房屋都已经化为了废墟,探头进去看向屋内,破败不堪。

“在这儿,大人!”

范闲赶忙拨开碎裂的木块,这才看到了那张床,王启年一把掀开了床板,下方竟是一条暗道!

“大人,你看,这是我挖的暗道,手艺如何?”王启年笑道。

“挖个暗道还有手艺?”范闲鄙夷的看着王启年,“要不我在京都城内给你专门开一个接挖暗道的店铺?”

“大人此言差矣。”王启年赶忙摇了摇头,“挖暗道的手艺繁烦复杂,其中门路非常之多,有供人行走的,供人居住的……”

没有搭理王启年的絮叨,范闲纵身一跃,直接到了暗道之中,而身后的王启年还在大声叫喊着,“大人,这个开店铺的事情,我们其实可以商量一下的。”

暗道的宽窄并不足够范闲行走,想来也是王启年的身材过于矮小的缘故,佝偻着腰,一路走了过来。暗道的距离并不是很长,但足够让里面的人隐蔽起来了。

穿过暗道之后,范闲出现在了河畔的边上,这条暗道,直通湖畔,此时的范闲才看到,不远处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而滕子京的家眷,已经出现在了马车的一旁,驾驶马车的是范府的人。

“大人。”高达信步走了过来,脸上尽是成功之后的喜悦,不过还是先退到了一旁,让范闲和母子二人说话。

“委屈了,嫂嫂。”范闲怅然着道歉。

滕子京的妻子虽然恼怒,可是也知道无可奈何,只能玩这么一出,才可以脱身,不然以她的实力,带着一个孩子,无论是去到天涯海角,那些想要找到他们的人依然会找到,这才听了范闲的话。

这是给滕子京赔罪,也算是保了自己内心深处的软肋,毕竟滕子京因他而死,这种亏欠不是去做多少事情就能弥补的。

在马车里面范闲准备的盘缠够他们母子舒舒服服过上一辈子了,当然还会有暗探保护他们,至少一年之内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必须要确保他们安安分分的生活没有任何的问题之后,范闲才会撤走保护他们的人。

目送走了承载滕子京家眷的马车,范闲这才再次通过暗道,回到了废墟之处,三人又在那房屋不远处的空地之上,立了两座坟,这才算罢了。

“这样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大人,要不要放两具尸骨进去?”高达有些担心。

“哎!”王启年立刻打断了他无稽之谈的想法,“高大人,千万不要如此想,咱家大人的表演,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无往不利,无坚不摧,这哭丧之间,痛心疾首,捶胸顿足,头深埋地中,撕心裂肺。想那二皇子的人看了可谓是感同身受,深信不疑啊!”

“王大人所言极是,高某佩服。”

王启年一摆手,“不必不必,但是你要记住一点,我们一定不能表现的比大人聪慧,更不能让大人有所察觉。”

“高某谨记!”高达一脸明白,立刻作礼,对王启年深感佩服。

“既然殿下如此决绝,往后的日子里,也不能怪我了。”范闲虽然笑着,可是他的怒火,在心中燃烧。

“大人。”看着快到城门前了,王启年立刻提示。

范闲当即点头,然后一个向后倒地,昏倒了。

当日城中流传的是,监察院提司范大人在城外的姘头死于火海,母女二人全被仇家烧死,范提司痛苦不已,城门口气节而亡。

嗯,范闲又双叒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