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大喜之日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016字
  • 2021-08-06 23:23:29

一整夜的忙碌,范闲算是彻夜未眠。

两个宫中的嬷嬷专门到了范府,一个指点江山,一个激昂文字,算是将里里外外的全部事宜搞定,请来的喜婆等人在两个嬷嬷的指导下给范闲描眉画鬓,新郎官被摆布了整整一个晚上,到了丑时才算完事儿。

时辰定在寅时三刻,登庙堂求签,求了签文才算正是出发。

范闲就只能坐在床榻上安安静静的等待。

外面的装饰早已经红红火火,这一场京都城全民瞩目的婚礼,才刚刚开始。

“紧张吗?”王启年问道。

“不紧张。”范闲打了个哈欠,“就是困。”

“大人,今日陈院长亲自守城。”王启年说道。

昨日和今日范闲都没有去过监察院,自然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他歪着头问道,“亲自?”

“三百黑骑就在东门外,但凡有事儿直接就能冲进来,院长带着影子大人坐镇监察院,影子布下一百八十个六处的杀手保驾护航。”王启年道。

“这是要杀我啊。”范闲开了个玩笑。

心中却是有些暖意,陈萍萍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这一场婚礼的护卫已经达到了和陛下每一次进神庙祈福的阵仗,范闲也准备了许多的东西出来,他深爱着的林婉儿,在今日,必然会成为庆国上下甚至是天下,最为幸福的人。

锣鼓喧天,范闲策马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寅时了,他要去庙堂祭拜,并且走一条繁杂的程序,虽然琐碎,但是想到是为了婉儿而做,自然是高兴的。

……

“好看吗?”林婉儿转了一圈。

叶灵儿拍了拍手,“好看,好看急了。真羡慕你……不!是真羡慕范闲!”

“你也要成婚了,到时候……”说道这里,林婉儿顿了顿,“到时候你会比我还美的。”

叶灵儿低下了头,苦笑了一声,“自是圣命不可违,不过二皇子殿下也是一个好人。”

林婉儿没有去评判自己的哥哥,只是说道,“不管如何,照顾好自己就好了。”

“嗯。”叶灵儿点了点头。

看得出来,叶灵儿是想跟随二皇子的,所以林婉儿这个心思细腻的姑娘在这一次对话之时就能感觉到,她在刻意的疏远自己。

范闲和二皇子的对立,她们虽然没有达到心知肚明,但是也略有耳闻。

“天亮了,范闲……也该到了。”

黎明。

送林婉儿从府邸出来的人,是憨憨的林大宝,他也打扮的红光满面,衣服少见的板正,微笑着跟着众家丁仆人走到了大门口,站在路上对着范闲招手。

范闲下马,恭恭敬敬的对大宝作礼,大宝也恭恭敬敬的回礼。

随后看着轿子,林婉儿定然是在轿子之中的,他也没有着急,对着大宝说道,“大宝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不知道!”大宝欢呼雀跃,“但是今日一定是个好日子!是个天大的好日子!大家都高兴,人们也都喜欢大宝!大宝高兴!”

“高兴便好,喜欢就好。”范闲抱了抱林大宝,这才说道,“婉儿要出去一段时日,若得了空,我就带着婉儿回来看大宝,好不好?”

“好!好!”大宝跟着开心。

范闲的马栓住了轿子,带着林婉儿离开了。

林大宝在后面招着手,他似乎也不知道为什么脸颊上面有泪痕,他明明很开心。

整个一天的时间,都在收礼,收客,这是传统。

新娘要在婚房静坐,到了天地交汇之时才能拜堂成亲。

繁复的礼节让范闲忙了整整一日。

到了宾客入门之时,这才是重头戏。

两个人站在堂前准备拜堂,之前要收旨。

陛下的旨意。

“后宫宜贵嫔贺!”

“黄金子母镯一对儿,金壁耳饰一对儿,翡翠玉镯一枚,彩丝琉璃纱三十匹。”

“后宫宁才人贺!”

“名剑太上一柄,金丝软甲一件,银海绣花布鞋一对儿,金银匕首一对儿!”

“太后懿旨!”

众人跪下。

“今我孙儿大婚,实是心悦成喜,才子佳人,天赐良缘,特赐丹凤铁卷一枚,黄金三百两,白银三千两。”

走上来的是洪四庠,他弯着腰将丹凤铁卷送到了林婉儿的手中。

“郡主,这丹凤铁卷可是免死金牌,可要收好。”

“多谢洪公公。”林婉儿接过。

“圣上有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太常寺协律郎范闲与郡主林婉儿,佳偶天成,琴瑟和鸣,赐三郡耕地二十亩,黄金五百两,白银五千两!”

“范闲接旨!”

范闲走上前几步。

“太常寺协律郎范闲,出使北齐有功,今特赐太学奉正,官阶正四品,与太学府独门独生,不记院士之下!钦此!”

范闲跪拜。

有了皇帝的提携,谁都知道这个当红的角儿现在风头正盛,范府的门外早已经人满为患。

真金白银都成了陪衬,这入京不到几年的时间直接跃到了正四品的奉正,这可是天下最大的新闻,而且稍微有脑子的人都会想到,太学奉正这个官职也就是暂时的,为的就是方便范闲下一步的打算。

春闱可能范闲会是总考,而太学院又是春闱出题的地方,这一来一去,给足了范闲行动的能力。

看来陛下的想法,确实是深远。

范闲接过圣旨,一身华服进入了厅堂。

……

银月高空。

“我以为你会喝多才回来。”林婉儿独坐床榻,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

范闲悄然将门关上,这才走到了林婉儿的面前,红盖头遮住的脸是他迫切想要见到的心上人,手略带颤抖着佛了过去,却被林婉儿抓住了手。

“怎么了?”范闲笑着。

“我有好多话,想和你说……”林婉儿道。

“我也有好多话,想和你说。”范闲道。

“范闲……”

“改叫相公了。”

“相公……”

范闲望着这个心中最挂念的人,“婉儿,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是啊。”林婉儿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手,任由范闲将她的盖头拿了下来。

“你真美。”

相拥而眠。

这一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