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北齐和庆国的分析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097字
  • 2021-10-13 22:31:44

范闲关上门的时候,高达才从自己的脸上把鞋拿下来,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什么话。

范闲憋着笑,高达憋着哭。

等了大半天之后,面前的房门才缓缓地被打开,范闲迎面看到了三个侍女之中的一个人,她轻柔的开门之后,这时的范闲看到了这个侍女不一样的地方,再不是那张死气沉沉的脸庞,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但是范闲能够感觉出来,她在渴望着开心。

点了点头的范闲,走入了房间之中,海棠朵朵此时刚从床榻下来,她对着范闲的方向,在半空之中伸出手来,懒洋洋的说道,“我的鞋。”

范闲看着海棠朵朵,他反应了一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他的左肩膀上面出现了一只鞋子,是白色的四十五码绣花鞋,范闲一怔,回头看去这才想起来,从脸上红色鞋印的高达手里接过了鞋子,走到了海棠朵朵的面前,将鞋子放在了地上。

穿好鞋,海棠朵朵走到了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她给范闲倒了茶这才喃喃的说道,“我和她们三个人沟通过了。”

“什么结果?”范闲问道。

“小晴。”海棠朵朵回头叫了一声,一个侍女缓缓地走了过来,到了范闲的面前,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傻愣愣的盯着范闲,看着对方。

范闲明白,面前的这个小晴当然也是绣玉堂里面的侍女,范闲回想起昨日夜里面那些侍女在木制的钉子上面站着的时候,他此时才明白,这些侍女都是有练过武的,但是她们对于正常生活的礼仪和礼貌一概不知,所以范闲应该能明白她们活到现在所用的手段和力量了。

她们只需要活着就好,所以其他的什么东西不会都是可以理解的。

“你把给我讲过的话,再给他讲一次,记住,什么事情要面面俱到。”海棠朵朵说道。

小晴点了点头,对着范闲说道,“这位公子,我曾经是绣玉堂里面的侍女,七岁的时候从西陲边关的突厥部族被卖到了这里,现在已经十年之久了,曾经这里还不是绣玉堂,我只是在现在绣玉堂被整改之前的地下生活,后来变成了绣玉堂之后,才开始在绣玉堂里面生活。”

“在地下的生活里,我们只是训练搏斗和生存的技能,还有一些赌博的技巧。”小晴说道,“再来就是暗杀和杀人的本领,这项本领,是学习的最多的。”

“程老五的死,和你们有没有关系?”范闲忽然问道。

他此前就在想这个问题,程老五和程大龙是亲生父子的关系,但是他对于程大龙这几日下来的观察,总是认为这个人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笨蛋,至少无论是对赌之中还是暗花的时候,程大龙的行径会让范闲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凉意,这个人的动作和行为都充满了攻击性,而那一层傻子一样的外衣,正好给了他一个伪装,就是旁人不和他一般见识的伪装。

这个伪装,恰到好处,甚至是他直接将崔三爷杀了之后,都没有人会去问他一句为什么,而范闲也是在崔三爷的尸体被人们遗忘,他们要因为这血肉横飞的房间换一个崭新的房间的时候,范闲才反应过来,崔三爷真的死了。

程大龙的所作所为给人一股总觉得是在开玩笑的印象。

这是一个人最好的伪装。

范闲看着侍女小晴,等待着她的回答。

“我……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侍女小晴说道,“但是……我们确实杀了一个老头,是程大龙先动的手,然后嘱咐我们把那个老头给杀了。所以我们就照办了。”

范闲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怎么了?”海棠朵朵问道。

“今天上午你闭门不出,我这边得到了几个线索,我来和你讲一讲。”范闲说道,“第一件事情,就是崔逸文,今天早晨在绣玉堂里面被发现,让人给杀了。”

海棠朵朵震惊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范闲,再次确认道,“真的?”

范闲点了点头,“虽然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但是我的人在绣玉堂附近得知了这件事情,并且随即跟着进入了崔府之中,也看到了棺材,并且史阐立亲眼见到了崔逸文躺在棺材里面,这一点应该毋庸置疑。”

“为什么?他为什么会被杀?”海棠朵朵不解的看着范闲。

“第二件事情,崔氏今天出了城,而且他们去的方向是西边,我的人已经跟了上去,但是如若我判断没有任何错误的话,他们应该是去了三洲府的那个台子上,也就是我认识于瓶儿等人的地方。”范闲说道,“昨夜我利用十万两黄金的马车这个引子引出了一些事情,现在崔家的反应,印证了我的想法。”

“什么想法?”海棠朵朵似乎并不了解范闲发现了什么。

范闲这才对海棠朵朵说了昨夜他在绣玉堂发现的那件事情,范闲到现在还觉得绣玉堂内部的构造是非常厉害的一个鬼斧神工的作品,他对于信息的采集和收纳做的非常得好,此时的范闲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对着海棠朵朵说道,“如若是这样的话,我认为崔逸文的死,应该是崔家人的所为。”

“为什么?”海棠朵朵当然不解。

范闲皱了皱眉说道,“按照这样的情报收集能力,如若不是崔家所为,那么杀了崔家人的凶手,肯定都走不出绣玉堂,所以可以断定,这是崔家人所为,并且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你见过的那个人。”

“崔振的大儿子?崔逸文的哥哥,崔贤?”海棠朵朵确认道。

“崔贤。”范闲长出了一口气,“他似乎一直在找一个机会,吞并绣玉堂,看来崔家里面的人的关系,也没有我们想象之中的那么好啊。”

“崔家的事情,看来还是不明了啊。”海棠朵朵感叹道。

此时的范闲想的不是崔家的事情,他的脑海之中在想一个更为重要的事情。

范闲似乎从崔逸文的死亡之中发现了什么,他忽然笑了起来。

海棠朵朵疑惑地看着范闲,不明所以。

范闲想的事情,她当然不知道。

此时的范闲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崔逸文的死在说明一件非常明显的事情,就是在宣布主权,这个宣布主权的意思,非常的明确。不是在和旁人宣布,而是在和宫中宣布,是在和那两个皇子宣布这件事情!

范闲恍然大悟,这崔家并不是一个主的地方!

崔逸文和太子亲近这件事情已经是范闲知道的事情了,而其他的崔家势力,范闲并不知道,所以范闲笼统的认为,崔家就是太子殿下的人,而现在的崔家已经向他证明了,他们不光只有太子殿下的人,还有二皇子的人!

这时候范闲似乎明白了一些事情,就是东夷城四顾剑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些事情看起来和自己那十万两黄金的马车有一定的关系,可是细细想来,全然无关,这只是一个幌子,或者说这是一个借口,是杀了崔逸文的借口,那个崔逸文的哥哥崔贤,是二皇子的人!

这一手杀自己的亲兄弟让范闲对这个人刮目相看,并且了解了一点,就是二皇子已经要出关了,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二皇子提前半年走出了闭关的家中,范闲虽然不知道,但是他隐隐约约觉得,之所以二皇子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是有原因的,而且这个原因会和四顾剑出现在沧州城,有着巨大的干系。

“为什么四顾剑会来到沧州城?”范闲问道。

海棠朵朵皱了皱眉,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为什么二皇子会突然出关?”范闲继续问道,他看着海棠朵朵疑惑的眼神,并没有停止他的问题。

“为什么太子会突然出现在沧州城?真的是为了阻止我对于绣玉堂的破坏?”范闲皱眉。

“为什么程老五会死,死于自己的儿子之手?”

“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崔逸文也会死,他们兄弟两个既然有矛盾,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节骨眼上面杀死他?”

“为什么云之澜什么都不怕,出现在绣玉堂里面帮助崔逸文?”

“为什么……于瓶儿会倒戈在我的身旁?”范闲皱了皱眉。

而此时的海棠朵朵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一连串的问题砸过来的时候,她当然是满脸问号,看着范闲,面前这个小子到底在想什么?

“为什么邓子越会那样报告?”范闲继续说道,他没有停止过他的问题,他的大脑也同时在飞速的运转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随即又摇了摇头否定了,他一直在纠结,一直又不敢多说。

“最大的世家……崔家,他们到底在运营什么?”范闲不解……

“最大的是崔家?”海棠朵朵忽然插话,她歪了歪头,“不是明家么?”

“啊?”范闲一脸疑惑的看着海棠朵朵,“我说的是沧州城里面最大的世家啊。”

“啊?”海棠朵朵同样一脸疑惑的看着范闲,“你们庆国世家的大小是按照家里的占地面积算的?”

范闲苦笑,“那当然不是,是按照财力,物力,人力综合判断的,不然要照你这么说,于瓶儿她父亲于秦不是正好是工部侍郎,分管沧州土地,于家才是最大的。”

“这里的土地都归他管?”海棠朵朵皱眉,“那权力也太大的了吧。”

“他只是管土地的规划和建设,种田的地归他管,但是商用的地,就不归他管了。”范闲撇了撇嘴,“你这个圣女对朝中的事情怎么一无所知。”

“没有啊,因为北齐是不分你们庆国的三省六部的,所以你们的户部和工部,在我们那里是一个部门管,这样就不会出现分歧了,不然商用地和农用地总是不清不楚的,两个部门天天打架,谁能说出来个对和错啊?”海棠朵朵不屑得说道。

“区分是多简单的事儿啊。”范闲笑道,“和当地的知县通知啊,农用地就是农忙用的啊,商用地就是在上面建造住户或者是商铺,这么简单的道理北齐的人都不会分辨吗?”

“那若是知府擅自修改呢?一个工部和一个户部,管理土地的都是侍郎或者是尚书,你父亲不也是户部尚书吗?他亲自来沧州看过土地的性质?还是说只是根据每年的上报情况来看的?”海棠朵朵愤愤地说道,“知府若是擅自修改过,那就算是渔船靠岸的港口,也可以说成是商用的酒楼,只要他愿意!”

范闲看着海棠朵朵,正要争辩的时候,突然停了。

“知府若是擅自修改过,那就算是渔船靠岸的港口,也可以说成是商用的酒楼,只要他愿意!”

范闲默默地念了这句话,他反复思索之后,忽然皱紧了眉毛。

“怎……怎么了?”海棠朵朵看着范闲,此时的范闲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奇怪,他整个人僵直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此时的范闲,回想起了在昨天晚上王启年来找自己的时候,递给了他的那张纸,那是邓子越通过信鸽发往信阳的信。

信上面的内容,范闲一直不得其解,可是如今海棠朵朵的一些话,全明白了!

信纸上的话简洁明了的写着。

今范闲等人到达沧州城内,接触绣玉堂并且发生碰撞,太子亲至,未曾以用。崔氏一族鞍前马后,并未有声响,见信如见人,静待指令。天朝后发,楼中楼送。

范闲在第一次接触到邓子越传送给信阳方向的信件时候,他就明白长公主有不同的想法了,但是并没有任何的明确证据,这只是一封单方面的信件,所以不足以作为任何的凭证,那时候的范闲以为,天朝是他们自己给自己取的名字,而楼中楼是邓子越的代号。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如此!

范闲等人到达沧州城内!是在暗示,这封信是从沧州发出去的,也就证明此人是邓子越不假,崔氏一族鞍前马后,未有声响,说明崔氏一族根本不是绣玉堂真正的主人!他们是在给别人打工!

见信如见人,天朝后发,楼中楼送。

范闲恍然大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