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阴谋背后是杀戮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039字
  • 2021-10-12 23:16:34

绣玉堂不存在关门这么一说,只是你玩累了,你就走人,休息好的人自然而然会再次进来,所以当孔成累到不行的时候,程大龙还在那里玩牌,他似乎是一个不知疲惫的人,没有休息也没有其他的什么活动,在他想玩的时候,那就一定会玩下去。

好不容易等到程大龙这局结束的空档,孔成立刻抓住程大龙的胳膊,“你别玩了!时间差不多,我们该去找少爷了!”

一听到少爷这两个字,程大龙浑身一震,他茫然的转过身看了看孔成,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跟着孔成走出了赌台。

一路走了上来,到了五层的房间之后,孔成谨慎地敲了敲房间,得到了里面的允许之后,他才打开了门,此时的房间里面只有崔逸文一个人,他坐在桌子旁边,一口一口喝着茶,手中拿着一份地图,似乎在研究着什么。

孔成和程大龙走了进来之后,这才坐定,孔成疑惑地看着崔逸文,但是他并没有先行开口说话,反倒是静静地等待着崔逸文忙完手里的事儿,才和他说话。

而程大龙也是难得的安静,他斯斯文文地坐在桌子旁边,没有吵闹的看着崔逸文,他似乎也在等到崔逸文弄完手里的事情。而崔逸文则是比较认真的看着手里的地图,他似乎在研究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才将手里的地图收了起来,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怎么了?”

“少爷,我有一事不明!”孔成说道。

“说罢。”崔逸文拿起了茶杯给面前的两个人倒好茶,这才讲道。

孔成沉了沉气,说道,“程大龙把那三个丫鬟输了。”

“丫鬟?”崔逸文茫然的喝了一口茶,他听得有些莫名其妙,皱了皱眉看着孔成问道,“什么丫鬟?”

“就是那三个丫鬟,杀了程老五的三个丫鬟,从你这里买走的。”孔成双手放在膝盖上,稳稳当当的说道。

但是说完这句话之后,崔逸文就不稳当了,他直接震惊的看着程大龙,皱了皱眉,“卖给谁了!”

“那……那……那个……婆娘!”程大龙吭哧吭哧的说,嘴巴里似乎还咬着什么东西。听到了这句话的崔逸文直接站了起来,一巴掌甩在了程大龙的脸上,那赘肉连身的身材直接被一巴掌打在了地上,还滚了一圈。

程大龙捂着脸回头看着崔逸文,他皱着眉,厉声道,“不……不是……不是你说……想怎么!玩!就就就……就怎么!玩……玩的嘛!那那那那,那我输了!又……没有没有没有钱,只能……只能……只能这样了啊!”-

崔逸文看着如同一坨屎一样堆在地上的程大龙,气不打一处来,他愤怒的说道,“你他娘的就是个啥也干不成的畜生!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人吗?是他娘的皇宫之中的人!若是让他们抓到老子的把柄,你怎么也得死到我前头!我告诉你!程大龙,现在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得给老子把那三个侍女杀了,否则,你就给老子去死!”

气急败坏的崔逸文已经没有了之前那风度翩翩的样子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本不属于他这白净嘴脸的野蛮之色,他一脚踩在了地上程大龙的脸上,他没有继续和程大龙说话,而是直接转头看向了孔成。

“小子,你跟他一起去,明白了吗?”崔逸文喃喃道。

孔成长出了一口气,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其实我还有解决的办法,少爷。”

“办法?你那个放屁一样的脑子里能想出来什么办法?我告诉你孔成,你孔家能到现在的地步,是老子一手扶起来的,回去问问你耕田吃屎的老爹,他见到我都得下跪,你现在和这个猪一起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跟我说没事?你有解决的办法?你他娘的有办法早就解决了,还用等到现在?”

“还有!”崔逸文看着脚下的程大龙,“你那个破山庄,程家的五条老狗,都是本少爷给他们拴了绳子才能犬吠的知道吗?现在你这个小东西敢坏我的事儿?我给你一个时辰,处理不好,连你带他们全部杀了!”

“其实……”孔成喃喃的说道,“我的办法,或许可以一试?”

崔逸文听到这句话之后,猛然回头看向了孔成,他震惊的表情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他没有想到这个人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崔逸文把脚从程大龙的脸上挪开,走到了孔成的面前,从背后抽出了一把匕首,匕首非常的漂亮,匕首的握把上面镶满了玛瑙和翡翠,红红绿绿的异常夺目。

他走到了孔成的面前,阴谋挂满了眉宇。

而孔成则是尴尬的笑着退到了墙边,双手举在胸前,笑道,“二少爷啊,你听我说一下再着急动手行么?”

“你说啊。”崔逸文的脸上出现了玩味的笑容,他此时杀心已定,缓缓地将孔成逼入了墙角,表情阴狠,“你说说看,我也听听。”

“哦,是这样的。”孔成放下了心来,他说道,“二少爷是这样的,他们追溯起来,也就是通过侍女的口供,找到了你而已,绣玉堂的什么问题他们也找不到,况且侍女全部都在绣玉堂的地下,而进出地下的唯一途径和钥匙,都在你手上,你要是死了,他们肯定不会有任何的线索。”

崔逸文的脸色大变,他看着孔成,“你……说什么?”

狠了起来的崔逸文直接挥起了匕首,刺向了孔成。

孔成皱着脸闭上了眼睛,他两只手往前一推,“别呀!二少爷。”

“噗呲!”

鲜血喷涌而出!

孔成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的孔成尴尬看了过去,一个桌子腿出现在了孔成的面前,那个桌子腿从崔逸文的胸口穿了过来,而后面的程大龙,面色正襟,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如同杀了一只牛一样。

他松开了桌子腿,冷冷的一笑,“你演的不错。”

孔成对着程大龙点了点头,弯腰不敢说话。

“还没出来么?”范闲站在房间门口问着面前的高达。

高达和另外一个虎卫轮番在海棠朵朵的房门外值守,而如今已经回来整整一天了,她仍然没有走出过房间,范闲有些担心,但是并没有破门而入进去,只是在外面等待着,见到高达摇头,范闲这才叹息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姐姐还没有出来?”范若若凑过来问道。

范闲摇了摇头,坐到了桌子旁边,喝了一杯茶,说道,“人回来了?”

“我让她回家了。”范若若说道,“瓶儿姑娘感觉很疲惫的样子,我嘱咐了她几句,就让她回家了。”

范闲嗯了一声,并没有说太多,现在的他其实也在阴影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最后的那一幕范闲挡住了海棠朵朵的视角,她没有看到,但是范闲看的清清楚楚。

那些女子被四面八方冲过来的男子包围在了里面,他们对这些女子,为所欲为的做了所有的事情,范闲看到那些直接被从木钉子上拔起来的侍女,痛苦地愤怒地叫喊着,她们剩下的路只有死路了,还有直接被当场扒光的人,她们甚至连遮掩身体都做不到,痛苦在脸上蔓延着。

从那一路回来之后,海棠朵朵就和三个侍女进入了房间,谁也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范闲更不知道海棠朵朵想对她们做什么,他只是明白,这一次,他错了,他真的错了。

范闲曾以为,这个世界起码在一定程度上是公平的,起码人活在世界上对于自己的同类还是有良知的。他错了,错的离谱,错的彻底,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去想一件事情,他们到底在做什么?又或者绣玉堂到底在做什么?

“哥?”范若若瞄了一眼范闲,问道。

“啊?”范闲有点走神,他目光毫无焦点的看着面前的桌子,他的脸移动了一下,但是目光仍然看着桌面,范若若担心地看着范闲,她之前已经和于瓶儿聊过了,所以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范闲,只是坐到了范闲的身旁,略显焦急,却又细心的想了想。

“哥哥,实在不行,我们走吧。”范若若说道。

“逃不出去的。”范闲目光仍然没有变化,他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范若若说道,“无论是哪儿都有这样的事情,我们一路走来,只能是愈演愈烈,这可是沧州,沧州是京都城脚下的都城,这里居然有这样的事情,你说,哪里还是好的呢?”

“我记得,你要改变世界的,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到现在我仍然觉得哥哥做的事情,都很帅!”范若若眨着她的大眼睛,望着范闲,“哥你不是教过我么,困难才是开始啊。”

范闲看着范若若,他其实感觉到的不是困难,而是力不从心,他设计了很好的局,他完全可以直接将局面打开,可是那暗花开始的时候,在那些人扑在侍女身上,而侍女没有任何反抗的时候,他就明白,他的方向错了。

那些侍女若不是绣玉堂,她们不可能活在这样的世界里,她们会生活在穷苦的部落里面,生活在贫穷的村庄里面,她们会饿死,会痛苦,会眼睁睁得看着自己最亲近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而不能做任何事情,她们会极度的绝望,而在这个地方,绣玉堂给了她们不敢想的一切,可以有足够的钱让自己的家人完好的活下去,可以让她们穿金戴银,进入上流阶层。

若是运气再好一点,进入暗花,那是一个一死十九生的层面,进入了这个层面之后,她们就会被买走,去大家大户里面变成人家的太太,或者是妾室,再不济就是用人,暖房丫头,或者是下人都可以,那样起码她们不仅有了生活的能力,还有了自由。

一个人死,换十九个人活。

“哥,她们是死了,但是你能给她们的希望不是更多吗?”范若若问道。

“希望?”范闲苦笑道,“哪里来的希望?人都死了,还有什么希望?”

“这可是第一次暗花没有出呢,哥你第一次来,已经破了这里持续了多少年的传统?他们都是些循规蹈矩的人,你一出现来整个绣玉堂的规则都彻底变了,我相信哥哥你要是肯努力的话,一定会让这里有所改变的。”范若若充满了希望说道。

范闲苦笑着摇了摇头,可是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规则?

循规蹈矩?

这些赌徒怎么会循规蹈矩?可是……

绣玉堂就是创造了这样的一个规矩出来,把所有的赌徒都变成了一个个守规矩的人!既然是规矩才让他们在一起,那为什么不干脆破了这个规矩?范闲忽然笑了起来,对啊,这是规矩的问题,既然是规矩的问题,那就从规矩上下手!

什么是规矩?五楼什么可以赌这是规矩,三楼是玩琴棋书画的这也是规矩,而最大的规矩,就是绣玉堂里面的三个赌博的程序,这就是最大的规矩!

而这些规矩就是突破口!范闲想要不伤及无辜唯一的突破口就是从这里入手!他恍然大悟的站了起来,看着面前的范若若,紧紧地把妹妹抱在了怀里,“我想到了!我想到了!绣玉堂的弱点,就在他的面上!”

松开了范若若的范闲,直接推门而出,他站到了房间的外面,直接推开了海棠朵朵的门,而此时映入眼帘的东西,让范闲极其的震惊!

他看到了此时坐在床上的侍女和海棠朵朵面对面,此时的海棠朵朵似乎从她血肉模糊的衣服里面在取什么东西,而床榻的两侧站着一个侍女,另外一个已经虚弱到睡了过去,他皱着眉看着,“你们这是怎么了?”

“滚!”

一只鞋从房间里面直接飞了出来,还好范闲躲闪及时,正好闪过。

可是鞋不偏不倚的砸在了跟在范闲身后的高达的脸上。

“啪”的一声。

“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