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殿下的阴谋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2048字
  • 2021-10-12 23:13:39

当叶灵儿再次走到京都城街道的时候,此时她的心情格外的好,绕了一圈之后,她带着几个人走到了二皇子府邸后门,左右看了看,这才安排了身后的几个守卫,守卫点了点头,几个人随即离开了。

叶灵儿鬼鬼祟祟的打开了后门,走了进去。

她没有注意到的是,身后的一个墙角处,有一个安静的少年,带着漆黑的面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得看着她走了进去。

叶灵儿完全消失在了后门里,并且关上了门。

少年此时打了个手势,他身旁的人才出现在了少年的身旁,低声的说道,“言大人!”

此人正是言冰云,他缓缓地摘下了面纱之后,看向了旁边的人,“怎么?”

“事情查明白了,大人。”探子冷静地说道,“是御书房的一个宫女,已经被陛下处死了。”

言冰云点了点头,“身份呢?查明了么?”

“查明了,身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曾经是东宫的人,后来十三岁跟了长公主,再之后就是一直在长公主的府上,直到长公主离京之后,才到了御书房。”探子说道,“她似乎并没有什么企图,只是通过出城的车辆将一些信息递交给二皇子,这一段时间二皇子被禁足,所以才启用了这个宫女。”

言冰云点了点头,“这一段时间,接管一处的事情,要掌握好一处的节奏,切不可乱了规矩。”

“多谢大人明示,一处的事情已经被安排的仅仅有条,况且一般都是陈院长在监管,用的上我们的事情,还是比较少的。”探子汇报,“何况在之前的事情发生之后,几乎没有人在京都城太过招摇了,这一段时间,我也认为比较安全。”

言冰云听了之后也知道范闲在京都城的大动作,会让这个京都城变得安静一些,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现在的他比较在意面前发生的事情。

这一段时间京都城虽然太平,但是出现了一些事情让他觉得非常有趣。

第一件事情就是西陲边境的吐蕃使团突然进京。

这件事情本来应该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吐蕃使团进京,然后和庆帝沟通,交流感情为两国更加和谐和稳定发展做出友好地接触,这并不会让言冰云感觉到不一样。但是进京都城的时间,让言冰云起了疑心。

他第一次见一个使团,是天色已黑,城门都关闭了的情况之下,直接进入京都城的,并且最让他惊讶的地方在于,庆帝竟然还直接接见了对方,让这个吐蕃使团连夜进入了皇宫。这是言冰云最为诧异的地方。

而第二点,就是在得知二皇子即将带兵出征之后,言冰云更是诧异,他作为监察院四处的主办,他根本没有任何关于吐蕃皇子行刺的证据和传说,虽然这件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他的消息得到的少之又少。

这就没道理了,所以要弄清楚事情的言冰云,自然而然的悄然来到了二皇子的房。

“你去吧,这里没什么事儿了。”言冰云冷漠地说道。

那探子作了礼,消失不见了。

言冰云则是纵身一跃,直接飞到了房屋的上面,越过了几个房檐,匆匆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房屋上面,此时的房间之中灯火通明,而其他的房间要不是漆黑无比,要不就是房屋格局太小,只有这个符合二皇子的性格,果不其然,在言冰云掀开房屋的房檐之后,里面的两个人,正是二皇子和叶灵儿。

此时的下面二人,正在喜悦的交谈着。

“真是如此?”叶灵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的。”二皇子的面色也是能看得出来的喜悦,他抚摸着叶灵儿面容旁边垂帘下来的发丝,笑道,“我也不知道陈萍萍为什么会帮我说话,但是这一次,无疑是这个老东西给了我机会。”

“他肯定是认为你从没有过带兵的经验,如此一来,可以让你功败垂成,在陛下面前颜面扫地,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叶灵儿轻柔的抓住了二皇子的手说道,“这一次我随你去之后,我们二人定然能够大破突厥,到时候回到朝中,就是另一番风景了。”

二皇子倒是没有这么突兀,他摇了摇头,“你还是想得太简单了,陈萍萍这个老东西,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我是不知道的,这一次的出使,算是给了我一个巨大的机会,而且我会在陛下面前证明有些人,根本不配坐拥现在的权位。”

“这一次我不仅要收复突厥,还要破关北齐!将北齐的西南边关,打回来他几个城池。”二皇子邪魅的笑了,“到时候范闲……我会在这场争议之中,将你扼杀在北齐的土地上,你到死,都回不来了……”

二皇子的面色是惨笑之中的狰狞,他死死的攥着拳头说道,“这一次范闲就算是有天大的本领,都跳不出去了,他的死局已定,看来想让他死的人,不光是我,连父皇陛下都有此意。”

“啊?”叶灵儿显然没明白这句话,范闲看似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但是二皇子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叶灵儿没懂,她问道,“可是我并没有觉得陛下有此意啊。”

“那我来问你,如今范闲在何处?”二皇子问道。

“在去北齐的路上。”叶灵儿点了点头说道。

“那如若我持兵符,直接进入西陲边关,然后带着吐蕃,强打突厥,然后顺势和北齐开战,而这个时候,范闲在哪儿?”二皇子问道。

叶灵儿皱着眉,掰了掰手指头,“你去西陲边关要两个月,他上北齐……需要三个月!”

“也就是说!”叶灵儿惊讶的说道,“你已经准备好的时候,他刚刚到达北齐!”

“那么我直接动手,而他就会被北齐直接扣押。”二皇子笑道,“而范闲也就失去了继续活着的资格,到时候我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他都将沦为战俘,要不是北齐的开战祭品,要么,就是我收回来的奴隶。”

“你说西陲边关凯旋而归的路上,死了个俘虏,谁会在乎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