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北齐婢女不过碎银三两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5311字
  • 2021-10-11 22:40:36

过了半晌,一个富家公子模样的人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公子打扮得非常素雅,似乎是一个读书人,他举止谈吐让人非常舒服。

他走到了崔逸文的面前,看着崔逸文,作揖道,“二少爷。”

“运气不错啊,恭喜恭喜。”崔逸文说道。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到底是否能够开出暗花,还不一定呢。”公子笑道,“不过持箭之人可以选择三个数字,这样的概率还是蛮大的。”

公子正笑着的时候,身后的几个姑娘也跟着上来了,她们果不其然被侍卫拦住了,而那公子转身说道,“这是与我一起来的朋友,还请二少爷放行。”

崔逸文看了看,向侍卫摆了摆手,这便让那些杂七杂八的朋友们走了上来。

海棠朵朵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人,而是将目光全身心的放在了对于这个公子哥的观察,她在考虑的事情很简单,像这样一个读书人的模样,他势必是书香门第的教导之下,所以海棠朵朵认为,和面前这个公子哥的交谈会非常的顺利。

二人既然打了赌,海棠朵朵就不会让崔逸文去介绍,所以当即,海棠朵朵直接绕到了那公子哥的旁边,笑吟吟的说道,“你好。”

公子哥歪着头看了一眼海棠朵朵,随即又看了一眼崔逸文,崔逸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着看着那公子哥。

不过见到海棠朵朵,公子哥也没有什么抗拒的情绪,毕竟这个海棠朵朵是本来就在崔逸文身旁的人,所以他也没有怎么排斥海棠朵朵,于是问道,“姑娘你好,怎么了?”

“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海棠朵朵说着,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公子哥。

公子哥似乎猜到了海棠朵朵想说什么,他便直截了当的说道,“如若是你要买暗花的头儿,十万两银子。”

海棠朵朵一愣,她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的所说的话,十万两银子?我买过来不是赢了吗?正当海棠朵朵说话的时候,崔逸文凑到了她的耳畔,低声的笑道,“姑娘……”

他吹了一口气,弄得海棠朵朵有些痒,不过并没有闪开,只听他说道,“你要知道,我们赌的是阻止他射杀,而不是你将权力买过来。”

“这样的话,可是不算数的哦。”崔逸文说道。

确实,海棠朵朵之所以没有一口答应,就是担心到了这个问题,既然崔逸文也反应了过来,她就不好再说什么,只得是继续对面前的公子哥说道,“我想问,你可否不射这一箭?”

这句话说完,不仅是那公子哥,甚至是连公子哥周围的姑娘们,都震惊的看着海棠朵朵,其中的一个姑娘更是直接出言不讳,“切,没钱还想指挥别人,我以为是二少爷的朋友呢,没想到是这么个人。”

“就是,好不容易得到的暗花,我们家少爷可是花了整整二十万两银子的流水才弄出来的东西,你说不玩就不玩了?”另一个姑娘鄙夷的看了一眼海棠朵朵。

“这么有意思的事儿,当然是要多玩咯,今天少爷要射多少箭?我们赌一赌!”说着几个七嘴八舌的姑娘又开始聊了起来。

听完这些话,公子哥当然知道海棠朵朵明白了他的想法,于是便说道,“暗花算是很好的一个彩头了,总不能因为姑娘的三言两语,让我弃了如此好的彩头,这也说不过去,对吧?”

“杀人,这么有意思么?”海棠朵朵似乎有些不高兴了,他看着面前的公子,冷冷的说道。

“人?”那公子笑了笑,指着下面的侍女,“她们,是人吗?”

“姑娘你才来绣玉堂玩不长时间吧?”公子哥问道,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海棠朵朵,眼里出现了一些笑容,他走近了一些,对着海棠朵朵说道,“没人会把她们当人的,况且你不知道,这里的侍女,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你知道吗?”

他说话的声音不是很小也不是很大,但是刚好能被这里所有的人都听到。

包括这里站着的侍女,也包括海棠朵朵从程大龙手里赢出来的那三个侍女。

但是无一例外,她们没有一个人出现一丁点的表情,甚至没有一个人觉得他说的话是不对的,想要去反驳。

没有声音。

海棠朵朵怔怔的看着公子,“她们也是活生生的……”

“她们只是活着,而她们的任务,也只是活着。”公子笑了笑,“我在第一次进入绣玉堂的时候,我也会和你有同样的想法,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要用杀戮来取乐呢?”

“可是你知道她们是什么吗?”公子冷漠的说道,“她们都是穷到吃不起饭的人家,卖出来的姑娘,进入绣玉堂的时候,最小的三五岁,大的十一二,她们没饭吃的你知道吗?她们的命运本来就是去死的,可是是我们,是我们这些人在养活着她们,否则她们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更何况,这里的南庆人少之又少,多的是北齐的人,她们大多是北齐的俘虏,你也知道,北齐的女人,都是些肮脏货,她们连如何生活下去都不知道,没有绣玉堂,她们会死的!”公子大笑着,“而我的兴趣就是杀了她们,暗花是太著名的名头了,这就是绝好的运气,若是能中一次暗花,更是让我有千万家产,你说,我为什么要放过她们?她们在这雪白的银子面前,能算得上是什么东西?”

这些话,如若是说给范闲听,范闲还会去思考若是让绣玉堂倒塌了之后,这些姑娘们会去哪里?她们该怎么生活?可是面前的这个公子并不是和范闲在说,而是和一个北齐的圣女在聊北齐的女人,都是肮脏货。

海棠朵朵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以她的脾气,没谁能够按得住她,当即一把直接抓住了那公子的脖颈,硬生生的往后一推,木制的栏杆异常的脆弱,被这么一推生生断裂开来,掉了下去,而此时的公子被海棠朵朵抓在手里,整个身体悬空,惊讶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说什么!”海棠朵朵怒火中烧,就在此时,范闲立刻到了她的身旁,赶忙抓住了她的肩膀。

海棠朵朵转头看去,发现是范闲之后,愤怒的说道,“你最好别管我。”

“我不管你,我就现在回头去给你准备嫁妆了。”范闲冷静地说道。

海棠朵朵一怔,这才回头看去。

那崔逸文则是满怀着笑意看着海棠朵朵,若是这个人死了,那他们二人的赌约就算是结束了,而海棠朵朵也就以失败告终了,按照赌约确实是崔逸文也要回去准备聘礼,筹备婚事。

海棠朵朵攥紧了手,看着面前的人,说道,“你不是喜欢赌么?”

“你……咳咳咳……”那公子话都说不上来,快要断气的咽喉致使他的脸上已经憋得通红,公子死死的抓着海棠朵朵的手腕。

而方才那些哄闹围着公子的姑娘们已经退到了一旁,没有一个人敢上来干扰的。

而崔逸文虽然心中暗惊,不过也想得出来,自古庆国之内的公主郡主都不是什么善茬,会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看得出来这个郡主和御前大将军关系非同一般,可见那将军应该就是郡主的老师,崔逸文看到面前情形虽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但还是对自己的胜利有着足够的信心。

“我们赌一把?”海棠朵朵看着面前的公子,说道。

“怎……怎么……赌……”此时的公子已经双眼通红,他可能等不到海棠朵朵说出来剩下得的话,就要死了。

海棠朵朵轻蔑一笑,“赌还是不赌?不赌我就松手了。”

“赌赌赌……赌赌赌……”那被抓着的公子都开始吐泡泡了,他疯狂的点头应诺,丝毫不敢有任何的忤逆。

说着海棠朵朵向上一拉,她抻着劲,控制好自己的力量不会直接一把将这个人拽死。回头看去,果然还活着,只是有些难受。

那公子蹲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似乎就要把肺都咳出来,他看着崔逸文说道,“二……二少……二少爷,你……你你……你这是……”

“我绣玉堂里面绝对不会让你死的,你放心。”崔逸文笑着走了过来,他对那公子说道,“放宽心,况且这个姑娘也绝对不会对你使用强劲的手段逼迫你做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崔逸文看向了一旁的海棠朵朵,笑道,“你说对吧?陈姑娘。”

“是!”海棠朵朵黑着脸,直接走到了那公子的身旁,那公子连忙瘫坐在地上,向后用手巴拉着地面滑动了几下,看实在无法逃出海棠朵朵的魔爪,他厉声道,“你……你你你别吓我!我告诉你,小心出了这个门,我让你后悔!”

“那是出了门之后的事儿。”海棠朵朵说道,她阴着脸走到了那个公子的面前,说道,“赌约已经成立,按照这第五层的规矩,我们现在说赌注就可以了是吧?”

公子要哭死了,他莫名其妙的接了一个赌,他可不是五层的常客,他是混迹在三层的人,最多最多上个四层到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上到五层,一上来就接了个赌,这该如何是好?这要是对方要什么,他该怎么办?想到这里,那公子不自觉的右手护住了胸口,这才略显委屈的看着海棠朵朵,“我还是童……童子……”

“你给我闭嘴!”海棠朵朵怒目道,“我们就来赌,在我的干扰之下,你能不能杀了下面任何一个人!”

“啊?”公子似乎松了一口气,他愣神儿啊了一声。

听到海棠朵朵说这句话,崔逸文觉得有趣了,他饶有意思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心头上觉得这个少女真的是越看越喜欢,若是有机会,他要尽力得到面前的这个少女才好。

海棠朵朵看着公子,抬了一下头,“嗯?”

“啊……那个……这个……”公子已经被逼到了这个份上,刚才所有人都已经听到了他的同意,现在若是反悔,肯定不可能,除非他想死在这个绣玉堂之中,他干咳了几声,还没等说话,旁边的女人们倒是先行说道。

“程哥,不怕她,跟她赌!”

“就是,程哥,几天了你都没输过,不怕她这一局。”

“我们程哥文武双全!”

“…………”

那程公子捂着头,焦头烂额的看着面前的人,他真想掐死旁边这几个多嘴多舌的人。只是现在大难临头,他顾不得其他,只得对海棠朵朵道,“说……说吧,你要怎么赌!”

“很简单。”海棠朵朵站了起来,她指着下面的那一群人说道,“暗花马上就开始,你在哪里都可以,只要距离你要击杀的侍女一步远就行,你拉弓射箭也好,用匕首刀斧锤剑都随你,而我如若是打断你三次,那就算你输了。”

“赌注呢?”程公子似乎觉得这件事情,根本没得赌,于是他直接问道,“你要是输了呢?”

“我若是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海棠朵朵冷笑道。

程公子长出了一口气,他扶着地板站了起来,周遭的那些姑娘们立刻跑到了程公子的身旁将他搀扶住。

“若是我输了呢?”程公子比较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海棠朵朵缓缓地站了起来,“那今日就是史上第一次,绣玉堂之中,暗花之名,没有人死的了。”

说完这句话的海棠朵朵,转身看了一眼崔逸文。

崔逸文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知道现在的海棠朵朵是在气头上,自己没必要去招惹她。

“好!”程公子已经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他确定了海棠朵朵并没有馋他的身子之后,就放下了心来。他看了看海棠朵朵,“你等着!”

说着那程公子迈步直接走下楼去。

此时的范闲看着那程公子下楼,他的想法很独特,他注意到了这个人的姓氏。

程。

背后还有一个姓程的人,而且范闲注意到了这个程公子来了之后,身后的程大龙的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他似乎和面前这个同姓的人,有些不对头。

而孔成也似乎认识这个人,他们的表情都很怪异。

最怪异的还是那个沧州城的知府关生,他虽然表面上感觉和身旁的两人一样,但是实则这个人和方才那程公子可是暗暗的对视了几眼,其中言语范闲并不知道,看来真正要明白里面的事情,还得深入了解。

范闲对于这个关生很感兴趣,毕竟这里这么多人,似乎没有一个人认出这个知府老爷来,想来这个知府,应该不是抛头露面的那一类。

海棠朵朵看着下方,此时的二十位侍女已经站在了下方,她们的怀中都抱着一个盒子,里面应该是数字。

“做好准备了吗?”崔逸文看着海棠朵朵,问道。

海棠朵朵倒是笑了笑,“你看着就好,这一局,我赢定了!”

说着她单手抓住了栏杆,轻轻一跃,双足轻柔的踏立上去之后,向下看了过去,此时她快速的捕捉,找到了那个少年,程公子。此时的程公子刚刚走到了二楼,他为了一击必杀,肯定是要走到距离侍女最近的地方,所以海棠朵朵并不担心。

范闲缓缓的走到了海棠朵朵的身旁,而海棠朵朵看他到走来,低声的说道,“你不需要出手。”

“杀了他。”范闲冷漠的说道。

“嗯?”海棠朵朵惊愕的看着范闲。

“杀了他,那个程公子。”范闲的声音非常的冷漠。

海棠朵朵皱眉看向范闲,“为什么?你想让我嫁给那个崔逸文?”

“在你们的赌约完成之后,立刻杀了他!”范闲果断的说道,海棠朵朵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听的出来,此时的范闲话语之中的不可违抗,她不知道怎么了,平时若是有人如此和自己说话,她怎么也得让对方闭嘴,可是现在她居然猛然觉得,她应该听从范闲的话。

“为什么……”海棠朵朵还是问道,“他虽然嘴贱,但是却不置于死地吧?”

“如果你不想嫁给崔逸文,那你就杀了他。”范闲说道,“如果你不出手,我也会出手。”

海棠朵朵一怔,她当然大惑不解,可是此时,忽然一声惊天的锣鼓声敲响!

暗花,开始了!

“八!”

“十七!”

“老程!给老子出个三,老子给你一辈子洗脚!哈哈哈哈哈。”

周遭的气氛一下升至了顶点。

而那程公子已经走到了楼下,他如同一个屠宰场的屠夫看着今日要杀哪一头猪一样,细细的挑选了起来,忽然,他在一个长相还算不错的地方,停了下来。

侍女穿着和所有人一样的衣服,她手中拿着一个盒子。

按照规矩,程公子杀了这个侍女之后,将她手中的盒子打开,并且开出数字来。

但是现在的程公子,选择拉开了一步之遥,他从身旁的侍女手中拿出了弓箭,将三支箭其中的一支,放在了弦上。

海棠朵朵手中已经握好了那木栏杆碎裂之后的一根木条。

木条并不是一个利器,但是在海棠朵朵的手里,这是可以杀掉任何一个人的凶器!

只是现在,还没有人知道。

程公子似乎有点担忧,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抬起头,向上看去,海棠朵朵和他四目相对,程公子一脸的不自信。

只是正在这个时候,崔逸文冷冷的说,“陈姑娘,不知道你是否认识一个人?这个人跟我的关系,也非常的不错,他叫……”

“云之澜。”

海棠朵朵浑身一震!

她惊愕的看了看崔逸文,再向下看去的时候,她看到那程公子的身旁多了一个人,不是旁人!

正是当今东夷城四顾剑,大宗师首徒,云之澜!

云之澜缓缓出现在下面的时候,海棠朵朵脑海之中如同炸了一道响雷,她震惊地看着下方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