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暗花镖行,五楼赌注。天下人,天下命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054字
  • 2021-10-11 22:40:09

范闲跟这于瓶儿快速穿行在人流中。

但是此时范闲并没有觉得会有什么大事发生,那崔逸文敢做什么?

他但凡表现出一丁点对于海棠朵朵不好的企图,那很可能遭殃的不是那个姑娘,而是整个绣玉堂。

那样范闲也就省了老鼻子事儿了,绣玉堂掌柜的想要非礼北齐圣女,北齐圣女一怒之下拆了绣玉堂,火烧了三天,这不是好事儿吗?

范闲打了个寒颤,美梦还是醒了。

这一次走到了五层最里面的房间,二人走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房间之中匆匆走出来了一个侍女,范闲轻轻避了一眼那个侍女,这会儿范闲才发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事情。

他算知道绣玉堂最好的安保在哪儿了,就是这帮女人!

这个侍女着急了,她露出了脚程,若不是如此,范闲还不容易察觉到这件事情,他思考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海棠朵朵从程大龙那里收买的三个侍女,看来是和绣玉堂有一定的关系的,但是她们并不是绣玉堂的人,却应该师出同门。

这些绣玉堂的侍女,全部都是有底子的人,不是一般的侍女。

按照刚才的那般实力来推算,年纪在二十五六左右的应该已经到了五品的行列。

范闲深吸了一口气,一个五品倒不算什么,但是想想一日的侍女,似乎没有五百,也得有三百吧?若是他们还有更多的人呢?

这……不是军队了吗?

门被推开了,里面的人正要出来,两拨人打了个照面,范闲藏在斗笠里面的双眼第一时间看向海棠朵朵,她的面容并没有丝毫的不对劲,更是有些心情舒畅,她走了出来看到了范闲,并没有说什么,便直接跟着前面的崔逸文走了出来。

而此时的崔逸文看到范闲的时候,明显恭敬了许多,他微微一点头,身体有些前倾。

看来消息,他已经收到了,方才那个疾步走出去的侍女,已经将自己是御前大将军的信息告诉了崔逸文,此时的崔逸文小心翼翼的向前方走了过去,他不敢表现出来自己已经知道了的模样。

一行人走了出来,一个都没有多,一个也没有少,范闲苦着脸看着一旁的于瓶儿,“出什么事儿了?”

“啊!”于瓶儿一惊,她看了看范闲,“哦!我以为出事儿了!刚刚那个程大龙诡异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手里面的匕首摆了几下,我以为他要对姐姐下手。”

范闲巴不得那个程大龙拿出匕首对着海棠朵朵猛刺几下,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海棠朵朵火烧绣玉堂了。

跟着众人来到外面的范闲,看了看一旁的于瓶儿,于瓶儿低头瞅了一眼范闲,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一直没看到的东西,现在就要来了。”

范闲看着面前的一行人已经走到了前方的栏杆面前,看来确实是要开始了,范闲向外面望了一眼,此时的五层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大多数人都已经走了下去,看来真的是要开始。

想看,却又不想看。

下方吵杂的声音已经开始蔓延,范闲知道那个被称为暗花的赌局,也就是整个绣玉堂里面最大的赌局。

已经开始了。

范闲慢慢地走到了海棠朵朵的身后,他作为皇宫之中的御前大将军,当然是要沉默着装高手,所以一言不发,默默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此时的二十个侍女已经到达了下方的场地,一切全部准备就绪,剩下的就是所有人的下注和整理金额的问题了。

暗花之所以能够这么受到欢迎,就是因为这个在绣玉堂训练有素的侍女,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被带走,所谓九死一生,你想活下去,就必须经历地狱的历练,而绣玉堂,就是地狱。

一人死,十九人活,如果被买走,皆大欢喜,如果买不走,她们还会继续参加下一次的暗花,表面上看的是一死十九生,可是实际上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九死一生。

没有一个人能够确保自己不会被杀死,也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能够稳稳的活下来。

对于那二十个侍女来说,这是机遇也是死刑。

可是即便是这样,迫不及待上位的人仍然不计其数,就连那二十个侍女上位之后,范闲身后那个属于海棠朵朵的侍女都在小声的嘀咕,为什么出现在下方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这些歪瓜裂枣。

范闲知道,女人的群子里面是不存在真正的友谊的,有的只是虚假外表下为了一些东西争夺所积蓄的力量和势力,范闲明白,能够站在这二十个人的名额之下的人们,她们上位的路上,可能会比现在范闲看到的事情,更加的血腥,恐怖。

“有兴趣吗?”一旁的崔逸文看着海棠朵朵性感妩媚的侧脸问道。

海棠朵朵看着下方,她知道暗花是什么意思,但是此时范闲知道,正义感爆棚的海棠朵朵是不会接受这样的事情的。

蛮横的杀戮和血腥的场景是不会让海棠朵朵愤怒,而最能够触及到这个女孩心中脆弱的事情和最让她无法忍受的事情,就是恃强凌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站在那里等待着被宰杀的场景。

她死死地抓着面前的栏杆扶手,“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射杀她们其中的一个人。”

“截止到刚才为止,今日开堂之后,收取赌金最多的人,就是有权利射杀的人。”崔逸文说道,不过说完之后,他疑惑地转头看向了海棠朵朵,“姑娘,怎么了?你对这个也有兴趣?”

“那倒不是。”海棠朵朵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我只是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会选择射杀她们。”

崔逸文笑了笑,“暗花是可以选择的,若是姑娘你拥有了这个权利,你也可以选择不去射杀她们,毕竟这都是自由的,不是强制的。”

海棠朵朵倒是没有听过这个说法,此时的海棠朵朵瞪大了眼睛,问道,“那也就是说,暗花也有可能不死人的?”

“是有这个可能。”崔逸文苦笑了一声,“但是自从定下了这个规矩之后,我还没有见过不死人的呢……”

听完这句话,海棠朵朵和范闲均是一惊,二人万万没有想到,崔逸文说出的这句话,就像是一个玩笑,但是这个玩笑,却又像利剑一样,扎入了每个人的心中,海棠朵朵看着崔逸文,她深表怀疑。

“那不如这样,姑娘,我们来打个赌?这五层,什么赌都算数。”崔逸文笑着说道。

原来他的计划在这里。

范闲也想听听,这崔逸文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好啊,你说怎么赌?”海棠朵朵当然不怕这个小小的崔逸文,便直接许诺同意了赌局,她插着腰,颇有一股狠辣的风范,范闲看着好笑,但是还是忍住了。

“这暗花的摘花权,也就是射杀下面侍女的权力,是我最先知道,然后公布的。而我在公布之前一炷香的时间就告诉姑娘你,然后姑娘可以竭尽所能,不得伤及无辜的情况之下,无论采用任何的办法,只要你能让今日的侍女一个不死,那我崔逸文就输与你。”崔逸文笑道。

“输了,作何解释?”海棠朵朵问道。

崔逸文根本没有想过自己会输,于是道,“这里是绣玉堂,绣玉堂当然有绣玉堂的规矩,五层定赌,双方认可之后赌约成立,赌注是什么,双方协定,姑娘你高兴提什么都可以。”

“那你把绣玉堂赠与我。”海棠朵朵微微一笑,说道。

崔逸文摇了摇头,“姑娘玩笑了,这绣玉堂并不是我一人所有的,我没有对于他的赠与大权,这个赌注,崔某怕是不能答应,还请姑娘换一个。”

海棠朵朵知道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也没有指望着崔逸文能够答应,她思索了一下,正在这个时候,范闲的口中默默念出了一段话。这段话旁边的人虽然听不到,但是海棠朵朵听得真真切切,毕竟是九品上的实力,隔空传音的本事,还不是手到擒来?

范闲说的缓慢,海棠朵朵听得真切,范闲说完之后,海棠朵朵才笑道,“那既然如此,不如这样。”

“崔公子。”海棠朵朵道,“如若是你输了,崔公子只需要带我去府上宴请一席便可,我与尊父亲可是故交。”

听完这句话之后的崔逸文显然是一怔,但是此时他更确信他收到的消息了,若是海棠朵朵真的是庆国的郡主,当然会和自己的父亲有所关系,但是如今自己的父亲卧床不起,昏迷至今,显然也无法对症,而且这是自己和郡主交好的一个必要条件,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一个条件,而是一个奖励,这也让崔逸文,胆子更加大了。

他当然是笑着点头,“我答应你,姑娘,可若是你输了呢?”

“但说无妨。”海棠朵朵自信的说道。

崔逸文看了看身后的范闲,他并不知道范闲的目光在哪儿,他只是确保他说话的声音不会被这个御前大将军听到就好了,于是贴着海棠朵朵的耳畔,低声说了一句话。

他哪里知道他说的话,范闲听的是一清二楚。

“好!”海棠朵朵的表情变了,她毅然决然的说道。

范闲傻了,他立刻嘴唇动道,“你疯了?”

“我不会输!”海棠朵朵反驳着。

“你要是输了呢?”范闲有点急了。

“那就认栽咯。”海棠朵朵懒散道,“所以我只有一炷香的时间给你思考,怎么才能赢。”

范闲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海棠朵朵,他亲耳听到那个崔逸文贴在海棠朵朵的耳畔,轻声地说道,“若是姑娘输了,嫁给我可好?”

此时的范闲下定决定,就算是绣玉堂不倒,这个崔逸文,也必须死!

赌局也就算正式开始了,海棠朵朵根本不怕对面的崔逸文,但是范闲却是慌得要死,他缓缓走到了前面,他虽然尽力压低声音,但还是要让周遭的崔逸文能够听见,这样对方才不会起疑,他说道,“郡主大人,密函到了。”

“哦?”海棠朵朵一愣,她回头看了看范闲,什么密函鬼才知道,于是说,“好的。”

然后转头对着崔逸文说道,“稍等片刻。”

说着海棠朵朵和范闲走到了一旁的柱子旁边,二人低声的对话,这一次就算是崔逸文站到两个人的身旁,也不会听到任何的声音,所以二人也不担心。

范闲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

“做什么我当然知道啊!”海棠朵朵皱着眉看着范闲,她有些玩味的看着范闲,“怎么?你有点生气?”

“那倒不是。”范闲立刻否认道,“只是认为你如此行事,未免太过草率了,若是让对方算计,那得不偿失。”

“不怕啊,若是输了,嫁个有钱人也不是不好啊,他又打不过我,难不成我还担心婚后他欺辱我不成?”海棠朵朵诧异的看着范闲。

“都想到婚后了?”范闲半张着嘴震惊的看着海棠朵朵,他似乎一瞬间感觉面前的这个少女的脑子是有点问题的。

海棠朵朵笑了笑,“你可能是真的有点笨,你当我是什么人了?放心吧,我不会输。”

“不会输也不是这么个赌法吧?”范闲不解。

“你怎么变得这么墨迹?”海棠朵朵有些不高兴,转身就要走,不过刚走了两步,海棠朵朵恍然大悟的回过头来看着范闲,“你难不成是嫉妒?”

“我?”范闲一愣,他正想辩解什么,忽然看到海棠朵朵的坏笑之后,他撇了撇嘴,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说了,你可别喜欢……”海棠朵朵话说了一半,范闲直接说道,“赶紧走吧。”

说完,范闲一步上去,绕过了海棠朵朵,扬长而去。

等到海棠朵朵回到了崔逸文身旁的时候,崔逸文已经拿到了一封书信,他看了看,接着对着手下的人说了两句,那侍者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崔逸文看到海棠朵朵回到了身旁,笑着说道,“人已经给你找到了,我现在叫他过来。”

“好啊。”海棠朵朵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