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又一轮赌局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4094字
  • 2021-10-09 11:12:36

深夜之中的京都城似乎笼罩着一层迷雾,工部礼堂之中,此时一个人来回的踱步,他并不是旁人,正是于瓶儿的父亲,在京都城工部为官的工部侍郎于秦。

此时的于秦似乎是在等一个人什么人,焦急得走来走去,手中不停的用一只手的拳头砸着另一只手的手心,正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他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向前方看去。

两个人面色暗淡的走了进来,都没有说话,其中的一个人,便是礼部辛其物,而另一个人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这个面孔对于于秦可不陌生,他立刻凑了过去,急切的于秦竟是直接挡住了那人的去路,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吴大人,你可听说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他他他,他……去了沧州!”

那被唤作吴大人的人听完于秦说了这些话之后,他并没有震惊,而是面色平常,看来他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背着手,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直接绕过了于秦,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缓缓坐下,这才说道,“辛大人请。”

辛其物笑了笑,连忙坐到了吴大人手指着的位置,他看了看于秦,并没有说话。

率先说话的是吴大人,他打了个哈欠,对着于秦说道,“你坐在侍郎之位,已经多少年了?”

“回尚书大人,六年有余。”于秦微微一弯腰,恭敬的说道。

“昂……”吴尚书点着头,缓缓地向后躺在了椅子上,“你我都是沧州人士,你在我手下待了已经有六年……”

“正是!”于秦点了点头,“在下在工部做事,已经有十余年的时间,接触到大人之后,这才有了未来可期,所以……”

“所以!”吴大人直接打断了于秦的话,于秦皱眉震惊,可是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搭理他,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就要用恩将仇报来回报于本官?”

“恩将仇报?”于秦完全没有想过这几个字会从面前的人的口中说出来,他震惊了,他彻底不理解面前的吴尚书在做什么,在说什么。他看着吴尚书,惊讶地问道,“这恩将仇报,是从何而来的?”

“从何而来?”吴尚书不屑一顾的笑道。

“这几年来,我为了工部呕心沥血,为了您的事业,我在沧州城将工部地产都出给了崔家,那些人在上面设立了杀人的作坊,那个叫绣玉堂的地方,每年吃掉的人不计其数!现在您跟我说,我恩将仇报吗?”于秦死死的盯着吴尚书,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这样去说,去对待。

“你没有恩将仇报?好啊,那你说说,我何时让你在沧州城将地分给崔家,并且让其在上方建设绣那个什么堂啊?”吴尚书问道。

听到这句话的于秦,豁然明白了,这件事情本就是口头的命令,那时候的于秦还不懂这些官商之道,只是明白一件事情,那时候的沧州寸土寸金,不可能随随便便拿出这么大的一批土地来提供给一个赌场,而且那时候的绣玉堂下方,还是农田。

沧州本来就是内陆城,怎么可能放弃农业去给一个赌场开设这么大的土地,并且让其进行改变土地的土壤?

起初他是负责这一块的,后来沧州城的知府大人一直在提交这个申请,最后出面解决的,便是面前的吴尚书,吴大人,吴大人亲自到了沧州城之中,那一次还带上于秦,于秦虽然年已经到了五十岁,但是并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阵仗。

整个沧州城都在举行丰盛的晚宴,街头巷尾,挨家挨户都送上了极品的佳肴,他们从一进门开始就是铺天盖地的黄金、锦缎、银票塞到了怀里,起初的于秦怎么都不敢收,后来直到进入了崔府之中,他才明白,这是崔府的人在贿赂吴尚书所设下的一个大宴,他本想拒绝,可是此时出现了一个人,让他根本无法拒绝。

二皇子。

二皇子出现在当局之时着实是让于秦非常的震惊,也正是因为二皇子的出现,让于秦不敢再多说任何的话,也跟着是人送礼他就照单全收。

这一场宴席着实让于秦懵了,回到京都城之后,吴尚书就把于秦叫回府中,当晚商量了这块地的去向,这也是让于秦第一次接触到了庆国国家之中最为黑暗的事情。

他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可是这才是开始。

当面前的吴尚书问到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已然明了,自己已经被卖了。

全朝堂都知道,辛其物是太子的党羽。

但是并不是全部的人都知道,沧州城的那个绣玉堂是太子的产业,至少于秦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以为绣玉堂是二皇子的产业。再加上太子刚刚突然造访沧州城,这让于秦不得不想到面前的吴尚书所做的事情,他和二皇子交好,所以已经触动了太子的蛋糕,所以这一次,急于将自己推开。

于秦看着上方吴尚书,叹了口气,“好吧,既然已经是这样了,谁都知道是我将那块地送给了崔家,那么就是我吧。”

“我于秦此生,无愧于庆国!”说罢,于秦长跪,一头磕在了地上。

而一旁的吴尚书和辛其物,互相一笑便站了起来,扬长而去。

于秦长叹了一声,靠在一旁的椅子腿上,他怅然着看向天空,黑色的雾气之中,只有那一两颗亮的发透的星光闪耀。

这无异于直接让他去送死。

回想起为官二十余年的生涯,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绝望,天似乎都要塌下来了。

抓起身旁的玉佩,那是曾经在生下于瓶儿的时候,自己的夫人亲手打磨而出的玉佩,上面雕琢着一家四口,两个女儿和夫妻二人的名字。

当时的他意气风发,皇榜直入,从乡省一路入榜,进入了京都城,想到自己第一眼看到京都城的时候,觉得未来是多么的威风凛凛?能够加官进爵,能够考取功名回到家乡报答自己的父母,宠爱自己刚刚成婚的夫人,那是多么美好的未来。

可是京都城的天似乎就是那一日落下了唯一的清澈。

参加殿试,他不明不白的成为了榜眼,状元和探花都是他在参加春闱的名单里面没有见过的人,也因此错失了留在京都城的机会,到了不远千里之外的丰州做官,这一做就是五年。

不过好在有丞相林若甫的巡查,他在丰州将吃不上饭、喝不上水的老百姓全部拯救了起来,用五年的时间,带着他们下地农耕,将无法种水稻地土壤种上了瓜果,通过贸易,增加了收入。

丰州一改穷困,他这个父母官受尽了百姓的爱戴。

在林若甫巡查的那一年,他被带到了京都城,也就是那一年,他和夫人才得以团圆,不出几年,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女儿,又在隔年,生下了第二个女儿。

可是一切,都在他从中书省参议去了工部之后,变得一塌糊涂。

即便他有了财产,即便他的家底越来越富有,可还是因为他不甘心搜刮民用,不甘心批地给商贾,他的夫人死在了一场离奇的大火之中。

那是一个警告,一个压垮了他的警告。

之后的于秦变了,变得贪财好色,变得利欲熏心。

“你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他怒吼着,将玉佩砸了个稀巴烂。

……

沧州城的夜晚总是灯火通明,闪烁着的高楼光芒刺向四周,那是绣玉堂的楼,七层的高楼足以照亮整个沧州城。

范闲戴着斗笠站在不远处的座位上,而此时的包房里面坐着七八个人。房间非常的宽敞,并没有显得拥挤,甚至范闲觉得再来七八个人也没有什么问题。

这里被做成了彻底隔音的设施,此时的他们在五层,赌金也非常的高,范闲今日可是满打满算换了整整五万两银子进来,这也是他的全身家当,不过今日他并不打算赢钱,也不打算输钱,而是就打算进来看一看这里的势力到底是如何的。

所以范闲遮盖得严严实实,他不想让崔氏的人发现他再次进入了绣玉堂,整个局势也都待在了一旁。

今日主角是他面前坐着的海棠朵朵。

海棠朵朵穿着一个非常艳丽的红色长袍,性感厚重的嘴唇涂抹了一些胭脂,看上去饱满光泽,皮肤也是非常的好,仅仅涂了一层脂粉,说美丽也不太美丽,但是说富贵是真的富贵。

范闲身后的是于瓶儿,她也精心打扮了许久,盛装出席,只不过她并没有亲自下阵操刀赌局,而是坐在了后面当起了贤内助,不是端茶送水,就是低声介绍。

房间里面有人是范闲认识的,比如说斜对面的孔成,还有孔成身旁趴在桌子下面盯着海棠朵朵大腿看的程大龙。

肥硕的程大龙身后带了三个侍女,这侍女并不是绣玉堂里面的侍女,而是自己带的,毕竟她们的穿着和绣玉堂的侍女大相径庭,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这三个侍女第一眼看去就让人浑身不舒服,她们三个面目呆滞得坐在那里,其中的两个像是受了很重的伤,不过她们仍然齐刷刷的坐在那里,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甚至是眼神也非常的统一,目不转睛的看着程大龙。

给人的印象就是四个字。

训练有素。

范闲带着斗笠,斗笠之下的面容外人是看不到的,所以面前的孔成和程大龙并没有认出范闲。

“等会儿我就和他们玩?”海棠朵朵向后靠了靠,低声的对范闲说道。

范闲则是摆了摆手,“他们只是配角,今日于瓶儿叫了很多身份比较特殊的人,但是他们也都有这个癖好,所以平日里都要赌一手,这些人好叫得很。”

海棠朵朵点了点头,“这地方,能找到你想要的线索?”

“走着看吧,我有预感,今天来的人之中,有我想要找的人。”范闲笑了笑,退到了后面没有继续说话了,反而是于瓶儿凑了过来。

正巧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哟。”

于瓶儿看着走进来的人,嫣然一笑,态势立刻变了,她面色刷的一下拉了下来,高贵冷漠的样子写满了脸,她冷冷一笑道,“头一次见崔三爷这么赏光。”

虽然被称为崔三爷,但是年纪却看起来一点都不大,似乎和那个崔逸文差不了多少岁的样子,范闲歪着头看着这个崔三爷,这个人长得就是尖嘴猴腮一副精明的模样。

“听闻瓶儿姐请宴,那我还不得早点来啊?”崔三爷一脸淫笑走向了于瓶儿,于瓶儿直接一摆手,“你个淫棍,别动手动脚的,我是给你介绍人来了,你以为我和你玩什么啊?”

“不玩啊?”崔三爷耷拉了脸,但是并没有动气,随着于瓶儿的眼睛也跟着飘了过来,这才看到坐在地上的海棠朵朵,他刚才垂头丧气的样子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又是方才那一脸的淫笑,“哟哟哟!这位姑娘是来玩的吗?”

看着崔三爷直接奔着海棠朵朵就来了,还没等海棠朵朵一脚给他踹死,范闲当即先行一步拦住了去路,他厚着嗓子说道,“不可靠近我家小姐!”

显然范闲救了他一命,不过他并不知道。

被挡住了的崔三爷很是不高兴,他扫视了一下桌子上的人,鄙夷的冷哼的一声,“玩牌玩牌,老子一会儿把你们这些手下护卫连带衣服裤子都赢干净了,看你还怎么躲!”

虽然嘴里说着你们,但是崔三爷的眼睛可是一直盯着的是海棠朵朵。

经过这么一下范闲当然明白了于瓶儿的意思,这个崔三爷除了赌看来对于女色也是非常的喜欢,那么说来,范闲能够下手的地方又多了一个。

几人入座之后,崔三爷打了个哈欠问答,“咱们玩什么啊?孔大少爷,程二傻?”

他这么一问,程大龙忽然看向他,但是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吐了几口口水,后面的其中一个侍女立刻走过来帮他擦掉了。

于瓶儿笑道,“还不急,还有一个人。”

“谁啊?”崔三爷听闻,这才觉得自己来早了,掉了架子。

正当这个时候,门开了。

“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