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你不认休怪我不义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581字
  • 2021-10-08 22:28:10

天是同一个天,天下却不是同一个天下。

而天之下,更是风云变幻。

京都城的范尚书府迎来了久违的平静,府里面三个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孩子都已经不在了,唯一一个留下的孩子竟是比范府里面的主母柳如玉还要更加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柳如玉好歹还要指挥指挥府里面买菜的事宜,后花园的填修的琐事,而林婉儿则是遵守妇道得很,若不是吃饭时间,她都不会出她的厢房,一天也只有早餐之前会去范建的房门口给自己的父亲大人范建和母亲大人柳如玉请安,而晚饭过后则会陪着二老溜溜弯,解解闷。

最近的柳如玉可是忙昏了头,后院被范建一纸明文,扩了大半个院落出去,然后自己有称朝中有事忙得不可开交,林婉儿则是未生育的儿媳妇,按照庆国皇室的规定,不能经常出现在院子里接触下人,柳如玉当然是一个注重节操注重名誉的人,更是严格林婉儿少走动,所以后院扩建的担子,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今日范建回来得早,一头进入了后院,又是指点江山,又是干涉工程,好不快活,直到一个客人匆匆进入府中之后他才将将作罢,将事情再次交给柳如玉之后,才转头回到了书房,不料他一走,满脸蒙圈的工人们在柳如玉一声令下这才重新开工,而柳如玉喊的是,“别听他的,照以前的弄。”

男人都是这样的,之前没有经历过,什么也不懂,按照自己的想法指挥了半天,之后也不会来确认,就是凸显自己的过人之处而已。

柳如玉了解范建就像农民伯伯了解大便一样。

将茶烹好之后,范建坐到了书房的主座上面,而费介则是坐到了客座上,两个好友交谈,就是比较舒服一些,况且他们还有连带的关系,一个范闲的假爹,一个范闲的师父,好在范闲也对他们情深义重,所以两个人对于范闲无微不至的关怀才让两个人经常相聚在一起。

“最近有什么信儿?”

开场白是两个老人异口同声的问道,随即,两个老人又哈哈大笑了起来。

范建饮了一口茶,舒爽道,“到了沧州境内了,说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但是之前他可是动了儋州城的那块大奶酪,我这边的探子汇报,曾经有一伙私军进入过儋州城的境内,并且在儋州城以北的树林里面发现了一个被烧毁的山寨,那个山寨你应该也听说过。”费介说道。

“隆潮山的山匪?”范建问道。

“是的。”费介说,“想来范闲不笨,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姑娘,后来根据监察院回来收到的情报之后,陈萍萍命令言冰云差人去过儋州城保护一对老夫妇,想来这个老夫妇和这个姑娘有一定的关系。”

“姑娘?又一个姑娘?”范建有些惊讶,这也难怪,自从范闲开始从事监察院一处代理主办的位置之后,姑娘可是越来越多了起来,从听闻的海棠朵朵开始,又到了一个桑文,现在又出来了一个姑娘。

费介认真的看着范建,“毕竟是你带大的,有两个姑娘不是正常的?你当初的姑娘,那可……”

“咳咳。”范建咳嗽了一声,“说他说他,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费介鄙夷的看了一眼范建,这才继续说道,“那个姑娘并不是什么问题,应该是精通商贾之术,范闲如若是收这个姑娘进入监察院,可能是为了之后要接手内库做的准备。”

范建恍然大悟,“这小子还有这个头脑。”

“现在他们进入了沧州城,可是我听监察院里面的意思,是要让他先去沙洲。”费介忽然说道。

“沧州城……”范建长叹了一口气,他靠在了椅背上。

面前的两个人都已经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毕竟曾经崔家那么大的动作,还是太子亲自出面平息了这件事情,所以当朝文武都明白了太子和崔家的关系,后来崔家也因此和二皇子决裂,只是有少部分在京都城的党羽和二皇子关系不错。

现在的绣玉堂大家也都早有耳闻,只是皇室之中的人并没有任何的言语,谁都不敢在皇帝面前多说一句话,毕竟现在的绣玉堂是和太子有关系的,而且关系颇深,谁要是去皇帝面前说话,那不就是摆明了跟太子过不去?

没有人这么笨的,也没有这么刚正不阿不畏惧生死的人,所以这个绣玉堂就是堂而皇之的存在在每个人的心里,却又消失在了每个人的口中。

二人面面相觑,范建低声地说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暂时什么都不会出现。”费介摇了摇头,“但若是从北齐开始归程的时候,必须要有所保护了。”

“那小子不会这么笨吧?”范建心存侥幸的说道,“谁都知道他回来的路不好走,他还要走这一条路吗?”

互相对视的二人,沉默了。

安静的香从香炉之中缓缓上升,没有再出现任何的声音了。

……

范闲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西落,欢声笑语从耳畔响起,他昏昏沉沉地坐了起来迷离的目光看向一旁,此时的范若若正和海棠朵朵亲切的交谈着。

怎么会睡得这么死?

“啊……”

范闲站了起来张着大嘴伸了个懒腰。

“嗯……”

瞬间从一旁弹过来了一个东西,范闲压根就没有适应身旁还有人会突然对自己出手的情形,一瞬间失了神,张嘴便将东西吃了下去。

立刻憋青了整张脸,双手掐着嗓子,惊讶的目光对着面前的海棠朵朵,一副要死的样子。

“行了,我给你点了安神香,这是解乏的药,别装模作样了,这东西你还尝不出来?”海棠朵朵鄙夷的看了一眼范闲,不屑的说道。

范闲嗝儿了一下,将口中的药片吞了下去。

呼了呼气,才明白了过来,旁边二人在那里聊天,他怎么可能不被惊醒,原来是这个安神香的作用,范闲这才感觉刚才沉闷的脑子舒服了一些,他走到了桌子旁边,拿了一个杯子喝了口茶,瞬间舒爽了许多。

“你们在聊什么?”范闲问道。

范若若和海棠朵朵相视一笑,海棠朵朵这才说道,“你别告诉我,你让我和尊师废了几天的口舌,才让我师父重新开山收徒这件事情,你已经忘了。”

范闲并没有忘记,若有所思的看着海棠朵朵,心里似乎憋着一句话还不知道怎么说出来,曾经他是和范若若说过这件事情,但是范若若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他叹息了一声说道,“这件事情现在说还……”

“你怕若若不答应?”海棠朵朵看着范若若,“看来你哥哥对你,还真的是无微不至,这样的天下大事,多少人挤破头的名额,还生怕你不想去,所以还得经过你同意。”

范若若听闻之后,心中一片暖意,嫣然一笑对着范闲说道,“哥,海棠姐姐和我说了许多她们门中的趣事,我对苦荷大师的地方也比较感兴趣,若是你已经有计划了,我就听你的!”

范闲听到这句话之后,怅然叹息。

他当然知道五竹叔一路以来都在对范若若进行教导,在这之前他一直是认为范若若并不想离开他,所以才要快速的练习,可是如今看着范若若的话,一点不像是开玩笑或者冠冕堂皇说出来的话,反倒是确实很想去,这才松了口气,起码海棠朵朵这里他总是好交代些了。

正当此时,外面敲门声响了起来,范闲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海棠朵朵就喊了出来,“进来。”

王启年和高达这才幸怦怦的走了进来,二人看着面前的一幕,狐疑诡笑了几下,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饭菜,这才又赶忙走了出去。

看着这两个故作神秘的人,范闲也倒是没有说什么,既然饭菜来了,那就先吃饭,毕竟晚上还有事情要做。所以也没有想那么多。

过了一会儿,史阐立走了进来,正好范闲也吃饱了,站起来招呼他进入后房,而范若若和海棠朵朵继续快乐的聊着天。

海棠朵朵知道这是监察院里面给范闲带来信的人,她并没有很想去知道些什么,反正范闲都是会告诉她的,此时和范若若聊得也算投机,这应该是她第一个南庆国里面的女性朋友了。

在没有情感纠葛的相处之中,两个女性总是比较谈得来的。

入了房间的屏风后面。

“怎么了?”范闲指了一下,史阐立立刻会意,这才坐到了范闲的面前。

等到史阐立坐下之后,范闲反到是走到了房间后方将窗户给打开了。

史阐立说道,“您走之后,小人一直在绣玉堂的后墙蹲守,果不其然,太子殿下直接进入了崔家的宅院之中。”

“之后他们在房间之中密谈了些什么,因为昨天夜里……那个……”史阐立指了指那边,“那个大姐不是进去了吗?然后今天的崔府防备也是格外的严苛,再加上是白天,我不便靠近,就没有听闻那里面的事情。”

“晚些时候大约半个小时之前,太子进了马车,我跟着走出了五里左右的路,方向是京都城没有错,所以太子应该是已经回京都城了。”史阐立说道。

范闲眯着眼睛,在考虑太子这一行就是因为担心自己对绣玉堂动手,所以才整了这么一出?

还是另有所图?

想到这里沉默了,他并不知道太子这一行到底要做什么,而又这么着急忙慌的回到了京都城……

忽然他一怔,想到了一件事情。

正在这个时候,窗户旁边突然出现了一只手,范闲回头看去,外面站着的正是王启年,他让开了窗户,王启年跳了进来,范闲又从外面将窗户关上,这才低声的问道,“怎么样?”

“大人,不瞒你说,有!”王启年道。

范闲的面色并不是很好,但是仍然说道,“说来听听。”

“昨天你去了绣玉堂,那邓子越就一直跟在了你的身后,一直到你进入了绣玉堂之后,他才发了信息,他的信息递交给了一个人,我就没有继续盯着邓子越了,毕竟这条线极难见到,我跟随着这个人到了崔家的后院,那人越了进去,我一直在外面等,都没有任何的下落,我估摸着他应该是崔家的人,回到府上换了身份,才重新传信的。”王启年哑着嗓子,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范闲点了点头,现在邓子越是长公主的人这件事情已经坐实了,范闲没有想到,现在长公主吃了一次瘪之后,竟然还敢如此。

“李云睿,既然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范闲笑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