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看不清楚的局势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424字
  • 2021-10-07 23:52:47

王启年耐心的给范闲包扎完毕后,已经过了小半个时辰了,范闲此时靠在床上,幸好这一次虽然遇险,但是伤的只是皮肉,范闲并没有打出太多的破绽,只是他一瞬间被打出了很多的问题。

比如在交手之中,云之澜一定要杀了范闲,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范闲不解,就算是太子出来的警告,也没有必要如此,这之间似乎有些问题。

此时的房间之中没有旁人了,正在思索的时候房间的屋门被推开了,范闲一挑眉看着进来的人,显然一惊,喜笑颜开的站了起来,“朵朵!”

“你还认识我啊,范大人!”海棠朵朵一脸的不悦,直接什么也不说,走到了里面的桌子上,将手里的一本书籍一样的东西直接丢在了桌子上,旁若无人的直接翘着腿坐在了范闲一旁的座位上。

自从北齐城外的乡下小筑之后,范闲再看海棠朵朵都有些力不从心了,这个女人虽然不功于心计,但是玩弄范闲却感觉有些轻而易举,那玩世不恭的做派之上表现出来的则是武力高于一切的行径,现在的她在北齐的地位,丝毫不逊色于范闲在南庆国之中的地位,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当然啊。”范闲笑道,“北齐圣女大人亲自接我进入北齐,我可是受宠若惊啊。”

“得了得了,差不多行了!”海棠朵朵鄙夷的看了一眼范闲,性感的嘴唇抿了抿,这才拿起了一旁的水杯喝了一口茶水,问道,“我去了一趟崔府。”

“史阐立已经向我报告了,我知道了。”范闲谦逊得说道,“你既然进去了,有什么收获吗?”

“喏。”海棠朵朵努了努嘴,示意范闲看她带进来的这本类似书一样的东西。

范闲拿了起来。

这和书一样大小是没有什么错,但是被一个金黄色的布包在了里面,范闲看了一眼海棠朵朵,还是直接拆开了面前的东西,摸上去这东西就已经很有年代感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层布的做工一定不是凡品。

卸下了包裹之后的范闲,看着手中的东西,这是被收集好的一些公文和信件,他对海棠朵朵说道,“你看过了吗?”

“没有,一起看吧。”海棠朵朵说道,“这崔氏曾经一直在和北齐走私,但是自从沈重接手之后,重心就由崔氏一族变成了江南的明家打理,这里面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但是我得到的消息是,崔振自从那一次事故之后昏迷不醒,这大权就由你们庆国朝中的一个巨大的势力转交给了江南的明家,并且明家接手之后,对于整个内库走私,更加的放肆,更加的目中无人了。”

范闲看着海棠朵朵,他似乎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内库的主人,换了一个人。

虽然明面上长公主一直是手握着内库的财权,但是根本的内库财权还要更细的划分下去,长公主不可能一个人统领全国甚至和东夷城、北齐外交内库的所有事项,所以她要找到很多人去分别的打理内库里面的事宜。

类似于儋州城这样的一个小型城市,它并没有单独设立内库,但是仍然要在这里安排一个人来维持儋州城港口走私的事情,毕竟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非常闭塞的情况之中,要做好每一环的衔接,必须要有很多的人来维持的,曲涵就是一个。

那么大的地方,例如北齐的点那就是沧州城的崔家在负责,可是当中更换了人,这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举动,甚至会影响到走私的安全问题,像长公主这样的老狐狸,会如此做事,显然就是一个问题在里面,她确认崔家不会背叛她,也不会要挟她。

那么崔家她到底是如何掌控的呢?

这件事情背后的秘密,似乎就在范闲的手中。

范闲在海棠朵朵和他共同的注视之下,打开了那些信件。

……

深宫之中总是充满静谧的,京都城之中最靠近皇宫的宅子,是一座在宵禁之后仍然亮着灯的宅子,宅子之中七八个房屋,其中的一个灯火通明,这是有一定的权力才能达到的事情,打更人路过这里并没有说什么。

此时有一队城防军缓缓地巡逻了过来,为首的正是那京都守备军叶将军之女,叶灵儿。

叶灵儿带着七八个人走到了这个宅子的后方,走到这里之后,叶灵儿摆了摆手,对着身后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先去走寻几个街道,然后来这里等我。”

“是!”后面的一干人都是她的手下,当然会听从于她的指令,叶灵儿说完之后,几个人立刻转头就走,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问。叶灵儿也十分的机敏,她左右看了看,确认四周再无他人之后,这才推开了府邸的后门。

京都城谁都知道,这个府邸里面住着的人,正是当今庆国的二皇子殿下。

此时的二皇子殿下正在房间之中手持着一本古籍专心的看着,旁边的香炉之中显然已经燃烧了许许多多的香,这是宁心静气的香薰,不是一般的香,所以可以看得出,二皇子的心绪还是比较乱的。

二皇子的右手支着自己的脸颊,左手拿着书,整个身体跪在光滑的脚后跟上,就这样过了没有一会儿,忽然二皇子直接将手中的书籍扔到了桌子上,烦躁不堪四个字写满了他整张脸,愤怒的他长出了一口气,并没有感觉好转,随后气急败坏,直接将面前的桌子掀翻了去,他的面色非常的狰狞!大口大口的出着粗气,接着他站了起来,将身旁的花瓶打倒,再将一旁的书架一脚踹得七零八落。

此时的二皇子像一个失去了理智的人,他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忽然一个身体从他的身后出现,直接将他抱在了怀中。

这一抱,二皇子顿时一惊,但是他并没有回头,因为一个美丽的侧脸从他的肩膀之上悄然的靠了过来,他震惊了一下,还是松了一口气,“你怎么来了。”

“香没有用吗?”叶灵儿问道,她从背后抱着二皇子,双手缠绕过了他的脖颈,轻柔的抱在了身前,低声的说道,“我这不是想你了,所以就趁着巡夜的时候,过来看看你。”

二皇子轻柔的抚摸着叶灵儿的手臂,方才的那般愤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柔情,他歪了歪头,偏了偏头发,嘴角微微上提,“你本就不在夜巡的队伍之中,你这般行径,难不成叶将军不会发现吗?”

“他又如何说得?这门婚事本就是他点头同意的,况且他还巴不得我直接能住在这里呢,每天他看到我都心烦意乱的,我也不舒服,他也不舒服。”叶灵儿噗嗤一笑,显然这是一个姑娘对父亲的抱怨在说给自己的爱人听。

二皇子看到叶灵儿之后本就是一脸的喜悦,此时的他喃喃的说道,“距离一年的禁足还有许久,反正这般时间之内,也不会有人来到此做什么,父皇更不会派人来此监察,但是旁人若是知道了,终究对你来说还是不利,未过门的妻子就住在家中,就算是皇亲国戚也未免遭人言语,还是等些日子吧。”

“我可以等,但是我……”叶灵儿满脸都是担心,她看着二皇子,手缓缓的松开来,低声的对二皇子说道,“哎……”

“不必担心我,我只是愤恨,当初竟然败的那么轻易。”二皇子苦笑自嘲道,“我只是没有想到过范闲竟然有如此的心计,我对他并没有任何的了解,只是认为此人聪慧而已,他平日里就是一派书生气,并且他年纪尚小,原来这都是他做给我看的假象。”

“那件事情过去了,这不是也没有多大的责罚吗?大不了过了这一年,明年我陪着你,将他直接逐出京都城!回到儋州养老!”叶灵儿攥着拳头,眉宇之中闪过了一丝决绝,她看着二皇子,镇定的说道,“之前我们亏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之下,现在既然做好了准备,就不会怕他了。”

“我现在觉得,长公主之所以出京都城,想必不光是和郭攸之的原因,其中很大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范闲和监察院之中的某个人,或者是陈萍萍在背后操作着一些事情,这才让范闲有了这么大的信心和实力。”二皇子抬起了头,向后仰了些倒在了叶灵儿的腿上,他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说道,“现在我有道理怀疑,范闲在背后的那些脏事儿,是不是和陈萍萍有着巨大的关系了,如果是的话……”

二皇子的手,缓缓地攥紧了。

“先别想这些了,我这里有一个消息,要给你。”叶灵儿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

二皇子将信纸一折,投入了旁边的火盆之中燃烧殆尽,看着徐徐上升的火光,二皇子冷冷一笑。

“四顾剑这一次做事,还算是不错。”二皇子冷笑了一声,“这也不枉我这些年给云之澜的钱,他的脑子不好使,还算是有一个好使的师父在这里撑腰。”

“上一次杀范闲,若不是长公主心急,使用程巨树,等到云之澜进京之后,就没有后面这么多的事情了。”二皇子叹息了一声,“我这个姑姑啊,还是心急的很。”

叶灵儿似乎触动了一下,她看着二皇子并没有说什么,过了半晌才笑了笑,“没关系的,机会总是很多的,现在既然范闲已经正式和太子撕破脸了,那么他们中间的曲折,我们自然是好去针对,谁也不可能知道,你手中既握着北齐内库,也握着东夷城内库,并且还有四顾剑这么一个强大的助力,想要弄死范闲,等你出去,岂不是轻而易举。”

“不不不,这一次我不想让范闲死在我手里了。”二皇子笑了一声,“这一次我的想法,是要让我的好弟弟和这个范闲过一过招了,毕竟他们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遇到过,之前的小打小闹也算是过去了,我倒要看看父皇是喜欢一个太子,还是一个大臣。”

邪恶的笑容挂在了二皇子的脸上,而此时的京都城,仍然风平浪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