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圣女驾到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005字
  • 2021-10-07 23:52:25

幽暗之下,每一步都是蕴含着静谧和神韵在里面。

尽管面前的姑娘没有什么太多的优雅。

“老师经常和我说,四顾剑是攻守兼备,但是我从小学习的就是强突直打,这一次,我来领教你攻守兼备的四顾剑!”姑娘笑意恒生,直接对着云之澜冲了过去。

双方交手,姑娘根本没有任何的闪避直接迎着上来,双手持着双斧,右手直接竖劈而下,攻势异常的凌厉,惊得率先攻击的云之澜心头一震,立刻向后退却了几步,可是姑娘丝毫没有任何的留手,直接劈砍了上来。

“顾前?”姑娘一笑,斧子落下。

云之澜眉头紧皱,但是手中变化莫测,单手向前挑起,剑刃变换这一招就是四顾剑最著名的四方剑,以剑法快速变换和手中手腕的抖动相结合,释放出来的一种非常不容易防御的剑法,以此来名为四顾之说,攻前方之时,乃防御左右以及后方,以全身无死角的防御力和对前方的攻击,来称为顾前。

变化刚出现,云之澜正要攻击,但是不料对方姑娘根本不避不让,任用他那些虚幻的剑法刺来,而自己的斧子直接砸对方头顶!

云之澜当即吃瘪,他不敢和面前这个女人拼命,只能被动直接收剑,向后一拉右腿,呈马步上架!

“当!”清脆的武器撞击的声音传出来的那一瞬间,忽然云之澜当即感觉到身侧一股阴风,再回头一看,竟然是那姑娘左手的斧子横斩了过来,速度之快,几乎无法躲避!

“嗯!”

云之澜冷漠的闭上的眼睛,他心一横,直接向回收剑,顺势直接刺入面前姑娘的胸膛!

可是这一切终究是落空了,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再看面前,那姑娘已经撤出了几步远,她盯着自己,面上带着蔑笑。

“四顾剑首徒,不过如此。”姑娘笑着。

“你!”云之澜站了起来,他深刻的知道方才他并没有输在招式上,相反若不是对方真气的实力远远的大于自己,他不可能让面前的这个女子有任何的可乘之机,他看着面前的女人,心中开始思索。

四顾剑门下注重的是剑意的修炼和对剑刃的把握,说白了是体修大于气修的,可是他方才因为蔑视导致了懒得使用剑法,而落了后手,这就是一个非常不对劲的地方,他高傲了,是傲慢让他输掉了对阵,此时他回过头来想到,能以气劲胜了他随手的剑法,也不是一般的人。

况且面前的人,实力已经到了和他一个阶层的人,方才的交手,似乎能感觉得到,对方的实力更甚!想到这里,他想出了一个名字,战战兢兢的问道。

“天一道法?”

“果然有些眼力,既然认出来了,还不快滚?”姑娘眉目之中闪过了一丝英气,顿时霸气十足的看着云之澜。

“北齐圣女!海棠朵朵?”

云之澜大怔!他缓缓的念出来了这个名字。

海棠朵朵嫣然一笑,“现在,你还想走么?”

“你敢杀我?”云之澜剑刃一横,皱眉站在了原地。

“方才不想,现在……”海棠朵朵颠了颠手中的斧子,“不得已而为之。”

瞬间,海棠朵朵直接跃起,到了云之澜的面前,煞气逼人,根本不由得云之澜背身逃跑,被迫防御的云之澜当即被吓住了,双手顶着剑锋挡去一斧,顿时感觉手中酸麻,这丫头的劲道实在是太大了,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了的!

况且自己若是真的运气和她交手,想要追杀范闲可就没有什么功夫了,就算范闲有伤在身,若是气息消耗殆尽,对方和自己硬碰硬,那么自己当然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了!

“今日不便再战,下次再回!”云之澜是有任务在身的,可是现在被北齐圣女海棠朵朵拦住,要和对方拼个你死我活肯定不现实,当即就准备开溜,直接登上了房屋。

海棠朵朵能是那么容易甩脱的人?看到对方跃起,她也紧追不舍。

这云之澜再次抢占了先机,轻功游离于沧州城的房顶之上,直接奔着南方疾驰而去,足足点水,如清风掠影而过,可是在看后面的海棠朵朵,人虽然是花容月貌,但是一脚下去,那房屋瓦片崩的是七零八落,随处一脚更是将酒馆门口的旗子踩了个断杆倒下,所到之处必然是崩碎至极!

云之澜的速度很快,但是对于海棠朵朵来说,不值一提,毕竟她是可以追的上王启年的人,天一道法的加持,不是一般的人可以逾越的,没过几个瞬息,已经到了云之澜的身后。

海棠朵朵找准时机,就在对方还没得反应过来的一刹那,左手斧子直接飞了出去,直打云之澜背心!

就算看不到,云之澜这个层次的人也已经对气息有了一定的分辨,当即感觉到了后方的危险袭来,顿时失去重心,直接掉落下了房屋林立的街道之中,而海棠朵朵的斧子则是被直接挡了回来!

一根树枝直接插在了海棠朵朵的面前,那树枝刺入了她面前,生生的进入了上面的瓦片之间,这力度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办到的,若是一把剑,海棠朵朵大可以不管不顾继续追击,可是这是一根树枝,并且是在她追击四顾剑首徒的时候出现的一根树枝,足可以证明,是一个比云之澜还要强大人在这附近。

海棠朵朵深吸了一口气。

对方给足了海棠朵朵的面子,她继续追就说不过去了,更何况海棠朵朵并不是一个执拗的人,既然对方已经露了身份,她便不再追究,立刻双手一提,说道,“宗师在此,弟子退了。”

说罢,转身扬长而去,不留一丝痕迹。

而在远处的密林之中,一席黑袍的长者,这才缓缓地隐秘到了树林里面,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闪烁的月光在丛林里面穿梭而去,不断穿梭的身影忽然在一棵树旁边停了下来,云之澜驻足停止,站在了原地看着一旁靠在树上的老者,低头说道,“师父!”

“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狂妄的毛病?”

既然尊称师父,云之澜的师父只有天下第一剑之名的人,东夷城四顾剑!

四顾剑的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透露出来那种毋庸置疑的威严是每个人都震撼的,他说话之中气息外露,强大的压迫感让云之澜喘不上气来,他低着头,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低声地说道,“师父,这一次我万万没有想到海棠朵朵会来!”

“你还万万没有想到,范闲给你下了毒!”四顾剑冷静地说道。

忽然!云之澜震惊了,他看着四顾剑,开始回想刚才的过招。

一个画面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那时候的范闲第一次对自己还手,云之澜的手横了过来将剑刃放在了范闲即将拍打他的腿骨旁边,而自己的身形顺势右移,可是这一次范闲并没有想要用掌攻击他,而是摸了一下他的脚。

他立刻看向了自己右脚,正要去查看的时候,四顾剑冷静地说道,“你的手不想要了?”

动作停滞了下来,云之澜尴尬的弯着腰,站在了四顾剑的面前。

“你在武道上是我前所未见的剑术奇才,可是你在心计上面,是一个愚夫,你这般行事现在为师确信让你来此,还是太突兀了,你能够立身于江湖之中,却无法行走在这官场之间,毕竟这里需要的蛮力还是少之又少,却是需要更多的审时度势和见风使舵。这个世界是一个连皇帝都需要隐忍的世界,你这般狂躁,又能活多久呢?”四顾剑平静地说道,他的眉宇之间那种深邃,比苦荷来的透彻,却又比庆帝清澈的多。

说完这句话,四顾剑随意的用右手取下了树梢上面摇摇欲坠的树叶,他轻柔的两只手抚摸在了树叶上方,“不过这一次你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这范闲一旦对庆国的太子起疑,那么我也没有什么可以追究你的,下一次不得如此鲁莽了,今日若不是为师在这里,你又如何脱离得了海棠朵朵的追击?”

“苦荷啊,老秃驴,没想到你本身的实力不怎么样,但是教导之方看上去比我的成就要高出不少啊。”

叹息了一声=,右手抓握着树叶的手腕微微一抖,那树叶消失不见了,四顾剑将手背在了身后,缓缓向后走了出去,而此时的云之澜不知道做什么才好,他尴尬的跟着自己的师父,刚迈出去一步的路,忽然他怔住了,此时的云之澜再看自己的脚下。

方才四顾剑说过,范闲下毒却不让他去触碰的那双鞋,竟然断裂了开来,鞋的中间,划了一个十字,他的脚轻巧的从里面拿了出来,而那树叶死死的扣住了他鞋子的底面,让鞋子被坚固得钉在了地上,而他的脚则根本一丁点的感觉都没有,甚至没有一点四顾剑对于他攻击的察觉!

云之澜愕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