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截杀之夜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3400字
  • 2021-10-06 18:42:05

“就这么走了?”于瓶儿看着范闲,眨了眨眼睛,问道。

范闲背着手走在于瓶儿的前面,他仰起头看着面前的道路,喃喃的笑了笑,“我们可能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走了。”

“你惹到了什么厉害的人么?”于瓶儿问道,“感觉现在的你,有些力不从心了。”

范闲看着于瓶儿,没有说什么。

走出绣玉堂的时候,已经到了深夜时分,沧州城并没有宵禁,所以这里仍然是灯红酒绿的世界,整个夜晚被绣玉堂近乎通天的楼照的格外明亮,范闲走到了街道上,街道仍然被这光芒打的地面上通透。

他倒不是力不从心,此时的范闲感觉到了这个局非常的大,莫名其妙出现的太子让整个局已经陷入了范闲没有预料到的地步,原本范闲以为整个北齐之行的路,是庆帝让范闲清除长公主在三州府之内的势力,以此来牵制京都城之内的内库势力。

可是现在的范闲明白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既然太子能和绣玉堂保持这么亲密的关系,那就说明了一点,长公主并没有完全的抛弃太子的势力,并且还在暗中帮助了太子一脉,以此来让太子从内库之中也开始获利。

再加上崔逸文和太子的关系,范闲不难推断出,崔氏一族可能并不是二皇子的党羽,而是太子的左膀右臂。既然如此,范闲回想起京都城那被二皇子供出来送到自己面前的崔掌柜和他的儿子,此时的范闲才明白,那一场战役里面二皇子并非是完全的失败,就在他这样的情况之下,都不忘削弱自己弟弟太子的实力,真的是让人感动的兄弟情啊。

想来这件事情的始末应该也是二皇子和太子的暗中较量,双方的实力此消彼长,也就是只能通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来对着双方强行削弱彼此的实力,只是这一次二皇子并非栽到了太子的手里,而是栽到了范闲的手里。

一开始的范闲周游在两个皇子之间的时候,双方都想要把范闲据为己有,那时候的范闲每日游离于两个皇子的左右,想法是如何能够规避两个皇子的召请和拉拢,而现在的范闲走了一个极端,当从绣玉堂之中出来的时候,范闲就明白了,他和太子的对立面正式确立。

人就是这样的,在范闲触碰到他根本利益的时候,无论是曾经对范闲多么期待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和范闲反目成仇,并且必须要着急忙慌的除之而后快,但是范闲知道,太子不是一个这样的人。

按照范闲对于以往太子的手段断定,太子是不会轻易的出手的,即便现在范闲明白了对方的敌意已经出现,但是太子也不会突然的露出杀机,除非他有必杀的把握。

太子慌慌张张从京都城赶来,他必然没有可能去做好一个完全的准备,毕竟他一开始对待范闲的样子,是一个想要拉拢的态势,现在就算是不能继续下去,但是也没有必要直接开始鱼死网破,他是太子,他必须要稳中求胜,这就是他和二皇子的区别。

二皇子可以不管不顾,他却不可以,所以这一步棋无论是对于太子还是范闲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但是作为太子的威严仍然是在的,所以范闲并不认为太子会直接将自己放虎归山,毕竟该给的警告,还是要给的。

所以这一路走来的范闲,并不轻松,他时刻在注意着周遭的一切,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这个时间,五竹叔应该在对范若若进行教导,目前能依靠的,只有他自己。

“你怎么不说话啊?对了,大人,这一次算我还了多少债啊?”于瓶儿喜悦的问道。

“算你还了一百两。”范闲看着这个惹人高兴的姑娘,笑着说道。

于瓶儿皱了皱眉,“怎么才一百两?”

范闲刚想回嘴,他忽然感觉到了一阵风起,冷漠的侧脸看了过去,此时在他即将走下去的路上,出现了一个背向着他的身影,身影站在原地,那人抱着一把剑,长剑并未出鞘,剑柄由右上至左下,看得出来,不是一个普通人。

双方并没有动,范闲只是冷漠的看着来人,想要从对方的吐息之中判断对方的实力,可是并没有什么结论,但是杀气已经袭来,他能感觉得到。

范闲悄然用右手手掌,拍了拍于瓶儿的后背,于瓶儿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刻走到了道路的侧面店铺的门脸之前,她没有什么实力,恐怕自保都是困难。

“范闲?”

忽然,沉默了片刻之后的那人,提声冷冷的说道。

听这个声音,范闲断定,这是一个年纪起码有三十左右的人了,他此时仍然是背对着范闲。

范闲没有答应,也没有说话,而是思考了一下,露出了招牌式的自信笑容,看着那人的背影,笑道,“云之澜?”

那人显然浑身一震,他猛然回头,两边的发丝垂了下来,赫然就是当日在祈年殿大殿之上的那个人,东夷城四顾剑首徒,云之澜!

“你这过目不忘的本领,让我非常的反感。”云之澜低沉的声音在夜空之中如同鬼怪在叫唤,让人感觉不适。

范闲静静的看着云之澜,他知道面前的人是什么意思,也知道他是为什么出现的,虽然范闲觉得有些意外,但是想来也算是合情合理,既然二皇子的部署都是在北齐,那么太子和东夷城有些联系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直接能够差的动云之澜为太子做事,范闲不得不佩服这个太子的能力,毕竟这是东夷城四顾剑的首徒,有着别国别族的区别,这若是打起仗来,太子不一定能够独善其身,可是和平年代里面,太子就有了安身立命的能力。

想到这里的范闲,笑了笑,“用钱收买四顾剑,他让你出来,是觉得你能在这里杀了我么?”

“你话多了。”云之澜,当即动手。

直接暴露云之澜,是太子真的急了,毕竟范闲这一次动摇到了对方的根基。

范闲还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要直接利用云之澜在沧州城直接杀了范闲,还是有些难度的。

云之澜出手了。

他以背身迎接范闲的正面,是劣势的起手,可是四顾剑的剑意非常的恐怖,对于四周的防守和攻击,都是已经到了极限的剑法,范闲就算是优势起手,可是仍然难以招架。

再加上云之澜的实力,可是九品上!

剑刺而来的瞬间,范闲放弃了进攻的绝好机会,他立刻向后撤去,单足点地,轻功忽而起,直接向后方快速撤离,剑锋则是直接放在了范闲的脖颈之处。

范闲向后退出了一定的区域之后,立刻反身躲开,向左边移动的瞬间,一个飞跃而出,直接逃离。可是云之澜并没有想要放走范闲的意思,再次追击,直接越到了范闲即将逃跑的路上,再次出剑,单剑一点,凸显九品上的实力,这一剑的突刺速度极其之快,范闲若是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被刺穿身体,他左边一闪,右边肩膀直接被对方刺中,还好是在肩胛骨之上,得以逃脱。

范闲吃瘪,丝毫没有想到云之澜的杀意如此坚决,他镇定,下腰弯下的同时,左掌直接拍打在云之澜的右边肋骨附近,可是不料这一拍反而更加顺势,云之澜的右手快速回收的同时,剑锋直接收回了肋部,锋利的剑刃出现在了范闲的掌前不足一寸的地方。

这一击范闲若是收不回来,左手就是直接被剑刃砍成两半!可是范闲竟然只是佯攻,这一招并不是要攻击其右肋的,而是左手顺势抓住了对方的右脚,自己的身体直接而起,右脚翻了上来,双足并用,一脚头一膝肋,生生将场子找了回来!

云之澜一口鲜血喷洒了出来,向后退了三步,反手一剑抵住地上,这才算勉强站稳脚跟,他一甩头,恶狠狠的看向了范闲,他挤了挤眼睛,一抬剑问道,“九品?”

“九品好些日子了,第一次感觉这么舒服,再来!”此时的范闲不能示弱,毕竟对方不知道自己的实力,他捂着右肩膀的左手甩下的同时,忍着剧痛右手在自己的右脚下面摸了一下,对方并没看清楚范闲的动作,是从鞋套之中抽出了一把匕首。

范闲这一次的先发制人,打的并不是奇袭的战术,而是打了一个心理落差,对方不知道范闲的实力,当范闲第一时间主动攻击,对方会有一个顾虑和一个担心。

在这样的实力差距之上,范闲只能以此来作为弥补,打的就是心理战!对于心理这件事情,没人会比范闲明白的更多,此时的范闲已经到了云之澜的面前,他单掌直打而来,云之澜后仰躲避,二人直接开始了肉搏!

三个回合下来,云之澜皱眉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范闲拥有可以直接逼近自己的实力,故而不再保守,单拳挡住了范闲的右边摆拳之后,云之澜直接对着范闲的右边一个左转身,整个人反了过来,脚步快速挪动之后,云之澜和范闲成为了背对背的造型,而此时的云之澜的右手已经反手挡了过来,手中的剑刃,直接反手向后刺入!

范闲当然知道危险在袭来,当即向前一趴,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剑!范闲攻击的手段虽然并不是很强,但是躲闪还算是练到家了,毕竟和他对练的人是五竹那样恐怖的人,所以范闲对于危险的预知相当的敏感。

可是这一爬下来的范闲立刻失去了再次站起来的能力,云之澜直接上前刺向范闲的背心,范闲再次向前一踏步,又是一个趔趄,只是往前挪动了几步的距离,随后急促的剑再次向范闲刺来,而范闲根本没与任何的机会站起身来,直到将范闲逼到了最后的境地。

靠在一个木门的上面,范闲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不喜欢废话多的人。”云之澜蔑视的看着范闲,冷笑道,“一个刚刚晋级的九品,差一点镇住我!”

顺势,云之澜的剑锋直接刺向了范闲的脖颈!

“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