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崔家的府邸庆国的天下
  • 庆余年2天下太平
  • 梦里桃花三千年
  • 5055字
  • 2021-10-06 18:49:04

静谧的夜空之下,崔家似乎并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不速之客悄无声息的进入他们的府邸,此时的崔家并没有熄灯就寝,相反仍然是灯火通明。那悄然进入的姑娘此时已经潜伏在了最大的房间之中。

这就是崔家的主宅,当这个房间门被推开的时候,外面忽然打了一道闪电。闪电的光芒稍纵即逝,却把一个漆黑的影子,彻彻底底的打在了地上,姑娘慢悠悠的进入了房间,如若无人的将门关闭了去。

主宅之中,一个走动的人都没有,别看占地如此之大,但是这里只住着一个人,崔振。

崔振已经昏迷不醒许多年了,前些年崔振的大儿子崔鸿熙还会满世界各地的寻访名医,可是如今只是将这个老人冷漠的扔在这里,以孝子著称的崔鸿熙还是逃不过久病床前无孝子的定律,将这个老人孤苦的放在沧州城最为奢华的宅子里面,等着他去死。

姑娘的步伐似乎根本没有怕谁会进来,但是可以看出来姑娘的实力非常的强劲,那般旁若无人的步伐,竟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不光如此,甚至连地上的灰尘都没有踩掉,一个脚印都没有留下。

下一瞬间,又是一个惊雷,乍光之下的闪电在一次将整个宅子照亮,而白光闪过之后的姑娘,却又消失在了原地,再看去那穿着夜行衣的姑娘已经到了主宅的中心,屏风背后的寝房之中。

被子被安详的放在老人的身上,老人的左右手都在被子上,只有胸腔被严严实实的盖着,微弱的呼吸声传入姑娘的耳朵里,姑娘走的妖娆,腿直挺挺又长又细,像是两根插在地上的毛笔。

姑娘左腿划了一个半圆,夸张地搭在了右腿上面,直接坐到了床上,而床上的那个全天下都知道昏迷着的老人,一动不动的躺着。

没有因为姑娘的任何举动,做出变化。

姑娘左右看了看面前的崔振,崔振仍然是平稳呼吸,胸前都没有太大的起伏。

就在这个时候,姑娘忽然动了,她向前一趴,直挺挺的趴在了崔振的身上,双足踩踏在旁边的床杆之上,没有将床榻弄得褶皱,双手顶在崔振的头部两侧,鼻尖距离崔振,不过一指之遥。

但是她能够清楚的听到,崔振的呼吸声没有丝毫的紊乱,甚至一丝不变。

可就在这一次,忽然一声响起,再次传出了一道惊雷的声音!

崔振的屋门直接被推开了,一行人站在了崔振的房间外面,那一行人之中最前面的人便是崔振的大儿子,崔鸿熙,他面色紧促,急切的走向了房间之中,身后的人则是举着火把先行走进了房间,并且开始四下寻找着什么。

“灰尘还在,没人进来。”一个手下模样的人报告着。

但是并没有停下来崔鸿熙的脚步,他大步向里面走了进去,直接绕过了屏风来到了崔振躺着的床前面,他并没有直接进入床的附近,而是先环顾了一下四周,这才慢慢的走到了床榻的面前,他仔仔细细的看查着床榻的上面,并没有一丝的褶皱。

看完这里,崔鸿熙似乎松了一口气,他深情的看了自己的父亲崔振一眼,微微一笑,刚刚转头要走出去一步,忽然他皱了皱眉,立刻回过头来,看向了崔振正上方的地方,这一看崔鸿熙的脸直接扭成了一团!他震惊的看着上方,那床的暗格已经被打开了,此时他看到的是一个在空中摇曳着的机关暗门。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心情忽然忐忑了起来。

瞬间,一道闪电再次劈了下来!

崔鸿熙睁大了眼睛,地上的影子已经照射了出来,在床头上有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正对着崔鸿熙的头顶!

闪电消失了,崔鸿熙什么都没有做,他敏锐的呼了一口气,假装没有看到头顶上的那个人,淡然的说道,“这里什么时候有一个暗格?”

没有下一瞬间的动作,崔鸿熙立刻探着身子向前,将暗格合了上去,拍了拍手,才将面前崔振的被子又掖了掖,这才作罢,转了头缓缓的向外面走了出去,他的步伐并没有很快,而是和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恐惧和害怕。

可是下一瞬,一滴汗从他的脸颊滑了过去,满脸满身都是大汗的崔鸿熙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滴汗,从他的脸颊离开了。

屏息!

他想用手去拦截这一滴汗,可是并没有碰到!他的速度,不够快。

沧州的夜,凄凉无比。

这滴汗出卖了崔鸿熙。

砸在了地上,水花散开的那一瞬间,崔鸿熙的血都要凝固住了。

他立刻回头!看向床榻的上方,可是此时的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的身影了,但是眼睛滑落到下方的时候,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崔振的脖颈之上,放上了一条细细的红线,红线如同在崔振的脖颈上划了一刀,栩栩如生!

崔鸿熙颤抖着走到了崔振的身旁,颤抖着将那红线慢慢的拿了起来。

此时的崔鸿熙没有注意到,崔振的太阳穴旁边,同样流过了一滴汗。

又响起了一道惊雷!

白光四射,却再也看不到那个影子了。

崔鸿熙长出了一口气,整个身子都瘫软了下来,他的下唇在以可见的幅度颤抖着。

……

“意外么?”太子挑了挑眉,看着范闲,顺便左手对着面前的崔逸文摆了摆,示意他站起来。

崔逸文站了起来,绕到了身后给太子殿下继续沏茶,而太子则是微笑的招呼范闲,“来。”

范闲站在原地,看着面前的太子,此时的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诸多的疑虑,不过他并没有冒冒失失的问出来,而是笑着说道,“确实有些意外,太子不在京都城,竟然会在沧州。”

“哈哈。”太子一笑而过,走到了茶桌旁边,率先坐下,然后对着范闲笑道,“我猜到你要来,这便赶来和你相聚,想和你一起看看我这大庆江山,顺便随意的玩两把,也不枉你来绣玉堂走这一遭。”

范闲看着太子,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什么药,但是其中的一点已经坐实了,那就是这座绣玉堂的主人,并不是什么崔氏一族,而是面前的庆国当朝太子殿下!

忽然出现的太子在范闲面前表现的越发随和,范闲就知道这里面的鬼越多,只是双方在于较量上,当然是范闲现在已经处于了被动,范闲并不知道太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前的局势只能静观其变了。

范闲随着太子和崔逸文的指引坐到了一旁的座位上,太子殿下亲自拿着茶壶,为范闲倒上了茶水,微微一笑,将茶壶放在了一旁,这才对范闲说道,“范闲啊,这一次,本宫是专门来看你的。”

“从京都城赶到沧州,快马加鞭需要两日的路程,但是太子殿下显然不是一个骑马的人,所以只能是马车。”范闲拿起了面前的茶水,喝了一口说道,“嗯,好茶。”

将茶杯放在了原处,范闲笑道,“所以太子殿下是五日之前启程,今日刚刚到达沧州城的,看来这一次走的还是非常的匆忙,这么着急忙慌,就是为了专门跑来见我一面的?”

太子看着范闲,面无表情的脸上,变得皮笑肉不笑了起来,太子一贯都是这个样子,范闲也没有放在心上,不过这一次太子并没有回答范闲的话,而是说道,“你也懂茶?”

说着太子直起身来,向后一伸手,崔逸文当即会意,向后面一抓,把那装满茶叶的罐子拿了过来,太子直接放到了桌面上,说道,“这是本宫在闽州的茶山打出来的茶,那是本宫的个人的茶山,这地方的茶只有本宫的人才能采集,这些茶叶一半进入了皇宫之中孝敬了父皇,而另一半则是为我所用。”

“这可是现炒出来的茶叶,又经过茉莉花沁熏了三天三夜,是茶中仙品,与你那仙界有些相似,来,送你一罐。”太子将面前的茶叶推到了范闲的面前。

范闲当即受宠若惊一般推了推手,“这下臣可承受不起。”

看着范闲不要,太子也就是点了点头,脸上虽然有些失望,但是并没有泄气,转而说道,“既然不想要,那就多喝几杯,茶不一般,水更不一般,本宫曾找人打过庆国之内的所有水源、湖泊,而你面前的这些水,是本宫在天下的水泉之中选出来最轻的水,这些水的杂质是最少的,便是我们京都城西玉泉山的水。这是本宫专门找人这一路上带过来的,这水父皇也非常的喜欢,用它泡茶,可谓是上上品,仙品之中的仙品。”

看着太子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范闲就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在说什么。

话里有话是这个庆国当官的一贯作风,这个太子爷也不例外,如今这一番话说的意思也非常的明白,就是我太子有着无比巨大的权力,这世界上的所有东西,我都可以做到最好,拿到最好的,他二皇子和我争抢了这么多年,天下最好的水我在喝,天下最好的茶我在泡,而且我还可以把这些东西无条件的送给范闲你,可是旁人并不能如此。

因为,本宫就是太子!是储君!

范闲皱了皱眉,心想,你怎么会有如此智慧?

若是现在在京都城之中闲谈雅居,范闲定然不会想到这个层次,但是现在是在臭名昭著,人命如粪土的绣玉堂里面,这个地方的主人正是面前这个看上去愚钝不已且步步被逼退的太子,这让范闲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个太子。

他是真的傻真的笨?肯定不是!

“既然如此,我便更不敢喝了。”说罢范闲简单的将面前的茶杯向太子的方向推了推,而太子看到范闲的这般作为之后,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淡然的笑道,“范大人果然油盐不进,权财不出啊。之前旁人和本宫言语,本宫还不信庆国还有如此的忠诚之士,今日一见,非比寻常,果然如此。”

称呼变了,从范闲变成了范大人。

这也就证明了,面前的太子才开始拉锯战的头儿,第一枪打响了,范闲这就准备接战了。

“风言风语而已,下臣不敢。”此时的范闲,就摆出了低姿态,他虽然懒得搭理这位太子爷,但是也不能直接正面前和人家撕破脸,毕竟他范闲手里一个能拿得出来的证据都没有。

“和本宫单独相处的时候,你就不必如此了。”太子说着,给自己继续添茶,然后喃喃道,“范闲你可要知道,你这一行的任务,是去北齐,并且给北齐的文坛泰斗庄墨韩先生,递上一根来自我庆国的香,以祭奠老宗师在文学之中的许多成就,也不会被人说我庆国子民不懂礼数,不尊师重道一说。”

“下臣自知。”范闲打着马虎眼,心中却明白得很,这太子殿下,是不想让自己管得太多太麻烦的事情,管来管去范闲已经管到了他的头上,现在这太子殿下已经有些不舒服了,所以才会快马加鞭,在范闲从儋州城出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在向沧州来的路上了。

范闲知道,他从儋州城启程的时间是晚上,知道的人屈指可数,太子能够知道,范闲当然也明白自己的队伍里面一定是混进来了什么人,是谁范闲心里明白,但是现在还并不是把这个人抓出来的时候,所以范闲只能假装不把这句话说明白了,若是说明白了,太子反应过来,那就大事不好了。

“既然你明白,那为何还不启程去往北齐,在这里逗留的时间越多,对你们来说,进入北齐的路就越不好走啊。”太子说道。

“这事情就不劳烦太子殿下费心了,我们使团有使团的规矩,按照规矩办事,不会有错的。”范闲的言下之意非常的简单,这是皇帝陛下派遣的使团,有我范闲全权负责,你虽然是太子,但是也没有权力干涉皇帝陛下的事情。

“嗯。”太子继续端起了茶杯喝茶,嘴上却又泛起了一个奇异的弧度,他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本宫就喜欢按照规矩办事的人,简单,方便。”

范闲看着太子,二人开始了长达很久的沉默。

最后打破了这个沉默的人,还是崔逸文,他抬起手来,给二人倒茶,这才问道,“范公子来到这绣玉堂,感觉这里如何?”

“不错啊,想必太子殿下舍得大手笔办这么大的地方,肯定不光是用来的消遣娱乐的。”范闲看着面前的茶几,轻飘飘的说出了这么一句。

“闶阆!”

太子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上面的茶具全部发出了些许的声响,甚至有两个价值连城的茶杯,直接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这是本宫第一次给足了一个大臣面子。”太子缓缓地回过了头,看着范闲,“你很会活着,你不倒戈任何一方,所以两方拉拢你,却又不敢太深,也不敢太浅。”

“但是你又非常的愚蠢,你得罪了一个皇子,那么可能还有另外一个会保护你,可是你若是得罪了两个皇子,你的下场必将惨烈。”太子厉声道。

范闲喝完了这口茶水,缓缓地站了起来,他多一句话都没有说,径直向房门外面走了出去。

“范闲!”太子再一次叫住了他,而此时的太子,声音已经有些愤怒了。

“本宫爱才,不代表我会对你有无限制的容忍,本宫稳坐东宫之位不代表我不会动你!若是你今日就这么走出去了,范闲,本宫睡也睡不踏实,吃也吃不下,你说,本宫能让你好过么?”太子也没有转身,两个男人就这样背对着背。

可是下一瞬,范闲忽然笑了,“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太子站了起来,看着范闲。

“我应该先去沙洲。可是我却先来了沧州,这才让很多的人不爽,很多的人不舒服,对啊,现在我想一想,确实应该先去沙洲,不然,怎么能对得起太子殿下您的美意呢?”范闲说道。

轰然,太子心中一震!他似乎有什么事情被范闲发现了,被范闲知道了一般,听到范闲如此说了之后,他再也没有动静,反而是瞪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范闲,走出了房间。

红色的木门再次关上的时候,房间之中只剩下了崔逸文和太子殿下二人,而此时的崔逸文面色已经变了,他看着太子殿下,低声说道,“殿下,我去安排人手。”

“不必了。”太子挥了挥手。

“可是,殿下,他……”崔逸文刚想说话,太子便挥手打断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范闲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已经涉足了很危险的境地了,这一次回去,他不一定还会如此激进,静观其变吧。”

“但是他现在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秘密,我们是不是多少也要有……”

“我说!”太子脸色大变,看着崔逸文,厉声冰冷得说道,“静!观!其!变!”

说罢,直接摔碎了手中的茶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