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放逐的高管
  • 破浪时代
  • 人间需要情绪稳定
  • 3506字
  • 2022-05-16 16:36:54

2002年7月的一个正午,高温红色预警,太阳肆意彰显野火燎原般的掌控力,整个城市笼罩在一股透明升腾的雾气里,高楼在视线里变得扭曲,像正在融化的冰块,逐渐失去尖锐的棱角。

走在发烫的路面上,行人感觉能闻到自己被烧焦了的味道,仿佛置身平底锅一般。

28岁的郝仁靠着电子城门口的石狮子发愣,石狮子硕大的身躯虽然挡住了炙热的阳光,却挡不住地面蒸腾的热流,汗水从他挺拔的背脊顺流而下,在那件白衬衣上冲出条条小溪。

后面站着个20岁出头的姑娘,名叫汤媛,现在也是满头大汗,发丝都黏在了被晒得发红的脸上,手里拿着一叠文件,看郝仁愣了好一会,有点不知所措。

“郝总,咱这还继续调研吗?”

“不用了,今天周末,还叫你出来帮忙,辛苦了。把调研表都给我,你先回去吧。”

“那你呢?”

“我再想想。”

其实,有什么好想的呢?汤媛不解地走后,郝仁也不过换了一个有冷气的地方发愣而已。

郝仁,十年前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主修电子信息与通信工程,一毕业就入职了耀华科技有限公司,正儿八百的专业对口。

90年代重点大学毕业生都是香馍馍,各种单位抢着要,最有竞争力的当属政府和国企。

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作为优秀毕业生的郝仁,却被耀华的总裁赵扬一套忽悠,签了这家当时不到百人的民营企业,主要从事电子产品OEM代工和ODM贴牌,如电话、BB机、小灵通、手机、MP3、光碟机等等。

也难怪郝仁的老师们都唏嘘不已,觉得浪费了一棵好苗子。哪家大公司招聘,是总裁亲自上阵,说好听是礼贤下士,说难听还不就是企业没吸引力,不好招技术人才。

祝福也好,惋惜也好。18岁的郝仁义无反顾地坐火车南下耀华技术有限公司所在的沿海城市——深圳。

时势造英雄,在这个烈火烹油的掘金时代,这家小小的民企凭借着毗邻香港,承接海外与内地的地域优势,收尽了外贸的红利。

赵扬是个有眼力的领导,当时签下郝仁,就有种挖到宝的感觉。在公司里,给予了郝仁绝对的信任,还是个新丁的时候,就让他领着同样半生不熟的技术人员搞起研发攻关,坚决要拿下其他小作坊公司甚至是大公司拿不下的订单。

而郝仁肯吃苦、肯专研、够大胆,真就搞出了点名堂。和其他从工厂学徒成长起来的技术人员相比,郝仁科班出生的专业技术优势很容易凸显。他提出的组件模块化的产品研发方案,减少了生产组装的难度,极大地提高了产品的良品率,让耀华成为业内生产质量的标杆。

很多年后,耀华成立30周年的庆祝酒会上,有一个白发苍苍的外国客户回顾说,当时对于中国制造的产品,企业都会大比例抽样验收,但只要是耀华出品,我心里就觉得抽检多此一举。

公司从几十个人到万人也就是这十年间的事,郝仁步步升迁,开始主管公司产品研发,在一众高管里是最年轻的一个。

可能,就是太年轻了,郝仁才拒绝不了这烫手的山芋。

几天前,公司经营月例会还没开始,郝仁就感到隐隐的不安。以前例会不是这个缺席就是那个请假,各位大佬平日里都忙得脚不离地,谁愿意旁听这短则半天,长则一天的月例会,除了有议题来汇报的,大多也就找个由头不来了。

而今天,离开会还差10分钟,来自销售、服务、生产、财经等领域的各位主管早已在座位上正襟危坐。在短暂的暖场后,公司总裁赵扬当即宣布了一项重磅的决定。

“我们要建自有民族品牌,销售自有品牌的产品!”赵扬的宣布是慷慨激昂的,这位年纪四十多的总裁个子不高,言谈举止极具个人魅力,他的声音从来不大,但总有种振聋发聩的感觉。

“我们靠三来一补和贴牌贸易白手起家,如今已经走过了十几个年头,从几十个人的作坊做到万人大厂,大家如今兜里也有了几个小钱。可是,我就想问问,这样的模式,我们还能走多少年?竞争者数量猛增,行业陷入价格战的泥沼,如今是订单越做越多,利润却越来越薄,销路受制于人,憋屈不憋屈?大家是想捞一把就走,还是真的想做一个百年老店?”

赵扬的话掷地有声,然而今天的演讲却没有像往日一样掌声雷动。一阵沉默后,大家陆续开始提出自己的担忧。

“赵总,这个屋子里的人都在一条船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肯定没有说捞一把就走的道理。”第一个站起来的是主管中国区销售的刘达喜,开口就表忠心,之后的转折却不委婉,“但是,我担心的是目前我们手上的这些客户会怎么看?供应商要和客户抢市场,这一消息宣布出去,短期内就可以把我们培养十几年的客户关系消耗殆尽。万一,我说的是万一自己的品牌没做起来,那企业利润从哪里来?全厂万把人可能要喝西北风。”

“说的是啊!”生产主管姜大力,出了名的好脾气,平时开会如果有了争议,一贯和稀泥,这时候却一反常态地站出来说:“创造自己的品牌是个让人热血沸腾的理想,但回归现实,我有一点还是要提醒一下大家,目前很多方面不具备条件。我们现在的生产运作模式,按照订单排生产,下100个,生产100个,根据订单数备料和安排人手即可。但如果是自有品牌,我们需要对市场有准确预测,以前还算定数的东西,现在成了变数,稍有不慎,库存积压会拖死咱们的现金流。”

“我补充一点,自有品牌需要面向消费者广而告之,我们今年的预算支出没有预留做品牌及推广方面的费用,这一部分的支出不是一笔小数目,可能会给企业带来较大的负担。广告行业有句熟话,80%的广告费都是打水漂,听得我瘆得慌。”财经主管何琼个性直爽,有一说一。

“我们不能忽视知识产权。这些年,公司在加工技术追追赶赶,在业界也算打下了点名头。但大家不要忘记了,咱们能做出来的不代表咱们有资格卖。要自建品牌,一定不能照搬照抄其他品牌方的成熟方案和专利技术,如果我们要用,一定要合法获取授权,避免陷于法律纠纷。”法务主管廖凯志说。

......

会议室里,两台空调调到了20度,可郝仁还是有种汗流浃背的感觉,空气里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若不是还算了解大家的秉性,肯定以为赵扬犯了什么众怒,引得所有人群起攻之。

郝仁的心里有着和大家一样的疑问。虽然素来大胆惯了,别人眼中一知半解的图纸,郝仁也敢承诺多少天完成任务。但这其实都是基于自己的技术储备和触类旁通的职业敏感。建一个自有民族品牌,对他一个整天呆实验室和工厂的人来说,是陌生而又模糊的。

他所了解的是,在科技领域,中国就像是国际巨头的斗兽场,没有国产品牌的一席之地。市场上的主流电子产品,清一色的国外品牌,那三四个大部分国人都觉得拗口的品牌名,占有了中国70%以上市场份额和近90%的利润,剩下的份额留给了数量众多的合资品牌和本土品牌。本土品牌更是规模小,销量累计上100万的厂商屈指可数,稍不注意,可能连汤都喝不上。

如果说这些国外品牌的产品全进口也就算了。实际上,中国是重要的电子产品生产基地,全球近三分之一的电子产品是在本土生产与封装的,只有部分设计图纸是品牌方提供,和少量的核心原件是进口而来。就这样,贴上外国名字,卖个高价,直接端走行业整块蛋糕,只留稀薄的残渣给这些本土代工厂。

郝仁正想着,发现赵扬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饱含深意,也充满着期待。

“郝仁,你怎么看?”

突然被问到,郝仁有点措手不及:“我没有深思熟虑过,不知道能不能说到点子上。我们的代工业务广,产品多,如果我们的自主品牌一开始只选一二品类做,应该不会影响到绝大部分代工客户。等自主品牌能稳定盈利,再讨论要不要拓展品类。要不先小范围搞个试点?”

“嗯,说的不错。”赵扬不是突发奇想,而是下定决心要做这么一件事。虽然早有预料内部阻力会很大,但没想到放眼整个会议室,就只找到了这么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做这样的决定,刚才已经和大家反复解释了,相信大家都已经理解。重要性我不想多说,这是耀华的二次创业,整个公司各部门都要大力支持,谁不支持,谁就是逆势而为。”

大家这下看出来了,赵扬是铁了心要做民族品牌,再多的反对也不可能回心转意。

耀华虽是赵扬出资创立,但也不是赵扬的一言堂,所以大家毫不避讳地表达不同意见。只不过,这些年大家都是在这艘船上一起航行,成就了组织的同时获得了极大的个人收益,即使不认可赵扬的判断,也习惯跟着他去冲锋陷阵。

一个运作良好的组织,通常决策前充分表达意见,决策后坚决不说二话。

“同意”

“支持”

......

赵扬得到了令他满意的回答,又接着问道:“那谁来扛这面大旗?”

“我觉得郝仁适合,年轻能干。”

“郝仁年轻有为,他打冲锋,我们在后面支援。”

“鼎力支持郝仁!”

......

支持是一回事,亲自做是另外一回事。大家如今自持身份,自然不希望身上多个看不到未来的项目。于是当赵扬寻找自告奋勇的人时,所有人都退后了一步,郝仁则成为那个站在最前面的人。

“那就郝仁吧,这事也急不来。现在正值淡季,你把手头的工作交给下面的人,先考察考察,琢磨琢磨。”

大家陆续走出会议室的时候,都拍了拍郝仁的肩膀,说两句鼓励的话。只不过郝仁觉得耳边的“前途光明”、“祝你成功”、“苟富贵勿相忘”句句充满着同情的味道。

真是应了自己的名字,应了那句俗话,好人难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