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1章:百花之主
  • 大秦长信侯
  • 摩林若寒
  • 3097字
  • 2021-11-19 20:18:17

嗯~

呜......

真他me.......爽!

一阵来自灵魂的荡漾,让林若寒忍不住惬意的闭上了双眼,只觉一股暖流如春水微波,缓缓流入脑海。

片刻之后,待将那脑海中突然多出的画面消化后,方才再次睁开了眼。

“嫪毐?”(ps:是嫪[lào]毐[ǎi]!不是miù毒,更不是liáo毒!)

带着满脑子的困惑不解,林若寒的双眼忍不住四下打量起来。

果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颇为简单朴素的房间。

“我这是穿越了?”

结合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信息,和四周颇具古风韵味的房间,

林若寒在自己身上审查了一番,终于确定心中的想法。

回味刚刚那一股来自灵魂的极致舒爽,林若寒不禁大叹命运的玄奇。

战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想必大家都知晓。

根据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林若寒可以确定,此时,大秦之庄襄王已经去世,公子政在吕不韦和宗室的帮助下,正式成为了秦王政。

庄襄王病重时,华阳太后意图立公子成蟜为秦王,好把握大秦朝堂,遂软禁了秦王,并诬陷诽谤公子政的身份。

好在公子政还是得了吕不韦和宗室的支持,一举挫败华阳太后为首的芈系势力,见到了庄襄王。

庄襄王临终前得偿所愿,立了公子政为秦王,并以其年幼之故,让赵姬监国,让吕不韦做了秦王政的仲父,辅助赵姬母子处理朝政。

林若寒躺在一张低矮的床榻上,一时竟有些无语。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穿越成了嫪lao毐ai!

林若寒缓缓起身,目光在房间内搜寻一圈,随后落在了那面铜镜之上。

他微微顿了一下,随后起身来到铜镜前。

铜镜并不似后世的玻璃镜子那般清晰,看起来虽然颇有古韵,但却有些模糊。

林若寒望着铜镜中的“自己”,虽然模糊不清,但也能大致看出样貌轮廓。

不得不说,镜中的“自己”还是蛮帅的,剑眉之下,是一双异常明亮又狭长的丹凤眼。

面如冠玉,五官清秀,堪称俊美。

林若寒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一身黑色劲装,束手束脚,显得颇为干练。

最重要的是,身材修长魁梧,用古人的话说,这叫身高八尺。

这样的样貌,这样的身材,这样的身高,的确称的上俊美如玉,说之为妇女杀手都不为过。

只是暗赞一声,林若寒便不由眉头一皱,目光微转,便落在了铜镜旁边的一个不小的木箱子上。

他伸出手掀开之后,望着里面的东西,瞬间双目一凝。

乌黑的盔甲,一看便知是秦军的装束,但与脑海中秦军的盔甲又大有不同。

随后,林若寒的目光一转,落在了箱子内的另一端。

那里,一张看起来极为狰狞恐怖的黑色皮甲面具,正在昏暗的光线下,散发着幽森的色泽。

林若寒微微闭上双目,仔细回想起自己的另一个身份来。

这一想,就让他心情复杂起来。

如何复杂?

既心潮澎湃,又有些无语,心里那叫一个五味陈杂。

他发现,这里原来是秦时明月世界,却又似是而非。

那种感觉,就像是,马和驴相爱了,还结婚了,然后,还生了个崽子......

这里有秦时明月里的人物,惊鲵、黑白玄翦、逍遥子、姬无夜和白亦非等等,但是许多事,却又和大秦赋很相像。

而他,就是新任四年的掩日。

让他高兴的是,这个世界武力系统很强,甚至都有长生的可能。

让他心潮澎湃的是,这既然是秦时明月的世界,那就意味着,这里会有许多绝色美人。

离秋公主、初代惊鲵、焰灵姬、雪女、东君焱妃、月神、紫女、弄玉、胡夫人、胡美人......

虽然现在除了秦时的初代惊鲵,她们都与他无关,但想想能见识到这么多百媚千娇的美人,想想都让人心情愉悦。

他不是色,只是喜欢欣赏美好的人或事物。

前世的他不相信爱情。

既然不相信,那何不就此拥抱整个森林?

他发誓,如果这一世不是梦,他绝不会再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个花园。

他要做森林之王,百花之主。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逝罢了。

心潮澎湃归澎湃,当务之急,还是尽早融汇这个身体的记忆。

但是,想想这家伙往常的做派,林若寒又是一阵的无语。

这他娘的,整天除了练剑就是杀人,连个假期都没有。

关键是,这家伙明明只对剑感兴趣,每天还要装作贪花好色的样子,隐藏在吕不韦的一众门客中,流连风月场所。

人前是声色犬马的地痞浪荡之人。

人后却是冷血无情的天字一等杀手,莫得感情的绝世剑客。

不论男女老幼,美丑胖瘦,一声令下,谁都能砍。

看来想做嫪毐,还他娘的考验演技啊?

就在林若寒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之间,一道极其轻微的声响在其身后传出。

林若寒顿时眉头一皱,缓缓转过身来,便见昏暗的光线中,透过纸糊的雕花木门,可见一道隐隐约约的黑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外。

那身影悄然无声,隐隐中,似乎还有一股冰冷的气息传来。

林若寒的目光微转,疑惑道:“谁?”

那人顿了一下,皱了皱眉,却并不敢说什么,只低声道:“大人,相邦有请。”

回答林若寒的,是一道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的男声,冷漠中又带着几分畏惧和尊敬。

那人说完后,其隐约的身影,也随之自门外消失了。

“相邦,吕不韦?”

林若寒眉头皱的更深了,吕不韦既然选择在此时叫他。

那就意味着,今晚,他又要大开杀戒了。

这声音他并不陌生,不论是明面上,还是暗地里,他们都接触过。

在暗地里,他掩日是天字一等,是对方的上级。

甚至是所有天字一等杀手里身份最高的,惊鲵和黑白玄翦的任务,都是由他掩日传达的。

可以说在罗网里,除了罗网的首领,他的身份是最高的。

而在明面上,对方又是他嫪毐的上级,因为此人是吕不韦的贴身亲随,负责护卫吕不韦的安全,时刻都跟随在吕不韦的身边,最得吕不韦信重。

林若寒走至窗边,轻轻推开了紧闭的木窗。

窗外,是一片昏暗。

夕阳已然退去,夜幕降临。

墨蓝的苍穹中,寥寥几颗星辰微微闪动着,仿若远处房舍亮起的灯火。

东方的阁楼之上,一轮弯月悄然爬了上去。

月色幽幽,清冷如水。

林若寒依着脑海中的记忆,取出了掩日专属的盔甲穿上。

再次回首,铜镜中映着的面容,已然换成了狰狞的鬼面。

林若寒深吸了口气后,一把握住箱底的那柄宝剑,随之转身,毫不犹豫的阔步走出了房间。

他手里的这柄剑,通体黝黑,黯然无光,样式极为怪异,看似一剑,实为一柄双剑。

一柄是一个剑柄。

双剑则是两把剑。

剑心直至剑尖,有一道半寸宽的空隙。

剑尖更是奇特无比,寻常之剑,由剑身至剑尖时迅速变窄变尖。

此剑之剑尖却是突然增宽,大概与龙虾之尾颇为相似。

看其模样,倒像是两柄单刃剑合为一体,就连剑鞘都是分开的,只不过在剑鞘的末尾连合在了一起。

真正的掩日,实为一柄双剑,一剑两鞘!

剑名掩日,人名亦为掩日。

罗网的规矩,人可以死,但剑不能亡。

微微泛冷的金属宝剑,曾经是他无数深夜里的安全感,无数腥风血雨中的朋友,无数厮杀战斗时的战友。

以前,这柄剑,就是他心里的追求,也是他唯一可以依赖的朋友。

林若寒虽然适应了这具身体,但因为信息量太大,对于突然而来的武功,还需要适应一下。

因此出了房间后,便立刻将自己隐匿在了黑暗中,随后依着记忆轻轻一跃,整个人便瞬间跃到了一座阁楼的楼顶之上。

幽月之下,夜色如霜。

林若寒握剑立于月色之下,身影多了几分清冷与孤独。

若是旁人看到,必然会有高手独立山巅,睥睨天下的感觉。

但他表面平静,实际心里慌的一批。

就像那河里的鸭子,看似水中起舞一般优雅,实际上水下的两个鸭掌在使劲儿扑腾~

站在楼顶之上,脚踩屋脊,这么高,跳下去会摔成啥样?

林若寒也不知道为啥,不论前世还是现在,自己每次站的高了往下看,都会有一种好奇心。

好奇自己跳下去会是啥样.........

慌归慌,到底也融合了掩日的记忆,不至于真的害怕,只是那么一丝天性本能而已。

突然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他还不知道自己未来要怎么走,怎么做。

首要的任务,便是迅速适应身份,然后活下去。

望着月色笼罩下的相府,林若寒再次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的目光冰冷下来。

吕不韦能从一介商人,成长为如今权倾大秦朝野的相邦,威震七国,其城府之深,谋略之高,远非常人可比。

这样奸诈狡猾、野心勃勃又深谋远虑的人,其眼光之毒辣,也绝对不容小觑。

若是一不小心,露出什么破绽被他看了出来,那可就不妙了。

PS:(天行九歌与秦时同人,求推荐,求收藏,求投资!)

(本书多女主,不喜先说声抱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