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误打误撞罡曜初相会 偶识二雄三英夺芒砀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4473字
  • 2022-03-08 17:14:22

且说梁山军为了救仇嘉豪,出动静锐军马星夜赶往徐州准备劫囚。

却不料因军中并无徐州本地人,周鹏程,吴亮虽到过徐州之地却不识路径,众头领竟在徐州境内失了道,竟走到了九里山一带。

李奕恒看道:“此地究竟是何处,芒砀山该在何方。”正说间,只听前面一阵梆子响,无数兵马从山两边杀出,众头领急忙拔出兵刃。

领头那汉子道:“你等是何人,为何来此地。”李奕恒上前施礼道:“我等便是那水泊梁山的头领,只为解救仇嘉豪,李明两位兄长特来此,不料迷了路,走到这一处,俺便是水泊梁山寨主李奕恒。”

那汉子倒头就拜,李奕恒慌忙扶起道:“兄弟速速起来,我等可受不起,只是不知好汉大名。”那汉子道:“我姓陆,名佳成,荆南人氏,俺平生最敬佩的有五个人,一个乃山东及时雨宋江宋公明哥哥,一个是沧州小旋风柴进柴大官人,一个是俺大哥宋正廷兄长,一个是济州府义冲天仇嘉豪仇都监,一个便是庄主您,今日幸得相会,不知众位头领可愿到山上一叙。”李奕恒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陆佳成便领着众头领上山。

待到山上,陆佳成唤范苏,周宇淼,俞思源三个出来与众头领相见,陆佳成道:“俺兄长为了涌水县一众百姓安危还有淮安陆万涛陆兄分兵去救了,故寨中头领仅我们四个,还请见谅。”李奕恒赞道:“真乃豪杰也,可惜未能相会。”陆佳成四人便款待众头领在山上住了一宿,几人皆是豪杰,前世乃是星曜中一会之人,自是天星锲合,把酒言欢,不在话下。

第二天五更,李奕恒便率众头领要走,陆佳成苦劝道:“俺们哥哥马上就回来,何不先见上一面再走。”李奕恒道:“俺们救人要紧,昨日已是耽误半天,不可不走。”陆佳成只好与周宇淼,俞思源,范苏指了道,相送众人,陆佳成临走之际命人取了酒给李奕恒道:“此番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相见之时,也不知你我是敌是友啊。”李奕恒敬道:“俺知你们乃当世豪杰,不到万不得已,我梁山军绝不与英雄相敌。”便将酒一饮而尽,众人依依不舍的告别而去,陆佳成送了十余里方才回寨。

众位看官,笔至此处,且容我暂缓梁山军这边之事,那芒砀山几位英雄究竟是何许人也,且听我道来。

却说这宋太宗初年将大宋分为京西路、京东路、河北路、河东路、陕西路、淮南路、江南路、两浙路、福建路、荆湖南路、荆湖北路、广南东路、广南西路、西川路、峡西路数路,只说京西路治下汝南郡属下遂平县,有一个英雄,姓屈,名嘉何,生得八尺,肩宽腰圆,面似铜玉,虎背狼腰,自小爱习武艺,善使一对分水雌雄剑,那年中了武举,衣锦还乡,就在汝南郡任职,因他武艺高强,领着人不到半日便把汝南郡几伙山寇给镇服,从此无贼作乱,人唤他做镇山虎。有诗赞道:

狼腰虎背肩宽大,剑眉刀目藏杀气。

八尺豪杰出遂县,镇星降世京西路。

双剑堪比邓宗弼,风驰电掣似妖魔。

恶虎出世镇山河,嘉何临凡闹乾坤。

这汝南郡的郡守却是性情贪婪,不愿在这汝南郡当官,便命人搜刮钱财,让屈嘉何带着一些心腹押着钱财往京师求个官。

屈嘉何领着士兵昼夜登程往京师而去,哪曾想那些士兵却是仗着自己乃太守心腹一路上嚣张跋扈,对他指指点点,非打即骂,那时节乃是三伏天之际,这群王子公孙如何受得了天气,每日行七八里便吵着歇息,还要屈嘉何服侍他们,十日过去了,连汝南郡地界都没走出。

那郡守听闻十分恼怒,命人抓屈嘉何治罪,屈嘉何忍气吞声不得,气急之下,双剑便把郡守剁倒,那些心腹吓的动弹不得,均被砍杀,屈嘉何深知闯下大祸,连夜收拾盘缠便逃。

两日之间,对屈嘉何的海捕文书早已下发,屈嘉何东躲西逃了十几日,逃到徐州地界,已是筋疲力尽,只得四处找酒店安歇。

行数里,便看见一家酒店,牌匾上写着范家酒店,屈嘉何欣喜,一摸盘缠,方发觉已用尽,但又无法,只得硬着头皮入内。

只见一个汉子从里边走出,屈嘉何看时,那汉子生得七尺三四,面色黝黑,手握一把屠刀,虽是屠夫模样,却也不失英雄气概。

那汉子道:“不知客官需要些什么。”屈嘉何道:“先打两角酒,弄些面汤,肉菜有什么上什么,到时一并给你。”那汉子点头而走。

不多时,皆上来了,屈嘉何便吃了些,转身就要走。那汉子急忙上前道:“别走,你这厮还想赖债吗。”屈嘉何道:“俺身上未带盘缠,待我寻到盘缠定给你。”那汉子怒道:“今日不给钱别想走。”手握朴刀照着屈嘉何脑门砍来,屈嘉何取出双剑挡住,两个就在店内放对,各逞本事厮杀。

交战十余合,那汉子如何是屈嘉何对手,斗得办架遮拦,屈嘉何因理亏,不忍下杀手,只使出六七五六分气力,又斗数合,那汉子敌不过屈嘉何,叫道:“停。”

屈嘉何便收拢双剑,那汉子道:“你这厮武艺高强,绝非常人,可否通个姓名。”屈嘉何道:“俺姓屈,名嘉何,京西路治下遂平县人氏,名号镇山虎的便是。”那汉子道:“莫不是一己之力杀了一众贪官又逃走的那位?”屈嘉何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汉子倒头就拜:“久闻大名,方才多有冒犯,还请哥哥恕罪。”屈嘉何急忙道:“方才皆是俺的错,兄弟快快请起,敢问兄弟名姓。”

那汉子道:“我姓范,名天宇,徐州人氏,表兄乃梁山泊招贤堂头领范天喜,我随叔父自小起便学习屠宰牲口,刀法纯熟,人唤我做屠宰手。”有诗赞道:

打熬筋骨身刚强,屠刀落处杀牲口。

屠夫不改男儿色,刀路精熟称奇才。

当下两个参拜过了,范天宇便命人摆下酒食,两个吃了起来,范天宇道:“哥哥眼下犯了重罪,不知往何处去。”屈嘉何道:“四海皆为家,我不欲叨扰贤弟,明早便走,五湖之内总有容身之地。”范天宇道:“俺却有一个法子。”屈嘉何忙道:“贤弟请讲。”

范天宇道:“从小弟这往北十余里,便是芒砀山,昔日汉高祖斩白蛇起义之地,那年梁山泊好汉樊瑞,项充,李衮便是占据此山,后来投了梁山,现又被一伙人占据,领头两个汉子,一个名唤什么卷地虫施猴,另一个叫什么趴地虫付建,哥哥何不去他二人那容身,待到日后再想办法。”屈嘉何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当晚便在范天宇家中歇息。

第二天五更时分,屈嘉何起身洗漱完,吃了早饭,拿了双剑,便告别范天宇往芒砀山而去。

途中经一林,名唤白蛇林,便是昔日汉高祖斩白蛇之地,屈嘉何正走之际,忽见前面树旁靠着一个汉子在打盹,屈嘉何走近看那汉子时,只见生得二十七八模样,八尺五六身躯,却是气宇轩昂,额头上却生着第三只眼,宛若二郎神一般,旁边一把三尖两刃刀,好比真二郎圣君显圣。

那汉子警觉,起身看到屈嘉何急忙取了刀喝道:“你这汉子莫非是歹人要谋害我性命。”屈嘉何急忙道:“这位壮士且听我说。”那汉子哪管许多,拿起三尖两刃刀便朝屈嘉何杀来,屈嘉何只得取了双剑来斗,这场打斗怎生见得:

刀光剑影,寒气如霜,尘烟滚滚,双龙盘旋,两虎相争,那使刀的宛若二郎真君显圣,使剑的犹如项庄重生,刀锋锐利,直捣胸口,剑锋如霜,连砍带劈,二雄发威,招招见杀,天星落地,本是一会,却为他事,搏命争斗,刀剑乱舞,直叫世间妖魔惧。

两个斗了四五十合,不分胜负,使刀的汉子虚晃一刀喝住屈嘉何道:“那使剑的汉子可否通个姓名。”屈嘉何也停手把自家姓名说了,那汉子道:“啊也,久仰大名。”倒头就拜,屈嘉何扶起便问起名姓。

那汉子道:“我姓俞,名程耀,四川人氏,因我出生时便有异象,额头生第三只眼,似二郎神一般,更兼这眼可放金光,能伤人,人皆唤我做小灌口。”有诗赞道:

天生异象似二郎,江湖人称小灌口。

金光能把敌军催,弯龙刀锋斩妖邪。

雄踞徐州称豪杰,坐镇芒砀二当家。

又应上界天诚星,直入水泊聚大义。

屈嘉何大喜,两个在林子里行礼了,屈嘉何道:“不知俞兄为何来此。”俞程耀道:“我本是商客,四处买卖,却不想折了本,只能在此游荡,前两日听闻这里有一伙好汉聚义,我便来投奔,不想那两个头领竟心胸狭窄不肯容我,我性急之下,用金光伤了那两头领还有数十个喽啰,却见他山上人多,只得离开,每日都来叫骂,那厮就是不肯厮杀,故在林中歇息,正好遇到兄长。”

屈嘉何也将自己事迹说了,两个合计便回范天宇家暂歇,范天宇见俞程耀也是欢喜不已,真乃罡煞聚会,星曜相逢,当下置酒款待。

席间,屈嘉何,俞程耀说起打芒砀山之事,范天宇道:“芒砀山易守难攻,只可智取,小弟有一策。”二人急问,范天宇道:“那山上两个头领对俞兄恨之入骨,何不由我跟屈兄把俞兄捆个活结,就说俞兄大言不惭,要把他们山寨踏平了,我们把他捉了,那关上定会放我们进去,到时便把那二贼杀了,芒砀山就取了。”二人连声称赞道:“好计策。”

当下吃过饭,范天宇便取了绳索在俞程耀身上绑了个活结,收拾了店内,带上十几个伙家,屈嘉何混在其中,一行人便上山。

待到关下,守关喽啰见俞程耀被绑着,急忙派人上山通报,又开关,待到关下问道:“你等是何人,如何擒得此贼来。”范天宇道:“小民本是村中一酒家,今日这厮来我店中喝酒,口出狂言要踏平大王山寨,小的将他灌醉了,趁机绑来献给大王。”那喽啰欢喜不已,对着俞程耀骂道:“你这贼人,前日伤了两个大王,今日看你怎么活。”

不多时,山上头目来到,将一行人带到议事厅上,施猴,付健两个忍着痛到厅上指着俞程耀骂道:“你这泼贼,今日看你怎地嚣张,来人,把他拖下去凌迟处死,用心肝做汤解我心头之恨。”喽啰得令,正要上前。

范天宇喝道:“动手”。将绳索一拉便解开,俞程耀拿了刀径直往二人而去,屈嘉何挥动双剑来,施,付二人大惊,急忙拿兵器抵挡,不过三合,屈嘉何双剑落处,付建头颅滚落,俞程耀一刀径直把施猴劈作两半,两边喽啰头目被范天宇和几个伙家砍了十几个。

屈嘉何喝道:“汝等寨主已死,还不速速归降。”那些喽啰见此皆是吓破了胆,纷纷归降,屈嘉何,俞程耀便命人将两个尸首到后山埋葬,又清理府库,打扫血迹。

一切完毕,三人商议座次,因屈嘉何年长,由他坐了寨主职位,俞程耀坐了第二位,范天宇坐了第三位,满山喽啰皆来参拜了,屈嘉何便下令休整关隘,准备檑木滚石,与官军抗拒。

几月后,山下来了一伙客商,俞程耀领喽啰前去劫,那客商中有一个汉子使五岳金龙镗截住俞程耀厮杀,两个斗了五十回合,不分胜负,屈嘉何在山上看够多时,急忙喝道:“且慢。”二人便停手。

屈嘉何下山道:“这位壮士好武艺,敢问姓名。”那汉子道:“我姓袁,名若豪,泗州人氏,年方二十三,因我好学那宇文成都,亦善使这镗,人唤我小天宝。”屈嘉何道:“不知壮士可否赏个脸,到寨中一坐。”袁若豪点头。

屈嘉何便领着众人上山,摆下宴席,席间屈嘉何,俞程耀,范天宇三个力邀袁若豪入伙,袁若豪推脱再三,经不住邀请思量道:“这二人也是英雄豪杰,想我一身本事往日在家乡任官之时,却不得重用,屡遭排挤,只得回家做商,何不入了伙,成就一番大业,也比浪费这身武艺好。”便应了,从此就在芒砀山落草。

过了两日,又有两个好汉来投,屈嘉何看二人时,一人不过二十三四样子,面色如炭,脸宽肩壮,手持一迷心杵,另一人二十五六,面糙横肉,脸宽肩壮,宛若鬼魅,纵使白日看去,亦甚是吓人,手握一孔雀翎,使杵的汉子道:“俺姓吴,名雨桓,济州人氏,我平日里性急如火,每日只晓得在邻舍打闹,人都避我不及,唤我做炎神。”使翎的汉子道:“俺姓张,名家林,因我生的仇,却又好杀人放火,人就称我做凶阎王。”屈嘉何大喜,就容纳两人入伙,数月之间,芒砀山已有三千喽啰,声势浩大。

笔至此处,芒砀山六头领之事已交代完毕,究竟那仇嘉豪,李明能否救得,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