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仇嘉豪兵打无锡县 赵源捷力取苏州城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1569字
  • 2022-06-27 10:07:40

且说梁山寨的战斗折了李明和高泉玲两个,张叔夜部杨腾蛟阵亡,陶震霆左手残废火枪被毁,却且先道仇嘉豪一路消息。

仇嘉豪自那日率军杀下山来往无锡而去,众头领皆是疑惑,问道:“兄长为何要往江南之地走去,离寨中又远。”仇嘉豪道:“一来无锡城城防坚固,且我和赵兄弟”在此待过,二则云天彪,陈希真哪一个来必是疲惫,我等可以逸待劳。”众人思索也是,便往苏州杀去,待到后,仇嘉豪又派赵源捷协助唐晨、黄璐豪率水军南下攻打无锡,江阴和太仓,余下将领随军攻打苏州城。

却说这苏州城内一共有两员上将把守,一个姓俞,名灥,一个名唤汤豫,两个驻守苏州城。

这日听得梁山军前来,二人商议,俞灥道:“听闻这伙贼人十分了得,在巨野县和长清县杀了许多旧日灭梁山功臣,连派去诏安的圣使斗被杀了。”汤豫傲慢道:“谅这伙贼寇也成不了大气。”知州道:“虽如此,却也需小心。”汤豫道:“大人放心,凭小将在此,定让他有来无回。”点起人马下城。

却说众头领到虎丘山左右,仇嘉豪与众头领道:“听闻城中有两个守将名唤俞灥,一个叫汤豫,这两个却不曾听闻。”黄瑞箐道:“我却听得汤豫的一些事。”便与众头领说起。

原来汤豫本是河南人,为人贪财,上年云天彪的云公田实行后却效果甚微,反蝗虫满天,大发洪涝,汤豫却不思为百姓分忧,强征税粮,百姓将他与蝗,洪,饥并称四灾后调到苏州才使百姓松了口气。

众人听罢皆是愤愤不已,正说间忽报苏州军马前来挑战,众人领着军马也出营。

两军对垒,仇嘉豪看汤豫时,生得面圆耳大,脚着军靴,头顶金冠,手握大刀,喝道:“贼子,速速来送死。”仇嘉豪喝道:“匹夫竖儒,休要放肆,儒祸害一方,称为四害,老爷今日便要拔去你这个祸根。”汤豫道:“休要猖狂,汝可敢与我单独相斗。”众头领皆道:“兄长不可。”却见仇嘉豪道:“既然这厮指名道姓要我出战,我如何惧他。”手握风头刀迎面来砍,汤豫迎住厮杀。

两个交手三四十合,但见一片刀光之间两个难分胜负,汤豫不由道:“这贼首好生了得。”又斗过二十余合,汤豫深恐有失,虚晃一刀拨马便回了城,梁山军也围住苏州四门攻打。

汤豫回城满头大汗的跌坐在城上道:“那贼首好生了得。”俞灥笑道:“现在将军信否。”汤豫气鼓鼓的退下,俞灥与知州领兵在城上坚守。

且说赵源捷,唐晨、黄璐豪三人领兵沿水路攻打三县,无锡县守城兵卒本不多,更兼多为赵源捷旧部,知县便开城投降,赵源捷三人进城出榜安民,

次日五更时分,知州得报无锡县沦陷不由惊慌不已,便与二人商议此事,俞灥道:“小将意思,贼人有如此能耐,我等却不可主动去迎战贼人,否则必败无疑,不如死守城池,等朝廷援兵来了再出兵。”

汤豫却道:“小将认为,贼人水师不足为虑,小将不才,愿前去灭贼。”看着他狂傲模样,俞灥劝道:“将军休要如此,贼人如此了得,还是死守为上。”汤豫喝道:“死守死守,瘦有何用,只待出城,拼死一战。”点起两千水军便从水路杀去。

方沿水路南下十余里,便见赵源捷三人水军,乍一看便把汤豫吓得肝胆俱裂,七魂六魄都丢了,赵源捷三人乘坐战船正是黄皓博所建造,三人各领百十人立在三处楼舰上,如此奇物,汤豫等人何曾见过,吓得呆若木鸡,随即便逃,赵源捷三人所幸也不废话,战船,火器一发朝着水军打去,汤豫措手不及之间,被一炮正中头盔,打作肉泥。

赵源捷三人趁势领兵直扑苏州水门,梁山水军齐发呐喊,此时苏州水军大多随汤豫出征丧了性命,余下水军何曾见过如此奇物,纷纷倒戈,乱作一团,仇嘉豪领着军马撞开苏州城池,打入城中,俞灥还要抵抗被云帆拦住,斗五六十合,云帆一斧便把俞灥劈作两半,黄瑞箐和徐洪凯抢先打入县衙,活捉了知州。

梁山军打入城中,仇嘉豪随即下令出榜安民,安抚住百姓,知县平日清廉饶了不杀,仇嘉豪与众头领商议,留下王梓烨、徐子峻领一部分头领并三万人马守住苏州,仇嘉豪、杨舒凌领余下头领人马在无锡驻扎,抵抗官军。

却不知与云天彪战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