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仇嘉豪刺配江南道 五豪杰迎客无锡县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678字
  • 2022-04-27 13:50:58

且说因张浩阳的不慎,仇嘉豪被抓,一时间济州内议论纷纷。

张浩阳傍晚到济州内,听得百姓议论方知仇嘉豪入狱被抓,叫苦不迭,急忙便往监牢走。

刚到监牢口,守门狱卒喝道:“汝是何人,为何来此。”张浩阳刚想发作,却又思济州城高壕阔,自己独身一人,倘若闹将起来,必逃脱不得,便拿了二十两银子赔笑着道:“小人有一个故友被监在牢内,还请行个方便。”那牢子收了银子早已笑的合不拢嘴,便开了狱门,浩阳自进入。

待入了此,急忙四处寻找,却也寻得仇嘉豪监房,浩阳看四下无人,急忙道:“哥哥可还记得聚贤庄上那条好汉。”

仇嘉豪睁眼一看便已认出,却是吃了一惊,又四下张望一番,急忙低语道:“此处危险,你怎么来了。”张浩阳道:“俺本奉李姐姐之命特送金银酬谢,却不想在城外救下两个掌柜,竟耽误许久,还害使兄长入狱,小弟特来与兄长知会,我即刻返回山寨引大军来救。”

仇嘉豪急呼道:“不可,这济州府城高壕阔,你寨中兵马虽多,拿下此处亦难。”张浩阳道:“兄长此言差矣,此处随难攻,但我等亦不惧他,若将兄长弃于此处,显我山寨不义,却如何是好。”仇嘉豪道:“此番虽事大,但那衙内却未遭伤害,那知州贪财,某已让家里人上上下下打点,那江南地的无锡县是个好地方,某旧日相识李明,赵源捷皆在此地任职,不如以重金贿之,刺配此处,亦有照应,待日后天下大赦,再返此地与诸位相会。”浩阳经这话一说,亦觉有理,正在踌躇之间,仇嘉豪道:“兄弟且就听我一言吧,莫要强行攻城。”又打量四周一番,道:“我还有一策,那杨海博等人占据的花岭,在他等占领前我已发觉此地,我观其虽非大军驻扎此地,山上却是土壤肥沃,山高林密,可于此处实行屯田之策,更兼山路常人难觅,还可设伏兵,日后若是对付张叔夜,云天彪等人,未尝不可用。”浩阳事已至此,只得称谢离去。

待返回山寨,浩阳跪地请罪,杨舒凌听罢,本欲责罚其办事不利,酿成大祸,却有众头领求情,只得道:“念在兄弟亦有招贤之功,便功过相抵,饶了此罪。”浩阳拜谢,李奕恒见此,便叫先设下宴席款待新到头领,山上众喽啰头目亦来参拜,李奕恒便叫杨海博去张云帆下首坐了,周鹏程去陈宇上首坐了,周慧强,黄镐博,吴亮去黄璐豪下首坐了,王佳凤,罗盼到杨沁雯后面坐了,自此水泊梁山共有二十一条好汉聚义。

席间张浩阳说起仇嘉豪言的屯田之策,杨舒凌又听杨海博几个说了花岭地势,心中便喜,就从小头目中选了一人,名唤张佳琪的领了五百喽啰前去,开垦荒田,种植果树,所得收成,一半归山寨,一半留花岭,至于所设伏兵之事,待到日后再说,又让杨海博,周慧强做了步军头领,周鹏程做马军头领,命黄镐博负责打造船只,又叫吴亮做了打探声息头领,王佳凤,罗盼两个去北山脚下酒店掌管,待到分拨已定,杨舒凌就派几个精细喽啰前去济州探听消息。

再说济州城内,那知州并衙内得了许多金银,二人皆是贪财之辈,早把那些因二人好色而丧命的士兵抛之脑外,衙内得了金银,那日又寻到了新欢,早把二女丢到九霄云外,知府亦恕了仇嘉豪,待到六十日满,提到府厅就照意思发落,脊杖二十,刺配无锡,押送公人无非刘八,赵二。

此时已是秋末冬初,三人定着寒风而行,路过酒店,皆是仇嘉豪买酒款待,不过六七日,已到无锡,县令收了,分发两位公人回去不提。

县令派了两个公人解仇嘉豪而去,刚出衙门,门外两个少年英雄领着两百县兵而入,左边那位,生得七尺,剑目寒面,手握一把削铁如泥的真刚剑,正在与右边那人争吵,右边那人生得八尺,眉若刀锋,脸如寒霜,面宽膀大,手握一钢铁锻造的飞马退燕刀,两个正在争吵不休,只听左边那人道:“今日比武不够尽兴,来日再战。”右边那人一脸孤傲的道:“再怎么比都一样。”无论马战步战你我皆是半斤八两。”左边那位瞬间怒了道:“胡说,明明是我胜你一筹。”右边那人大笑不止,却也一言不回。

仇嘉豪看到两人,急忙喊道:“李兄,赵兄。”二人回头看时,不由一惊转而又喜道:“兄长怎的来此处了。”这二人便是先前说的李明,赵源捷。

二人皆是本地人氏,李明自幼生得身强体壮,自小熟读兵法,苦练武艺,打熬筋骨,又托人模仿越王勾践的那把真刚剑重新锻造一把,剑锋锐利,后李明中了武举,衣锦还乡,在此处做了马军都头,却也擅步战,除水性不佳不可水战外,马步战皆是好手,一把剑令敌闻风丧胆,人皆唤他铁剑李明,有诗赞道:

江南之地产英杰,马步军中推李明。

剑锋寒利斩敌酋,飞箭能把群贼退。

熟读兵法通战略,武艺高强镇三军。

谈笑傲视江南地,铁剑都头有英名。

赵源捷与李明乃同村出生,前世在天庭两个就是吵闹不停,今世到此亦不改其性,从小打闹长大,也熟读兵法,通晓武艺,赵更通步战,勇猛无比,更兼性子急躁,好冲锋陷阵,有勇有谋,人称闯阵虎,有诗赞道:

虎背狼腰体雄壮,臂长似猿本领大。

远看毒龙离石洞,近观飞虎下云端。

心中傲气冲云端,结识李明互不服。

一身豪气真英雄,冲阵恶虎是源捷。

仇嘉豪便将事情与两个说了,二人皆叹息不已,李明道:“兄长也别在那牢城营受苦了,就到小弟府上居住。”仇嘉豪推脱不过,被两人带走,李明恐知县责怪,便拿了二十两银子让那些士兵和两个公人享乐去了,不可夺嘴,那些人拿了银子哪管什么规矩都走了。

李明,赵源捷两个把仇嘉豪迎入府内,府内走出两名女子,先道了一声万福,二女道:“敢问这位兄长名姓。”李明道:“这位便是与你们说的那义冲天仇嘉豪。”二女便拜,仇嘉豪赶忙扶起,又问二女名姓。

一女道:“俺姓严,名佳妮,苏州人氏,因我不比寻常女子只会针线那些无用的,只好使枪棒,又惯使拳脚,左右邻舍皆不敢来家,却又学得一手好艺,能做佳肴,人皆唤我香料虎。”另一女道:“奴家姓陈,名伊璐,本地人氏,奴家不比严姐姐那般武艺,也别无他长,只是擅长开垦农田,捕捞鱼虾,府中所属田并所有经济均有我掌管,”有诗赞二女道:

酿酒造醋有仙手,惯使枪棒严佳妮。

捕鱼垦荒有才能,征战屯田还需她。

几人正说之间,门外又走来一人,那人生得六尺身材,体型瘦弱,满面堆笑,但见其走路飞快,无影无踪,李明道:“这位兄弟名唤姜李清,却与梁山泊颇有缘分,原是蓟州人氏,曾遇入云龙公孙胜,见他腿脚有力,便给他授了一神行法,含在口中,不比那戴宗需要甲马,康捷用风火轮,只要一咒,便可日行一千里,却也是一个仗义疏财的汉子,散发钱粮,援助百姓,人称他做金蛇驹,我见他是一个传递军情的好手,便推荐给县令,现做无锡牢内一节级,知县但凡有紧急事,皆要他来传报。”有诗赞道:

双脚如飞疾无影,胆大如虎递军情。

日行千里闯四海,神鬼不见姜李清。

六人就于席间畅谈,这六人俱是星辰一会之人,天星锲合,直聊到三更时分,方各自散去歇息。

自此,仇嘉豪便在李明府中歇息下来,至于这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