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金成英大闹辟邪府 张鸣珂魂断梁山泊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704字
  • 2022-06-17 14:56:29

且说张叔夜正与众人商议诏安梁山泊之事,却忽得得报金成英与祝永清吵闹起来,皆去看。

原来那王梓烨先前与金成英斗武,两人都不由钦佩对方武艺,金成英便与梓烨结义为异性兄弟,金成英长王梓烨三岁为兄后金成英随军征讨王庆去了,梓烨后因李龙、王虎之事入伙梁山泊,李龙、王虎两个却是祝永清的心腹又祝永清一手提拔,金成英回朝后听得情况不由恼怒便去寻祝永清说此事,永清道:“金将军休要听信他人谗言。”金成英喝道:“满朝皆知之事,何来谣言。”一时气恼揪住祝永清便打,陈希真、陈丽卿苦劝不住只得去寻张叔夜、云天彪。

张叔夜一众雷将赶来时,只见陈希真、陈丽卿、祝万年拉住祝永清,云天彪、云龙、庞毅攒住金成英,余下雷将皆在那边苦劝,见张叔夜过来方停手,听得此话,韦扬隐不由道:“兄弟那王梓烨虽是与兄弟意气相投,却又不是我等雷部之人,何必要为他跟祝将军动手。”李宗汤也苦劝,金成英冷笑道:“王兄弟身受蒙冤,皆是这祝永清那两个手下害得,愚兄不过是为兄弟出口气。”说完还要打,众雷将死死拽住,各自不欢而散,张叔夜本欲与云天彪、陈希真议事却见如此情形,只得作罢。

是夜,云天彪、陈希真派人寻得张鸣珂到府中,张鸣珂行礼道:“不知鲁国公和越国公寻在下有何事。”云天彪道:“听闻张学士明日便要去梁山泊诏安。”张鸣珂道:“正是。”陈希真道:“学士且听我一言,这梁山泊断断不可诏安。”张鸣珂惊言:“却是为何。”陈希真道:“这伙人以杀死我们雷将散仙为号,此去学士凶多吉少,更兼他等之中多有凶蛮之辈。”张鸣珂道:“纵使龙潭虎穴鸣珂也要去一遭。”云天彪忽道:“学士既要去,却听在下一言,不可失了朝廷威严。”便与张鸣珂叮嘱一番,张鸣珂点头。

八日,张鸣珂带着一应物仪坐上马车与仆人同往梁山泊去,天子与百官皆来相送,除杨腾蛟伤势未愈,祝永清、不愿与金成英相见,余下雷将皆来相送。

龚允一、高泉玲探得张鸣珂之事急忙回山途中遇着姜李清,姜李清听闻也是一惊与二女回山报之。

听得张鸣珂前来诏安之事众头领皆是一惊,仇嘉豪对众头领道:“朝廷派张鸣珂来诏安之事众兄弟如何看。”张浩阳从位上跳起道:“却是万不可诏安,公明哥哥大仇未报,岂可与雷将为伍。”众头领中张成文、花云成、李奕恒、杨海博、徐铭鸿、屈嘉何、陈夏楠、崔嘉帆、俞程耀、袁若豪、宋子豪、黄畅、周鹏程、张超越、何璐、赵奕琦、陈冰雁、陆淑雯、袁凯乐、沈泽熙、龚诚、黄兴洋、成双龙、胡沙宁、王煜、吴雨桓、张家林、沈泽熙、龚诚、刘明月、黄镐博、张康宇、殷梓洋、徐洪凯、叶志钟、范天宇皆附合,杨舒凌道:“如此却是亏了曾经做官的兄弟们。”张云帆、王梓烨、王文浩、徐子峻、万星、张烨、张保齐、李明、赵源捷、陶梓珩、施明磊、朱孝天、袁皓辰、俞静雯、姜李清、吴俊霖、袁育晟、钱鹏宇、沈楚皓、陆俊然、黄嘉桓、郁高杰、任浩辉、顾凯文、顾华磊、唐晨、黄璐豪、蔡陆天、丁伟刚、陈帅敏、刘旭正、樊卓燏、赵佳毅、丁佳鹏、黄瑞箐、奚敏超、黄铠椁、郁凯波皆道:“军师此话差矣,我等兄弟聚义以来,何常变心。”余下头领皆道不愿诏安,金怡彤笑道:“张鸣珂此来必死无疑。”仇嘉豪唤众头领各有布置。

十三日张鸣珂抵达济州,当夜便在济州城内歇息,次日一早收拾东西便往梁山泊而去,所经之路却无甚么礼乐之类,更无人相迎。

一行人行到一处林前,才见两名女子,一人咬着芦苇对着太阳做懒散之状,一人则在水边净足,似乎未曾见到张鸣珂一行人,直到张鸣珂走近,二女方整束一番,这二女不是别人乃是黄可欣、张凯迪两个,骑上马也不管张鸣珂自顾自往前揍,张鸣珂一行人紧随其后。

待过林子便到泊边,只见岸边停着三艘船,乃是袁皓辰、黄兴洋、胡沙宁三人监管,二女自登上一船,黄兴洋抢过御酒、圣旨等物放到自家监管船上,张鸣珂登上袁皓辰的船,从人正要跟上,却被小喽啰拦住,袁皓辰道:“还请走陆路到头关上去。”那些仆从不由恼怒道:“却是为何。”袁皓辰也懒得搭理他,自顾自开船走了,那些从人只得走陆路往头关上去。

待到头关上却被小喽啰拦住,俞程耀、袁若豪两个手持三尖两刃刀和凤岳镗道:“你们是做甚么的,如若来投奔我山寨,还请通名。”那几个人道:“我等是奉圣旨前来诏安的。”袁若豪道:“那圣使不是已坐船上山去了吗,你等却是何人。”那些仆从憋着火大叫:“我等是朝廷所派,汝安敢无礼。”俞程耀、袁若豪也不理他回关紧闭关门不出,过数时,才见徐洪凯慢悠悠从山上下来与俞程耀、袁若豪说了,两个才开门放那些仆从上山。

却说张鸣珂坐着船,数时之间也到金沙滩,却不见礼乐,也不见众头领,待过三关,仍未见得众头领,不由气愤,却见黄可欣道:“我家兄长在忠义堂前等着,汝且随我来。”便将张鸣珂带到英烈祠。

张鸣珂喝道:“汝带我来此作甚。”只见叶志钟走出拿着几柱香对张鸣珂道:“按照规矩来山者都得前来拜祭宋公明兄长等人才可上山。”张鸣珂道:“吾乃朝廷命官,如何却向这草寇跪拜。”却见黄可欣、张凯迪、叶志钟三人各自拔出兵器看着张鸣珂,张鸣珂见身不由己只得拿了香,却见黄可欣一脚踢开香圃,道:“请。”张鸣珂只得拜了三拜,不由愤愤暗道:“若是你等受了诏安,老爷定要将你等杀光,若是未受诏安,我定让嵇种叔将你等斩尽杀绝。”黄可欣等暗笑不止,将张鸣珂带到堂前。

张鸣珂到堂前才见众头领,却不由怒火冲天,只见众头领或在一旁喝酒猜拳,或躺在各处懒散不堪,见张鸣珂前来,仇嘉豪方从地上起身道:“先前未曾听得有人前来诏安,故怠慢学士还请谅解。”张鸣珂虽气,却也无奈只得行礼。

待众人皆到,张鸣珂随即取出诏书,众头领也不跪拜,或坐或站或躺,吴雨桓、张家林两个坐在树干上对张鸣珂道:“你且讲,老爷听着呢。”张鸣珂忍气吞声烧了香,读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自承祖业以来,四海太平,百姓安居,各国无不俯首称臣,更感上帝之德,遣雷部神将下凡,致使四处贼寇闻风丧胆,无不闻风归顺,唯有汝等与天作对,烧杀抢掠,理应天谴,然朕本应着上天之德,限汝等即刻归降,回京恕罪,为首者各封官职,余者各有良田回乡为民,如若不降,天兵到处,叫尔等灰飞烟灭。宣和四年十月七日御诏。

待得此话,众头领皆有怒意,却见仇嘉豪捧过诏书,张鸣珂大笑,众头领皆惊连道:“不可”时,只见仇嘉豪一把把圣旨撕成两半丢入火中,仇嘉豪笑道:“张鸣珂,汝真以为我等会诏安?汝何不想想,汝为十八散仙,到此还有活路否,难道不知真大义、徐和下场。”张鸣珂大惊刚要发作,早被陈宇一把按住,陶展鹏一锤将张鸣珂砸的稀巴烂。

仇嘉豪对那些仆从道:“你等却是无辜之人,我不杀你,回去告诉张叔夜,爷爷等他来。”那些仆从吓的连滚带爬走了,仇嘉豪让几个小喽啰去东京打探消息,又唤众头领议事。

却不知张叔夜如何动兵,且听下回分解。

此回内折损散仙一员:

张鸣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