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黄镐博飞船建奇功 张凯迪算珠发神威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3173字
  • 2022-05-29 10:49:36

且说上回,梁山军与祝家庄的交锋遭魏辅梁的阵势所击败,却忽地传报,祝家庄后面的水泊被攻下,众人急忙去看,却见一艘船立在后庄泊前,怎生模样?但见:

高一丈,直插云霄,云雾之间,诡影难辨,金绳常飘,直于山后,长梯之中,立水中雄狮,但见三楼只见,火炮林立,一层之中,手握铁剑,身着青衣,乃是江中蜃,水中光影无踪,二层之上,箭矢无数,坚不可摧,刀剑横立,只为铲尽世间妖魔,再望风云之中,烟雾弥漫,红气由生,水中魔君,只为除得尘世余孽,左舱之中,炮台林立,直指祝庄,弓箭千万,皆配连弩,扫荡风尘绝迹,若非天工巧匠,世间怎有这般奇物。

此番战船乃是黄镐博打造,原来这黄镐博祖上本是海滨之人,乃是船只监造世家,镐博自幼随父学艺又得名师指点,那年劫了生辰纲后回乡便苦心研究,研究得一种战船,由铁锻造,缰绳揽于高山便让战船腾空飞起,且绳不已被断,战船之上可立炮台,可设弓弩手,且锻造一云梯收于顶部战时可下而杀敌,自上山后,黄镐博便一心打造,制得此船数十只,此番出征便是梁山水军初番用其杨威。

方才杀来时早被祝庄水军发现,怎奈眼见此船如此凶勇,早把众人看呆了,黄兴洋,任浩辉,顾凯文三人驾下云梯杀下来,几人步健飞快,迅速便到水中,黄兴洋挥动钢叉来刺,猛罗汉祝霖、憨罗汉祝琏两个急忙拦住,任浩辉,顾凯文去斗祝涛并祝波。

三人皆是水中悍将,眼前四人虽了得却如何是敌手,只见一片剑影中,任浩辉手中剑奋力举起,把祝涛劈作两半,祝波大惊,急忙挥剑败走,任浩辉,顾凯文连忙来帮黄兴洋,架住祝涟厮杀,祝涟本事较低,因祝霖在方才未被黄兴洋杀,如今面对二人却如何是对手,战无数合,顾凯文一剑把祝涟拦腰砍去便作两半,而黄兴洋本事虽高于祝霖,却短时间也拿不下,任浩辉,顾凯文再度夹攻而来,祝霖斗数合招架不住三人联手,急忙逃回庄内。

魏辅梁见得如此情形道:“速放箭,射断那飞索,将贼人压死在此。”手下军士急忙万箭射去,黄兴洋三人早是回船上,只见万箭齐发,云梯和飞索仍不受变化,虽射杀喽啰却仍无用,黄兴洋命手下连放数炮便耀武扬威的到一巷湾扎营,祝涛,祝涟首级号令,魏辅梁叹道:“魏某在世上多年,从未见过如此奇物,贼人之中定有能人。”众人嗟叹。

再说梁山军撤兵而走,到一处名唤月牙林之地扎下营寨,查点人马折损四五百人,却喜破的水寨,仇嘉豪道:“如今阵势未破,沁雯妹妹困在庄中,如何是好。”梓烨道:“唯有迅速差人回寨,且看军师病情,若已无碍,便请军师来助阵,若不能询问军师可有破阵之策。”姜李清道:“小弟愿往。”陈帅敏道:“小弟已将阵中之势牢记,愿随姜兄前去。”众人点头,便让二人去了。

数日之后,两边皆无事,魏辅梁道:“贼人按兵不动,必是等山寨援兵,如今却不能由他等前来。”祝凤鸣道:“先生有何高策。”魏辅梁道:“联合赵,汪二庄,我等出奇兵攻打其前,赵,汪两处人马袭他左右,再请猴山之人攻其后翼,贼人首尾不能相故,必败。”祝凤鸣大喜,急忙命众人准备行事,又遣人去三处约行事。

且说赵庄之中,几人得了书信,赵远道:“众兄弟如何看。”张胜道:“听闻贼人水师前日大败祝庄,马步军却输给了祝庄,我等既是羽翼必救,不过非真救,派支兵马虚晃其势即可。”赵远点头,陈天超却道:“要救你们且去,我与那庞毅有些仇隙,不愿去助他等一丘之貂。”赵远等虽无奈,却也应了。

你道这陈天超与庞毅却有何仇怨,原来这陈天超与庞毅是同乡,为讨口饭吃,投奔一山头落草,那庞毅本是忠勇之人,与官兵、乡勇那日一同征剿,庞毅孤军力闯贼营,将陈天超孪生兄弟杀死,陈天超逃亡后与张胜游荡江湖,时刻记恨这庞毅,虽受陈希真诏安却也不愿与之同伍。

而这庞毅老将军在雷部众将之中最为年老,却十分重义,廉政爱民,得知陈天超身份果后便果断要去除掉祝家庄等,却因陈希真的面子故不得如此,实则,陈希真及其部将也甚是讨厌这伙人,但祝永清是陈希真女婿,魏辅梁也被调来相助,故不得做声,却是十分不喜,不然这数日以来,朝廷为何不派援兵来助?雷部众人除永清、万年皆是讨厌其,可笑这祝庄,可笑那祝永清、祝万年。

当下赵远便派赵寿正,陈明毅二人领兵两千于夜晚行事,汪家庄也与赵庄所想相同,只是让严猛,黄岳领人马稍壮声势。

二更时分,真大义、祝凤鸣点起四金刚和十四个罗汉并五千人马准备出袭,而孙圣也派吴凝,李旭领兵来袭梁山后翼,众人就这般悄无息的到了营寨前。

正在这时,一支兵马忽地从后边转来,为首二将对着吴凝,李旭的人马一通乱砍,乃是姜李清,陈帅敏。吴、李二将急忙逃走,早被陈帅敏瞅见了两人所逃方向,暗记于心,真大义尚未反应过来,又是一彪军马杀到,火光中一看为首两员女将,花容月貌,一个手抡双刀,一个挥动花枪,乃是黄可欣,张凯迪二人。

原来,此时金怡彤病尚未痊愈,前日姜李清,陈帅敏回来得知战况,众人皆惊,金怡彤知战情危机,便按照陈帅敏所说,连夜研究破阵之法便写下来给姜李清、陈帅敏道:“此是破阵之法,还请告知兄长小心行事。”杨舒凌苦笑道:“在下虽同谋略,却不通兵法,还需姐姐啊。”怡彤不由一笑,此时寨中女头领中大半已愈,杨舒凌又让黄可欣,张凯迪两个领五千人马前去助战,适才四人见那几处人马鬼鬼祟祟,便急忙杀来。

声响也惊动梁山军,早是都奋力杀来,真大义急忙挥军来斗,两边混杀到一块。

混战之中,祝波十分贪色,见二女容貌恨不得抢来,便挥刀来战,凯迪舞枪相斗,方战数合,拨马便走,祝波急忙来追,却听凯迪喝道:“贼子中计也。”从袍底取出算珠回身便砸,正中祝波肩膀,祝波吃痛顿时摔翻在地,那巧罗汉祝松策马来救,凯迪再取算珠对着祝松砸来,祝松将手中刀去挡,却被算珠径直砸穿鼻凹,摔落下马。

刁罗汉祝苞和乖罗汉祝嵘各舞兵器前来夹攻凯迪,凯迪不慌不忙取出两算珠暗藏袖间,挥枪斗住二人六七合,左手抬枪架住二人,右手袖间算珠飞出砸中祝嵘,祝苞大惊,早被凯迪一珠再出砸翻下去。

醉罗汉祝朴趁其不备,挥拳砸向凯迪战马,凯迪险些收疆不住,可欣舞刀匆忙架住祝朴,凯迪趁机稳住战马取出算珠再砸,这祝朴也是喝酒醉住头晕眼花未曾防备被一珠砸破额角,祝茂急忙来救,却是一珠飞来,祝茂被打中面庞,摔落马下。

又有祝铮和祝铸前来共敌,两个两把兵器把二女军阵绞做一团,大乱,凯迪取出两算珠再砸,却见祝铸和祝铮皆被砸中,但二人皮糙肉厚的,虽血流不止,却仍挥刀乱杀,凯迪连忙再取算珠,往空中乱砸,二人再次被打中方疼晕过去,祝霏、祝琦混战之中也遭凯迪算珠乱出砸翻。

祝雲喝道:“你近得了别人却如何打的中我。”纵马杀来,凯迪取算珠在手奋力再砸,把祝雲头顶金冠径直砸飞,祝雲急忙逃,凯迪再取算珠,一珠砸中祝雲后背,祝雲吐血落马。

祝熊见了连忙来救,方扶起祝雲只见凯迪算珠再出,祝熊挥锤那珠径直在锤上擦出火花来,祝熊顾不得许多,急忙带着祝雲便走。

祝虬、祝峻、祝榛三将对视一眼,三匹马同时杀出径直取凯迪而来,梁山军众头领大惊,急忙来救时,却见凯迪取出算珠不慌不忙连取三珠来砸,祝虬眼疾手快,慌忙侧身躲闪,却不想砸中了后边正在混战的祝峙,摔下马去,早有丁佳鹏赶来,一枪过去,早已了账,祝峻、祝榛连忙躲过算珠,却不想凯迪再度连发算珠,二人措手不及皆被砸中,祝庄众人被吓的皆不敢上前,真大义急忙鸣金收兵,后人有诗赞凯迪道:

祝家庄前梆子响,独龙山上火光耀。

银袍银马立军前,手中算珠无虚发。

连砸众将显威风,女杰阵前立奇功。

前有张清打英雄,今有凯迪砸祝氏。

左边,赵寿正、陈明毅早是斗住陈帅敏,殷梓洋,交锋不上三十合,殷梓洋剑锋落出,陈明毅头颅滚落,赵寿正急忙落马而逃,却不想背后沈泽熙、龚诚拦路,一发下去结果二人。

右边严猛来敌徐洪凯,黄岳敌住梓烨,严猛手舞钢刀来去洪凯,两个交锋不上二十合,徐洪凯一枪刺入严猛心窝,严猛落马而亡,黄岳敌梓烨不住又见严猛阵亡慌忙而走,不曾提防,文浩亦在后头,将黄岳一枪穿胸,三庄人马尽数被杀退。

却不知金怡彤所设破阵之法能否破得祝家庄,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