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军师巧计擒二将 云帆单斧战群雄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897字
  • 2022-06-01 20:54:09

且说上回在奸臣秦桧的挑唆下,风会,祝万年调遣山东五千精锐兵马由张云帆,陈宇,陶展鹏,祝智,孙鹏三人统领,征讨这新起的水泊梁山。

早有探马来报,众头领皆是惊慌失措,杨舒凌道:“观这大宋天下,除了御营兵马,我观其皆如草芥,这五千军马不足为惧,众兄弟只需如此如此。”李奕恒点头,便点起张浩阳,徐铭鸿,黄可欣,张凯迪,杨沁雯,王大寿,狄雷,张大能并两千兵马下山列阵准备厮杀。

不一时,云帆五人领军到达山下,亦列开阵势,李奕恒看对阵云帆时,果是一条好汉,有诗赞道:

一柄宣花血刃斧,江河之内有威名。

罡煞星宿下尘凡,梁山军中占一筹。

一匹飞月环龙驹,跨山翻岭疾无影。

济州境内有其名,东平英雄张云帆。

再看陈宇,陶展鹏两个时,但见:

年少狂傲真英雄,吞天撼地猛狮虎。

陈宇心傲展鹏勇,刀锤落处自有名。

孙鹏,祝智两个紧紧跟在阵后。云帆手持宣花大斧出阵喝道:“汝等本是济州良民,何故落草为寇,屠害生灵,今日天兵到此,还不速速投降。”

张浩阳心急喝道:“贼将休要猖狂,且看看真本事如何。”手持一虎头湛金枪,骑一匹千里独特行出马,亦有诗赞道:

头上明盔耀日光,身披绛袍出柴桑。

坐骑千里独行马,手执虎头湛金枪。

曾承江淮猛肖华,又循水泊诸煞罡。

英雄百八此为引,忠勇人称烈绝郎。

云帆亦挥起大斧厮杀,枪斧相交,各逞本事,张浩阳手中枪上下横扫,左右刺搠,云帆那杆大斧上径直砍向天灵盖,下直往砍腰腹砍去,交战六七十回合,云帆招架不住,祝智眼见如此,急忙命陈宇,陶展鹏两个出战。

陈宇,陶展鹏得令出马,徐铭鸿转出截住陈宇,狄雷挥起铜锤迎展鹏厮杀。

且看徐铭鸿战陈宇,两个枪对刀,枪尖扫来,刀锋迎挡,各显神威,徐铭鸿深得兄长徐宁的真传,钩镰枪上刺下钩,将陈宇那把虎头刀逼得不离左右,斗了六十回合,徐铭鸿却将枪向马腿一钩,把陈宇马腿钩到,眼见就要擒拿,却有一柄大斧砍来,徐铭鸿急忙收枪躲过,正是云帆赶来,救下陈宇,陈宇回阵换了匹马出阵,王大寿挥枪,张大能舞刀来敌。

狄雷战陶展鹏,两个皆使锤,狄雷武艺,前番与武松战平云天彪便是见证,十分出众,陶展鹏虽年少力盛,却如何是对手,战十数合,狄雷鼓足气力一锤砸来,陶展鹏急忙躲闪,却被狄雷第二锤径直砸向后心,陶展鹏挥锤奋力抵住,却觉手软筋麻,狄雷第三锤又到砸的陶展鹏吐血伏马而走。狄雷大笑不追。

孙鹏眼见几对战将恶斗不下,持枪便出,李奕恒大喝一声,骑匹白马,手中刀挥转相敌,祝智一人在后压阵,却被张凯迪看见,从战袍取出算珠,对着祝智打去,祝智只顾看几人厮杀,未曾提防,被一算珠打下马去,众喽啰急忙上前时,云帆已瞅见,急忙挥斧挡开徐铭鸿的枪,赶去救应祝智,却早被黄可欣抢先一步,一刀削飞祝智头颅,云帆见此,便下令全军冲杀,李奕恒亦挥军迎上,两边混战一场,各折损了些兵马,云帆便收兵,诸将且扎营再侯时机,李奕恒也收兵,却不回寨,只是在山下扎座营寨,并调军师杨舒凌并关铃,秦仁前来。

却说张云帆几人回营便商量破敌之策,陈宇,陶展鹏两个献计道:“明日哥哥领兵在阵前叫战,我二人引军去抄贼兵后山,如此贼人必败。”云帆大喜,便命二人依计行事。

却有孙鹏思量道:“祝兄弟已经战死,我观这三人,头脑愚钝,必败,不如先走为上。”便趁不注意,单枪匹马往河南新野去了,至于其结果,后文自有分晓。

五更时分,云帆得报说孙鹏离开却也无话可言,反倒欣喜不已,自觉无了阻碍,便命众军饱餐一顿,由陈宇,陶展鹏领军三千往梁山后方而去,云帆持斧引余下两千兵马在关前叫战。

不说云帆这边,只道陈宇,陶展鹏两个领兵,经风霜林即那年林冲,杨志相斗之处而走,经昔日北山酒店旧处便到后山附近,因见此处地势险峻,两个商议,陈宇乃是猎户出身,就由他引一千五百军健攀岭而上,陶展鹏引一千五百兵马另寻小路而上。

单说陈宇,引军往山上而攀,陈宇乃猎户出身,登山攀岭惯了,不消半刻,便到岭上,半柱香功夫,一千五百军健皆到,又过了一炷香功夫,陶展鹏引军绕到此处,两人合兵往水寨而去。

待到山上,却见三条路,一路径直向下,直通水寨,一路却是崎岖小路,不得通行,另一路却有一山洞挡着,被巨石堵塞,陈宇,陶展鹏两个商议,陶展鹏水性不错,便由他引一千五百走下山之路,陈宇领兵将巨石搬开,一探究竟。

分拨已定,陶展鹏引军下山,陶展鹏脚步如飞,当先下山,五千军马才下来了一半,却听一声响,下边两处石壁大开,无数军马杀出,乃是唐晨,黄璐豪各引军一百埋伏在此地,又有袁皓辰领兵从水寨下来堵住去路,箭矢如雨,陶展鹏急忙挥锤来斗,袁皓辰,唐晨,黄璐豪邀住,却因陶展鹏手中这锤重三十斤,三人兵器乃鱼叉,禁不住这锤重量,斗了六七合,难以抵住,拨马而走,陶展鹏寻思道:“贼人水军皆在此处设伏,不如且去夺他水寨。”便到泊边,渡水到水寨,果见寨内空无一人,心中大喜,正要登寨,不妨寨内藏有伏兵,阮良,阮桂英两个引五百水军埋伏,陶展鹏措手不及,加上身边并无军马,被这兄妹两个按住,众人苦战一场,五百水军也折损了百十人,袁皓辰命将陶展鹏绑了,等候发落。

再说上方陈宇,见陶展鹏被围情之中计,慌忙去救时,却见那山洞口巨石忽地移动,无数梁山军杀来,为首将领乃是关铃,秦仁,陈宇急忙挥刀敌住两个,关铃,秦仁皆是深得其父真传,陈宇如何是对手,斗过二十回合,秦仁狼牙棒压住陈宇刀,关铃急忙一刀扫中陈宇膝盖,陈宇摔翻在地,众人拿了,一千五百兵马,大半被擒,几个得胜押着陈宇,陶展鹏两个便回寨。

原来,这后山地势险峻,那山洞乃是天然而成,宋公明等人发现后,又命李云,汤隆两个在两处山壁皆留一密道,又在山洞口堵塞一巨石,洞内和山壁皆暗设机关,可藏伏兵,那年徐槐攻水泊之日,亦吃过伏兵的亏,却未曾寻到伏兵所藏之地,后也忘了此事,故张叔夜不曾寻找,张浩阳,徐铭鸿两个久居此处,如何不知,昨日回寨,杨舒凌料到官兵必会走后山而袭,便让三个水军头领和关铃,秦仁,阮良,阮桂英几个设伏此处,果然一举成功。

再说关前,云帆与李奕恒相斗,两个一个刀法出众,左扫右刺,一个大斧凶猛,横劈竖砍,招招杀气,关上张浩阳,徐铭鸿两个领兵防守,忽报后山得胜,陈宇,陶展鹏两个被擒押来,张浩阳急忙对着云帆喊道:“呔,汝等偷袭之计已破,现有二人在此。”将陈宇,陶展鹏压出。

云帆见了,不由心神慌乱,险被李奕恒刺着,张浩阳,徐铭鸿就势引军杀来,官兵大败,云帆一斧往北冲突。

待过风霜林,林内却有两支伏兵将绊马索,挠钩丢出,云帆不曾提防,被摔翻在地,擒了,伏兵正是黄可欣,张凯迪两个,押解云帆回山。

待到寨内,众将皆是欢喜不已,杨舒凌查点此战,合计生擒官兵将领三员,兵马两万余,众将皆有封赏,那三千被虏官兵有愿降者皆收编,不愿降的尽数放走。

刀斧手押上张云帆,陈宇,陶展鹏三个,李奕恒亲释其缚,好言劝慰一番,三人皆归顺,李奕恒大喜,便命杀猪宰羊,大摆宴席,款待三人,张云帆去张浩阳下首坐了,陈宇,陶展鹏两个到张凯迪下首坐了,众人皆庆贺一番。

宴后杨舒凌思量道:“这些降卒少经战阵,恐于寨不利。”思索一番,便于李奕恒说了,李奕恒第二日与众人堪选那些降卒,挑选一千精壮兵卒随军操练,余下兵卒,则负责于寨内开垦荒田,种植树木等等,梁山寨上下协心,操练军马,准备与官军厮杀。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