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孙圣称帝新野县 希真力劝猴山将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582字
  • 2022-05-27 00:32:06

且说李凯带着几个庄客押着杨沁雯趁夜摸出庄,向北走了十里,到一处湖泊边,有几个人正在等候,李凯道:“我是李凯,有事要见你家大王。”那几个在火光中一看,果是李凯,便往对岸射了一箭,不一时一艘船驶来,船上那人生得八尺身材,满脸横肉,皮糙体黑,手握一竹节三棱鞭,见李凯过来也不多说,便驾了船,将几人接下,却见杨沁雯样貌,不由一双眼珠多转几下。

不一时便到一座山脚下,杨沁雯看时只见左右还有六座山,七山皆是地形险峻,奇石林立,临水难攻,但见此山上走出一个人,八尺五六身材,面露凶狠,手握长矛将众人接了一同往前。

方走数十里,又见七处关隘,每关刀枪林立,长枪戟剑,炮石齐备,各有一将把守。

转过七关,只见一座敦煌炮楼,正应先天八卦排列,每处各有将领把守,另有一泊从旁直通下水,四个水寨林立。

过了八卦楼,方到一处宫殿,只见宫殿金黄,高耸入云,入了殿便见文武百官林立,看天时才觉已然佛晓。

不多时,那皇帝走出来,怎生模样?但见:八尺身躯瘦如后,头戴金丝赤发冠,脚着薄履鞋。

你道此人是何许人也。此人姓孙,名圣,表字悟空,祖贯在此,其父名唤孙晓典,家财万贯,聚集了许多百姓建起孙庄,却为人好色贪财。

绍圣三年间,其妻诞下一子,时孙晓典年事已高,却老来得子十分欢喜,便取名孙圣,字悟空。

两年后,孙晓典忽地患上一疾,自知年事已高,又见幼子尚不能成事,便唤来家族兄弟,其兄孙灭天,其弟孙托天,另有一弟孙支祁,晓典将孙圣托付二人。

十余年后,孙圣也已逐渐长大成人,却不失其父之好色,收了一名义子,却是熟悉之人,便是去岁随云帆一起征讨梁山泊,后逃走的孙鹏,他逃走后便与那济州城的冕绣一同投奔了孙圣。

孙家庄在孙托天,孙灭天的扶助下逐渐壮大,自那年起,庄中人已近十万之众,孙圣三人商议,举家搬至新野县外一座山,名唤花果山的居住下来,又请了四位教师来教武艺,哪四人,乃是:

辛河,朱天蓬,李圣,吴逍遥

吴逍遥擅长法术,呼风唤雨,孙圣依赖其稳定民心,欺瞒山民,百姓无不受愚弄。

此外孙圣极其喜欢交友,游走江湖结识许多朋友,并与三人共同结为异性兄弟,哪三人,分别是:

孙鲲、孙鼍、孙鼋

那辛河武艺高强,一把点钢枪打遍四处无敌手,早年在江湖上认得不少英雄,也召来六位英雄齐来助战,哪六个?分别唤作:

沙卷帘、吴凝,李旭、李耳、施宇豪、李双宏

这六个各有本事,孙庄实力越发强大,这一日,孙托天与孙灭天商议,派人秘密赶制龙袍,皇冠等物,又派沙卷帘去寻了一匹白龙马,准备就绪。

时二月十五日,即梁山滁州大捷之日,吴凝,李旭两个去还孙圣起身,到了议事厅,只见众人道:“臣等今日前来厅内,见着圣上,但觉一股英气扑面而来,圣上乃真龙天子,理应改立国号,登九五之尊。”孙圣道:“在下不过凡夫俗子,岂能做这等事。”辛河道:“近日来,花果山附近屡出异象,昨日臣等都见那空中写着赵氏当灭,孙氏当立,又有一支凤凰在空中旋转飞翔数个时辰,此是天意,正应陛下文武双全,合当自立。”孙圣仍要假意推脱,早有孙托天,孙灭天将已经赶制的龙袍给孙圣披上,众人齐心协力将孙圣按在龙椅上,又一同跪拜道:“拜见圣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孙圣开心不已,连忙道:“众爱卿平身。”

不日便召开登基大典,众人齐呼万岁,孙圣封辛河为兵马大将军,孙托天为枢密院使,孙灭天为翰林院总管,兵马副指挥使,拜吴逍遥为国师,拜孙支祁为水军大都督,孙鼍、孙鼋为水军副都督,朱天蓬、沙卷帘为水军统领,吴凝,李旭,李耳,施宇豪,李双宏各封官职,孙圣改元齐天,另大封文武百官,并按照吴逍遥建议,建设八卦楼和七关七山做屏障,八卦楼由吴逍遥,孙托天,孙灭天,吴凝,李旭,李耳,施宇豪,李双宏掌管,七关七山另选小头目驻扎。

孙圣闹出如此大事,早是惊动朝廷,朝廷大怒不已,责命义阳郡剿灭,郡守自不敢松懈,派出七员大将领兵六万来征讨,哪七个?乃是:

白京基、田京,雷宿严、魏奚净、龙东来、雷吉石,沈德

这七个皆是有本事之人,领兵征进本以为必胜,却不想第一日交兵,辛河领兵来叫战,与魏奚净战三四十合,将其捉过马来,大军折了锐气,白京基后几番进兵,怎奈花果山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却有奸臣作梗,拖延粮草,大军困进两难,所幸降了花果山,孙圣大喜封七人为七山总管,各驻一山。

后陈希真,祝永清重建祝家庄,眼见花果山如此厉害,二人一番计议,陈希真便决定去劝孙圣做祝家庄屏障。

希真与永清两个趁夜到花果山脚下,却遇上朱天蓬巡视,天蓬持一九齿钉耙来斗,永清接过战数合,只见希真取出宝剑轻轻一挥,那九尺钉耙飞出数丈远,陈希真道:“吾乃是鲁国公陈希真,速速回去报与你家大王,有事前来。”朱天蓬见了急忙回山报知。

不多时,白京基派人乘船过来道:“既是当朝鲁国公还请。”希真与永清登船便走。

不一时便到山脚下,转过七山,又过七关,便到了八卦楼,希真见了暗暗称奇。

待到八卦楼内,吴逍遥趁着希真不备挥剑便做起法来,瞬间狂风大作,风沙弥漫,希真取出乾元镜对着空中,风消云散,吴逍遥目瞪口呆,希真道:“雕虫小技,不自量力。”便径直入了齐天殿。

希真入殿见孙圣在,便施礼道:“当朝鲁国公陈希真特来见陛下。”孙圣道:“陈希真?你便是那猿臂寨寨主,平灭梁山的陈希真陈道子?。”希真道:“正是在下。”孙圣道:“你却来此何事。”希真道:“在下前来只为一事,特请陛下诏安。”孙圣笑道:“想你陈希真,先前也是草寇,却诏安做了国公,你且看我这花果山,何尝输给你那皇帝老儿。”希真道:“陛下若是诏安,希真担保,定能保陛下荣华富贵。”孙圣道:“陈道子,你当我不知道?你建那祝家庄想必是为了日后征讨梁山而用,见我只不过想让我花果山到时候出兵,做祝家庄屏障。”希真被点破,却仍道:“还请陛下三思。”

这时孙托天眼珠一转对孙圣耳边说了一番话,孙圣眼前一亮道:“既是如此,朕虽不愿诏安,却也愿作你那祝庄屏障。”希真大喜,谢了孙圣,孙圣下令摆宴庆贺,数日后,希真并永清都往淮西征王庆去了,而祝凤鸣与花果山表面上仍是互相攻打,实则相互支撑,花果山每月送祝庄金帛,祝庄则抢掠民女送去,然外人却是很难看得出来,此便是李凯前来的缘由。

李凯对孙圣道:“此人乃水泊梁山草寇,今特献来给大王。”孙圣大喜,便设宴款待李凯,李凯道:“想那水洼草寇,必会前来袭击我祝庄,还请陛下到时率兵助战。”孙圣道:“还请将军放心,我花果山必鼎力相助。”李凯大喜,后下山返回祝家庄而去。

究竟梁山要如何攻打祝庄,猴山,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