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师姐妹斗阵水泊 二都监中计遭擒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512字
  • 2022-05-23 09:28:58

且说梁山军排下了一个九宫八卦阵,擒了陈帅敏,双方各有伤损回营。

王文浩与几位都监议事,文浩道:“眼下贼寇虽势大,却无法擅离巢穴,不如且移军入郓城驻扎,休整再战。”众都监也思量不出什么好计策,便应下来。

文浩恐让城中百姓惊慌,便让军马分别驻守四门内外,自己领七位都监入城。

待到县衙,却见只有一个人在县衙恭候,原来自梁山几番战后威名扬天下,郓城大小官吏已成人人所惧职位,朝廷明设其职,实已空虚,只有郓城县都头宋信,便是那年凌振、石勇、张魁、李义要轰郓城县将四人出卖的那个。

文浩得知叹息不已,便将郓城县休整一番,又请宋信一同助战,宋信应了,忽地想到什么道:“将军初次进兵遭败实为无智谋之士无法破敌。”文浩点头,宋信道:“郓城县有一隐士,名唤殷苏逸虽是女子,却足智多谋,精通兵法谋略,她有两个徒弟,也是女子,但十分聪慧,将军何不请她出山相助。”文浩得知大喜,便亲自随宋信前去。

你道这殷苏逸是何许人也,此人乃华洲金元县人氏,精通兵法谋略,善使诡谋,出其不意,押运粮草调兵遣将皆可,人都说她堪比曹魏荀彧,便取诨号叫比文若。

还有两个徒弟,一个名唤龚允一,一个叫做高泉玲,两个十分聪明机灵,更兼胆大心细,做事严谨,人唤她俩做灵狐,灵凤,并称狐凤双灵,有诗赞道:

心细敢做事,胆大闯虎穴。

狐凤双灵怪,龚高二神徒。

殷苏逸平日便在家闲居,得知王文浩前来,便出门迎接,王文浩道:“久闻足下大名,特请出山助我朝廷大军攻伐水泊梁山,不知先生肯否。”殷苏逸道:“蒙将军盛意,怎敢不从。”与龚允一,高泉玲两个计议,收拾完毕便前往郓城县衙。

你道这殷苏逸为何答应如此爽快,原来她与那小茂公金怡彤乃是同门师姐妹,早在华洲时便拜在朱武门下学习谋略阵法,金怡彤晚入师门,却最受朱武喜爱,所学尽数传授,使殷苏逸颇为嫉妒,后来便告辞到郓城县隐居下来,此番出山是听得金怡彤在梁山入伙,便想与之一斗,以此证明自身本事远胜金怡彤,故应了文浩。

文浩大喜,当即领殷苏逸师徒三人到县衙,众人休整一夜,第二日寅时末造饭,卯时起行,以一字长蛇阵尽起三军杀向水泊。

梁山寨上那日擒了陈帅敏,众人回到寨上查点人马折了四五百人,仇嘉豪道:“这王文浩和那横冲军果然厉害,如若擒来为我等所用,却是甚好。”众头领皆点头,刀斧手把陈帅敏绑来,仇嘉豪亲释其缚,好生劝慰,陈帅敏亦是地煞之数,便归顺了,陈帅敏道:“在下愿意将大军所扎营之处图形画出,可供众头领破敌之用。”众人皆喜,便让陈帅敏好生作画。

待到第二日,陈帅敏已将图画出,众人正要看之际,忽报官军再度杀来,仇嘉豪便让杨舒凌等一部分头领留在寨中研究图册,点起金怡彤等一众头领下山应战。

待到山下,王文浩领军早已摆开阵势,文浩领横冲军当先正要挑战,殷苏逸道:“将军,对阵有我师妹,且让在下跟她一斗。”文浩心疑道:“军师也未曾说过对阵有相识之人。”殷苏逸也不打话,与龚允一,高泉玲两个出马,文浩疑心已起,让樊卓燏,赵佳毅监视三人。

殷苏逸早已看见金怡彤便道:“还请对阵军师打话。”金怡彤听这声音甚是耳熟,道:“对阵那厮是何许人也。”骑匹白马出阵,殷苏逸从阵中走出道:“师妹,好久未见。”金怡彤大惊,道:“师姐,你却怎地在这。”殷苏逸道:“那年我远走梁山寨,便在郓城县隐居,今日前来便是为了前番恩怨。”金怡彤道:“你我同在朱武师父门下学兵法谋略,不思为师父报仇,何故助纣为虐。”殷苏逸道:“当年你我同学艺,师父却屡屡偏心于你却有何说。”怡彤摇头道:“师父曾有言,你我二人皆是各有所长,所学皆不同,何尝偏心与我。”殷苏逸道:“休要多言,我且问你敢与我相斗吗。”金怡彤道:“既是这般说休怪我不顾及同门之情。”

殷苏逸回头便道:“将军可按昨日所说布个阵势。”文浩十分起疑,但还是照做,只见三军迅速转化,先是一蛇之头调转,后中军再度调转,相互穿插,瞬间形成一个阵。

殷苏逸道:“师妹可知此阵。”金怡彤道:“不过一个五虎群羊阵,看我摆个阵势。”只见金怡彤令旗挥下,数万梁山军瞬间转换,不多时便形成一个阵势,殷苏逸道:“此乃八门金锁阵,如此小阵,有何难度。”金怡彤道:“师妹可敢破阵。”殷苏逸道:“有何难。”便与王文浩道:“还请将军派人从东南生门杀入,从正西景门杀出,此阵必破。”文浩便道:“那位将军愿领兵前去。”雪弓刀樊卓燏,云中鹏黄瑞箐两个皆愿前去,文浩便点起五百横冲军让两个领兵前去。

这樊卓燏身长八尺,面色黝黑,身宽体壮,使一杆大杆刀,在昌州任职的时候有一回贼人前来侵犯,樊卓燏领五百人马冒着风雪杀出,将贼人打个措手不及,全军覆没,故人唤他雪弓刀,黄瑞箐身长七尺五六武艺高强,百战之中鹰眼锐利,行动敏捷,擅长杀敌人个措手不及,江湖人称云中鹏,有诗赞道:

夜寒杀破贼,胆敢比李广。

鹰眼敏如风,云中鹏便是。

两个领五百横冲军径直杀入生门,众军齐发呐喊,梁山军因见过横冲军的威猛,故值得避战,二人径直杀入,杀向阵中。

却不想刚入阵,金怡彤再度挥旗,瞬间阵法变换,三军一同变幻,层层叠叠,瞬间又布成个六丁六甲阵,王文浩大惊,急忙率军前来救援,怎奈金怡彤在阵中指挥,阵势变化极大,王文浩被堵在阵前,云帆拍斧去敌,余下官军只能在阵门乱窜。

徐铭鸿正在东南生门,领着钩镰兵便与横冲军混杀,横冲军个个以一当百,盾牌、飞刀和钩镰枪在阵中绞做一团,樊卓燏,黄瑞箐往西杀去,不想正撞着郁高杰,王贝贝两个各自截住厮杀。

郁高杰手握红枪如同劈山救母,与樊卓燏厮杀,王贝贝手中红缨枪也刺向黄瑞箐,两把枪两柄刀混战,樊卓燏武艺高强,郁高杰一时间也拿他不下,又见钩镰枪军与横冲军陷入苦战,便喝令,五百火兵冲杀上来,这横冲军被火阵一顿冲杀,竟溃败起来,徐铭鸿急忙率着钩镰枪兵配合厮杀,瞬间五百人马全部被擒。

黄瑞箐甚是惊慌,手中枪慢了,又战数合,王贝贝手起一枪刺着黄瑞箐肩窝,黄瑞箐摔翻在地,众军齐上,缚了,樊卓燏势单孤穷,却如何对敌,郁高杰顺手一枪将樊卓燏坐下战马刺翻,也被众军缚了。

文浩正在与云帆鏖战,只见阵内厮杀声已息,众喽啰将樊卓燏,黄瑞箐押出,金怡彤道:“师妹,汝计已破,二人已擒,还有何话说。”殷苏逸正要再言,却被文浩拦下,大军回郓城。

此战文浩再折两员都监,更兼横冲军破法已被知晓,至于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