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汪兄弟害民两县 梁山军两路救难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389字
  • 2022-05-15 23:47:21

且说梁山自击败了王梓烨一伙,彻底名震天下,朝中自得报,无不震动,宿远景,陈宗善等人力主诏安,张鸣珂,裴振钤请求决战到底,宋徽宗犹豫不下,六月十五日,忽地得到一封奏报大喜,急忙派人准备征讨梁山,此报奏的却是何事?

原来自那年徐槐死于公孙胜法术,散仙中的徐和,陈念义,徐青娘,汪恭人,皆选择到曹州巨野县的高平山隐居,贾夫人与山东镇抚将军风会共掌兵权,本无事,汪恭人的家中却出了事。

这汪恭人的夫君汪学士先前亡故,汪恭人一直守孝不嫁,汪学士有一兄弟,早年亡故,膝下有两子,只为得生二子之时,遭遇了贼寇,兵荒马乱之中诞下二子,二子之母却难产而死,其父悲伤不已,便给儿子取名汪来贼,王来寇,并将儿子丢弃于野,却有一对夫妇收养两人。

待到长大,二人才得知自身情况,便去寻找父母,然此刻父母皆亡,二人历经千辛万苦,探得汪学士身份,便前往巨野县,偶然间看到征讨梁山功臣榜,发现汪学士已亡故,只有汪恭人尚在巨野县隐居便赶往高平山。

汪恭人见二人回来甚是欢喜,但因已入仙道,不愿再入尘世,便写了两封信荐了二人到嘉祥,濮州得个闲差。

这两个一开始还算老实本分,得个闲差三月过去,二人却愈发膨胀,仗着汪恭人平灭梁山功劳,在二县为非作歹。

兄弟两个却有一种癖好,喜欢酒楼之中女子,却喜欢将那些女子身上肉割下,配着那些女子所做酒菜食用,令人厌恶,百姓,官吏无不痛恨,怎奈二人仗着汪恭人权力,无人敢惹。

却说那濮州城中一个酒楼,名唤客仙楼,两名掌柜均是女子,皆是本处人氏,一个姓王,名艾慧,一个名唤陈心怡,两个为人心善好客,酒楼来往之人不计其数,人给二女取个诨号,分别唤作迎客仙和接客仙,有诗赞道:

心善且好客,面和喜迎客。

二仙迎客往,濮州有名声。

二女在濮州之地人缘皆好,这日满大街官兵皆奉二贼之命捉拿掌柜,早有往来客报给二人,二女大惊,眼见官兵就要来,急得团团转。

陈心怡忽拍脑道:“我记得后边枯井有一条小道可出城,姐姐,你我二人就从此脱身如何。”王艾慧点头不止,却也不由微抖,二女收拾了财物便往枯井中一跳,赶来官兵扑了个空,只得将酒楼砸了个遍,然后离开。

二女沿枯井走了数时,已见光亮,急忙钻出去,心怡道:“眼下虽逃出生天,却往何处去。”艾慧道:“水泊梁山,只此地可容我等了。”二人感叹不已,便准备寻路而去。

不想正撞着一支官兵,二女拿了棍棒拥在一处,腿却瑟瑟发抖,王艾慧道:“要杀便杀,休要让我二人随你们回去。”

却见领头那将,身长五尺,面色黝黑,面宽耳大,苦笑道:“我何故要杀你二人,那贼仗着权势,四处作歹,我等却是被迫,你二人且寻小路逃走。”二女仍旧惊疑,只见身后数十官兵让开一条道,二女小心翼翼走过,临走道:“多谢将军救命之恩,不知将军名姓。”那将军道:“我便是濮州守将黑无常丁伟刚。”二女谢了便往水泊梁山而去。

此时嘉祥城中亦有这般大事,这嘉祥城中亦有一处酒楼,两名女中豪杰在此掌柜,一女姓朱,名唤婷靓,生得丑陋,如同罗刹,女鬼,但为人心善,抚济百姓,人唤她慈罗刹,还有一女唤作陈佳雯,心善,相貌端正,为人好客,江湖人称活观音,有诗赞道:

面丑心善洁,为人乐扶助。

心纯如观音,宛若活菩萨。

二女也是得报,陈佳雯道:“不如尽早离开为上。”朱婷靓却道:“如此害民蠢贼,不杀之,姑奶奶出不了这口恶气。”陈佳雯道:“今你我二人却如何敌得过满县官兵。”朱婷靓道:“这后边自有密道,妹妹且躲进去,待官兵前来,我伏在门边杀他几个,然后一起来。”陈佳雯道:“那逃出来去哪。”朱婷靓道:“水泊梁山。”陈心怡一想:如今世道苍凉,天下之中,唯水泊梁山男女皆有职,皆平等,长叹一声去了。

朱婷靓遣散宾客,伏在门边,只见数个官兵冲进来正要去寻,朱婷靓一刀劈来将后头一官兵劈翻,还有几个官兵甚是惊慌,被朱婷靓砍翻几个留下一个道:“回去告诉那害民贼,姑奶奶早晚来取他性命。”便让那官兵逃了,也趁此钻入地道逃走。

却知为何酒楼皆有地道,原来,宋时女子掌柜并不多,但凡有的随时会遭官兵洗劫,故都留着一处地道,随时逃走。

四女逃命两日,都到水泊梁山,先后皆到王、罗二女酒店,见面却是一惊,四女皆认得彼此,一问方知二县发生之事,王、罗二女听罢,甚是愤怒,罗盼到亭上取了弓箭一箭对着水泊射去。

不多时,成双龙,胡沙宁两个驾船接了四女赶到头关下,此时昔日被毁寨子,关隘皆在刘旭正的建造下越发坚固,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过了三关,到了英烈祠,转而到了忠义堂,众头领正在堂上议事,二女到此便将发生在嘉祥,濮州之事说了。

听得此话,众头领皆是气愤不已,袁育晟道:“好个功臣之后,祸国奸贼,该杀!”众头领也是纷纷附合。

杨舒凌道:“正愁如何去收拾那几个散仙,眼下却是机会,先将汪恭人这俩侄子除杀,发兵巨野县。”张浩阳听得此话正欲起身,仇嘉豪见了道:“兄弟几番在外征战,甚是疲惫,何况朝廷的兵马随时都可能前来征讨,兄弟且留在寨中吧。”浩阳只得点头。

张成文道:“在下愿领兵去取一处。”仇嘉豪大喜,便道:“那便做两个阉子,你我兄弟二人各取一处。”

当下便由王添祺写罢,二人各取一处,仇嘉豪得濮州,张成文得嘉祥,便命整顿粮草,准备征伐,一面又让王艾慧,陈心怡,朱婷靓,陈佳雯四人去邢佳瑜后面坐了,王艾慧,陈佳雯两个掌管东山酒店,朱婷靓,陈佳雯掌管西山酒店。

次日,又让钱鹏宇分拨人马,仇嘉豪部下,军师杨舒凌,将领王梓烨、徐铭鸿、张烨、陈夏楠、屈嘉何、陶梓珩,黄畅、张超越、吴俊霖、袁育晟、赵奕琦、袁凯乐、沈楚皓、陆俊然、吴雨桓、张家林、徐洪凯、殷梓洋、杨沁雯、严佳妮,接应粮草一员:姜李清,水军头领两员:任浩辉、顾凯文。张成文部下,耿景璨任军师一职,部下张云帆、万星、张保齐、李明、赵源捷、崔嘉帆、黄可欣、张凯迪,周鹏程、沈泽熙、龚诚、何璐、陈冰雁、陈宇、陶展鹏、刘明月、周慧强、叶志钟、季逸文,接应粮草一员:吴亮,水军头领两员:成双龙、胡沙宁,各领军一万征伐。

不知这两战会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