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张浩阳求助真人 仇肖华师徒相会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775字
  • 2022-05-10 00:38:31

且说梁山泊与王梓烨交锋一阵,黄可欣,张凯迪两个把袁育晟擒了,王梓烨占不得便宜只得先回营,这里暂且按下慢表不提。

却说那边张浩阳,姜李清两个赶往蓟州去寻罗真人求助。一路上晓行夜宿,所经酒店,酒食等费皆是姜李清搞,浩阳几番推脱欲自家付,却被姜李清拒绝,如此走了七八日,过了益津关,又走一日到蓟州,当夜二人且在城中寻一酒店歇下。

第二日二人便在城中打探罗真人消息,有当地人指点道:“那活神仙就住在二仙山。”又点了路径,二人正要拜谢,却见那人忽地消失不见,不由一惊,只见一黄巾力士出现在空中道:“天亮星,天快星二位,我家师父早已知你等今日来,特派我前来接应,汝二人随吾来。”只见一阵风沙,二人皆睁不开眼。

待到醒来已到一处山脚下,两个童子在山门前等候道:“我师父今早让我二人在此等候,言一清师兄故人来访,你二人随我来。”张浩阳道:“久闻这罗真人是当世活神仙,今日一见才知如此了得。”二人感叹一番,往山上走去,一路上看那山中景色,果是一番仙境,只见:

青山削翠,万仞开屏,碧岫堆云。两崖分虎踞龙盘,四面有猿啼鹤泪,枯藤缠老树,暮观日挂林梢。流水潺湲,修竹乔松,万载常青,幽鸟蹄声近,谷壑芝兰绕,若非道侣修行,定有高人隐姓名。

二人正走到半山腰,忽见一道人急冲冲跑来,握住二人道:“你二人莫不是水泊梁山上的好汉,来为一清师兄报仇的。”浩阳看那人时,只见生得七尺五六,面若朗星,头戴紫木冠,身穿霞云袍,道人道:“我姓耿,名唤耿景璨,乃徐州人氏,那年徐州发生兵变,贫道逃走,却得一清师兄相助,师父见我可怜,就收了我做个道士,道号灵武,贫道亦随师兄学习枪棒,那年登州大旱,便是贫道去降雨,江湖称贫道做过天星。”

浩阳大喜,也将自身经历说罢,景璨听罢长叹道:“自听闻一清师兄遭擒,贫道和东方横师兄一直请师父去救,师父却不肯,后来东方横师兄一气之下离开,不知去向,听闻遭陈希真害了,然师父仍不肯去救,恐怕二位壮士此来未必求得师父帮忙。”

这话说的二人也是心中犹豫不决,却听有人喝道:“灵武,怎敢暗地说为师坏话,你与那二位一同过来。”原来已到罗真人观前,三人慌忙入内,倒头便拜。

真人道:“那二位壮士且起,灵武你且跪着。”张浩阳,姜李清两个方抬头,看罗真人时,只见:星冠攒玉叶,鹤氅缕金霞。长髯广颊,修行到无漏之天;碧眼方瞳,服食造长生之境。每啖安期之枣,曾尝方朔之桃。气满丹田,端的绿筋紫脑;名登玄,定知苍肾青肝。正是三更步月鸾声远,万里乘云鹤背高。

罗真人道:“二位前来可有他事。”张浩阳道:“自去岁九月六日,公明哥哥,一清哥哥等人在东京吃剐,我等又重新聚义水泊梁山,今黑鹰岭几个好汉十分猖狂,我等前去征讨,却遭他一道士击败,还请真人看在一清兄长和樊瑞兄长面上救救我。”真人摇头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清徒儿和樊瑞徒孙纯属不明事理,才丧命,我岂可再为凡间俗事让徒儿去丧命。”

耿景璨忍不住道:“那师父为何让二位同来。”罗真人喝道:“有你何事。”姜李清趁机道:“方才黄巾力士言我二人乃天亮,天快二星下凡,敢问真人,我等却是何身份。”真人道:“日后便知,贫道今日容你二人入观,只是想让你等死了心吧。”

张浩阳忍不住道:“虽如此,真人且听我一言,公明哥哥天下闻名,谁不知他及时雨名声,且系天魁星下凡,却如何遭贾忠,贾义两个小人害了。”罗真人道:“天命如此,不可违背。”耿景璨接着道:“那陈希真所谓雷将下凡,却在沂州屠杀大小官吏,且云天彪,陈希真等雷将私结营党,作恶多端,那日要不是陈希真得到师兄的生辰,师兄却如何被擒。”真人听罢无言,浩阳,李清皆道:“为了天下大义,为了一清师兄,请真人派耿兄出山助我们吧。”三人一起跪拜,真人见了,呆了半晌,眼泪止不住流下,哭道:“当年一清也是如此,硬要回梁山,才导致后来惨死,为师虽不忍,却也是难违天意,今日灵武也要学一清那般,为师已错一次,不能再错了。”说罢含泪不止,几人互视虽惊讶却也感动有诗道:

昔日一清探母回,引得戴宗李逵寻。

后又回山破神钟,为得义气又回寨。

三关之上东方劝,执迷不悟终遭害。

如今一清故人访,引得真人忆高唐。

落泪终应三人言,从此灵武便出山。

当下抹了泪,唤灵武上前道:“灵武,当年一清把你带到我面前我便知汝非凡人,乃上界天法星下凡,他二人乃天亮星,天快星下凡,梁山寨中皆是天星下凡。”几人甚是惊讶,罗真人道:“为师授你一套法术,名唤轰雷正法,专克陈希真的五雷都箓大法,与官军交锋时,此法定能进击败陈希真,给一清和樊瑞徒孙报仇。”景璨大喜,拜授了。真人又与张浩阳,姜李清道:“贫道已答应派灵武下山,不知二位义士可愿喝茶。”二人见大事一定,道谢饮了,真人道:“你二人今日且在山中歇息,灵武你带他二人去一清昔日住处看看。”几人拜退。

耿景璨带着两人去公孙胜昔日住处,但见公孙胜老母坟尚在屋前,香火不减,入了屋一切如初,耿景璨道:“一清师兄在师父门下法力最强,又与我们师兄弟关系很好,师兄走后,我们一直帮忙料理。”几人感叹不已,张浩阳,姜李清,耿景璨一起跪在坟前齐声道:“伯母放心,我等定将陈希真斩杀祭奠一清哥哥。”拜毕,各自歇息。

第二日五更时分几人到真人观前,真人道:某还有四句偈语送给你等众人,乃是:

征孙梦桃源,战锡遭雷落。

斗徐往星风,非凶也非吉。

几人授了,真人便唤出一道云来,让三人站在云里,一阵风来,几人便无了踪影,真人苦笑道:“但愿贫道此举正确。”

却说张浩阳忽地被另一阵风吹着落到另一处山,看时却非黑鹰岭也非梁山不由大惊,再看却是惊喜,竟是当年练武之地,只见罗真人忽地出现道:“贫道知义士多日未回此地,便让义士来此处且与师父见一面。”又赠了一道符道:“黑鹰岭和梁山战事吃惊,明日壮士用此符便可到黑鹰岭借贫道徒弟之力降服那边众好汉。”张浩阳大喜,拜授了。

张浩阳随即沿着路到师父门前,几个认识的师弟师兄看见了正要呼喊,却被拦住,径直走到庭院内。

只见那仇肖华此时正在院中打熬筋骨,见浩阳忽地回来,急忙丢了棍又喜又怒得冲来道:“你这孽徒,去岁一别,了无音讯,听得在梁山闹了如此大事,也不回来看看师父。”浩阳急忙跪倒磕头请罪。

肖华道:“为师已知你事,却喜啊。”浩阳不禁羞了脸色,又疑虑半晌,方将罗真人,黑鹰岭等事全部说清。

肖华听完楞了,道:“罢了,徒弟一去,心收不回来了。”浩阳急忙请罪,肖华道:“既如此吃惊,徒儿且到房中与师父细细说说。”

浩阳走进房中一切如故,不由感叹,浩阳对肖华说了许多事,肖华听了时而叹惋,时而惊喜,两人聊了一夜。

待到第二日申时,浩阳不舍告别,肖华取了两本枪谱递给浩阳道:“此是师父一生所学,你且拿去,一本给你,一本给那花云成,且告诉她,虽未名正言顺拜师,但也许她入我师门。”浩阳点头,与众师兄师弟依依告别,然后将符咒一烧,瞬间无影。

如此便是张浩阳,姜李清此番经过,下回便请看王梓烨二打梁山泊之事,究竟这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