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秦桦大闹安乐村 众雄勇夺梁山泊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7196字
  • 2022-02-11 13:58:28

却说张浩阳在卢俊义,王天琦的舍命庇护下逃脱,阴差阳错的到了旧日相识李奕恒庄下,在李奕恒的劝说下暂时就躲在此处。

当晚,李奕恒大摆宴席,款待张浩阳,席上尽是果品佳肴,两人对坐饮酒,共叙往事,无不长叹。

这时,庄内的两名主管办事回来,与李奕恒,张浩阳相见行礼了,张浩阳看左边那位主管时,只见:

脸若银盘,面如桃花,腰似细柳,玉肌香肤,樱唇秋眸,但见倾国倾城之貌,宛若昭君出塞,又似嫦娥离月宫。

再看右边那位主管时,虽无十分容貌,却也是一代佳人,只见:

肌如白雪,玉面含威,贝齿轻启,眉似翠柳,虽不似昭君娇媚,却也如貂蝉秀丽。

观二女年龄不过二十一二,却也是生得倾国倾城之貌,面含英气,李奕恒将张浩阳之事与二女言之,二女急忙行礼,张浩阳慌忙回礼,又问及二女名姓。

李奕恒道:“左边这位妹妹姓黄,名可欣,本地人氏,自幼在我庄里长大,却是喜好武艺,善使日月双刀,好生了得,庄里唤她做玉面巾帼。”有诗赞道:

面若冰霜倾国城,眼似秋水露寒光。

侠义庄中任主管,巾帼女杰黄可欣。

又道:“右边这位妹妹姓张,双名凯迪,亦是从小在我庄内长大,不仅能掐会算,打的一手好算盘,更兼使一柄花枪,武功了得,亦会一种奇门异术,能用算珠打人百发百中,庄上唤她神算盘。”有诗赞道:

拨弄算盘有神通,考算钱粮无支出。

算珠能打猛汉子,满庄皆称神算盘。

当下几人开怀畅饮,真乃天星相会,星辰契合,席间,见四下庄客皆已去歇息,只有他四个,张浩阳方将徐铭鸿之事道出,三女皆惊,张浩阳道:“方才怕隔墙有耳,故未敢说出来,还请三位姐姐一定要保住秘密,不可泄露。”说完跪拜在地,李奕恒扶起道:“兄弟说的这是哪里话,某对天发誓等定不泄露此事,不过那徐铭鸿她却是尚不知道此事,不如等明日庄上军师回来,且告知她,再议计策。”张浩阳点头称谢,过了半个时辰,三人各自下去歇息了。

第二日五更时分,但听鸡鸣,庄内皆起,庄客各忙各的,待早饭过后,李奕恒照常练武,浩阳起身已拿起虎头湛金枪操练。

待辰时左右,忽报庄上二庄主并军师从临县回来,几人相见,各是欢喜不已。张浩阳看潘弈澄时果是一代女杰,生得面容秀丽,平日里满面笑容,好助百姓,扶贫救济,有诗赞道:

红素罗袍身上披,手握羽扇白纶巾。

心系八方援百姓,江湖皆赞小宋柴。

张浩阳看那军师时,却也是一介女流,生得目秀眉清,羽扇纶巾,听李奕恒道,此女名唤杨舒凌,却是梁山好汉智多星吴用之徒,虽不过二十三四,却从师父那学得一身本事,排兵布阵无不通晓,满庄皆唤赛诸葛,有诗赞道:

胸藏经略定乾坤,饱读诗书谋四海。

孙子兵法藏心中,武侯阵法以相通。

羽扇纶巾披道袍,略施小计破敌城。

都道女子不如男,今朝出山赛诸葛。

张浩阳又与潘弈澄二人说起徐铭鸿之事,杨舒凌脸色大变道:“听闻安乐村最近出了几个地头蛇,欺压良善,无恶不作,恐徐姐和众侄儿有事。”众人俱是脸色一变,杨舒凌道:“不如派一心腹之人前往安乐村,寻得踪迹让徐姐先到庄上议以后之事。”李奕恒点头,便选一家将,名唤杨沁雯,写了一封书信要让她送去,却得杨舒凌道:“此事也不必着急,不如且休整一番,待到深夜无人察觉再寻不迟。”李奕恒点头。

待到戍时,众人权且在庄内摆下宴席,共同畅饮,谈论古今,感叹万千,正在此时,半空中北斗七星忽地直冒光,刺的众人睁不开眼睛,待到睁开,却见一纸出现在众人面前,上面道:

七星聚义,乃应前朝

又见白光,正对东溪

众人看了皆不悟,唯杨舒凌道:“昔日听我师父言,那日晁盖晁天王为了劫梁中书的生辰纲,聚集了俺师父,公孙胜,刘唐,三阮在内七筹好汉结义前曾梦见过北斗七星还有一道白光飘过,本以为是白胜,后来才知是晁盖哥哥。”众人方悟,张浩阳道:“纸上所言,莫不是要我们学习晁天王聚义,再辟新业。”李奕恒拍案道:“既是上天有言,何尝不可。”便命人杀猪宰羊,歃血祭酒,李奕恒带头,张浩阳,杨舒凌,潘弈澄,黄可欣,杨沁雯,张凯迪依次跪下,立誓道:“苍天在上,后土为证,今日我等七人受上天之示在此盟誓,结为异性兄弟姐妹,愿效梁山之请谊,永结桃园之好。”便共饮手中酒盏,有诗道:

昔日为劫生辰纲,东溪村内七星聚。

今朝又有罡煞聚,聚贤庄内共盟誓。

男女结拜何不可,金兰同心皆为友。

白光落地虽蹊跷,却也不妨兄妹情。

待到三更时分,杨沁雯溜出庄门,悄悄的往安乐村而走,庄内众人虽是疲惫,却也仍秉烛等待。

不说庄内之事,且说杨沁雯携书信赶往安乐村,待到村口,远远就看见几个汉子在那边喝酒闹事,杨沁雯不愿纠缠,远远绕道而行,哪料其中一个人发现她,醉醺醺的喝道:“你,你是何人,怎敢半夜来村内。”杨沁雯急忙跑,不巧又遇到巡防官兵见其可疑,操起火把也来追。

正在危机关头,忽地一阵香风吹来,再看时杨沁雯已经没影了,那几个泼皮和官兵慌忙去报州府不提。

却说杨沁雯被一阵香风吹到一处屋舍前,只听得旁边有声音道:“辅元真君听着,吾乃天勇星是也,奉玄女之令来告知,汝等不日将大祸临头,唯天元星可解救汝等,前面便是天恨星和吾弟隐藏之地,汝速速前去即可。”杨沁雯抬头看时,只见一尊堂堂八尺五六身躯,细细三柳髭髯,两眉入鬓,凤眼朝天,面如重枣,唇若涂朱,宛若武圣关云长,却是关胜之人缓缓离去。

杨沁雯又往屋舍走,敲了门,只听屋内传来兵刃出鞘之声,一女子问道:“谁。”杨沁雯拿出张浩阳临行前给的梁山兵符,从门缝递去,里面人看了,只听得几声哭泣,门打开,一女子慌慌忙忙开门让她进来。

杨沁雯进来,只见点着一盏油灯,一间不大的屋子内竟有二十来个孩童,有两个尚在襁褓里,还有几个更是哭泣不止,还有一个汉子生得与关胜相似,屋子正中央供奉着一尊灵位,上面写着梁山已故众好汉神灵。

那女子关上门,杨沁雯回身,看那女子时,只见其不过二十五六年纪,六尺五六身躯,身材微宽,脸上尽是泪痕,手里紧握着一把钩镰枪,便是梁山天佑星金枪手徐宁之妹徐铭鸿,徐铭鸿虽小于其兄十几岁,却自小与哥哥一同学艺,亦是学得一手好钩镰枪法,深得徐宁真传,其祖传宝甲雁翎甲因徐宁担忧其安危便时常交给她所戴,后随兄长上山,满山唤她“金甲神”,有诗赞道:

将门之中出女将,气镇山河名绿林。

钩镰枪法得家传,雁翎宝甲扬四海。

临危受任护遗孤,泪水长流念兄长。

今朝出山报兄仇,直闹乾坤不太平。

徐铭鸿细细打量了一番,道:“我在山寨也未曾见到过你,你是何人。”手中枪不由握紧,杨沁雯便把张浩阳之事说明,又拿出先前张浩阳所写的书信递来。

徐铭鸿看完,不由长叹口气,含泪道:“自打那日,我受公明哥哥托孤之事,领着众兄弟子嗣到安乐村,寻了此偏僻之所安顿,却也不知为何,此处粮食丰足,故我等能维持下来,今日终于等到报仇机会了。”杨沁雯叹了口气,便问及众子嗣情况,徐铭鸿缓缓道来,莫说杨沁雯关心,想必众位看官也想知道这些子嗣都有何人,且听我道来。

有关胜之子关铃,此时十七八岁年纪,颇有其祖之风,威风凛凛,秦明之子秦仁,不过十三四岁,性子像极了其父,十分急躁,呼延灼之子呼延钰,十三岁,女呼延玉英,十一二岁,其子亦与其父一般,善使双鞭,其女却是性情文雅,呼延灼之女与徐宁之子徐晟有联姻之约,徐晟此时却是小玉英一岁,善使一杆钩镰枪,与其父一般,同其姑姑在当今世下钩镰枪法堪称举世无双。

另有花荣之子花逢春,自小便精通弓弩,更兼与其父和宣赞皆学过箭术,今方十岁便练成一百发百中箭术,不下其父。柴进之子柴福,今方十三岁,亦颇有其父风范,在众小辈中极为受尊重,李应之子李震,十一岁,善使五把飞刀,百发百中,甚至颇胜其父,朱仝之子朱旭,生得面如重枣,十八九岁,乃小辈中第二长者,董平之子董芳,善使绿沉双枪,武艺突出,张清之子张节生得与其父相似,此时却是尚在襁褓之中。

穆弘之子穆龙,十四岁,武艺高强,李俊之子李飞,水性精熟,有翻江倒海之能。阮小二之子阮良,水性不亚其父,更是好斗勇猛,乃小辈年龄最长,已有二十岁,阮小七之女阮桂英,虽为女子,却也学得驾船本事,翻江倒海,无所不通。

孙立之子孙仁,使竹节鞭本事甚至胜其父,韩滔之子韩钰,彭玘之子彭文,二人也是骁勇善战,萧让之女萧丽,在梁山时一手文章,其父,吴用都赞叹不已,郭盛之子郭奇,金大坚之子金海,宋清之子宋安平,亦在襁褓之中,曹正之子曹程,朱富之子朱平,蔡福之子蔡度,合计二十五人。

再说那汉子,乃是关胜胞弟,名叫太平,随关胜一起上山,亦使一口青龙偃月刀,生得与祖上关云长相似,那年关胜吃云天彪,傅玉坏了性命,太平仍留于山寨,立誓除掉云天彪,傅玉,泰安,莱芜之战几度与云天彪,傅玉交锋,可惜未除得仇人,后为宋公明托孤,随徐铭鸿领着子嗣到此,平日便居住在右边邻舍。

还有两个丫鬟乃那年虽徐宁一同上山的,皆会使钩镰枪,一个名唤沈婕,一个叫做姜渝涵,两个随徐铭鸿一同下山。

杨沁雯听罢道:“姐姐和兄长照顾这些孩子也不容易啊。”徐铭鸿笑道:“这些都是众兄弟子嗣,我虽无力抵抗张叔夜等人,但一定要完成公明哥哥心头大事,保护他们。”杨沁雯赞赏不已,交谈一番,徐铭鸿道:“明日晚间我再来庄上拜访。”杨沁雯点头起身离去。

正出门,只听到满村都在喊:“休要走了梁山贼人。”数百官军随即杀来,原来,那安乐村的几十个泼皮却是颇有来历,为首的唤作黑毛癞犬秦华,第二个唤作搬山猿孙鹏,第三个唤作长嘴豕祝智,三个皆是穷凶极恶之辈,狡猾之徒,偏偏这祝智是祝万年的一个侄子,秦桦乃朝中权臣秦桧弟弟,济州知府恨不得巴结他,没人敢管他,唯有济州府的都监,姓仇,名嘉豪,本地人氏,此人仗义疏财,广交天下英雄好汉,两浙,东西两京一带皆有名声,更兼武艺高强,善使一凤头刀,十分重义气,但有投奔者,皆是以礼款待,自那年宋江落草后,他却是成了这济州府一带最德高望重者,因他重义气,人唤他义冲天,有诗赞道:

骁勇善战威名扬,急公好义扶贫难。

凤头到处天地碎,仗义疏财四海名。

能文能武多才能,排兵布阵有方略。

江湖人称义冲天,济州府中仇都监。

仇嘉豪素来不满这些人,只因知府无能,只得忍气吞声,今夜忽报说安乐村发现梁山残贼,仇嘉豪本不愿领兵前去,却迫于知府面上只得领兵来,秦桦那几个却也不敢厮杀,只是远远看着。

仇嘉豪欲知道情况,命手下士兵两路搜寻,自己一人去寻,却也是天意巧然,误打误撞寻到了此处。

杨沁雯,仇嘉豪互视一眼,俱是一惊,仇嘉豪苦笑道:“秦桦那几个让我们济州府衙连夜来寻得贼人原来是你。”又见徐铭鸿,关铃等人手拔兵刃,便已猜出半分,杨沁雯道:“兄长如若要杀我们,请自便,四处有几百官兵,我们也不一定逃的出去。”几人点头闭目等待。

只听仇嘉豪笑一声道:“我何必杀你们。”便指了西南方向道:“从此处绕道,便可躲开村内官兵,泼皮回聚贤庄,快走。”杨沁雯,徐铭鸿等人俱是一惊。仇嘉豪又道:“那云天彪,陈希真早已下达文书捉拿梁山好汉子嗣,但你们聚贤庄曾经救过我的命,我不忍杀你们,你们快走吧。”原来,数年前,有一伙盗贼前来进犯济州府,时济州太守张叔夜领兵坚守,仇嘉豪与贼厮杀,不料领头贼人甚是狡猾,仗着兵马要困杀仇嘉豪,幸李奕恒率聚贤庄庄客赶到,接住那贼厮杀二十合,一刀砍翻贼首,杀散盗贼,故仇嘉豪千聚贤庄一恩。

徐铭鸿,杨沁雯两人谢了,便抱着张节,宋安平领着众子嗣沿仇嘉豪所指路而走,果然逃脱,后人有诗赞仇嘉豪道:

仗义疏财真英雄,济州府中称豪杰。

义气改天不虚名,保得梁山香火传。

官兵搜索一夜,未曾寻得踪迹,秦桦,祝智几个破口大骂,官兵敢怒不敢言,却也无奈,秦桦只得让领兵回府衙去了,一面搜寻徐铭鸿,杨沁雯下落。

却说这一行二十七人赶回庄时,已是五更时分,庄内众人急忙迎入,徐铭鸿与张浩阳相见,各自叹息不已,梁山众子嗣亦来相会,张浩阳看到后,不由也是落泪。

这时杨沁雯想到关胜所说,急忙便道:“我前往安乐村之时,却有关胜兄长显灵助我脱难,他道我等不日将有灾难,唯天元星可救。”几人大惊,徐铭鸿也将仇嘉豪解救之事说出,几人感叹,李奕恒道:“如此说来,此事早晚会被官军察觉,我等须想那脱身之策。”

杨舒凌沉默一阵,笑道:“我有一策,只是不知各位可愿行事否。”几人连忙道:“军师快讲。”杨舒凌道:“听闻那刘麟,欧阳寿通留下来三个水军头目驻守梁山,又从济州府调了一千官兵驻守三关,那知府生性愚钝,竟让几人将这梁山泊重整一番,美名说可以更好驻守,实际上却是想把那梁山昔日好景色重新复原,供他玩耍,那些官兵却也糊涂,竟真这般做了,却便宜了我们,我等只需将梁山重夺回来,再举义旗便可,只是这落草之事,众位不知愿意与否。”

话音未落,李奕恒站起身来道:“如何不可,我等生于世上为人,与其平淡一生,何不闯下一番事业来,也不枉人世间走上一遭。”众人皆道:好好好,便各自去收拾财物。

待到午时,忽报仇嘉豪来此,众人急忙迎接,仇嘉豪心急如焚道:“你等快快撤走,秦桦他们就要来了。”众人俱是一惊。

原来,杨沁雯,徐铭鸿等人回庄之时却被一人察觉,那人名唤冕绣,却也是与秦桦等人一道者,为人贪婪,看见几人神色紧张,便猜出半分,来报给秦桦,孙智便让济州府发兵来捉贼,却与秦桦,孙鹏也领着一干泼皮凶徒也杀来,知府无奈,便让仇嘉豪调兵前往,仇嘉豪诈称风寒,让两个团练使领兵赶去,却偷偷前来报信。

众人急忙称谢,仇嘉豪也无暇多言,道一声保重,便离去了,李奕恒命黄可欣整顿庄内船只,张凯迪将钱物收拾好,庄客有不愿去的发放银两让他们自去别处,却也有两千七八百名庄客留下来,李奕恒张浩阳,徐铭鸿并梁山子嗣取了武器,在庄内点了几把火便走。

刚行十余里,只听几声大喊:“休要走了贼寇。”只见秦桦,孙鹏,祝智三人领泼皮杀来,李奕恒,徐铭鸿,张浩阳,黄可欣,张凯迪拔出兵刃领庄客杀来,李奕恒挥刀迎住秦桦,徐铭鸿敌住孙鹏,张浩阳厮杀祝智,黄可欣,张凯迪引着庄客杀入泼皮队伍。

却说六人厮杀,孙鹏武艺高强,与徐铭鸿交战数十回合,不分胜负,祝智虽通武艺,却如何是浩阳对手,斗无几合,便招式散乱,招架不住,只得败走,孙鹏正与徐铭鸿酣斗,见祝智败逃,鹏生性狡猾,恐白白送性命,虚晃一刀又走,秦桦气急败坏,却被李奕恒死死缠住,徐铭鸿,张浩阳趁机围攻,秦桦如何是对手,被李奕恒大喝一声,一刀搠进桦小腹,桦仍要挣扎,徐铭鸿,张浩阳两杆枪齐下,戳死秦桦,正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休做亏心事,人在做,天在看。

那几个泼皮如何是这些训练有素庄客对手,转眼所剩无几,纷纷溃逃,几人送了一口气,继续走。

待到城门,济州府官兵已从四面杀来,李奕恒大喝一声,挥刀抢先打入阵内,却也顾及情面,手中刀只往不要命之处砍,众人也相继打入阵内,济州府官兵岂是这几条大虫对手,皆被杀败,众人趁机逃出城。

李奕恒查点庄客,也折了十几名,惋惜不已,又往石碣村而去,此时的石碣村已是荒无人烟,皆因前有徐槐攻水泊,劳民伤财,后有天彪打后泊,百姓受苦,都往江南逃去了。

李奕恒与众人在村内一地坐下,便商议进取之策,杨舒凌道:“要夺回梁山,却得拿下水寨,此处三名官军将领把守。”徐铭鸿道:“我水性不错,让我前去。”杨舒凌点头又面带忧色道:“只是恐贤妹非那三人对手。”却有李飞,阮良,阮桂英三人道:“杨姑姑,我们三人水性不错,不如去助徐姑姑杀敌。”杨舒凌面带忧色道:“你等年纪尚小,我不愿教你等出力,恐有事。”三人却执意要去,杨舒凌道:“桂英侄女尚小,且留在此处,李飞,阮良二位贤侄便随徐姐姐领一千庄客前往水寨厮杀。”三人领命。

杨舒凌道:“陆地上也须安排伏兵,以防水寨有人逃脱。”便让黄可欣,张凯迪,韩钰,彭文四人各领一百庄客在四处埋伏,就让李奕恒,张浩阳,关铃,秦仁,呼延钰,花逢春,李震,朱旭,董芳,徐晟,孙仁,郭奇领一千庄客往陆地厮杀,潘弈澄,杨舒凌,呼延玉英,柴福,张节,穆龙,阮桂英,萧丽,金海,宋安平,曹程,朱平,蔡度领余下两百多名庄客留此处接应,几人各自领命离去。

且说徐铭鸿,李飞,阮良三人领着庄客从石碣村驾船往梁山西北水寨而去,这水寨中有三名官将把守,皆是水性精熟,翻江倒海之辈,为首的名唤袁皓辰,三十二岁,本地人氏,乃济州府第一水将,能翻江倒海,驾船夺寨,亦能在水中潜伏两日两夜,观天下,除欧阳寿通外,无人可敌他水性,有诗赞道:

跨江过海从不惧,五湖四海任遨游。

水中踏浪翻船波,上应天星是天浪。

还有两个,一个姓唐,名晨,乃长沙人氏,亦是习得水性,年龄不过二十五六,却能在水中搏杀,人称搅江龙,一个名唤黄璐豪,云安人氏,与唐晨一般经历,两人的水性虽非绝佳,亦堪称勇猛,二人曾领着两百水军便剿灭了一处水贼,有诗赞道:

手提戏水诛龙剑,搅得江海不安宁。

五湖四海任遨游,斩蛟除龙显神通。

当下三人眼见水泊上许多战船杀来,便点起寨内水军出来厮杀,两军对阵,徐铭鸿拱手道:“久闻几位将军大名,我等前来之意,几位将军想必也猜出来了。”袁皓辰厉声道:“你等休要妄想,有我等在,你们不可能夺回这梁山。”徐铭鸿也正色道:“将军为何不明事理,如今朝廷昏庸,奸臣当道,民怨沸腾,何不弃暗投明,随我等再扛起宋公明的义旗,替天行道。”袁皓辰道:“休想。”手持鱼叉领着水军便杀来,唐晨手握剑,黄璐豪拿柄鱼叉也杀来,三人就在船上厮杀。

这袁皓辰不愧为水中悍将,一杆鱼叉使得神出鬼没,徐铭鸿却也是钩镰枪法独步天下者,两人交锋各逞本事,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怎料唐晨,黄璐豪两个却是飞李,阮二人对手,不过四五十合,李飞一叉搠着唐晨右腿,唐晨摔翻在船上,被庄客捆了,黄璐豪急忙来救,却被阮良寻到机会,摸出大锤,一锤下去便把黄璐豪的船砸个窟窿,颠在水中,阮良手到擒来。

袁皓辰见副将被擒虽是惊慌,手中叉法却不曾忙乱,尚自抵敌得住,徐铭鸿不由暗自赞叹,却有败报传来,山上官兵被李奕恒,张浩阳领兵击败,非死即降,袁皓辰大惊,急忙虚晃一叉也不管水寨,便往岸上逃,刚到数里地,黄可欣领伏兵杀出,袁皓辰急忙挥叉敌住,此时袁皓辰已是精疲力尽,苦战十回合,又要逃走,背后张凯迪赶来,取出算珠,照准袁皓辰打来,正中肩窝,袁皓辰吃痛摔翻在地,手下急忙缚了,水寨内官兵也是闻风而降。

昔日水泊梁山,终是被收复了!不知梁山得复后又将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