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驱兵马再起征伐 战梁山兄弟相逢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3114字
  • 2022-04-09 15:47:36

且说上回,黄畅为了陆淑雯一怒之下灭了郭财主满门,与张云帆,袁凯乐,沈泽熙,龚诚一起结义上梁山,此事终是惊动了朝廷。

宣和四年三月十五日,徽宗早朝,卷帘官喝道:“有事启奏,无事退朝。”只见张邦常出班奏道:“启禀圣上,微臣近日接得枢密院下各郡县文书,济州水泊梁山近日无端兴起一伙草寇,打家劫舍,屠害官吏,抢掠州府,闹了济州,又在无锡劫法场,年前打破滁州府,近日上党郡名门郭氏惨遭灭门,微臣得报,不敢不奏。”李邦彦出班道:“圣上,微臣认为这伙贼寇已成大患,倘若不除,必成祸害,还请陛下早日选精兵强将将这伙草寇速速剿灭。”

徽宗忧虑道:“爱卿所言极是,只是张爱卿等一班良将正在征讨田虎,何人去剿灭。”张邦昌道:“臣举荐三人,定可剿灭贼寇,为圣上排忧解难,一人姓徐,名子峻,表字阿冲,现任杭州兵马统制,善使一条龙胆亮银枪,有万夫不当之勇,人称金眼龙。”李邦彦抢先奏道:“还有杭州兵马都监名唤施明磊,善使一杆方天画戟,武艺高强,人唤他魔奉先。”张邦昌道:“这二人麾下还有一将名唤顾华磊,精通法术,呼风唤雨,人称他通灵佛。”宋徽宗大喜,便传下圣旨,传徐子峻进京。

众位看官容我插一段话,这徐子峻,施明磊,顾华磊是何许人也?徐子峻乃杭州人氏,为人心善宽容,武艺高强,一杆龙胆枪神出鬼没,人唤他金眼龙,施明磊与顾华磊皆是徐子峻同乡,施明磊使一杆方天画戟,所到之处,无人可敌,好比吕奉先,薛仁贵重生,战场厮杀着了疯魔一般,人称他魔奉先,顾华磊自小学习法术,呼风唤雨无不通,故人唤他通灵佛。

且说三月十八日,天使抵达杭州,杭州知州率州衙百官出来接旨,天使宣读完毕,徐子峻却是大吃一惊,你道是为何?

原来那张浩阳自小起便在江湖人飘荡,广交四海豪杰,徐子峻便是其中之一,二人情投意合,关系甚好,纵使浩阳落草这半年来,二人仍保持书信来往,怎奈圣旨难违,徐子峻只得接了旨,知州命人带天使去歇息,明日徐子峻,施明磊,顾华磊与其回京。

徐子峻虽是不情愿却圣意难违,回到营帐与施明磊,顾华磊商议计策,却也无策,写了一封信暗地里飞鸽传书送往梁山去了。

待到第二日,三人随天使回朝,三月二十一日,四人抵达京师,宋徽宗看徐子峻时,不过二十四五年纪,身长八尺,面白身瘦,十分英雄,心里不由欢喜,当下便传旨命三人点起杭州一万五千人马并御营军一万五千,合计三万兵马征讨梁山泊,又从御营将士中选了两员骁将,名唤党世英,党世雄,乃兄弟两个,武艺高强,随徐子峻等人回杭州选拨兵马,定于三月二十八日出征。

二十七日晚,二党已睡,徐子峻,施明磊,顾华磊三人趁夜感叹,徐子峻叹道:“命人便要起兵征讨梁山,昔日兄弟手足相残,令人于心不忍啊。”施明磊道:“那梁山泊说个个都是义士,朝廷昏庸,倒不如投了他去。”顾华磊默默无言,三人只是感叹不已,有诗道:

圣旨降下将士征,天命难违好汉叹。

昔日兄弟相残杀,月寒风吹映心帘。

却说徐子峻那封信到水泊梁山之时已是戍时将末,众头领正准备歇息,小喽啰送上书信,浩阳正拆开看,看罢脸色大变连道:“不好。”众头领急问出何事了,浩阳便把书信给众人看过了,诸将皆是惊讶,仇嘉豪道:“既然官军来犯,自须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众兄弟还须当心迎敌。”又对浩阳道:“这徐子峻的本事如何。”浩阳道:“他的武艺不在我之下,施明磊,顾华磊也不容小视。”杨舒凌道:“既是与兄弟相识,来日交锋,便请兄弟打头阵,探探他口风,能否劝降。”浩阳点头,仇嘉豪,杨舒凌便让钱鹏宇调拨兵马,张浩阳打头阵,花云成打二阵,张云帆打三阵,陶梓珩打四阵,再调左右军各六将,左军六将杨海博,屈嘉何,赵源捷,吴雨桓,张家林,周慧强,右军六将黄畅,袁凯乐,沈泽熙,龚诚,沈楚皓,陆俊然,那李明滁州之战伤势颇重,故留于山寨歇息,仇嘉豪,杨舒凌自为中军,又派周鹏程,吴亮领五百人马去附近一处林子左边埋伏,陈宇,陶展鹏领五百人马去林子右边埋伏,等候听命,余下头领看守寨栅,水军头领驾船随时接应。

宣和四年四月一日,春暖花开,徐子峻领兵已到郓城县,沿石碣村到水泊之下,仇嘉豪便分拨军马依计行事。

两军对阵,仇嘉豪看徐子峻时,果是一个英雄,有诗为证:

乌云不得遮英气,晴日之中显将风。

铠甲耀日照寒光,烟尘滚滚映寒月。

枪刺出头无脑鸟,刀劈天下险恶官。

金眼恶龙徐子峻,杭州阿冲有其名。

浩阳头阵当先,两人相见,徐子峻一脸无奈的看着浩阳,却因党氏兄弟在此不便多言,便不打话,手提龙胆枪刺来,浩阳将枪往下朝着子峻面门扫来,徐子峻借力一枪刺向马匹,浩阳急忙拉住马缰躲过,子峻虽步战,手中枪法却也让浩阳占不得便宜,两个马步相斗,银枪金枪各逞枪法,战了数十合,不分胜负。

施明磊看够多时,舞戟而来,亦有诗赞道:

金袍银甲耀光辉,铁躯如虎阵前立。

红云立空星光显,猛虎出山莫敢敌。

着魔奉先不可挡,再世仁贵恐非敌。

施明磊飞马而出,正遇着二阵云成赶到,二将更不打话,策马直取,枪戟交错,施明磊不由一惊,手起一戟刺向腰胯,云成蹬鞍躲闪,手中枪对着施明磊脑门刺来,明磊回手一戟挡住,二将交手四十合,施明磊已然抵挡不住,勉强又招架了十合,被云成一枪击下马去,徐子峻见了急忙脱身架住云成,命人送施明磊回寨歇息。

顾华磊在阵中早已看够多时,策马舞剑而出,亦有诗赞道:

驾马舞剑唤黑云,风驰电掣惊妖魔。

通灵感地法术高,地法神佛莫敢望。

第三阵云帆也已赶到,和顾华磊对住,顾华磊虽说法术高强,武艺却不咋地,手中剑被云帆一斧逼得左遮右拦,斗无数合,顾华磊拖剑败走,云帆策马便追,顾华磊见云帆追的紧,便祭出符咒,口中念念有词,霎时间空中黑云照天,黑气弥漫。

云成大惊却喜早有准备,虚晃一枪离阵,取出沾满黑狗血的箭矢对着空中一射,羽箭划过黑气,顿时气散云淡,众头领心有余悸。

党世英,党世雄见顾华磊法术不成,也提刀枪上阵,第四阵陶梓珩也到,手中钢枪不慌不忙敌住二党,徐子峻见云成归阵,便喝道:“还有谁敢来于我争斗。”

只听一人喝道:“看我拿你。”怎生模样?只见八尺熊躯,剑眉星目,冷如寒冰,手握双龙枪出马,正是闹了上党郡,杀了郭财主满门的黄畅,有诗赞道:

怒吼震天声势威,豪气干云英气生。

为妻为家报血仇,好男儿当是黄畅。

早有三人叫道:“我们兄弟几个情投意合,定当相助二哥。”只见三人三匹马气势汹汹杀来,便是闹了上党郡那三位英雄,亦有诗赞道:

金刀劈尽奸逆党,白虎星位指凯乐。

铁铲只杀众恶贼,战场直把性命拼。

鞭打盾挡协力用,天下英雄谁不惧。

明磊恐子峻有失,也挥戟杀出,子峻接住黄畅,凯乐厮杀,明磊邀住泽熙,龚诚便斗,子峻一枪不慌不忙斗住两枪并一刀,手中枪左刺又搠,斗三四十合,黄畅左手一枪刺向子峻面门,右手枪刺往子峻腰腹,凯乐趁机抬刀砍向子峻肩窝,子峻拔出腰刀,右手发出神力,硬生生一枪挡住黄畅双枪,腰刀一挥砍向凯乐脖颈,凯乐急忙抵挡,子峻趁势将枪头猛的拽来,黄畅摔落马下,弃马归阵,子峻那杆枪余威不减,正中凯乐左肩,摔下马去,手下士兵缚了凯乐,子峻正欲喘息,忽见二党支撑不住,急忙赶到拦住梓珩厮杀。

明磊一戟敌泽熙,龚诚两个,泽熙手中铲朝他腰部接连扫来,龚诚鞭盾防御,明磊武艺虽强于二将却也一时不能取胜眼见难敌,心生一计架开二人,策马先走,沈,龚二将便追,施明磊取出箭来,一箭忽地射去,龚诚猝不及防,被射中左手,手中盾脱落,明磊急忙一戟挑开,沈泽熙,龚诚二将大怒,死死缠住施明磊不放,明磊再度施计,拨马又走,二将却不追赶,明磊未取箭却将空弦连射数支虚箭,沈泽熙道:“想必这人已是无箭。”二人便放心追,梁山军阵上急忙让回时,施明磊使出连珠箭本事,两箭射中沈泽熙,龚诚二人马匹,二人摔落马下,施明磊趁势将二人捉了,仇嘉豪急忙挥军来救,官军也齐出,两边混战一场,折损些兵马,各自收兵回去。

不知这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