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殷梓洋大闹滁州府 钱鹏宇怒斥王知州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2122字
  • 2022-06-01 20:56:49

却说梁山军历经芒砀山,无锡两战,收了十二位英雄豪杰上山,梁山本寨兵马并芒砀山的三千人以及李明的两百亲兵一路浩浩荡荡的往梁山而去。

十二日已牌时分,大军返回山寨,杨舒凌等守寨头领前来相迎,见收得这许多豪杰也是欢喜不已,一行人过三关,经忠烈祠往忠义堂而来。

待到堂上,陶东坡已摆下宴席,李奕恒领着众头领却跪拜道:“还请仇兄坐这水泊梁山寨主之位,我等谨遵号令,共聚大义。”仇嘉豪惊慌,急忙道:“某多亏诸位兄弟解救,才逃出生天,怎敢坐这寨主之位,还请李庄主坐。”却听潘弈澄道:“那日要不是兄长,我等也无法从济州城逃出来,山寨今如此壮大,多有仇兄功劳。”仇嘉豪还要推让,早被张浩阳,杨海博两个按住到中间椅子上坐了,余下众头领相互推让,各自坐了交椅,自仇嘉豪往下,乃是李奕恒,杨舒凌,张浩阳,潘弈澄,张云帆,杨海博,徐铭鸿,屈嘉何,黄可欣,张凯迪,李明,赵源捷,王添祺,王煜,周鹏程,陈宇,陶展鹏,俞程耀,袁若豪,吴雨桓,张家林,袁皓辰,黄兴洋,唐晨,黄璐豪,周慧强,黄镐博,吴亮,杨沁雯,王佳凤,罗盼,严佳妮,陶东坡,范天宇,陈伊璐,季逸文,共计三十七位头领,声势已然逐渐浩大。

又分拨事务,李明,赵源捷,屈嘉何,俞程耀,袁若豪,吴雨桓,张家林,严佳妮均拨入步军,姜李清负责打探声息,吴亮,季逸文为副手,范天宇负责屠宰山寨上下一应牲口,花岭一应屯田事务均交给陈伊璐管理,仍着黄镐博监造船只,此番带来兵马尽数拨入众头领麾下,鸭嘴滩小寨着吴雨桓,张家林把守,金沙滩小寨由黄可欣,张凯迪守把,六关之处另着人防守,一面招兵买马,准备与官军厮杀。

且不说那梁山已是势如中天,单说那滁州城内,出了一件大事。

却说滁州城内有两个兄弟,一个姓张,名超越,滁州人氏,不过二十二岁,生得膀大腰圆,却是自小拜师学武,学得一身好武艺,更兼善使一对扫狼鞭,四五十个汉子近不得身,人唤他飞天虎,有诗赞道:

身壮体宽称英雄,膀大腰圆唤豪杰。

飞天猛虎亦畏惧,钢鞭扫尽边塞烟。

还有一个名唤张康宇,萧县人氏,自小爱使枪棒,拳脚功夫样样接通,另有打铁本事,造得一手好兵器,是四方有名铁匠,自汤隆死后打铁技术无人可敌,因其义兄张超越名唤飞天虎,他便取了个外号叫打铁虎,有诗赞道:

炉火之中出神兵,钢铁之中出神器。

打铁英雄武艺高,张家有虎称康宇。

这日兄弟两个上街买些物件,正走之际,忽见前面菜市口一众百姓议论纷纷,二人入了人群看时,乃是本州孔目被押着,两个刽子手在旁边准备开刀,二人便问围观百姓,有知道的便跟二人说了。

原来,这滁州府内有一座酒楼,名唤御膳楼,乃本州有名酒楼,两名掌柜却也是两个女子,一女姓董,名唤舒妮,生得十分标致,乃汉朝董仲舒后人,虽以开酒店为生,却也好使枪棒,精通武艺,更兼脾气暴躁,人唤她女罗汉,一女名唤邢佳瑜,生得花容月貌,如同芙蓉一般,人称她做出水芙蓉,有诗赞道:

二女皆有倾城貌,性格虽异各不同。

罗刹自有暴躁气,芙蓉却是性温柔。

二女因美貌,酒楼生意兴隆,却也招来了人嫉妒,滁州府知州名唤王益,为人贪婪,平日里鱼肉百姓,无恶不作,其子名唤王锋,为人贪财好色,早已垂诞二女。

这日,衙内特地带五十名爪牙来酒楼,大摇大摆的走到两位掌柜面前,二女因其是知州衙内,只得含笑相迎,那衙内见二女早已是心神荡漾,笑道:“本衙内今日来,不为别的,就问你二女一句,陪不陪某回府,定能让你等享荣华富贵。”二女素知衙内德行,连道不可不可,衙内大怒便命手下把酒楼砸了,那客早已四散逃离,衙内冷笑道:“今日我就让你们两个贱婢必须服从。”

正在二女危机时刻,突然闯进一个汉子,七尺五六身材,面色白嫩,手持一柄狼牙剑,一剑先剁翻一个,衙内大惊,便命手下一起去攻那汉子,一面悄悄派人去请本州都监前来。

那些人平日里欺诈百姓还好,真刀实枪却不是敌手,被那汉子又剁翻了六七个,正在此时,酒楼大门一支兵马闯来,为首那将生得豹头环眼,二十四五年纪,手持一柄丈八钢铁燕头枪,那人毫不畏惧,挺剑迎上,战十合,那将手起一枪搠着那人左腿,手下士兵急忙缚了,那衙内又急忙让那将把二女一起抓走,那将面露迟疑,但仍这般做了。

待到府衙内,知府不由分说,将三人一顿拷打,皆下了死囚牢,私下里却来找二女,直言只要应了衙内,便可自由,还能救下那汉子性命,二女却宁死不从,知州大怒,便唤本府孔目前来。

那孔目亦非常人,姓钱,名鹏宇,本处人氏,却是包拯包青天的传人,清正廉洁,不贪财不惧权势,为人刚正不阿,丝毫不讲情面,人称他做无私孔目,有诗赞道:

不畏权势不贪钱,清正廉洁不讲情。

无私孔目真英雄,包拯传人钱鹏宇。

知州将他唤来,道:“那三个贼囚杀死官兵,罪不可赦,我意将他们处斩,还请孔目做个死案。”谁知那钱鹏宇正色道:“大人此话差矣,整个滁州都已经传开了,衙内强抢民女,那汉子搭救被陶都监捉了,此事错在衙内,大人怎可因私忘公,为一己私欲诬赖好人。”知州怒道:“你莫不是想抗命,别忘了,滁州府我做主,我想谁死就让谁死。”钱鹏宇义正词严道:“尔等贪官污吏,为了自己私欲,竟做出如此卑鄙之事,我若答应,更是愧对于职责。”知州大怒,当即下令今日午时三刻将钱鹏宇先斩首示众。

张超越,张康宇两个听了,恼怒不已,各持兵刃冲上刑场准备劫法场,不知这法场能否劫得,且听下回分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