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梁山寨麒麟保浩阳 济州城庄主护英雄

  • 平雷复义传
  • 灭雷平散
  • 4792字
  • 2022-02-03 22:09:28

诗曰:

万春提笔著荡寇,雷将奸诈散仙诡。

嘉祥濮州诛好汉,泰安兖州杀英雄。

忠义堂下群星亡,梁山泊里将军落。

东京城中罡煞亡,秋风寒冽令人伤。

纵观豪杰一世谊,临死赴难显真情。

引得叔夜百姓叹,梁山好汉佳话留。

徽宗妄称世太平,群臣共欢往恩仇。

梁山义旗再抗举,水泊义气再传承。

五湖英雄来相聚,四海豪杰再相投。

却说宣和三年七月六日,雷祖坐下大弟子,大宋殿帅府掌兵太尉,经略府大将军,燕国公张叔夜统率着两个儿子张伯奋,张仲熊以及以云天彪,陈希真为首的三十六员雷将攻破了梁山,群英被擒,一时间昔日八百里水泊化为屠宰场,尸横遍地,满目疮痍,令人触目惊心,由于大头领宋江尚未被擒,张叔夜几人堪讯卢俊义等人,却将处理梁山俘虏并尸首的事交给邓宗弼等人处理。

邓宗弼等余下雷将召集兵马查点俘虏,此战竟俘获万余,但观其面色皆是愤恨不已,满脸怒容,又有毕应元部士兵来报:此战除俘虏万余贼兵,计杀死贼兵三万余,但前番二关,后泊之战尸首引战事吃紧并未来得及清扫,已已有数万兵卒患瘟疫病倒于营内,孔厚急忙领本部医士前往各营医治,邓宗弼又差遣金成英,范成龙,闻达,欧阳寿通四将领本部兵马前去处理尸首,若是贼目首级,割下首级待回京再报捷。余下尸体挖了两个大坑埋了。

余下雷将愁眉苦脸的看着万余梁山俘虏,毕应元道:“前日天降暴雨,各处运粮通道均已被毁,大军粮食紧缺,如今多了这万余俘虏,该,该如何是好。”风会思索道:“这伙贼子贼心未改,如若将其放走,难免其再度造反,但留着又浪费大军粮草,如何是好。”

这时,祝永清眼睛一转,对邓宗弼等人道:“某有一策,可解决这些贼人。”便屏退左右士兵,将计策说了一番,邓宗弼脸色大变,道:“不可,昔日楚霸王项羽便是因此失去人心,最终乌江自刎,我等岂可重蹈覆辙。”祝永清摇头道:“只要我等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如今大军粮草紧缺,倘若不这般,这些俘虏又如何是好。”邓宗弼思索半晌同意了,祝永清便同祝万年,栾廷玉,栾廷芳领着一百弓弩手押着俘虏往后山去了,归来时只有他四人,后张叔夜问起,只道好言劝慰他们,让他们回乡务农去了,众位看官,张叔夜尚蒙在鼓里,但其中缘由,想必各位看官已明白。

张叔夜寻思一番,派邓辛张陶四将领兵四万前往征剿盐山,并追查宋江下落,四将领命离去,张叔夜又派几路兵马去提沂州等地被监押的梁山众人赶赴曹州,欧阳寿通道:“贼寨虽毁,但仍然难保会不会有贼子重新造反。”张叔夜思索一番,便让欧阳寿通选一干精锐水军留在此处,待回京奏明徽宗再派人来。欧阳寿通点头,和刘麟选了两个水军头目并一千水军驻守。

再说邓宗弼四将领兵快马加鞭敢向盐山,途中先锋官忽报说:“四位将军,有两个渔人,名唤贾忠,贾义,说生擒了宋江。”邓宗弼几人大喜,急忙派人迎来,细看时果是宋江,邓宗弼赞二人立奇功,就命两人先饱餐一顿,便前往张叔夜军献俘。

正在这时,河中忽有一人猛的窜起到船上,手中朴刀砍向贾忠贾义,邓宗弼反应迅速,一剑便搠中那人右腿,几人看时,不由一惊,乃是那日随宋江逃离梁山的史应德,原来,那天晚上在夜明渡,贾忠,贾义把应德打下水,却未死,漂泊在河上,他本是混江龙李俊麾下小卒,水性不错,便挣扎着去寻渔人,正巧遇到贾忠,贾义把宋江交付邓宗弼几人面前,故冒死来相救。

宋江见到史应德急忙喊道:“应德兄弟,速速离开,你在此只会枉送性命。”张应雷见状,抬手就是一巴掌,对宋江喝道:“瞎贼,汝死到临头怎还敢祸乱民心。”史应德猛的一跃,扑到张应雷身上,一拳又一拳打去,喊道:“俺史应德的命是公明哥哥给的,俺宁死也要报恩。”原来,史应德本是郓城一贫苦百姓,父母双亡,却多得当时郓城押司宋公明的资助,才能在战乱之中活下来,史应德十分感激宋江恩德,后投奔梁山,因其略通水性,故拨在李俊麾下,平日里深受山寨照顾,对梁山忠心耿耿,今日舍命来救宋江,便是其之忠也。

张应雷急忙欲挣扎起身,却挡不住史应德全身气力,这时忽听得得一声响,史应德吐一口血,倒地上了,乃是陶震霆见张应雷窘境,开枪相助,恐史应德不死,邓宗弼一剑搠穿其胸,辛从忠蛇矛起,刺穿咽喉,尸首往水面上一抛,后人有诗叹道:

忠心耿耿史英雄,为报恩情拼性命。

舍命救主死运河,忠魂长飘夜明渡。

宋江垂泪不止,邓宗弼经史应德一事也不敢松懈,待贾忠,贾义吃饱喝足,便挑选五百精兵由二人带着回张叔夜中军献俘,四人仍领兵往盐山杀去。

不想,邓天保等人却是将三山兵力合在盐山,死守寨子,盐山地形险峻,易守难攻,邓宗弼攻到八月上旬,虽杀了秦会,却仍攻不下来,只得求援,张叔夜派庞毅,王进,欧阳寿通,闻达,栾廷玉,栾廷芳六将前去助战,仍攻不下来,直到刘慧娘赶来,用飞天神雷炸开寨门,官军方杀入,邓天保吃王进一枪搠死,王飞豹被陶震霆所杀,却仍跑了王大寿,张大能,赵富三个,刘慧娘道:“梁山已灭,这些小贼无需忧虑。”几人便胡乱报了六贼均死就班师了。张叔夜闻贼寇均灭,十分欢喜,便一同回京,终于九月一日抵达京师,宋徽宗犒赏三军,抚恤家属,赏赐众人不提。

初五日,三法司及贺太平,张鸣珂会奏:宋江、卢俊义、吴用、公孙胜四人,元凶渠魁,罪大恶极。其余三十二贼:柴进一人为通逃渊薮;李逵、刘唐、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石勇、段景住七人,估恶不悛;李俊、穆弘、张横、张顺四人,土猾倡乱;朱仝、雷横、史进、戴宗四人,吏胥通贼;黄信、宣赞、郝思文、单廷珪、魏定国五人,身受皇恩,忍昧本良;李立、朱贵、张青、孙二娘四人,身为市侩,潜蓄异谋;裴宣、欧鹏、燕顺、朱武、樊瑞、鲍旭、李忠七人,啸聚山林,倡为盗首。均属罪无可逆,合拟凌迟。徽宗依议,于九月六日太庙献俘,便将梁山好汉押赴菜市口,凌迟处死。

围观百姓不计其数,宋江望着眼前场景,不由想起了多年前江州场景,忍不住眼泪落了下来,一旁戴宗也想起此事,宋江转过头道:“几位兄弟,后不后悔与公明哥哥今生聚义水泊。”只见众人齐声道:“此生不悔入梁山,愿来世仍做兄弟。”

这一喊,围观的东京百姓都被震撼到了,张叔夜也暗自叹息不已,想:“如果这些草寇不落草,成为国家栋梁该多好。,如今女真,大辽对中原虎视眈眈,正是用人之际啊。”现场的祝永清,祝万年见了,过去就是对宋江两巴掌,喝道:“你这瞎贼,死到临头还想迷惑人心。”刘唐,李逵这俩人虽此时被捆绑着,见此情景,控制不住性子,直接用头撞了过去,竟把二祝撞得摔下台,吃了满嘴的泥,围观百姓大笑,陈希真大怒,过去便打刘唐,李逵两掌,二人却是宁死不跪,刘唐喝道:“陈老道,今世我等败于尔等之手,下辈子,老爷百倍奉还。”李逵怒目圆睁,道:“对,俺铁牛死也要做厉鬼,让你们不得安宁。”史进,穆弘,鲍旭几个暴躁好汉齐声附和,宋徽宗见了,恐再有失,忙下令施刑,三十六位好汉到死都没有哼过一声,别说是百姓了,连张叔夜都震撼不已,正是:

法场就义仍不惧,气壮山河震东京。

引得叔夜百姓叹,留下佳话后人传。

却说王大寿,张大能,赵富三个那日侥幸逃离了盐山,便四处游荡,寻找安身之所,九月十六日,几人辗转到了济州,却听得说梁山泊又起了一伙人聚义,几人不由一惊,看官且听我说,这梁山泊被剿灭不过两月不到,怎又有一伙人起事,且听我道来。

却说那济州城中,有一座庄子,此庄名唤聚贤庄,广泛招纳四方流民,抚恤百姓,帮助知府抗敌山贼。二位庄主虽为女流,却是仗义疏财,慷慨乐施,四方内都享有盛名,大庄主姓李,名奕恒,乃本地人氏,年方二十八九,平日里救济扶贫,人都趁她堪比孟尝,实则,此人虽是女流,却有一股男子气概,打抱不平,平日里善使一杆雪花银刀,百十来个汉子都近不得身,人唤她做赤羽雕。有诗为证:

仗义疏财好施善,广交天下英雄客。

虽为女流性刚强,英才豪气比木兰。

二庄主姓潘,名羿澄,亦是本地人氏,年仅二十二岁,平日救急四方百姓,附近各地但凡有灾难,定去鼎力相助,人都说她堪比昔日及时雨宋江,小旋风柴进,便取个了诨号,唤做小宋柴,有诗赞道:

声名远扬寰四海,扶贫救济援八方。

义气堪比宋公明,仗义犹如小旋风。

这一日,二庄主领着几个庄客去临县帮忙修道,李奕恒于庄内练武练武,忽有外出的庄客归来与其他人说道:“听闻昨日梁山泊好汉已被朝廷碎剐,朝廷今日颁布诏告,让我等平民百姓勿要学习梁山泊贼寇。”

此话一听,李奕恒猛的一惊,刀锋一偏把旁边武器架砍断,众庄客急忙回身道:“庄主有什么事吗。”李奕恒摇头道:“没事。”说完继续练武,却听得庄客在那里议论纷纷宋公明的事,皆是感叹惋惜,李奕恒沉默一会,自回房去了,庄客闲说一会,各自散去。

待入房,李奕恒泪水不止留了下来,愤愤道:“宋公明如此忠义之士尚遭朝廷杀害,天下还有义否。”将手中刀往旁边椅子奋力一砍,泪流不止,又道:“只是不知他怎么样了,已经近两个月了,也没有踪迹。”叹息不已,将刀放好,亦忙事去了。

傍晚时分,忽报说庄前晕倒一人,李奕恒急忙领庄客出来看,待看清那人相貌,不由一惊,急忙命人抬进去,又唤人去买药医治。

过了半个时辰,那人悠悠转醒,见到李奕恒,甚是一惊道:“姐姐怎在此处。”李奕恒长叹道:“你昏倒在我庄前,被我庄客救了。”那人长叹一口气道:“真乃天意也。”李奕恒屏退左右庄客,问道:“你怎么逃出来的。”那人沉默半晌,缓缓道来。

你道此人究竟是谁,此人姓张,双名浩阳,年仅二十,通州人氏,自幼便闯荡江湖,却拜师到江淮一带有名武师仇肖华门下,学得一身好武艺,善使一杆虎头湛金枪,甚是了得,而仇肖华亦非普通人也,与卢俊义,林冲之师周侗乃结义兄弟,两边都是其乐融融,浩阳自小与卢,林二人情投意合,结拜为兄弟。

再到后来,二人相继上了梁山,张浩阳几次欲前去看望,却被师父阻止,只得书信来往,也曾偷偷见过面,与梁山众头领皆是义气相投。

不料后来,徐槐攻破头关和水泊,云天彪,陈希真步步紧逼,张浩阳听得林教头被王进骂倒,看到高俅首级病故,大哭不止,仇肖华也知无法阻拦,长叹一声,便道:“徒儿,你便前往梁山泊去助宋江,卢俊义吧,为师不再阻拦你,是生是死,但凭天意。”张浩阳跪谢了,急忙赶往梁山。

却也是巧,到山之日,乃那日呼延灼舍命敌四将之际,官军还未包围后关,便由扑天雕李应接应其上山,与梁山众头领相会,此时宋江正因呼延灼之死,五虎将皆亡而悲痛,见其来方转而为喜,便拨到卢俊义麾下,死守四面关隘。

然梁山此时大势已去,田虎,王庆随派来援兵,却也被张叔夜,云天彪,陈希真杀尽,李应,张清阵亡,待到七月二十日早,三关沦陷,梁山泊已陷入四面楚歌之境。

卢俊义在寨中独领事务,眼见四面关隘全部沦陷,官军即将逼近,心一狠,点出寨中一头目名唤王天琦的道:“兄弟,你速速把我浩阳兄弟从后山小路送下山,浩阳兄弟你只管离开,续我梁山大业。”张浩阳急道:“不可。我怎可离开兄长,俺要与山寨共存亡。”卢俊义喝道:“你连俺的话都不听了吗,趁着官军还没杀来,赶紧走,且记你可先隐藏一阵子,然后去安乐村寻徐宁兄弟妹妹雁翎甲徐铭鸿,我等侄儿皆在此地。”说说完,便领着蔡福,蔡庆往内寨寨口去了,柴进等也紧随其后,张浩阳还欲说话,便被王天琦强拉走,却也是天佑水泊,一路上因官军围攻内寨,故未遇到官军盘查,待到洞口,王天琦将他一推便逃出生天,原来公孙胜已经对洞口施展法术,但凡是梁山泊的人,只要出洞,便能逃出生天,而浩阳回身看时,王天琦已不见,便明白了,含泪大哭不止,对天发誓誓要报仇雪恨,又取了个诨号名唤烈绝郎以表名志,有诗赞道:

九尺男儿身健壮,身怀大志心嫉仇。

师从名门拜肖华,心怀忠肠义气重。

为助公明入梁山,又得员外保性命。

誓死报仇号烈绝,引出英雄再聚义。

当下两人畅谈,张浩阳恐隔墙有耳,故未把遗孤之事坦明,李奕恒叹了口气道:“你且先住我这,待来日再说。”张浩阳道:“不可,现在外面朝廷追捕甚急,留在此若是连累姐姐,如何是好。”李奕恒道:“贤弟放心,如若有谁敢透露出去,犹如此桌,说完拔刀往旁边桌子一砍,竟劈作两半,张浩阳回拒不得,只得应了。

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注:

书中身高均按汉尺计算,一尺=23.1厘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