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做药?

关闭背包后,保时杰手里就出现了一株紫色的草,还有一只紫色的甲虫,很神奇,就像是在麻瓜面前释放的魔法一样。

哲平:“还说你没有,骗我也要有个适度的吧,要知道,人吐的太多,会伤到身体的。”

保时杰不知道该怎么说,刚才,他的确不知道怎么拿出来的,于是只能歉意一笑:“没有,刚才我在想别的事。”

哲平:“好吧,既然是你的保镖,那就由你来处理了,去那边的炼金台把鸣草研磨成汁水,鬼兜虫研磨成粉,记得别把这两个东西混合在一起。”哲平说着指向船的角落,还真有一个炼金台。

回到莹这边,莹又狠狠的吐了一顿,感觉苦胆水都吐出来了。

稍稍好点后,哲平来到了身边,他似乎想拍一下莹的后背,但是没能下手。

“保时杰是你的雇主对吧,我让他给你做药了,配合我们稻妻的老药方,绝对让你很快就好。”哲平对莹道。

莹没有答话,因为肚子的翻滚已经让她说不出话了。

另一边,保时杰看着炼金台,嘀咕道:“这个怎么用?难道把东西放上去?”

“是要捣药吗?”这时,一个小姐姐出现了,穿着灰紫色的衣服,身高大概160,身材姣好,披着柯南里必死的危险发型,看上去和璃月的莺儿还莫名相似。

[米哈游偷工减料,石锤了]

[语气里透露出一股开车的味道]

[是熟悉的莺儿车]

[想起来有人写莺儿车被封了一章书]

保时杰来不及看弹幕,看着眼前的小姐姐,生硬的点了点头,平时自己都不怎么和别人交流,哪怕明知道这是游戏,还是不知道怎么说。

“不用紧张,我叫也乃千笙,是这艘船上的船医,你可以叫我也乃小姐,当然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千笙。”小姐姐很自然的自我介绍,然后拿过保时杰手里的鸣草。

也乃千笙道:“鸣草的处理难度和鬼兜虫不是一个层次的哦,这个让我来吧,我已经有几年经验了。”

鸣草被也乃千笙握在手里,先是把草的叶片部分摘下来,放在炼金台,然后抓住鸣草的茎,上下rua动,鸣草的断口出立刻就喷射出了一小撮的紫色液体,液体看上去很浓稠,还带着淡淡的凉香,光看着就觉得味道很苦。

“这样就行了吗?”保时杰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动作,让他想起来璃月主线里的莺儿说的动作,要握着花簇,上下。。。。咳!

“不,这只是开始,要把它完全榨干才行。”也乃千笙否定了保时杰。

拿鸣草的叶片,此时鸣草叶片脱离了植物根茎,居然变得僵硬了,还蜷缩成一团。

也乃千笙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剪刀,咔嚓一下,鸣草本就细小的根茎更是短小无力了。

把叶片塞到断口处,里面残留的液体被坚硬的叶片挤兑出来了,剩余在里面的更为浓稠,而且气味也比第一次射出来的要强烈。

“毕竟是吸收周围海风的植物,腥臭味很正常,等你长大,也就能接受这个味道了。”也乃千笙的话使直播间的秒懂们兴奋了。

[不用长大,我已经了解了,而且很接受]

[我已经厌倦了秒懂的世界,来点我不懂的吧]

[一般我自己闻不到,因为女朋友会全吞。。。](已枪毙)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大人的世界,好奇怪,老是贴身肉搏]

[贴身肉搏那个,他们穿的比拳击手还少]

“不要开车啊喂!”保时杰心里默念着,不敢嘴上说出来,怕被NPC误会,因为现在他们就想是人工智能一样。

[没有开车]

[因为已经翻车了]

保时杰:“无语!(#-.-)”

也乃千笙又操作了一下,那种大人才明白的手势,在也乃千笙小巧精致,柔和的手中,彰显的淋漓尽致。

“学废了,不过,我应该用不到。”保时杰心里想着,默默和观众交谈。

[那可不一定,比如现在]

[或许,保镖没缓过来还要榨汁啊]

保时杰:“不要说,我有不详的感觉。”

也乃千笙:“好了,至于鬼兜虫,就是要拿这个捣药的棒棒,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是草神的国家须弥来的。”

保时杰接过棒棒,也乃千笙又递来一瓶液体,看上去就像是什么暗黑一样的鸣草液体,已经被装起来了。

“鬼兜虫要磨的碎,将近粉末的状态才可以。。。嗯,我先去看看其他的人,好像有人吐的厉害,你要认真磨,不可以偷懒。”也乃千笙说着,向哲平那边走去,很显然是去找莹了。

保时杰看着鬼兜虫,也不知道是活的还是死的,反正看起来很新鲜。

把鬼兜虫放在炼金台上,拿起棒棒,用力一锤,鬼兜虫一下裂开了,但是没有弹飞出去,而是被一股神奇的力量推回来了,这大概是炼金的神奇之处吧。

“你们说派蒙可不可以一直跟随啊?”保时杰一边磨,一边问弹幕。

“酱酱!我在这呢,保时杰,你找我有事吗,是不是有大餐啊?”话音刚落,派蒙就出现了,身后还带着一片星星的划痕。

“我去,你怎么出来的?”保时杰被派蒙吓了一跳,很疑惑派蒙突然出现的原理。

[这个问题困惑了我一年,开服以来就不明白,米哈游也不解释一下,难道现在是机会?]

[派蒙是不是从爷的身体里跳出来的?]

[和雷电将军以及阿影的那种一样吗?]

[有可能]

“你忘记了?我是你的导游,所以与你签订了命之座契约,因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就是你的命之座,我们共享时间,所以我可以在你的命之座里睡觉啊。”派蒙解释道,然后飞到保时杰面前,伸出小手:“这样没发烧啊,怎么会胡言乱语呢?”

(这两天没更新,抱歉,因为要上课的问题,很对不起,国庆黄金周我会尽可能的日更)我没有那个作案工具,更不能物理意义上的日它。

(票票给我,更新献上)

(关注一下哔站up[保时杰],现在小说处于和别人联动的状态,多给点评论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